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9/12-09/13 李香盈【深旅夢境,開啟自我療癒之路】兩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榮格解夢書》

《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

《越旅行越裡面》

《超凡之夢:激發你的創意與超感知覺》

Extraordinary Dreams and How to Work With Them
 
作者:克里普納(Stanley Krippner)、柏格莎朗(Fariba Bogzaran)、迪卡瓦荷( Andre Percia de Carvalho)
譯者:易之新
書系:Holistic 021
定價:300 元
頁數:288 頁
出版日期:2004 年 11 月 08 日
ISBN:9867574303
 
特別推薦:呂旭亞(淡江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研究所助理教授)、李宇宙(台大醫院精神科醫師)、陳文玲(政治大學廣告學系副教授)
 
第一章 如夢之夢

杜拉莉絲夢到半夜有人在屋外用力敲門,她在夢中走過玄關,透過正門,看見一位穿著外套的男子,門外的滿月映出他的輪廓,帽子遮住整張臉,她驚慌地大喊:「你想幹什麼?」他粗魯地回答:「我今晚想睡在這裡。」

她退回臥房,打電話報警,解釋門外有個男子令她不安,接線生回答:「喔,我們知道他是誰,他的名字是尼斯拉克(Nisrock)。」杜拉莉絲困惑地詢問這個奇怪的名字怎麼拼,這時,她聽到那位男子想打開其他的門,還好房門都已上鎖。她隨即發現電話放在一個大型西班牙式梳妝台上,十六年前搬家時她將這個梳妝台留在原處,沒有帶走,這時她才知道這是一個夢,旋即醒來。

幾天後,杜拉莉絲還在想這個夢,於是到圖書館找了一本關於潛意識的書,隨手翻開,驚訝地看見一張古老的圖畫,標題寫著:「尼斯拉克,有翅膀的巴比倫神祇,把做夢人的靈魂帶到夢境。」

這個特殊的巧合,使杜拉莉絲認為那個夢似乎能預知未來,它預言了一件事,就是不久後她會在書中發現尼斯拉克這個名字的來源。她開始省思自己的生活和夢有何關聯,領悟到尼斯拉克的圖像代表「未知」,她必須向未知「打開」自己的心扉。她剛從美國搬到其他國家,正擔心是否有能力靠自己過活。她的擔心把自己「關起來」,需要勇氣向新的經驗打開自己的心。杜拉莉絲更瞭解那個夢之後,才知道夢從心理上、情緒上、靈性上,幫助她擁抱新的生活。

夢的過程
要瞭解夢的過程,必須先說明基本的睡眠周期。大部分人每天晚上至少會做四到五次夢。入睡後大約九十分鐘,會進入睡眠周期的快速動眼期(rapid eye movement,簡稱REM)。雖然其他睡眠階段也會做夢,但夢通常出現在REM。實驗室中的睡眠研究顯示,從REM睡眠醒來的人,通常會記得自己所做的夢。

夜間入睡後,第一個REM期間只有四到五分鐘;睡醒前的最後一次REM可能長達三十分鐘。這個睡眠階段的特徵不只是眼球快速移動,還包括喪失肌肉張力、性興奮,以及類似清醒時的腦波反應。

目前還不清楚REM睡眠的作用,它可能有助於記憶的儲存,在身體休息時保持大腦的平衡,加速嬰兒大腦和眼睛協調的發展。這些潛在的作用顯示REM睡眠的基本作用是生理功能,心理活動只是附帶的作用。夢雖然有助於覺察生活議題、發現個人神話,以及解決問題,但這些心理活動只是REM睡眠生理作用的副產品。

根據一項廣被接受的理論,大腦在REM期間會釋出一連串強力的化學物質(包括血清素),刺激視覺和運動中樞,喚起做夢人的記憶。不論這些記憶是如何被引發的,都會被大腦當成夢的素材,將之重組後,以新奇、生動、令人困惑的方式創造故事。做夢的心靈在創造故事時,會提供潛藏已久的腳本,並透過這些素材表現出來;或盡可能配合引發的影像,當場製造故事(1)。不論是哪一種情形,做夢的大腦顯然有卓越的自我組織能力,能在每個夜晚創造數個還算有條理的故事。

有些夢的故事會反應日常生活的基本問題,它可能是我們掙扎已久的問題,因此這些故事對做夢者具有深刻的意義。有些故事可能沒什麼價值,只是回映最近發生的事情,我們稱為「日間殘留現象」。有些故事則可能只是一團雜亂的圖像和事件,沒有任何連貫的主題。不論夢的故事種類為何,故事的形塑過程都可以比擬成清醒時使用的語言。事實上,夢常常被稱為夜間的語言。

我們可以把夢定義為睡眠中的一連串影像,它以敘事的方式呈現。從各種角度來看,夢中的心智和情緒歷程都很像清醒時的經驗。一項請人在清醒時編造夢境的研究中,我們驚訝地發現,鑑定者事後竟然無法區分虛構的描述和真正的夢境,因為兩者敘述的意象非常相似。(2)

夢與神話
有些夢非常酷似神話故事。對人文科學的學者而言,神話並不是謊言,而是人類重要議題的象徵和隱喻。杜拉莉絲的夢使她碰觸自己的「個人神話」,這種神話是她一再反覆告訴自己的故事。這個夢告訴她,原本讓她免於面對自己未知「陰影」的老舊神話,已不再適用,她必須向新的神話敞開自己,促使她有更進一步的發展。雖然現代文化鮮有人人都能接受的共通神話,但每一個人都有個人神話、家庭神話和機構神話,對我們的行為都會產生極大的影響。

這些神話大多在潛意識裡運作。西方文化認為解夢是一種迷信,做夢人多半不知道自己的個人神話,這些神話只能在夢中浮現,而且通常以隱喻和象徵的方式呈現。隱喻中的活動代表非常複雜的人類議題,象徵則以影像或圖像代表這些主題。當夢中出現隱喻或象徵時,其意義是因人而異的。所以,夢中的某個影像並不是只有一種意義。例如,杜拉莉絲夢中覺得有人敲門,這對她代表更深一層看見自我的機會,可是,對另一位女性而言,這個圖像可能象徵女性心靈中的男性面,也就是榮格所說的「阿尼姆斯」(animus),或是代表害怕侵入者。對一個受過虐待的女性而言,陰暗的人影可能是過去創傷經驗的殘留印象。所以,對各個影像而言,並沒有單一的「正確」解釋。

創造經驗的夢
夢會以好幾種方式闡明我們的個人神話。有些「發現問題」的夢,能幫助我們瞭解自己的個人神話。有些「解決問題」的夢則運用個人神話,解決個人或專業上的問題。可是,有些夢似乎和生活議題或問題無關。由於生理功能是夢的主要作用,心理活動只是附帶發生的現象,所以許多夢只是重演日常活動、回溯過去的事件、排練未來的活動,或是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結合,並沒有特別的意義。大腦在REM睡眠刺激自己時,容易在夢中引發新的意象,這些新的影像在夢境起作用時,會出現許多異於尋常、超乎現實的東西,反映出大腦無法預測的活動。這些活動原本雜亂無章,但做夢的大腦卻能在混沌中創造次序,產生深刻、刺激,或是愚蠢的情節。

大部分的夢反映出我們的經驗,通常是最近幾天的事件。可是,有些夢卻能創造新的經驗,似乎是幫助我們對未來做好準備,產生新的觀念,或是提供有助於醒時生活的洞識。夢可能不只是回映已存在的神話,更能提供新的個人神話所需要的突破,我們將這種夢稱為「超凡之夢」,因為它們不但奇特、稀有,而且非常珍貴、美妙。

有些超凡之夢屬於李奧.懷特(Rhea White)所說的「潛在的特殊人類經驗」,這些夢不但因為性質殊異而引人注意,而且具有某種意義。如果這種夢「名符其實」,而且影響做夢者的生活,就被懷特稱為「特殊的人類經驗」(3)。

以下就是一個超凡之夢的實例,幫助做夢者得到運動技巧,這個清明夢對做夢者的生活造成重大的影響。

伊娃的夢
伊娃是我們的同事,喜愛溜冰,但已有二十年沒溜了。四十歲時,她決定重拾這項運動。實際上場的第一夜,她很害怕跌倒,所以非常小心,溜得很慢。在冰上練習一個星期後,她做了下面的夢境:

我在夢中發現自己正在觀看溜冰表演,我很想上場,可是心裡覺得害怕。忽然間,我瞭解自己在做夢,於是毫不猶豫地走進去。一位第一流的選手抓著我,鼓勵我放膽溜冰,接著我毫不懼怕,溜得很漂亮,並抓著她的手旋轉,這是我以前沒有做過的動作。忽然,她放開我,讓我自己溜,我滑行、旋轉,覺得從冰上滑入空中,結果因為太興奮而醒了過來。

從第二天起,伊娃溜冰時的恐懼感就大為減輕,開始以嶄新的自信溜冰,由於不再害怕,所以能想起年輕時的溜冰技巧。由於她明顯的進步,教練非常驚訝,充滿疑惑地稱讚她。這個經驗不只有助於伊娃的溜冰技巧,而且讓她在其他領域也能有冒險的勇氣。
討論夢的書籍很少談到這種超凡之夢。可是,超凡之夢的內容對我們可能非常珍貴而有意義,可以提供我們運用及學習重要新技巧的機會。

夢與生活
這本書談到各種值得研究的超凡之夢,這些強而有力的夢境充滿潛在的意義和方向,對清醒生活的經驗可能很有價值。每一章分別討論一種超凡之夢,包括定義、歷史回顧、夢的實例,以及夢工作者體會、瞭解、處理夢境素材的方法。本書討論的夢包括:

? 創造之夢: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得到新的力量或觀點。
? 清明夢:在做夢時知道自己正在做夢,使我們能目睹自己的夢,或是在夢中做出新的選擇,而得到探索、靈性或治療的價值。
? 離體之夢:在夢中甚至做夢後,有脫離身體的感覺。
? 懷孕之夢:可能使我們注意自己在潛意識中,對即將出生的小孩所抱持的各種態度和感受。
? 療癒之夢:可以告知即將發生的健康問題,或是指出必要的預防或改善措施。
? 夢中夢:在夢中有做夢或類似夢的經驗,或以為自己已經醒來,其實仍在做夢。
? 共同的夢:兩個人在同一個晚上有相似的夢境,或是彼此夢見對方在相同的時空裡,雙方的夢境有相似的事件。
? 心電感應的夢:在夢中得知遠方某人的想法。
? 超視覺的夢:在夢中看見遠方的事件,而且是平時不可能知道的事。
? 預知的夢:夢中提供尚未發生之事的資料。
? 前世之夢:在夢中知道過去事件的細節,而且是只有當時在現場的人才可能知道的事。
? 啟蒙夢:引領我們走入新的現實或某種職業。
? 神靈造訪的夢:在夢中以某種方式進入靈界,或是遇見祖先、靈體或神祇。

每一章最後都有如何處理那種夢的練習,但這些練習不能取代諮商或心理治療。需要諮商或心理治療的人,應該尋求訓練有素的治療師。不過,大部分讀者會發現,處理自己的夢通常有助於釐清和化解我們內在的衝突。心理治療師安妮.史畢爾(Anny Speier)主張:不論是出於心理衛生專業人士、一般人或是做夢者本身,夢的詮釋都必然反映當事人獨特的人格特徵,以及當前的生活處境(4)。
超凡之夢其實並不少見。藉著回想夢境,我們好像開啟了一個魔法劇場,裡面有無窮無盡的夢中經驗。不過,要開啟這些通往嶄新世界的大門,就需要花時間記錄自己的夢,而且要盡可能完整、精確的記錄。夢的記錄是解夢的唯一工具。我們在處理夢時,針對的總是夢的記憶,而不是睡眠中實際經歷的夢本身。我們雖然假定夢的記錄大致正確,但無法完全確定,除非有朝一日科學家有辦法在做夢時加以拍攝、播放或記錄。在那遙遠的一天到來前,本書提供一些技巧,可以較完整地回憶和記錄你的夢。

寫詩作畫,記下夢境
塞林的西納瑟斯在紀元前四百年寫道:「寫下自己的夢,實在是很棒的主意……也就是擁有一本夢的日記。」(5)
我們寫下夢或用錄音帶記錄時,內容通常是一連串有動作的視覺影像;可是夢發生在不同於平常的意識狀態,這時大腦的生理和化學生態不同於清醒時的大腦,所以很多人在醒來後很難回想起這些影像,或是很難有條有理地記錄下來。
床邊放一隻筆和一疊便條紙,半夜醒來時立刻記錄,會很有幫助。有些人用錄音機,甚至還有人用小手電筒以方便記錄,不論用哪一種記錄夢的方法,都會讓內心得到重視夜間創造力的訊息,這種訊息可能就足以確保夢的回憶。之後再把夢的紀錄謄寫到筆記本或電腦磁片中,並加入細節。還有另一種做法,就是畫下夢中的影像或景致,如果夢中的情感豐富,也可能有寫詩的靈感。
每周記下一個夢,就足以讓你開始處理夢。如果連這個簡單的要求都做不到的話,你可能需要嘗試自我暗示,在睡前簡單地告訴自己(有沒有發出聲音都可以):「醒來時,我會記住一個夢。」你可以配合自己的目的改編這句話,然後複述二十到三十遍。要不了幾個晚上,你應該就會開始有收穫了。
一旦在筆記本上記錄了幾個夢後,就可以開始處理夢。你可以直接把夢當成故事,為每一個夢寫上標題,好像為詩或短篇故事取名字一樣。然後分辨夢的不同部分。我們發現夢中的每一件事都可以用八種範疇來分類,這個概念最早是由卡爾文.霍爾(Calvin Hall)和羅勃.凡戴卡索(Robert Van de Castle)提出的(6),詳列如下:

1、 活動:任何動作或行為。
2、 背景:活動在夢中發生的場所,有時還包括活動發生的時間。
3、 物體:任何由人製作的物體,而不屬於大自然的物體。
4、 自然界:任何自然界的物體,而非由人製作的物體。
5、 角色:任何具有明顯人格的實體。
6、 情緒:角色體驗的任何主觀心情或感覺。
7、 感官知覺:角色體驗到的任何非語言的感官刺激。
8、 修飾語:任何用來描述夢中事物的形容詞。

這八項元素都可見於杜拉莉絲的夢境,在她的夢中,活動有走路、談話、敲打和打電話;夢的背景是半夜在她的家;物體包括尼斯拉克的衣服、門、電話、西班牙式梳妝?;滿月則屬於自然界;夢中的角色有杜拉莉絲、尼斯拉克和電話接線生;夢中的情緒是恐懼和困惑;「砰砰」的聲音是感官知覺;「幽靈般的」則是描述夢中人物的修飾語。
釐清這些元素,有助於做夢者開始記錄夢,因為能提醒我們注意原本被忽視的部分。一旦做夢者熟悉夢的回憶,並能運用更細膩的方法時,就可以停止這項技巧。但最好保留為夢取標題的做法,因為有助於釐清夢的核心主題,這個主題通常是理論家所說的「引人注目的焦點」,可以用來組織其他素材。透過這種方式,做夢的大腦就成為某種自我組織的系統,為你提供一連串故事,其中許多是普通的夢,有些則是非常特殊的夢,本書的目標就是探討這些特殊的夢。

 
 
 
推薦:呂旭亞(淡江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研究所助理教授)、李宇宙(台大醫院精神科醫師)、陳文玲(政治大學廣告學系副教授)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