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12/14-12/15 Puran & Susanna Bair【靈性發展地圖】兩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朵拉:歇斯底里案例分析的片斷》

《論女性:女同性戀案例的心理成因及其他》

《史瑞伯:妄想症案例的精神分析》

《狼人:孩童期精神官能症案例的病史》

《小漢斯:畏懼症案例的分析》

《鼠人:強迫官能症案例之摘錄》

Notes upon a Case of Obsessional Neurosis
 
作者: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譯者:林怡青、許欣偉
書系:Psychotherapy 013
定價:260 元
頁數:224 頁
出版日期:2006 年 05 月 02 日
ISBN:9867574702
 
特別推薦:王浩威 策劃,蔡榮裕 推薦,心靈工坊與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共同出版
 
【導讀】鼠人分析的蜿蜒道路

鼠人故事的背景

  恩斯特.藍澤博士自童年起即受到嚴重程度不一且令人痛苦的強迫症狀困擾,因而於1907年求見佛洛伊德。最近的一個強迫症狀是幻想他的父親及所愛的女人將被老鼠從肛門鑽入。另一個圍繞他的強迫症狀是想用剃刀割自己的喉嚨。由於必須一直對抗症狀令他筋疲力竭,也明顯地延遲其職業生涯。

  藍澤誕生於1878年一月二十二日。他的父母親是一等親表兄妹,都是猶太裔。母親乃由一個富有的猶太家庭收養長大。我們並不清楚她是否為一名孤兒,或是她的父母為何將她送給別人(有趣的是迄今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家庭秘密」的研究報告,這點倒是與佛洛伊德賦予母親較少的重要性互相一致。)養父母並沒有好好地對待她,但她卻擁有財富保障的未來。病人的父親也來自一個貧困的家庭。他最初曾追求一個貧窮女子,之後爲了他富有的表妹而離開那個女人。

老藍澤曾告訴恩斯特一個與其猶太出身有關的故事:在寒冬的某次軍事演習中,軍隊的火車因為積雪過厚而無法進城。病人的父親提供鏟子給城內的猶太人而解決了這個問題,猶太人清除了市場區的積雪,而正常情況下他們不被允許進入該區。一位軍官同僚因此向他父親祝賀,老藍澤不由得想起先前這一位軍官對他態度惡劣,而這明顯地和他的猶太血統有關。這個故事立即傳達出在那樣的時空下,身為一個猶太人的不安定感。

  還有另一個猶太人父親對其幼子所說的屈辱故事。佛洛伊德的父親告訴十二歲的兒子,有一次在路上,一個男人把他的帽子丟到馬路上,大聲叫囂著:「猶太人,從人行道滾開!」父親冷靜地拾起他的帽子,沒有一聲抗議。他的兒子一聽十分氣餒,父親「缺乏英雄氣概」的行為讓他心碎。這兩個象徵性的故事——猶太人父親被同時代的基督徒所羞辱並且「被侷限」在一定的「空間」裡,將分析師與病人的生命史痛苦地連在一起。魏斯(Weiss)注意到在個案史中,藍澤與佛洛伊德心照不宣地迴避了他們的猶太人身分。

  藍澤的雙親在生下他的時候年歲已相當大了:父親五十三歲,母親三十四歲。當時他有三個四歲到八歲的姊姊。在他之後父母又生下三個小孩:一年半後多一個男孩;兩年後有一個女孩;八年後再添加另一個妹妹。他們似乎是一對快樂的伴侶,透過他們兒子的回憶,這個家庭的氣氛給人一種活潑又詼諧的印象。然而由於孩子的年齡間隔相當短,就意味著這個男孩享受母親全盤注意力的時光非常短暫。才十八個月以後,他就被一個男孩競爭者──他唯一的弟弟趕下王座。他必定爲了自己這麼早就被取代感到非常挫折,並對雙親感到憤怒;對他弟弟則有同樣強烈的競爭感與嫉妒。

童年、性慾望及伊底帕斯情結

  不知是由於體質因素或是來自於以上提及的挫折,藍澤似乎在童年早期就有高度的攻擊性。當小藍澤三歲時,他必定是處在衝突滿布的伊底帕斯情緒之痛苦當中,當時他曾經咬了某個人。一些作者注意到這種嬰孩期的「噬咬攻擊」與日後強迫症之間的關聯性。申茍(Shengold)將老鼠的意象追溯為攻擊性噬咬的象徵性再現。 這並非藍澤所憶及的唯一一個攻擊的例子。到了後來,微不足道的挫折會讓他幻想相關人士的死亡。事實上沒有一個接近他的人得以倖免,在佛洛伊德的筆記中我們見到許多這樣的例子。在家族中藍澤被取了一個綽號叫做「吃腐肉的烏鴉」,因為他很喜歡參加喪禮,對痛失親人者致哀時,臉上會帶著一抹奇特的笑容,有時甚至會因為自己一陣神經質的大笑而苦惱不已。

  從四歲開始,他與家中褓姆有數次的性經驗。比方說,褓姆讓他鑽到她的裙底下碰觸其生殖器。(褓姆的生殖器讓他感到很「怪異」。實際上我們知道小藍澤的生殖器很「怪異」,因為他罹患隱睪症,我們可以推論,他那探究生殖器的強烈願望,也是因為他對自己身體形象的焦慮所使然。)在第一節的會談中,藍澤告訴佛洛伊德自己與褓姆間許多的性探索經驗,當時他說:「我不覺得她有對我性虐待,但是我和她在一塊時可是非常放肆。」然而就某個意義而言,他曾經歷過性引誘及虐待兩者。父母家中的氣氛必然是感官的以及不受約束的。藍澤告訴佛洛伊德,他性驅力的強度在童年時期遠超過青春期;他記得自己還是個小男孩時的勃起經驗以及想看女人裸體的欲望,但這些念頭也伴隨著父親可能會因而死亡的恐懼。到了六歲的時候,這樣的恐懼已經發展為關於父親死亡的強迫思考。

  佛洛伊德很有說服力地將這個「古典」嬰孩期強迫症,解釋為父子之間的伊底帕斯競爭的結果。這個小男孩的強烈性衝動已經被喚醒。他被迫去比較自己與父親的尺寸,並了解到自己不可能征服家?的女人。父親是母親與褓姆們「合法」的所有人。如同許奈德曼(Schneiderman)以拉岡學派來解讀「鼠人」而指出的,這個男孩在潛意識?將父親視為所有女人的擁有者(Schneiderman, 1986)。年齡與「大小」的世代差距,正表現出令小男孩痛苦的一個自戀打擊。他必定感受到了在滿足一個女人的性欲望方面,他是多麼的不足(這就是第一次會談中他告訴佛洛伊德「褓姆對話」的核心隱藏意涵,見下述)。男孩有個願望,想要擁有「父親的女人」,自然目標是要趕走父親這個強大的對手,因而產生一個強烈的被害焦慮,那就是父親將會反過來傷害他,或是將他去勢。藍澤回憶起自己曾因陽具可能會被割掉的強烈害怕而苦惱。在那個時代,父母親有時會用這個威脅來對抗嬰孩期的自慰。藍澤對父親的強烈害怕,也導致了一種潛意識的傾向,想要以防衛性同性情慾(homoerotic)的被動順服來平息父親的怒意,這個現象在第一個小時中就被佛洛伊德機敏地偵測出來。

  嬰孩覺得自己「太小」的痛苦,最終會被伊底帕斯情結的消解以及對父親的認同所克服。兒童會將性擁有(sexual possession)延遲到成年。藍澤並沒有達到伊底帕斯情結的消解,後果之一是他持續地對自己的性能力有不安全感。即使成為一個成人,他卻對著鏡子檢查自己的陽具,怕它會「太小」。馬洪尼巧妙地將此場景詮釋為一種想在視覺上和所忌妒之父親的「大」陽具合併的需求。(另一個背景是:藍澤因隱睪症而對自己的男性認同有不安全感。)

 
 
佛洛伊德150歲冥誕紀念:5/5~5/26「向大師致敬--精神分析與現代生活」系列講座(四場)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