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從樂活到善終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十七世大寶法王》(已絕版)

Karmapa
 
作者:讓保羅.希柏(Jean-Paul Ribes)
譯者:徐筱玥
書系:Holistic 004
定價:300 元
頁數:288 頁
出版日期:2001 年 10 月 01 日
ISBN:9573016338
 
 
滾滾紅塵菩提道
書序作者:慧開法師(南華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暨生死學研究所所長)

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四歲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自西藏出走,流亡印度。二○○○年一月,尚不滿十五足歲的少年噶瑪巴(Karmapa)---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同樣為了文化的傳承、信仰的自主與生命的尊嚴,遠赴佛陀應化的國度。這兩樁相距三十年的事件,之所以吸引舉世的注目,除了其敏感的政治背景外,主要還是因為其特殊的宗教傳統 ---歷時將近千年,更邁入了世紀的祖古(Tulku)轉世及其認證制度。
傳藏佛教的轉世制度,一般皆誤以達賴、班禪一系為濫觴及主軸,因其掌握政教大權之故;實際上是緣起於噶瑪巴一系,這一點在本書-《十七世大寶法王》中有詳實的敘述,讀者可以一覽其歷史傳承的來龍去脈。然而一般讀者,在閱讀之餘,對轉世的意義及其真實性不免有所疑惑,同時也會好奇,世紀的大寶法王,未來將如何面對世界的變局?我則嘗試為讀者解惑,也為信者揭示其間更深一層的義理。

生命不死
三年前,有一次我應邀到香港演講,一位醫生特別來找我,要談論有關生死的問題。他為了「人死了之後,究竟還有沒有生命的存在?」這個問題,憂心忡忡傷透了腦筋,百思不得其解,連最先進的醫學也無法給他滿意的答案,所以想知道佛教有什麼高明的看法。我問他到底在擔心什麼?他說擔心人死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換言之,生命就此結束,「一了百了」了。我反過來問他:「如果人死了之後,真的什麼都沒有了,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呢?」我的意思是:如果生命可以一了百了,那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了嘛!問題是:哪有那麼簡單就一了百了!除了極少數證果的阿羅漢,可以「不受後有」,絕大多數的芸芸眾生都是在生死大海中輪轉,沒完沒了的,其所擔心的事,根本就不成立。人死之後,生命不但存在,而且因為煩惱未盡,業網牽纏,必然會再來受生。
一言以蔽之,佛教對生命的見解是「不生不滅」。究其深義,生命之流是無始無終、無窮無盡的,眾生並不是(也不需要)被所謂的造物主所創造,此之謂「不生」;同時也無法被任何力量摧毀滅除,此之謂「不滅」。雖然有情的生命是不生不滅的,但是其無盡的心識之流,會因歷經不同的時空,而有不同的色身構造與認知狀態,其層次可以不斷地提昇,希聖希賢,成佛作祖;也可能一時不慎墮落,披毛帶角,銅床鐵柱。眾生的色身是會損壞的,因為肉體的生命是物質的結構,必有其相應的使用年限,然而吾人靈性的生命是不會斷滅,也不曾死亡的,生命之輪,永不止息。
醫生聽了我的解析之後,說了一句:「那我就放心了。」這回卻輪到我放心不下了,語重心長地告訴他:就是由於生死輪轉,沒完沒了,這才是問題嚴重之所在,你死了以後,面對茫茫的生死大海,何去何從?有沒有好好想過?這才是你該擔心的問題。
轉世之謎
佛陀說過,生命之流的本身,是常?是斷?這是戲論(形上學的臆測),不需要去操心。倒是生命終極意義的探索,生命流轉方向的把握,生命境界層次的提昇,才是我們該關懷的重點。對於上述的難題,藏傳佛教的上師轉世傳統,歷代大寶法王的轉世經歷與生平,提供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啟發。
一般人對於「轉世」充滿了好奇與疑惑,特別是對於轉世喇嘛的認證事蹟,覺得頗為不可思議,其實換個角度來看,不但不如想像中的那樣匪夷所思,而且有很深刻的道理。廣義地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從過去轉世而來的,未來也將轉世而去;然而其間的差異卻有天壤之別,祖古與仁波切(Rinpoche)的轉世,是乘「願」再來的最佳寫照,也是不捨眾生的菩薩行願,與四弘誓願的具體實踐。至於芸芸眾生的轉世,則是胡裡胡塗、渾渾噩噩、隨波逐流地輪迴,或者是滿懷委屈,乘「怨」再來。
在藏傳佛教裡,有修有證的仁波切與祖古等,必須經由生生不息的轉世之旅,以完成其悲智弘深的菩薩行願。佛法在西藏的弘化,會形成這樣的轉世傳承與教學體系,其中是有深意的。就個別的喇嘛、上師而言,每一世的生命,都是學習與實踐之旅,覺明與修證之行,教化與典範之示現;就藏傳佛教的整體觀之,轉世的制度是很有創意的,不但可以延續宗教教化的傳承,也可以化解不必要的政治紛爭,當然其前提是沒有政治強權的干預。我認為轉世制度的殊勝處,除了靈童認證過程的嚴謹慎重之外,還有其後的教學支援體系及其對靈童的嚴格教育過程。作為一個轉世的上師或法王,背負弘法利生的任務,是十分艱鉅的使命。
漢藏糾葛
談到藏傳佛教,就不得不觸及漢藏之間的歷史糾葛,對於整個西藏的際遇與目前的處境,我個人的態度是深表同情的。就其與中國(或者說漢人)的遠近親疏之程度而論,以民族血緣、語言文化、風俗習慣與歷代典章制度為參考指標,則是以越南最親,高麗(朝鮮)次之,蒙古又次之,西藏又再次之;如今越南、韓國、外蒙都已是獨立國家,而西藏卻被共產政權所掌控,其實是歷史與國際局勢錯綜複雜的因緣演變所致。
然而一談論到西藏問題,西方人士就習慣用一種冷嘲熱諷的口吻批判中共的蠻橫,一副正義化身的姿態。但是我認為西方國家(尤其是英國),對於漢藏之間的糾葛,是沒有資格與立場置喙的,因為他們是始作俑者。諷刺的是,西方人士似乎完全遺忘了當年其帝國主義的殖民心態與侵略行徑對中國的荼毒,自鴉片戰爭開始,即對中國武力侵略不斷,英法聯軍、八國聯軍進北京,火燒圓明園等等罪行,多少文化的瑰寶,被肆意掠奪,多少歷代的珍藏,付之一炬;之後還有接踵而來的割地賠款、喪權辱國,其對中國人的蹂躪所造成的創傷與屈辱,遠遠超過九一一紐約世貿大樓的恐怖攻擊事件對美國所造成的傷害。
如果真要追究起中共專制與暴力的根源,西方社會是難辭其咎的,共產主義本是孕育於西方資本主義的惡性病毒,卻不幸以鄰為壑,蔓延到東方而在俄國與中國發病,這是歷史的弔詭。西藏本應是與世無爭的佛國,卻不幸因其戰略位置的重要,引起英國等西方強權的野心覬覦,乃至勢力介入,造成漢藏之間前所未有的緊張關係,這是歷史的悲劇。
我對西方人士的批評,絕非是為中共政權說項,而是不滿西方始作俑者的偽君子態度與雙重標準。奉勸西方人士不要只是一味地抨擊他人,自己也應該深切地反省懺悔過去所造的罪愆,並好好學習達賴喇嘛與大寶法王的慈悲心量,用寬恕化解仇恨。
兩千年來,中國受到佛法的薰習、滋潤與教化甚深,而且曾經開展出燦爛光輝的大乘佛法,就這一方面來說,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都是佛陀的弟子,而且彼此之間有師兄弟的情誼,這是不容抹煞的史實。徵諸歷史,專制的政權只是一時的夢魘,扭曲人性的制度,必然會走入歷史,未來要化解恩怨與僵局,唯有佛法的慈悲、智慧與大願,才是心靈的真正解藥。
滾滾紅塵菩提道
《維摩經》云:「眾生是菩薩淨土。」法王、上師、仁波切或祖古,只是菩薩應化世間的角色扮演,轉世之行乃菩薩在苦難世間的一種現身說法,其目的不在示現神跡,加持灌頂,而在發聾振瞶,破迷起悟。凡夫貪生怕死,卻醉生夢死;二乘厭離生死,因而了生脫死;菩薩無畏生死,因慈悲大願而出生入死。只要眾生的煩惱未盡,世間的苦難不斷,大慈大悲、不捨眾生的菩薩行願,永不會在世間止息。
祈願世紀的大寶法王,在此紛擾的滾滾紅塵之中,繼續廣作菩提道的示現。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