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0-9歲孩童全教養 x 狀況題 x 行動指南,一本立即上手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支持性心理治療入門》

《藥物與心理治療》

《長期精神動力取向心理治療:基本入門》

Long-Term 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 A Basic Text
 
作者:葛林.嘉寶醫師
譯者:陳登義
書系:Psychotherapy 011
定價:350 元
頁數:312 頁
出版日期:2006 年 02 月 23 日
ISBN:9867574656
 
特別推薦:王浩威 策劃,中國輔導學會、台灣心理治療學會、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台灣精神醫學會、台灣臨床心理學會 共同推薦,心靈工坊與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共同出版
 
第七章 夢和幻想在動力取向心理治療中的使用

了解夢

精神分析的核心宗旨之一是:夢是願望的一個偽裝版本。弗洛伊德堅持無意識的童年願望,會透過某種監控(censor)而轉化成種種偽裝的象徵,以確保作夢者的睡眠不會受到干擾。弗洛伊德在兩種層次的夢內容之間加以區辨:外顯(manifest)內容,指的是作夢者所覺知的夢的表面;潛在(latent)內容,則指無意識願望及思想,會威脅而驚醒作夢者,因而必須加以偽裝。有一組在作夢者的ego內操作的防衛機制,用來偽裝那潛在內容,使之轉化成外顯內容。
今日我們會體認到除了無意識的童年願望之外,夢也可能描摹出種種其他內在過程。它們也可能代表著恐懼、衝突,以及(在受創病人的情況下)一再重複出現、想處理和消解創傷經驗的努力等。然而,作夢者的ego所使用的防衛機制,在試圖破解夢的意義時,仍繼續管用。

●凝結作用(condensation)。此機制是在一個外顯的夢影像中,合併一個以上的願望、感受或衝動。例如:夢中的某一人物,可能有某個人的光頭、另一個人的鬍子及第三個人的衣服穿著。和這三位不同人們所連結的感受,可能就因此被偽裝,而只能透過對夢的心理治療工作,才得以顯而易見。

●置換作用(displacement)。在此機制中,和某人聯結的強度,被轉變到另一個人身上,使其更為作夢者的ego所接納。例如:作夢者可能覺得對治療師有性的感受是禁忌的,因此該感受就被置換到該病人生活中的另一人身上。

●象徵表徵(symbolic representation)。此偽裝的方法涉及使用某個單純的感官影像,來代表某個帶著高度感受的複雜組合。例如:弗洛伊德(1900/1953)認為一朵花是女性生殖器官的常見表徵;一間房子的內部可能描述的則是某人心智的內在。然而,弗洛伊德也強調大部分的夢象徵,都被每位作夢者以特定方式使用,其無意識的意義只能透過聽取病人對該材料的聯想來加以識別。對夢象徵的意義做武斷的指派,如在超市結帳處出售的刊物中所能讀到的,並不具有多少價值。象徵表徵的一項特例稱為「舉隅法」(synecdoche),即指部分代表全體。例如:在指稱帆船時,人們可能會說「今天我看到了海上至少有十五張帆」,意指十五艘船。這種說話的方式,通常就會出現在夢裡面,以描述某個部分來代表某個全體。

●繼發性修正(secondary revision)。置換、凝結以及象徵表徵的機制,都是某個原始的認知活動模式的特徵,弗洛伊德稱之為「初級過程」(primary process)。Ego更進一步且通情合理的面向,是用來把這些原始要素組織成某個更具連貫性的框架,這個過程稱為繼發性修正,包括作夢者努力把某個夢中不合理且怪異的成分,拿來加以編輯成某個比較合理的故事。即使在作夢者醒來之後,開始回憶或寫下該夢,並在治療中講出來,當作夢者試圖使夢內容變得更連貫一致時,仍會發生更進一步的改變。因此,心理治療中所說出的夢,可能和真正夢到的有顯著差別。

由佛洛伊德所創始的另一個重要概念是「白日遺思」(day residue),即在白天所發生的某個事件,可能會在夢中以偽裝的形式出現。在《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一書中桃樂絲的夢裡,她在龍捲風之前所遇見的三位農場工人,在其夢裡以偽裝的形式出現──稻草人、錫人與懦弱的獅子;葛區(Gulch)小姐成了西部怪女巫。如果要讓夢得以被了解及詮釋,動力取向治療師常常要尋找白日遺思的種種要素來和病人合作。

夢詮釋的技術

精神動力取向治療和精神分析中的一項中心概念是:要了解夢,就需要病人對該夢所做的種種聯想。治療師應避免用一種無所不知的姿態告訴病人某個夢的意義究竟為何,卻沒有事先聆聽病人對那個夢的想法。因此,詮釋夢的過程,其有效取徑是在病人講完該夢之後告訴他們:「當你想到這個夢的時候,腦海裡出現些什麼?」有時,外顯內容是這麼明顯地在描述作夢者生活中的某項重大課題,以致根本不需要聯想。然而,治療師聰明一點的話,仍應延後詮釋夢,直到病人對該夢的內容有了聯想。經常,作夢者以一種出乎預期的聯想方向來看待夢。特別是人們總是希望那聯想可以闡明作夢者是如何把潛在內容轉化為外顯內容。

在處理夢的心理治療工作中,可能會浮現出許許多多的阻抗。病人可能視治療師為占卜者,不用病人協助而能直指夢的真實意義。有些病人會說他們沒有什麼聯想,期望治療師能像電視上的靈媒般來解說夢。在此情況下,治療師要提醒病人,心理治療是一項互相合作的工夫,沒有病人的協助,治療師是無法詮釋夢的。喜歡競爭的病人,可能會藉著詮釋夢的意義而不去對夢做自由聯想,以此來打擊治療師。他們會用一種掌控且高度理智化的方式,告訴治療師他們對每一個象徵所代表的意義之想法,以避免暴露出他們的防衛,並讓他們的心智以自由聯想的方式四處遊蕩。對夢進行治療工作的第三個常見阻抗形式,是某些帶著高度能量的夢影像在病人的聯想中被迴避掉。這種迴避經常發生在某個夢中對治療師的描繪上,治療師可能需要更特定地詢問病人,對迴避掉該夢影像有什麼想法。確實,一個常見的技術策略是直接問病人,某些夢影像從治療師的觀點而言似乎是相關的。

夢本身可被用來作為對心理治療的一個強而有力的阻抗。人們偶而會看到某個病人在整個會談中都在談夢的素材,不留時間和治療師一起處理任何有關夢的事。這樣的病人可能會從一個夢跳到另一個夢,而不停下來對夢素材做聯想,以致治療師為了要整理各個不同的夢以及它們所描繪的事,而被弄得全然混亂。也有可能在會談時間結束時的退場白中,病人突然提出某個夢以致沒有時間分析該夢。夢亦可作為遠離無意識的一個康莊「彎」(detour)道,就如同邁向無意識的康莊大道般。

 
 
 
中國輔導學會、台灣心理治療學會、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台灣精神醫學會、台灣臨床心理學會 共同推薦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