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06/29-9/22 吳浩平【愛與助人的藝術:家族系統排列】八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朵拉:歇斯底里案例分析的片斷》

《論女性:女同性戀案例的心理成因及其他》

《鼠人:強迫官能症案例之摘錄》

《狼人:孩童期精神官能症案例的病史》

《小漢斯:畏懼症案例的分析》

《史瑞伯:妄想症案例的精神分析》

Psycho-Analytic Notes upon an Autobiographical Account of a Case of Paranoia
 
作者: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譯者:王聲昌
書系:Psychotherapy 012
定價:180 元
頁數:128 頁
出版日期:2006 年 03 月 27 日
ISBN:9867574648
 
特別推薦:王浩威 策劃,宋卓琦 審閱、導讀,心靈工坊與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共同出版
 
II 分析的嘗試

藉由研究一些被害妄想的個案,使我和其他研究者一樣相信,病人和迫害者之間的關係應該可以化約成某種簡單的公式。這個迫害者似乎被妄想加諸了許多力量與影響力,並掌握了所有陰謀的線索;假如此迫害者的身分可以被明確指認出來的話,那麼,他不外乎就是病人在生病前的情感生活中,曾扮演著舉足輕重角色的某個人;或者,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來,就是那個人的替身。這情感的強度被投射出來,以外來力量的形式呈現,但其本質卻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個如今被當成迫害者而被憎恨與害怕的人物,曾經是那麼的高貴、受人愛戴。在病人的妄想中,進行被迫害指控的主要目的,只是在為他自己的情感態度發生轉變辯護而已。

我們記住了這樣的論點之後,就來檢視原先存在於史瑞伯和傅萊契──他的醫師兼迫害者之間的關係吧。我們[第12頁]讀到,史瑞伯的神經症在1884和1885年間第一次發作,病程中「並未造成超自然界的任何意外事件」。當他處在這個被描述為「慮病」的狀態時,症狀仍侷限在精神官能症的範圍,而傅萊契正是治療他的醫師。那時候,史瑞伯在萊比錫的大學診所待了六個月的時間。我們知道,當他痊癒之後,對他的醫師感到五體投地。「最重要的是,在歷經一段漫長的康復之路──主要是花在旅行的時間,我終於痊癒了;對於傅萊契教授的由衷感謝,我無法以言語形容。我藉著一次私人造訪,或者從我認為還算恰當的讚美中,清清楚楚地表達出這樣的謝意。」

事實上,在《回憶錄》中,史瑞伯對傅萊契第一次治療他時所發出的讚美之詞,並不是全無保留;不過如果我們考慮到當時他的態度已經有所逆轉的話,這倒也容易理解。緊接著前面所摘錄的內容,就很清楚地見證了在一開始,他對這位成功治癒他的醫師,是如何充滿了溫暖和感激:「我內人可能懷著更深刻的感謝之情,她尊敬傅萊契教授,因為他使她的丈夫痊癒了。所以多年以來,她都把他的肖像立在寫字桌上。」

因為我們無法得知他第一次發病時的來龍去脈(毫無疑問,這對於我們了解他更為嚴重的第二次發病是不可或缺的),只得盲目地探索那些在細節中還屬未知的連結。我們注意到,當他在病情的潛伏期時(大約是從1893年六月他被指派新職,到同年十月到任之間),他曾反覆地夢到神經症的痼疾又回來纏擾他。更有一次,當他在半熟睡中,突然覺得如果能夠像個女人一樣,承受著交歡的過程,那該有多美好啊。

史瑞伯所報告的這些夢境和幻想有著直接的關聯;如果把它們所對應的題材放在一起的話,我們可以說:當他回想起他的病情時,應該同時也喚起了他對醫生的想像。而且,他在幻想中所採取的女性化態度,從一開始就是針對他的醫生。也可以這麼說,夢境中病情再度發作的情節,很可能只是單純地表現了他內心的一股渴望:「我希望再見到傅萊契一面。」如果忽略他在第一次發病時的這些心智內容的細節,便會阻撓我們往這個分析方向的進展。很可能因為這次的生病,造成他在情感上產生依賴醫生的感覺;但是現在,基於某些不明的原因,這些感覺被強化而帶有一絲情慾的色彩。這種仍然被當作與個人無關的女性化幻想立刻遭到頑強的抗拒──套用阿德勒(Adler)的說法,這是一種純粹的「男性異議」(masculine protest),但就意義上而言,與他所說的並不全然相同。緊接在女性化幻想之後爆發的嚴重精神病症狀,把一切的事情都攤在眼前;只要能就史瑞伯表達出來的那種典型妄想症的模糊措辭略加修正,我們不難明白,原來這個病人真正懼怕的是假醫師之手而進行的性虐待。這項令人驚奇的病因,是源於同性戀力比多(homosexual libido)的突然迸發,而此力比多的對象很可能就是他早期的那位醫師──傅萊契。他自己不斷與這個力比多衝動(libidinal impulse)抗衡的結果,就是產生衝突、引發症狀。

在此,我將稍作停留,以靜待可能出現的反彈與抗議聲浪。任何熟稔當前精神醫學發展的人,都必須要有面對衝擊的心理準備。

「指控這位道德崇高的議會前主席史瑞伯是名同性戀者,難道不是一種不負責任的魯莽、惡意的毀謗中傷嗎?」──不是。這個病人自己已經向全世界昭告他想變身為女人的幻想,同時他也同意,顧全大局的利益比他一己之私的考量來得更重要。這麼說來,他已經賦予我們處理這些幻想的權利;並且在不加油添醋的情況下,我們將它們轉譯為醫學的專業術語。

「沒錯,但他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心智狀態並不健全。想要變身為女人,純然是一種病態的妄念。」──我們並沒有忘記這點,事實上我們所關注的也只是他這些病態想法的意義及其根源。我們受到他所刻畫出來的傅萊契與「傅萊契的靈魂」間的分野所吸引。所以,無論是針對他的同性戀衝動,或是他不遺餘力想去壓抑這些衝動,我們都沒有任何責難或反駁。雖然個案受到妄想的影響,當精神科醫師們看到這名個案嘗試著不要將潛意識的世界與真實的世界相混淆的時候,都應當從他身上學到一些教訓。

「但是他並沒有很清楚提到,變性之所以如此令他害怕,原來是為了傅萊契啊!」──這是對的,而且不難了解箇中原因;他在回憶錄籌備出版時,因為擔心觸怒傅萊契,所以他必須避免如此顯著的指控。然而,即使他有這樣的考慮,使得表達方式有所修飾,也無法掩蓋他真正的指控。事實上,直到在以下這些段落被公開表示之後,這個顧慮可能仍持續存在著:「大約是在1894年的三、四月間,一個針對我的陰謀已經臨到頭上,它的目的就是要設計我,一旦我的神經症狀被斷定,或者只是被假定為無藥可醫時,就得用一種奇特的方式把我交付給某個人,:我的靈魂會被交給他……我的肉身將轉變為女性的身軀,任由我們所說的那個人施行性虐待……」照這樣的描述看來,已經不需要再多加說明了,因為沒有一個人比傅萊契更符合這樣的描述。史瑞伯待在萊比錫診所的末期時,就曾經害怕「會被丟給護佐們」以供其性虐待。從史瑞伯病症晚期的妄想中,我們才發現他率直地承認了他對上帝的女性化態度;一開始被認定為何起因於這位醫師的諸多懷疑,到這個時候才煙消雲散。對於傅萊契的其他指控,更是在整本書中大肆迴響。照他所說的,傅萊契一直想謀殺他的靈魂。我們知道,這病人本身雖然不明白這個罪行的真正本質是什麼,但是和謹慎考量下被阻止出版的那些內容有關(就像我們在被禁止出版的第三章所見到的)。

如果從這個線索出發的話,又可以讓我們再往前推進一些了。史瑞伯將這種謀殺靈魂的本質,具體地比擬成歌德的(浮士德》(Faust)、拜倫的《曼福瑞德》或韋伯(Weber)的《魔彈射手》(Freischütz)等軼聞,並在文章的其他段落舉了其中的一個例子作說明。史瑞伯在討論上帝所分化的兩個部分時,分別將「下層上帝」和「上層上帝」對應為惡神和善神,而且在稍後對於這麼做的原因下了一個註腳:「再者,舉例來說,這個惡神的名號,也和拜倫勳爵的《曼福瑞德》中的靈魂殺手有關聯。」被引用的這齣戲劇,幾乎沒有一項可以和浮士德的靈魂交易相比擬;而且我試圖去尋找有關「靈魂殺手」的出處,卻徒勞無功。不過,這整部戲的重點和秘密,就埋藏於一對兄妹(或姊弟)之間的亂倫關係中。到這裡,我們的線索就斷了。

在這份報告的最後,我會試著回過頭來討論一些反對意見,但此刻我打算維持我的論點,也就是史瑞伯的病情是起因於突然的同性戀衝動。這個假設整合了史瑞伯病史中一些值得注意但令人費解的細節。當他太太因為健康因素而短暫休假的期間,這病患曾經歷過一次「神經崩潰」,而對他的病程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在那之前,他太太每天都花數小時的時間陪他共進午餐;但當她離開四天之後再回來時,卻見到他改變得令人很悲傷,他甚至不想再見到她。「是在一個非常特別的夜晚,讓我的心智徹底崩潰;當晚,我的夢遺次數竟然出奇的多──足足有六次,而且全都在一夜之間。」從這裡不難了解,他太太的出現得以保護他免受這個男子的魅力所吸引。此外,假如我們都同意,一個成年人的夢遺不可能沒有精神上的附帶意義,那麼我們可以假設:這個病人在那天晚上的夢遺,應該是伴隨著無意識的同性戀幻想。

問題是,為什麼同性戀力比多會那麼剛好在那段時間突然發生在這個病人身上(就是在他接受任命以及動身前往德勒斯登之間)?如果我們沒有更精確地了解他這一生的故事,就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一般而言,每個人在一生當中,都是擺蕩在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情感之間,當其中一個方向的發展受到阻撓或令人失望,便很容易導向往另一個方向。我們不知道史瑞伯這個個案是否受這些因素影響,但我們不能輕忽,其中一個身體性因素可能有所關聯;史瑞伯博士這次生病的年齡是五十一歲,正好是他性生活的關鍵階段。對女性而言,這個階段的性功能在歷經一段性生活的活躍時期之後,已經邁入一個影響深遠的退化過程;男性也不可倖免地受到相同影響,因為男性就如同女性一樣經歷著「更年期」,而且同樣會染上伴隨這階段而來的疾病。

 
 
佛洛伊德150歲冥誕紀念:5/5~5/26「向大師致敬--精神分析與現代生活」系列講座(四場)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