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四步驟探索無意識,發現你的力量及智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摘:
 

《鑽石途徑II:存在與自由》

Diamond Heart Book Two?GThe Freedom To Be
 
作者:阿瑪斯(A. H. Almaas)
譯者:胡因夢
書系:Holistic 022
定價:280 元
頁數:272 頁
出版日期:2004 年 11 月 15 日
ISBN:9867574311
 
特別推薦:肯恩?威爾伯(Ken Wilber),傑克?康菲爾德(Jack Kornfield)
 
第十一章 朋友與愛人

學生:你願不願意談一談什麼是友誼,友誼的定義是什麼?
阿瑪斯: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確實該談一談什麼是友誼。友誼到底是什麼,什麼才算是朋友?
我們一般都認為所謂的朋友就是會花時間與我們聊天談八卦的人。朋友時常會聚在一起閒聊,或是談自己的人生。當你想要閒聊時,你就會去找朋友。
另外一個常見的觀點則是,所謂的朋友就是大部分的時候都會贊同你,或是贊同你所認為的孰是孰非、你喜歡誰或不喜歡誰等等看法的人。此外,朋友應該在你感覺很糟的時候,讓你覺得好過一些,朋友應該能幫你補上你的洞。當你覺得自己很糟糕的時候,你的朋友會振奮你的士氣,讓你看到自己好的一面。
朋友有時也被視為能夠幫助你度過艱困時期的人。如果你被女朋友趕了出去,你的朋友會提供你一個住的地方。如果你破產了,你的朋友會把他的錢和他的汽車借給你用。當你有需要的時候,朋友往往會幫助你和支持你。
但朋友最主要的作用其實是不讓你感覺到孤獨。大部分的時候,當人們一感覺孤獨就會去找朋友。因此只要有朋友在身邊,你就會跟你的朋友聊天,一起去做一些事,四處逛逛。我們時常說,你並不寂寞,你還有一個朋友。

我們與朋友的關係類似長子與父親
朋友和親密伴侶是不一樣的。你可以把許多事都告訴你的朋友,可是你卻無法跟親密伴侶談這些事,尤其我們會跟朋友談論自己的丈夫和妻子。我們可以對朋友透露一些私密的感想,對愛人卻不能。如果你把每一件事都告訴你的愛人,你的愛人可能會因此而光火,甚至好幾週都不肯跟你做愛。跟朋友抱怨和探究心理問題,朋友會支持你,然後你就能煥然一新地繼續面對你的伴侶。你的朋友也在你與伴侶之間,提供一些比較客觀而平衡的看法。
這就是人們對朋友所抱持的想法──雖然朋友跟你的關係並不像你和你的愛人一樣親密,但是他卻能讓你看到自己的某些部分,因為他的立場比較客觀;他沒有攪進你的情況裡。
人們信賴朋友大過於信賴自己的親密伴侶。你跟朋友相處時不像你跟親密伴侶相處時那麼脆弱。這是一種截然不同的關係,當然也有些人會認為朋友並不是那麼可靠。
學生:我對朋友沒有那麼多的期待,如果我打電話約朋友去看電影,而他們告訴我他們沒辦法去,我並不會覺得不對勁。但如果我的愛人跟我說她不能跟我去看電影,我就會心情大壞。「怎麼回事,你為什麼不想跟我去看電影?」
阿瑪斯:沒錯,我們對愛人的期望總是多一些,有許多人都會把朋友看成是額外的人。一個在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求援的人。對大部分人而言,他們最主要的關係還是他們的性伴侶,朋友通常是次要的。
我們通常會以平等的角度來看待我們的朋友──平等而各自獨立的一種關係。我們跟朋友的交流是比較平等的。在親密關係裡,我們的掌控性比較高,衝突也比較大。
朋友和親密伴侶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朋友跟我們在身體上的接觸比較少。身體的接觸是我們跟親密伴侶之間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這也是它與友情的最大不同之處。你一旦跟某個朋友產生了性關係,這個朋友就不再是朋友了。那種跟親密伴侶的合一感是透過肉體接觸而產生的,我們跟朋友不會有這種合一感,就是因為沒有肉體上的接觸。
因此,親密關係非常類似於嬰兒和母親的關係,而我們跟朋友之間的關係則比較類似長子與父親的關係,因為身體上的接觸比較少。對男孩而言,他的朋友通常是父親,對女孩而言,她的朋友通常是母親。我們對肉體接觸的欲望通常是聚焦於父母中與我們性別相反的那一方,因此,朋友多半是和我們有相同性別的人。相反性別的人之間對肉體接觸的渴望比較強烈,而且肉體接觸一旦產生,友誼就變質了。

真正的朋友會與你有真實的交流
讓我們來探索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朋友,然後試著去了解它的根源是什麼。讓我們先假設朋友所有的特質都是「真朋友」的一種反射或模仿。我們通常所認為的朋友,大部分的時候都只是真朋友的仿效者。
我們一開始就說過,朋友是一個你可以閒聊八卦的對象,但什麼是閒聊?那不就是一種溝通的方式嗎?
跟某個人談話可以幫助你認識自己。真正的朋友可以幫助你覺察到你目前的人生正在發生的一些事。閒聊就是在模仿真實的溝通。
真實的溝通所關注的是真相和理解。在這樣的對談之中,你會更能覺察到自己,並且能發展出一份新的理解,而那份理解會為你帶來緊張的釋放和心胸的開拓。
如果你是在跟朋友閒聊,你所關心的通常不是真相和理解。剛好相反!你只想透過閒聊來分散你的注意力。你既不去面對真相,也不想產生對真相的理解,而只是試圖不去感覺自己的真相。
但是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人們為什麼要跟朋友聚在一起,以便逃避自己呢?他們為什麼要分散注意力?因為他們不想經驗痛苦,他們不想體驗內心的衝突。他們不想體驗內心的恐懼、不安全感或是任何一種不愉悅的感覺。
然而朋友之間的閒聊只是一種模仿的行為,而真正的朋友卻會幫助你面對你的痛苦、衝突或恐懼,使你對這些問題更有承擔力。真正的朋友會幫助你揭露你的問題,這樣你才能理解和釋放它們,而不是將它們掩蓋起來。
真正的交流有時會發生在朋友之間,一個人是不是你的好朋友或真正的朋友,就取決於有沒有這份真實的交流了。

真正的朋友可以跟你自在地分享孤獨
我們還談過什麼其他有關友誼的事嗎?
學生:我們曾經談過,朋友是可以跟我們做伴消磨時間的人。
阿瑪斯:沒錯,那是一個與孤獨有關的議題。你和朋友在一起殺時間,這樣你就不會感到孤獨了。這是朋友很重要的作用之一。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喜歡跟朋友一起殺時間,這樣他們就不會感覺孤獨了。因此,朋友就是可以幫助你解除寂寞的人──以逃避孤獨的方式來解除寂寞。所以,朋友的作用也是在填補某些坑洞。
但真正的朋友不會幫你逃避你的孤獨,他會幫助你面對孤獨。真正的朋友會讓你更容易獨處,真正的朋友不會幫你逃避你的寂寞,他會幫助你去感覺並且去接納的孤獨。事實上,真正的朋友可以跟你自在地共享孤獨。從某個角度來看,他比親密關係更能幫助你做到這一點。
由於那份合一的需求,所以我們很難與親密伴侶分享孤獨。因此,真正的朋友就是既能和你做伴,又能與你快樂地分享孤獨的人。
我所謂的孤獨並不是指肉體上的孤立。如果要我?「朋友」這兩個字下個定義,我會說朋友就是可以跟我分享孤獨的人。對我而言,檢視一個朋友最真實的方式,就是我可以跟這個人在一起而同時又能分享孤獨。
真正的朋友不會來干擾你,也不會強加他的意見在你身上或是給你建議。真正的朋友不會告訴你什麼是對或錯。真正的朋友不但不會干擾你,而且會主動地支持你做你自己,幫助你獨自面對自己。獨自面對自己,就是徹底地做你自己。
讓一個人獨自面對自己,意味著不去操縱他,不去掌控他,不去改變他,也不去左右他的反應。這樣的朋友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就好像是空寂本身,而空寂從某個角度來看就是一種接納。這並不意味他會鼓勵你耽溺於自我憎恨。如果你的朋友會助長你的自我耽溺、自我憎恨以及喜歡說閒話等等的習慣,他們就不是在幫助你獨處;他們是在助長你不獨處的習慣。他們是在助長你的虛妄。如果你跟朋友在一起,而你開始說起閒話來,這時你的朋友若是真朋友的話,他一定會告訴你他並不想談八卦。

好的朋友會協助你看清整個真相
我們現在是在藉由一般人對友誼的觀點來探索真朋友的本質是什麼。我們總認為朋友就是能夠給我們建議、肯定和支持的人,不是嗎?然而什麼是建議?建議的目的是什麼?當我們給別人建議的時候,我們是在做什麼?
學生:幫助他們認清某些事。
阿瑪斯:其實給建議並不是在幫助一個人認清某些事。建議指的是去告訴一個人該怎麼做對他最好。「你最好不要跟太太吵架。我每次跟太太吵架之後情況都會變得很糟,所以你最好不要回嘴。」這就是一種建議,對不對?所以建議就是去告訴一個人該怎麼做,以及什麼樣的行為能夠為他的生命帶來利益。
給別人建議其實是在模仿真朋友的作用。真朋友不會給你建議,因為建議無法幫你解決任何事,也不會為你帶來洞見或理解。真朋友會幫你洞察到事情的真相,這樣你自然會知道什麼才是最妥當的行動。因此,真正的朋友會幫助你理解你內心的真相,這樣你就會對自己的情況有所了解,並且對自己的行為產生真正的認識。一旦有了真正的理解,你自然會知道該怎麼做才對。
真正的朋友不會把自己的經驗和意見加諸在你身上,他會幫你找到你自己的解決辦法。別人的意見對你目前的狀況也許並不適用。也許不跟你的太太吵架確實是個很好的建議,但並不是所有的太太都是一模一樣的。有的女人你如果跟她吵架,效果可能會更好一些,重點在於整個情況的真相到底是什麼。譬如你們結婚幾年了?你們是新婚,還是已經結婚三年或七年了?你的太太是什麼樣的人?這所有的事都必須納入考量。真正的朋友不會幫助你去操控另一個人。他會協助你看到整個情況的真相。
真正的朋友會幫助你理解自己,幫助你認識自己,也就是支持你去做你自己,並且學會獨自面對自己。真朋友不會用他的意見來壓迫你。他有時也可能會推你一把,不過那是為了讓你能理解某些事。真正的朋友也可能會對你發怒,如果你所做的事已經傷害到自己或是太不誠實了。真正的朋友會在你的行為危害到健康的時候,勃然大怒地斥喝你。真正的朋友會在你快樂的時候,也跟著感覺到開心。如果你做了某些對自己有益的事,或者有某件美好的事在你身上發生了,那時真正的朋友一定為你慶賀,為你感到開心。
同樣地,當你受傷或面對困境時,好朋友一定會陪伴你──不是讓你不去感覺自己的傷痛,而是幫助你面對痛苦,發展出承擔力。真正的好朋友是深富慈悲心的。
當你感到快樂時,你的好朋友也會跟著開心起來;當你受傷時,你的好朋友會滿懷慈悲地對待你。他的喜悅是對你快樂的一種歡慶,他的慈悲是一種帶著治療作用的接納,而這份接納往往能幫助你接納自己的傷痛,並且從其中得到學習和成長。從這份成長之中又會產生更大的喜悅和歡慶。

你的朋友會如實地看著你、愛護你
真正的好朋友會在你有需要的時候,完全願意挪出時間來幫助你。他會不求回報地給予你慈悲、喜悅、愛、接納、真相和支持。你的好朋友愛你並不是因為你投合他的意見,而是因為你夠真實,你能夠真實地面對自己。
好朋友不會支持你去閒談八卦,也不會支持你做一些虛妄的事來破壞自己。他會幫助你看到你心中的真相。真正的朋友就是真理的支持者。
每當你碰觸到內心的真相時,你的好友都會為你感到開心。如果你受傷了,你的好友會以慈悲或友愛的態度對待你。如果你因為受傷而憤怒,你的好友會更加同情你。好朋友對你不會有任何意見,好朋友不會對你有任何偏見,他只是如實地看著你,因此,這樣的朋友是完全客觀的,他對你沒有任何情緒性的成見。這樣的朋友能夠看到你每個當下的真相。他因為寬宏大量,所以你有足夠的空間做你自己。
這就是?什麼人們那麼喜歡朋友的原因:因為你在朋友面前可以完全做自己。你不需要假裝或是戴假面具;這才是朋友真正的作用。
真正的朋友是完全願意幫助你的。但什麼是幫助?所謂的幫助就是讓你更能做自己,因為你越是能夠做自己,你就會越快樂,越有能力愛自己。
如果你的朋友幫助你看到了自己的真相,而你卻無法採取正確的行動,你的朋友甚至會更同情你;因為真正的朋友會知道你?什麼無法遵循那份洞見,她會看到你所無法看見的創傷,她會看見你心中所隱藏的恐懼。她對你的感覺沒有任何批判,她不認為心靈受創是一件可恥的事,或是感覺到害怕是不好的事。當她發現你感覺受傷或害怕時,她會滿懷慈悲及友愛地對待你。你越是排斥自己,你的朋友對待你就越仁慈。即使你抗拒她,她仍然仁慈地對待你。你抗拒她是因為你想保護自己免於受傷、免於恐懼,這種情況會令你的朋友禁不住要對你更溫柔一些。
好朋友是一個你完全可以信賴的人,可是你為什麼會信賴這個朋友?因為她對你沒有任何成見、批判或論斷。你的朋友只是如實地看著你所有的優點和缺點,不論你怎麼樣,她都愛護你。
當你把自己搞得一團糟的時候,你的朋友會以堅定的態度制止你耽溺下去。她不會批判你,但是她會告訴你:你這麼做簡直就是個渾球。她會等到你能夠聽進去的時候,才指出你的真相。

友誼跟理解、發現真相的喜悅攸關
如果堅決的態度是必要的,你的好友就會採取堅決的態度;如果愛是必要的,她就會展現出愛。如果理解是必要的,她就會試著去了解。她會幫助你去發現你自己的力量、洞見、支持、仁慈與愛。那是你本來就俱足的一些品質。真正的朋友是能夠讓你開懷地展現出自己真相的人。如果你的表現很虛妄,你的朋友會直接了當地點出你的虛妄,但是她既不表示贊同,也不表示反對。友情跟贊同或反對都無關,友情只跟理解、真相以及發現真相的喜悅攸關。
學生:聽起來真正的朋友應該就是我們的老師嗎?
阿瑪斯:你的說法剛好顛倒。老師就是真正的朋友。你需要的是一個真正的朋友而不是一個老師。一般所謂的老師通常會告訴你事情該怎麼去做。我們心目中的老師總是高高在上地坐在那裡,然後指點你事情應該怎麼去做。然而這並不是真正的老師或真正的朋友所應該做的事。真正的朋友不會告訴你事情應該怎麼去做,他會引導你,讓你自己去發現事情該怎麼辦。這才是真正的老師會去做的事。
我們現在探討的是朋友和老師之間的關係。從最根本的角度來看,老師就是朋友。友情比師生關係更徹底一些。
你也可以是你自己最好的朋友,你自己最好的老師。你最好的朋友就在你的內心,你最親密的朋友永遠伴隨著你。我們所謂的朋友只是我們內心某一部分的外在代表,我們想要從朋友身上得到的東西,它都能提供給我們。
擁有外在的朋友是很美好的事,你的朋友就是你內在朋友的代表,他能提醒並且反映出你的那個部分。如果你想成為別人的朋友,就必須拿出那個部分和別人相處。
假如你真的夠朋友的話,你會在別人需要友愛時以友愛來對待他,你也會在別人快樂時衷心?他祝福。在?真理服務的前提之下,你永遠都心甘情願地提供支持、愛和洞見。你永遠都支持你的朋友去做他們自己。你對所有的情況都保持客觀,你不會按照自己的信念、意見或情緒反應去對待你的朋友,你能徹底清明而客觀地看見眼前的真相,而且能妥當地回應對方。
如果你夠朋友的話,你就會讓對方獨自面對自己。你不會去干擾他,也不會去批判他,你不會做任何事。只有當他需要你的時候,你才會出現,如果他不需要你,你是沒有必要出現的。而且你根本不會覺得被排拒,你完全不會有受傷的感覺。這些感覺都跟友情無關。

親密關係最需要的就是友情
真正的朋友就像是明鏡一般讓你看見自己的真相。這面鏡子一直在變換顏色。當你受傷時,它會變成象徵慈悲的綠色;當你快樂的時候,它會變成象徵喜悅的鮮黃色。真正的朋友是非常輕鬆的,他絕不是一個難以討好的人。真正的朋友永遠都在等待你的邀約,但不是為了他自己的欲望,而是只要你邀約他,他就會出現。即使你的行為愚蠢至極,他也不會主動干預你。只有當你邀約他的時候,他才會出現。他是溫柔而不好管閒事的,他不要求你的讚美和回報。
學生:你可不可以談一談執著如何影響了友情?
阿瑪斯:如果你有執著,你就無法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朋友。執著會使你無法保持客觀,無法看見別人的需要,也無法看見真相是什麼。執著只會使你充滿著偏見。這就是為什麼親密關係很難變成朋友的原因。客觀性是無法存在於臥房裡的。當你進入臥房時,客觀性已經被你遺留在門外了。
學生:親密關係所扮演的腳色是什麼?
阿瑪斯: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親密關係最需要的就是友情。如果親密關係之中缺乏友情,日子久了它就會變得很艱難,甚至變得一團糟。
親密關係本是一種愛的關係。親密伴侶就是我們的愛人,那個跟你做愛的人理當是你所愛的人,這種關係跟友誼是截然不同的。存在於臥房中的愛,跟一起去游泳的兩個人之間的愛是截然不同的,因為快樂的程度不相同,涉入的程度也不相同。愛人之間的分享和互動比朋友要多的多。
朋友就像是一面鏡子、一位嚮導和支持你的人,而愛人則是你所喜歡的人。當你跟愛人在一起的時候,你所經驗到的自己比較屬於情感的面向。當你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你會比較客觀、輕鬆和得體。
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愛人,那麼上述的這些品質都會藉由你的愛而呈現出來。在客觀、慷慨和接納的胸懷之中,會出現另一個可能性。你可能會因此而失去自己,失去你的頭腦活動,變成純然的愛、純然的情感、純然的甜美,就像一首歌一樣。
從客觀性、慷慨和開放的心胸會創造出一個空間──你的另外一個部分,這個和親密攸關的部分十分需要空間,而富有空間的親密性就是愛。處在親密的愛之中你才能丟掉自己。
丟掉自己並不意味要你放棄自己、犧牲自己,而是你整個人都融化了。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你不可能融化掉;你會充滿著喜悅。但是跟愛人在一起的時候,你會融化掉;你會化成甜美的甘露。你會變成那空寂、客觀性和慷慨的心胸之中的一首歌。

愛人之間存在著滿足和至樂感,狂喜和熱情
跟愛人相處與客觀性無關,也跟看見、發現或理解真相無關。跟愛人相處會讓你變得良善,因為你即是愛、即是真相、即是生命本身。因此,與愛人相處跟存在這件事有關。
愛人就是你的某一個部分,如同朋友是你的一部分一樣。為什麼是如此呢?因為愛人就是你快樂的源頭,愛人就是令你感到歡愉的那個部分。愛人就是你最真實的那個部分,而它已經失去了自己,所以它不是客觀的。它已經失去了那個會評斷和反應的部分,那個部分已經融化了,消失不見了。
跟愛人在一起就像是品嚐美酒一般。跟愛人在一起的時候,你並不想談論什麼,你只想跟他一起消失不見。你不想溝通,只想徹底消失掉。這件事跟交談無關,因為你們已經合一了;在愛的次元裡是沒有界分的。這就是為什麼執著之愛是虛假的;它只是在模仿和替代真正的愛。
在真正的愛之中,所有的窗戶都打開了──其中沒有任何想要保護自己的企圖,也沒有任何保留。你甚至不會去思考是否能全神貫注的問題,因為你已經全神貫注到消失了自我。你的門戶大開,其中已經沒有自他之分。你們結成了一體,在這一體性之中只有甜美、愛和相互激賞。兩顆心共同譜出了相同的曲調。
跟愛人在一起的時候你是完全真實的,但又不是一種客觀的狀態,而是徹底臣服了。你既不想假裝什麼,也不想呈現出什麼。你毫無保留,毫無防範,也不想掌控什麼。你成了無法掌控的芳香。
朋友是你的一部分,愛人也是你的一部分。愛人和朋友可以結合成一個東西。當愛人和朋友結合成一體時,那份愛就會變得輕鬆、得體而細緻。

如果你是朋友也是愛人,你就具備客觀與甜美的品質
如果你既是朋友又是愛人,你的自我就會消失──你變成了一首歌。那首歌是這麼的得體,這麼的細緻,因為它同時具備了客觀和甜美的品質。我指的並不是一種失神狀態,而是頭腦與心合一了。其中有一種絕對的清明度,而這清明度又是非常甜美的!
這種組合很難被人們所體嚐到,通常我們會把它們分開,不過這個狀態還是有可能會出現。
如果你既是愛人又是朋友,那麼你不但是兩條河融成了一體,甚至是兩條透明的河融成了一體。其中有一種清晰、明透和細膩的品質。那份溫柔之中帶著強烈的情感,而那份強烈的情感又很細膩。
讓我們再談一談做個愛人是什麼情況。
愛人是友善的、客觀的、喜悅的、願意支持你的。
愛人跟朋友很相像,但是當愛人展現出上述的這些品質時,還帶著一股甜美的味道。
愛屬於心輪的部位,親密性也跟心輪有關,當心輪打開時會出現一種狂醉的特質。那是一種完全涉入的感覺,其中沒有任何保留。就好像所有的東西都放進了一個鍋子裡;它們全都融化了。每個人都在尋找這樣的愛。「如果我能夠跟最適合我的人相戀,我就會嚐到那種完全溶解掉的滋味。那時我就可以完全做我自己了。」你以為你的這個部分只有在特定的時刻才會出現,尤其是在性愛的幫助之下你的心才能完全打開。雖然這個部分會透過某個人而激發出來,但其實它就是你的一部分。你可以在沒有任何條件的狀況下嚐到這種滋味,不論有沒有一個愛的對象,你都可以進入這種狀態。

你的存在即是愛,像源源不絕的泉水
我認為對親密之愛最佳的形容就是,你整個人都融化在一條甜美的河流裡。合一跟施與受無關。合一跟存在、理解或自他之分都無關,它既不是慈悲,也不是愛或理解。它已經跟萬物合一了,它對一切事物都充滿著愛。
愛正是真相和歡樂的結合。如果你既是真相又是歡樂,那麼你已經成為愛的本身了。假如真相是甜美的,那便是一種愛。如果歡樂是真實的,那也是一種愛。愛兼具了歡樂和真實的品質。在愛之中真相和歡樂是一體的。人們時常會問:「我到底該追求真相,還是該追求美好的感覺?」精神導師的回答通常是:「你該追求的是真相,快樂並沒有那麼重要。一旦看到真相,快樂自然會出現。」
愛人卻會說:「我無法選擇,我如何能在快樂和真相之間做選擇呢?它們是沒有差別的。如果能成為真相本身,我絕對是快樂的。如果真的能感受到快樂,真的成為快樂本身,我就是真相了。在這兩種情況裡,我都是那甜美的愛。」
心智和身體都包含在心的次元裡,心比其他的東西都要完整。一旦成為真正的愛人,你整個人都會處在心的次元。你生命所有的層面都會同時運作;你可以把你的一切都分享出來。如果你還是覺得必須保護自己、把自己區隔出來,保留自己的某個部分不願意與人分享,那麼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愛人。真正的愛人是沒有什麼可以被保護的。你既不想保護什麼,也不想隱藏什麼、給予什麼或是強加什麼在別人身上。你的頭腦活動已經不見了,所以也沒有什麼東西是需要做決定的。
身為真正的愛人你是脆弱易感的;你沒有任何的保護、屏障或疆界。你是門戶大開而毫無保留的。
身為真正的愛人,你沒有所謂信賴或不信賴的問題。如果還需要去信賴什麼,就意味著你還沒有消失。如果你消失了,那份信賴就會變得無有疑惑。友誼便是一種信賴,其中有一種空間可以容納開放度、客觀性、祥和、空寂以及慷慨;有了這樣的空間,心才能敞開。因為你信賴這份友誼,所以你整個人都可以融化掉。這份友誼的本身就是一種信賴,而愛自然會從其中滋生出來。愛會從信賴之中源源不絕地湧出。
愛使你完全迷醉了,所以你根本不會去思考事情會怎麼發生,就隨它去吧。你醉了,而愛便是那醇酒。
你已經完全成為你自己,你徹底地在做自己。但是你的愛之中具有一種個人性的面向。真正的愛人就是一個宇宙人,他是客觀的、富有個人性的,但又帶著一種宇宙性的品質。
一旦變成一個真正的愛人,你就不再跟你的愛人產生界分,但是你仍然擁有個人性。一個真正的愛人可以親自體嚐到存在、本體以及神的滋味。若想親自體證到神,你必須變成一個真正的愛人,這是唯一的方式。親自體嚐到宇宙性的本質,就是愛人真正的本色。

朋友展現的是理性,愛人展現出的是情感
你可以是一個不帶著個人性的朋友,但是你不可能既是一個愛人又不帶著個人性。有愛就會有個人性,做為一個愛人,你是透過你的個人性在跟宇宙神交,因此愛是沒有疆界、沒有界分的。你和你的愛人之間不可能有僵化的界分,因為愛人是一個沒有任何保留、沒有任何疆界的人。這也意味著你的自我不見了,融化了──你跟萬事萬物都是親密的。
這是一個很難被理解的概念,頭腦很難領會它。這個觀念聽起來好像沒什麼道理,因為兩種無法相容的東西竟然可以在一個愛人身上同時存在。它是超越所有邏輯的。「我從沒有經驗過這樣的事。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愛居然讓這件事發生了。你確實有可能跟整個宇宙或萬事萬物談戀愛。愛人正是這個人性和宇宙性的整合,其中不再有一個我和其他事物的分別。
朋友所展現的是真正的理性,愛人所展現的則是真正的情感。因此當我在說愛人的時候,我指的並不截然是親密關係之中的愛;愛人就是你的一部分。因為受到了人類情境的約束,我們總是把親密關係跟性愛相連,其實愛人就是你的一部分,如同朋友是你的一部分一樣。
我所謂的愛人被愛所迷醉,指的並不是一種喪失意識的狀態。被愛迷醉跟酒醉是不一樣的。我所謂的迷醉指的是慣常的理性不見了,而並不是了了分明的覺察不見了。愛人對當下還是能清醒地察覺。妳還記不記得妳在初戀時的覺察力有多麼高,那時妳對當下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清清楚楚。愛人的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會被妳察覺,妳隨時隨刻都在留意他的狀況。他稍微轉一下頭,妳立刻知道為什麼。他如果肚子餓了,妳可以在他沒有開口之前就把食物端給他吃。在他還沒說出「我背痛」之前,妳已經開始為他按摩了。在妳還不知道理由是什麼之前,妳已經開始計畫去夏威夷的旅遊,結果是,妳發現妳的愛人需要去度假了。因此,愛人是非常敏感、非常有覺察力的。

 
 
 
「鑽石途徑整合了向上迴旋和向下迴旋之道,成為一個前後連貫而又十分有效的內在工作形式。」──《一味》、《恩寵與勇氣》作者肯恩?威爾伯(Ken Wilber)「阿瑪斯將深刻的靈性智慧及心理學知識注入到鑽石途徑裡,這項工作令他成為現代心理學劃時代運動的先趨。」──《狂喜之後》作者傑克?康菲爾德(Jack Kornfield)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