心靈工坊 2020/09/18-09/20 黃素菲【敘事治療實務:進階班】三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鑽石途徑III:探索真相的火焰》

Diamond Heart Book Three:Being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作者:阿瑪斯(A. H. Almaas)
譯者:胡因夢
書系:Holistic 025
定價:260 元
頁數:256 頁
出版日期:2005 年 03 月 15 日
ISBN:9867574389
 
 
第七章 不等待

真正的圓滿意味著你已經了悟自己一向是圓滿的,你存在的本身就是完整的,而完整跟好壞、苦樂、得失等等都無關。
一旦認清了這一點,你就不再等待了。時間不再是用來等待的東西。如果不再有任何期待、渴望或恐懼,等待的心情就不見了。
一旦感到圓滿,你就不再等待了。只有當你覺得自己還需要什麼或不想要什麼的時候,才會等待和期望。那時就只剩下一份存在。圓滿跟自認為已經得到了一切是不同的,而且也不意味感覺充實或美好,更不是透過意志力去經驗到的一種本體狀態。
圓滿意味著不被任何事物所驅策或吸引,但並不是說有兩種存在的方式,而圓滿是其中比較好的一種。如果圓滿是因為擁有了某些東西,那麼很顯然你就必須去填滿某些需求才能達到這種境界。
真正的圓滿意味著你已經了悟自己一向是圓滿的,你存在的本身就是完整的,而完整跟好壞、苦樂、得失等等都無關。
一旦認清了這一點,你就不再等待了。時間不再是用來等待的東西。如果不再有任何期待、渴望或恐懼,等待的心情就不見了。我曾經說過,圓滿並不是一種充實或知足的感覺,也不是體現了本體的某些面向──譬如慈悲或力量──才出現的;它跟任何一種品質都無關。只要你還認為自己必須擁有某個特定的東西才能圓滿,那麼你就尚未臻於圓滿。
圓滿意味著心徹底祥和了,意識活動完全靜止了下來,即使有痛苦或快樂也與你無關,因為那只是表面的現象罷了。圓滿意味著你對事物不再有任何偏好。既然已經圓滿了,怎麼還可能對任何事特別感興趣呢?你既沒有興趣再獲取什麼,也沒興趣再給予什麼。你對快樂和痛苦都不再關注。痛苦升起時你不迎也不拒,甚至連讓它消失的念頭都沒有,因為對某件事感興趣意味著你已經脫離了靜止狀態。因此,圓滿乃是所有的興趣及偏好的終止。
圓滿也意味著徹底祥和或如如不動,甚至沒有任何慾望去思考或反映自己的圓滿。
一旦圓滿,你就徹底成為自己了。如果還需要任何東西,如果還在恐懼任何事,就尚未真的成為自己。不過當然,你的身體還是有它的基本需求,譬如食慾的滿足以及擁有一個居住的地方。你會去照顧這些需求,但是你不會仰賴生理上的舒適來達到圓滿。
若是覺得自己還不夠圓滿的話,那麼就是尚未覺知到自己與生俱來的圓滿性,而以為自己必須去滿足一些需求。一個尚未圓滿的人很容易被看出來:他永遠都會顯現出一種渴求或需要什麼的態度。
只要你的心還有任何渴望,就應該知道自己是不圓滿的。這份渴望可能是任何事物──人、活動或理念──只要它們在心中一生起,就已經脫離圓滿的狀態了。聽起來圓滿狀態好像非常無趣,一點也不吸引人,但只要圓滿狀態不出現。我們的心就無法安歇。
圓滿地存在著並不意味什麼都不做、只是吃閒飯混日子。當你真的圓滿時,你的行動一定是充滿著愛的。愛是一種自發的行動,它不需要任何動機。愛的行動永遠是從圓滿之中生起,一旦有了愛,其他的一切都會隨之而至。
圓滿與心智活動沒有多大關係,因為心智活動永遠是從不圓滿的感覺出發的。就因為你覺得自己不圓滿,才會有這麼多的思想和念頭。不過偶爾我們還是需要思想來處理一些現實的事物。頭腦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滿足欲求及壓制恐懼的活動上,不論是靜坐、看電視或洗澡,你的心都有一些坑洞或匱乏感需要被補足;其中都有隱微的焦慮感。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幾乎都在填補這份不完整的感覺。
如果我們本來就是圓滿的,那為什麼會覺得自己不圓滿呢?從某個角度來看,不圓滿意味著我們早已脫離了圓滿自性,我們認為的自己和真實的自己之間早就出現了一道裂縫。這道裂縫是在你童年時發生的,它是由某些原因促成的。你早就把真正的自己拋棄了。你脫離了你的真我而錯把頭腦當成了自己。一旦把頭腦裡的東西當成了自己,勢必會經驗到恐懼、不安全感或各種欲求,而這就是人們所謂的人生。
大部分的時候你所經驗到的自己都是奠基於這道裂縫的,因此你很自然地會有各種需求、念頭、野心、計畫等等東西。這種不圓滿的匱乏感會促使你去追求成就、填補空虛。想要追求某個人、得到更多的知識、經驗,甚至證悟自己的本體,都是源自於這份不圓滿的感覺。
認同自己的慾望只會讓這道裂縫更大。換句話說,追求慾望的完成是不可能使你圓滿的,因為追求的本身就是一種不圓滿。這道裂縫是個無底洞,它無法被填滿。你只能去發現自己是分裂的,才能解決這個問題。若是認清了這一點,不按照這道裂縫的需求去行動,就能帶來解脫。

一旦認清了自己的圓滿……
看到自己的圓滿性可以幫助我們認識自己,雖然我們仍然會繼續追求慾望的滿足,但只要能接受這是一種錯誤的認同,人生的方向就會改變。你不會再深信自己的慾望和恐懼,而會開始深入地探索它們。你不再一味地追求愛、讚許和認可,也不再一味地追求快樂或名望;你會開始觀察慾望本身。
一旦認清自己是圓滿的,快樂自然會生起,但卻不會動搖你的心使你脫離存在的核心。你已經超越了快樂及痛苦;它們跟你不再有任何關係,因為它們是屬於身心次元的。
從這個觀點來看,只有存在才能為你帶來圓滿,但這並不意味你在等待什麼。你不會透過靜坐去等待某件事的發生,因為存在本身已經圓滿了。如果你還在等待什麼,就是在認同那道裂縫。
靜坐主要的目的是觀察內心的「變成」(becoming)活動,譬如渴望、欲求、驅策力以及拉扯等等的活動。你越是覺察到這個變成的活動,而且不被它牽著鼻子走,就越能直接地察覺那道裂縫,然後你就會發現自己的圓滿性。
因此圓滿並不是行動或努力的結果,也不是某種活動的結尾。你的人格或你的心智結構,本是一種永遠想要某個東西或是想達成某種狀態的變成活動;它是永不停歇的。如果能徹底覺察這個活動,你就能脫離它。一旦脫離它,你就圓滿了。
我們這裡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創造出心中的空間,讓這份圓滿性能夠發生。我們的內在工作並不是要得到什麼,雖然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你會覺得自己在學習、發展或追求某個東西,但這只是頭腦的觀點罷了。不圓滿的頭腦總以為自己可以變得越來越圓滿,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什麼也沒得到。
我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達成什麼,我們的靜坐並不是在追求某種境界,我們的修持只是為了安住在當下這一刻;每一個當下你都能體認到自己的圓滿性。你只是任由自己存在而不想變成什麼或追求什麼。
活出圓滿性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不會突然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讓美夢成真。圓滿性是超越這一切的。
真正的你比這一切要簡單得多,也完整得多。一旦體認到自己的圓滿性,即使是天堂經驗都不再撼動你。只有當你不圓滿的時候,才會被別的事物所動搖。
當然你還是會經驗到美好的感覺,這都無妨,不是嗎?你的圓滿性對這些事是沒有任何意見的。它不會被是非所動搖;它是非常單純的東西,缺少了它,就會有無止境的追尋。
缺少了它,無論你的經驗多麼崇高,都會覺得不足。反之,一旦體認到自己的圓滿性,每件事都會變得簡單而如實。這時事情的戲劇性就不見了。因此,圓滿只是一種如新鮮空氣或薰風一般單純的東西。
內在工作就是去探索內心的慾望、恐懼、需求、裂縫和坑洞,一一地揭露它們,日久之後你就不再相信它們是真的或必要的。大部分的人都把自己的慾望、計畫、恐懼當真了,若是得不到滿足,他們就會失望。
不斷地揭露自己,讓自己變得越來越赤裸,自然會越來越認識自己的圓滿性。人們來這裡進行內在工作,為的是填滿內心的坑洞,一旦發現內在工作根本無法填滿這些坑洞,你就會明白自己其實並沒有任何坑洞。然而這件事並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因為你的頭腦和人格已經累積了許多錯誤的信念。我們可以說內在工作就是一種再教育的過程,而不是一種累積的活動。我們要學習的只是回歸到最簡單的狀態,而這最簡單的狀態便是最圓滿的狀態。
一個尚未證悟的人往往是複雜的。人一旦認識了自己,就會變得非常簡單;你不再需要去了解什麼,也就沒什麼複雜性了。但這並不意味你會簡單到一眼就被看穿,而是你的身上根本沒有東西需要被了解了。你就是你,如此而已。
學生:圓滿跟你的覺知有什麼關係?
阿瑪斯:圓滿是超越覺知的,它便是存在本身。這樣的存在之中自然有覺知力。存在本身是超越心智、超越知識、超越知覺的。如果能允許自己成為這份覺知,你就會變成圓滿本身。這圓滿本身就是一種無欲無求的覺知。
若是能不認同過往的歷史,亦即慾望本身,這份覺知自然會變得圓滿。其實這份圓滿性一直都在那裡,你只是把自己當成了其他的東西罷了。我們會忽略它是因為它實在太簡單了。若是沒有任何慾望、需求或恐懼,或者當你對這些事感到厭煩時,圓滿就出現了。一旦看透了慾望、恐懼、快樂和痛苦的真相,你的心就不再產生任何反應,那種空寂的狀態就是一種圓滿的存在。
學生:這跟目睹(witness)是不是一樣的?
阿瑪斯:不一樣。目睹的出現是在圓滿之前。我們可以說覺知就是源自於目睹,因此感覺上目睹是一種沒有反應的覺知,也就是一種空寂狀態。但圓滿並不一定是空寂,而是一種連圓滿意識都沒有的狀態,你根本不會去意識自己是圓滿的。

在圓滿中,愛以及身體的本能會讓你繼續行動
學生:處在這種狀態裡,又是什麼東西在促使你行動呢?
阿瑪斯:愛以及身體的本能需求。這時你的圓滿自性是沒有任何活動的,但是你的身心會依照自己的需求去採取行動。我說過的,圓滿並不意味你就坐在那裡什事也不幹了。
學生:我想不透,單純地存在還會有事要做嗎?
阿瑪斯:這是因為你把身體當成了真我。你以為存在代表著身體完全不動了。其實你的身體還是會繼續活動,做各式各樣的事。一旦明白你並不是自己的身體,那麼做什麼或不做什麼都無關緊要了;你可能照樣會洗澡、洗盤子、辛勤工作或是出去玩。那就像永遠活在颱風眼裡一般。颱風眼的外圍不論怎麼擾動,都不會影響到你,而且即使颱風消失了,這個中心點仍然健在。
學生:我們有沒有可能直接地接觸到那個「大虛壑」,而不必去對治那些坑洞問題?
阿瑪斯:這是有可能的。但對治坑洞問題是很有效的一種方式。一個長期對治內心坑洞──包括所有的信念、慾望和恐懼等等──的人,到了某個階段可能會發現對治這些坑洞是不必要的事。但是要得到這份洞見,必須下很深的功夫。也許你可以跳過這一切,但並不容易做到。
當你圓滿的時候,還是必須照顧周遭的環境,譬如你的身體需要食物和保障,所以必須照顧它。從圓滿的角度來看,整個宇宙都是你的身體,所以你必須懷著愛心來照顧它。
我們通常只會去做那些自己感興趣的事;除非我們的投資有回收,否則我們是不會採取行動的。若是這種情況,就意味著你的行動從來不是自發的,但愛的行動永遠是自發的。如果是基於興趣去做某件事,這份興趣和你之間就會出現一道裂縫。但若是能意識到自己的圓滿,你的行動就不再需要任何理由了;它會自然產生。
如此一來你的心就不再需要去辨識好壞,無論你做什麼都會是正確的,這跟自我觀點是截然不同的。自我永遠是從因果、偏好、選擇和時間來把事物分類。從圓滿自性所展現出的行動一定是自發的,而你的頭腦無法做到這一點。
從圓滿自性所產生的行動永遠是正確的,但頭腦所認為的愛或幫助卻不一定生效。
學:當下和圓滿有什麼關係?
阿瑪斯:當下就是圓滿。若是能安住於當下,你就圓滿了。
學生:不重視當下,是不是一種不圓滿的態度?
阿瑪斯:是的。我所謂的安住於當下,是一種非常簡單的狀態,這裡面連滿足的想法都沒有,你只是活在當下罷了。可是別人卻會覺得:「喔,這是一個對當下完全知足的人。」如果你在腦子裡思考自己是否圓滿,就是在衡量或是替這個狀態下了結論。如果人類永遠都是圓滿的,絕不會對這個狀態生起任何想法和概念,只有在失去了它之後,才會意識到這件事。
學生:我偶爾會覺得自己正在享受某件事,但是一意識到它,就變得不自在了。
阿瑪斯:這就是我的意思。當你真的感到快樂時,根本不會去注意自己在快樂。一旦注意到它,自我衡量的活動就產生了。譬如你正在快樂地準備著晚餐,這時身邊有個人突然說:「哇!你看起來真是快樂。」你會發現只要一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便脫離了存在而進入到自覺意識。
學生:所以圓滿之中沒有「我是」的感覺?
阿瑪斯:其中仍然有「我是」的感覺。圓滿就是一種沒有任何念頭的「我是」經驗。當你真的圓滿時,根本不會對這個狀態有任何興趣。你是完全沒有自我意識的。因此圓滿是非常簡單、非常不複雜的狀態,其中沒有你和外在世界的那道鴻溝。那是一種沒有任何縫隙的狀態。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