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7/09-08/27 愛卡【了解星盤中的危機與轉機】八週講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當生命陷落時》

《轉逆境為喜悅》

《與無常共處:108篇生活的智慧》

《不逃避的智慧》

《存在禪──活出禪的身心體悟》

《鑽石途徑 I:現代心理學與靈修的整合》

《鑽石途徑 II:存在與自由》

《鑽石途徑III:探索真相的火焰》

《生命之書:365日的靜心冥想》

《耶穌也說禪》

《超越自我之道:超個人心理學的大趨勢》

《占星•業力與轉化 ︰從星盤看你今生的成長功課》

Astrology Karma & Transformation:The Inner Dimensions of the Birth Chart
 
作者:史蒂芬.阿若優(Stephen Arroyo)
譯者:胡因夢
書系:Holistic 037
定價:480 元
頁數:432 頁
出版日期:2007 年 05 月 29 日
ISBN:9789866782015
 
 
第十二章 占星師與諮商

「兔子很聰明,」小熊維尼很審慎地說道,
「是的,兔子很聰明,而且很有頭腦。」小豬答道,
沉默了一陣子小熊維尼才回答說:
「或許這就是他從來沒真的了解任何東西的理由。」
──A.A密爾尼(A. A. Milne),《小熊維尼的家》(The House at Pooh Corner)

自從我開始撰寫《占星、心理學與四元素》裡面的「如何在諮商中利用占星學」這個章節,有許多和占星諮商相關的事一直在發生,因此我想在這裡跟各位做個分享。最近我釐清了這方面的某些議題,這些越來越清晰的想法,讓我開始以更健康而新穎的角度來看待我的工作、我人生的目的與動機,以及占星諮商的本身。

多年前當我開始研究占星學的時候,我就感覺我必須以一對一的諮商方式來助人,但我不知道該用何種形式去進行這件事。我知道占星學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工具,但我並不想成為也不想被看成是一名占星師,事實上有好多年我都拒絕這個標籤,在某種程度上我仍然拒絕接受它。到現在為止,做了多年的專業占星諮商師之後,我才開始習慣被看成是一名「占星家」──我也的確對這個頭銜產生了自在感,但我仍堅持我主要的工作是一對一的輔導或諮商;占星學只是我恰好在運用的一項重要工具罷了。我的本命盤裡有許多行星都落在第七宮,因此一對一的諮商對我而言是很自然的事,而且已經變成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同時也帶來了相當深刻的學習經驗。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即使我不熟諳占星學,仍然會以私人諮商的形式來幫助眾人。最近這些想法變得越來越清楚,其實真正重要的是占星者本身而非占星學。占星學是一門非常個人化的技藝,人們基於許多理由想要尋找的,就是這些能釐清、幫助及引領他們的人。等一下我會詳細探討這樣的想法,但首先我想簡短地談論一下我在尋找意旨深遠的工作結構與諮商方式,所經歷到的事情,或許這些經驗可以幫助某些年輕的占星學子。

如同我已經提到過的,我並不想被人看成是一名不實際的、誇大的、時常遭逢毀謗的占星師,因此很自然我會考慮拿個心理學的博士學位,變成一名心理學家──被社會認可的,有著安全舒適工作的人──然後做我喜歡的諮商和治療工作;這時有或沒有占星學的輔助就不重要了。於是我進入心理研究所深造,準備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但不久事情就開始變得相當明朗化,因為即便是最開放最解放的大學教授,也無法接受整個占星學的概念以及它的種種支脈。當我談到占星學的時候,他們的神情顯得相當緊張,很顯然他們都受到了心智與情緒上的消化不良之苦,因為他們必須以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方式來吸收這些占星學觀點。他們之所以會消化不良,我覺得純粹是因為將生命奠基於未經檢視的假設上面──我們能夠掌控我們所有的命運──於是自我就變得十分僵固。

簡而言之,憑著超高的毅力以及竭盡所能地運用說服力(移位的太陽與我本命的土星成九十度角),再加上一位富有同情心的教授的協助(他的日、月及上升星座都是巨蟹座!),我終於完成了研究所的碩士課程。然後我聽從內在的聲音而認清,整個美國或許沒有任何博士課程能適合我的叛逆性與喜好質疑的本質。同時我也發現,心理學的學術圈子裡所採用的人格理論、治療技法以及臨床實驗上的研究,大概只有百分之十的內容是跟我心目中的真實生活相關的。但這並不意味占星師不該去研究這百分之十的內容;事實上我覺得人們不但應該學習這些東西,而且如果不學的話,很可能會變成極糟的諮商師。我聽過許多占星師說出類似下面這種話:「你不認為占星學裡面已經包含了所有的心理學嗎?」當然,由於占星學是一種理解生命的象徵語言,它的確具備各種象徵心理經驗的符碼,不過上述的問題之中的暗示卻是:既然占星學是這麼棒的一個工具,那麼就乾脆不要管那些惱人的心理學算了!這就好像在說你對基督教的喜好甚於印度教,畢竟兩者都是在處理神的問題,不是嗎?這樣的說法乃是把占星學看成了一種宗教般的信仰,好像你只能選擇其中的一種似的。這樣的態度忽略了一個事實:占星學與心理學是兩種不同的理解生命以及個人內在活動的途徑,它們可以為彼此提供寶貴的知識,而許多最前衛最有創意的占星學家,都證實了融合這兩門學問所帶來的價值。

為人們指出生命最深的意義
我願意率先承認許多心理學的理論和治療技法,都是奠基於不實或極為受制的假設之上的,它們往往反映了發展出它們的那些理論家的偏見。假設你採取了這些偏頗的生命觀點,你可能會發現那些觀念反映的正是你自己的偏見。大部分的心理學理論都不是奠基於宇宙真理之上的,通常只是個人一知半解的論點的投射罷了。人只要想設計或提出一種系統來描述和解釋人類的活動,但又沒有宏大的宇宙觀可以當作自己概念的基礎,往往就會產生投射。雖然我覺得占星家可以從心理學的複雜學問與理論之中獲益,但還是不該把心理學過度理想化。心理學家比起占星學家更像是一群在黑暗中摸索的人。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星盤確實可以闡明生命經驗的一些事實,但並不能闡明最深的肇因,然而心理學也極少能闡明經驗最根本的肇因!因此當我們在尋找最根本的肇因,或試圖回答個案其經驗最深的理由為何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占星學在那一刻已經開始變成一門諮商藝術了。因為這時占星家的特定宗教信仰、靈修體驗以及哲學上的訓練,就開始發揮作用了。占星從業者越是能體悟這個事實,就越能提升工作的品質,同時也會開始敞開心胸與更宏大的生命目的產生連結。

我對我目前工作的態度是很難用言語來表達的,我既不認同「心理學家」這個頭銜,也不認同「占星學家」這個稱謂,我只是把自己看成是一名輔導者,一個為人指出生命經驗最深意義的人。我認為這就是占星工作最主要的目的之一。我把占星學看成是一種非常有價值、而且值得敬畏的啟蒙工具,因為它能幫助人更完整地生活以及理解人生。但是對我而言它並不是一種宗教信仰或生活方式;它只是一門非常個人化的技藝。如果運用占星學可以幫助別人更清晰地認識自己的個人特質、創造與成長的潛力,那麼它也一定能夠幫助占星從業者本身,去發現他內在的那個超越一切標籤或職業封號的原創目的。換句話說,一個人若是發現他生命的原始目的就是要成為專業諮商師,那麼他就該明白,能成為那些在物質次元的暴風雨中尋找生命方向的人的嚮導,是極為幸運的一件事。至於該冠上何種標籤,卻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們可以稱自己為心理學家、占星學家、人生顧問、輔導者、嚮導、朋友、好鄰居或僕人都可以。最重要的還是這份工作的品質,以及跟人深入接觸時所展現出的意識特質。

醫生本身的人格決定了他能否帶來療效
因此當我的學生問我該如何成為專業占星諮商師,是否有學校可以去上、有課程可以去參加,或者是否需要通過什麼考試,參加什麼組織等等,我給他們的答案通常是:「你,才是最重要的!」占星學並不是一個有別於你的東西,你也不是要成為一個充滿著無意義的資料和上萬種資訊的電腦。不過當然,基本的知識還是要懂得,同時也要熟悉占星學的各個支派以及詮釋方式上的不同途徑。但這一切仍然只是背景而已,一個供你建立自己的工作與事業結構的基礎,有了這個基礎你個人的創造力才能展露。透過這份工作,你將學會活出自己的潛力;藉由做你自己,你將會成為你自己。當你通過所有的檢測尺度而被任命為真正合格的占星師的那一刻,你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美妙感覺。假設你選擇以諮商方式來謀生,那麼你必須知道人們會來找你並不是因為你擁有了一些知識,而是因為你這個人所擁有的特質。誠如榮格所說的,醫生本身的人格決定了他是否能帶來療效。你所運用的系統是什麼最終會變得無關緊要,因為重要的是你會從你的經驗中發展出自己的體系:你就是讓你的意識流動的管道,因此你本身就是一個體系。

我過往的經驗以及最近的感受使我產生了一些想法,我認為占星學必須被當成是諮商的一部分,而不是一個自給自足、從私密對談中孤立出來的東西。除非我們把占星學運用在特定的人或特定的情況裡,否則不可能善用它所有的潛力。我覺得有許多占星師已經忘了自己的工作最重要的目的是什麼,因為他們太耽溺在占星學的細節、頭腦遊戲、無盡的數學計算以及玄奧的解析裡面。我們很難一方面思索著種種細節以及各不相干的事件,同時又能體認我們所面對的個案的完整性,而達成最高的諮商效果。

丹恩.魯依爾的思想之所以卓越,就在於他不斷地提醒我們占星學還有更高的目的,我們所面對的個案乃是一個完整的人。但我們仍然會說:「這個觀念真的很棒!」接著就把它遺忘了。人是一種受習性宰制的動物,除非占星師本身能持續地檢視自己,並且能不斷地釐清自己工作的目的與意義,否則不可避免地一定會落入某些慣性模式裡,乃至於逐漸障礙到他的諮商工作所需要的開放度。

這種開放度是十分必要的,因為我覺得占星師比其他諮商者更可能扮演宇宙秩序、智慧及洞見的管道。藉由本命盤這個鏡片,占星師可以集中他的意識來認清一些超越邏輯之外的事物,或至少感受到有這份可能性。當你勤奮地運用占星學多年之後,你會發現你的直覺力變得更敏銳了,你的感應力也增加了,而你對生命的驚嘆更會讓你超越一切疆界。

換句話說,占星諮商師的作用就像是一個靈媒或是通往宇宙的天線,其所感應到的經驗次元,是超越邏輯解析或任何既定的心理學理論的。因此,這個管道的理想典範、價值、動機、人生目的與純粹度,一定會對個案產生巨大的影響。基於這個理由,占星學才會變成一門徹底個人性的技藝,而且永遠無法電腦化、教條化,或顯然無法以其他學科的方式來傳授。

開放的心胸與徹底而持續的演練
按照以上的方式來運用占星學,就能夠為諮商者本人帶來進化與修正的機會,讓內在的力量以及每一個人都有的潛力發展出來。然而一個人該如何與其他次元相應呢(如果占星諮商師的本命盤裡有三個外行星的重要相位)?我認為答案應該是開放的心胸(能夠防止自大傾向或過多的自我)以及徹底而持續的演練。我們必須不斷地運用這些已經發展出來的能力,否則一個月裡面如果只看一兩張星盤,這些新發展出來的能力很快就會消失。因此當我的學生向我表明他們想成為專業占星諮商師的時候,我通常會問他們一星期之中會看幾張星盤。他們到底是在紙上談兵,還是已經在直接運用這些理論,並透過親身經驗去測試每個占星要素,同時藉由親身經驗來消化這些要素的核心意義?如果他們回答說一星期只看兩張星盤,我就會要求他們至少要看三到四張。只有透過不斷地深入演練,才能將占星學這門如此需要高深技巧的藝術,變成一個完善的諮商工具。

我們不可能在毫無付出的情況下獲得任何東西。一個只在週末玩一玩占星學的人,不可能獲得足夠的經驗來發展出高品質的諮商能力。舉個例子,如果你生病了,你會想去看一名只利用餘暇做診療的醫師嗎?若想達到占星學上最高的程度,我們就必須有豐富的實務經驗以提供我們必要的資歷和胸襟,來發展出對個案處境的洞見。如果我們一生中只研究過親朋好友的星盤,我們所能擷取的經驗就很有限了。假如有人問我們當天王星推進上升點時會發生什麼事,而我們僅有的經驗就是茉莉阿姨與比爾叔叔在這個相位時離婚了,那我們很可能輕率地偏重離婚這件事,而忽略掉這時也可能在生命態度上產生有利於兩人婚姻的革命性改變。

同樣的,占星者也很容易因為看見某些相位,就習慣性地期待個案將面臨最麻煩、最具煽動性或是會造成創傷的事件。這種負面傾向之所以會產生,乃是因為占星諮商師──就像其他的助人者一樣──很自然地會看見事情困難的一面。大部分的個案之所以會尋求諮商,就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有了麻煩、很難下決定,或者想釐清心中的某些焦慮以及不滿足感。然而那些成千上萬從不尋求協助,也從不與任何專業助人者預約諮商時間的人,又該怎麼辦呢?很顯然他們的人生也有許多起起伏伏的衝突與危機,他們也勢必會經歷四個外行星的推進及移位所帶來的困難相位。他們在這些週期循環裡又會遭遇到什麼呢?我覺得凡是有良知的占星師,都會主動詢問個案之外的其他人的生辰,然後去研究他們的星盤,與他們建立對談,以便測試這些所謂的危機時段還有哪些示現的可能性。任何一個助人者如果不謹慎地觀察這些有問題的人與一般正常朋友的生命現象之差異,就會很容易發展出偏狹的觀點。

阿道夫.古根包爾-克雷格(Adolf Guggenbuhl-Craig)寫了一本書名叫《助人行業中的權力》(Power in the Helping Professions),書中很深入地探討了助人者的整個孤立傾向。這位作者是瑞士蘇黎世榮格學會的會長,這整本書都展現出他在諮商與治療上的深度及洞見。他很清楚地闡明了諮商者、醫師或治療者的角色,很可能嚴重地損傷自己私生活裡的某些關係,而且往往令一個人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其所排斥的那種「假先知」或「江湖郎中」。這本書的其他章節也論及此類的重要主題:如何有效地解決「治療者」這個角色所製造出的問題。他說如果你想維持個人的完整性以及工作的效果,就必須發展出自知之明以及誠實的自我檢視能力;同時還要面對諮商時的性困擾和種種的失誤。簡而言之,古根包爾-克雷格醫師的這本書,很徹底地探討了所有諮商師必須面對的共通問題,包括私人生活以及專業工作。

在還沒談及其他占星諮商的議題之前,我似乎應該在此提及我今天接到的一封信裡的一句話,這句話可以被看成是一種「同時發生性」的現象,因為當我正在寫這個章節時,我看到了這封信裡的下面這句話:

如果治療者能夠有效地生活,他的治療自然會有效……。諮商師若是沒有按照自己的忠告去生活,那麼一切都只是一場遊戲罷了(from Beyond Counseling & Therapy by Carkhuff and Berenson)。

我們同樣也可以說,占星學這門一對一的諮商藝術只有在占星師有效地生活時,才能充分發揮效果。如果我們的占星諮商無法與我們的生活方式統合,它就會變成一種技術遊戲。這門技術或許十分稀奇有趣,不過從根本上來看還是毫無意義的。

不提供意見的諮商藝術
雖然許多占星師都認為他們主要的任務是為個案提供意見,雖然人們會去找占星師就是想得到一些意見,但我還是對隨便告訴別人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的諮商方式採取保留態度。首先我們必須很誠實地問自己,我們真的知道眼前這個人應該做什麼嗎?誠如榮格所說的:

認為自己永遠知道什麼事對病人有利或不利,乃是一種冒失的想法。或許他根本就知道什麼是對自己不利的,但他仍然會去做這件事,而且勢必會帶來內心的罪咎感。然而從經驗至上的角度來看,這件事對他而言可能是十分有利的。或許他必須體驗一下邪惡的力量,吃一點苦頭,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放棄他對別人的偽善態度。或許命運、無意識、上帝──不論你稱其為什麼──必須給他重重的一擊,讓他在泥濘裡打一翻滾,因為只有這麼激烈的方式才能擊中要害,將他從幼稚的行為裡拉出來,讓他變得成熟一些。如果他根本不覺得自己需要被拯救,那麼別人又如何知道該怎麼拯救他呢?(Civilization in Transition,Vol. 10, Collected Works)

這段話裡面的智慧好幾次喚醒了我。舉個例子,我經常會在為個案做過諮商的幾個月後再度見到她或他,但是我發現他們根本沒按照我無比聰明的建議去行事,或者在我們詳談之後很快又發生了某些事,於是他們必須以全新的角度去看問題,甚至是問題的背景完全改變了。

這時你可能會問,那麼占星師究竟能做什麼呢?他工作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如果不能提供特定的意見,他又能貢獻什麼呢?他能貢獻的就是他的洞見、理解與支持;他可以藉由占星學釐清一些問題、提供一種秩序感與意義、幫助人提高意識的層次,以及讓對方看見目前情境中的終極價值。以這種方式來運用占星學,就能幫助個案更有效地面對他們的人生,發現他們在宇宙週期循環中的功課,並且幫助他們真正洞察自己,了解自己和外在世界的關係。本命盤並不是一個看一看就了事的僵固的東西,它其實是一個可以幫助人發現自己、了悟自己的生命藍圖。占星學最大的目的並不是要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而是要藉由增長覺知來圓滿自己的人生。即使所有的相位和暗示都讓我們清楚地認識了一個人的情境,但仍然有某些因素會促成更複雜的後果。容我再度引用榮格的話:

人生中的重大事件通常無法藉由意志力或合乎理性的分析來下決定,有時反而必須依循直覺以及其他神祕的無意識元素。一雙鞋也許合某個人的腳,但卻會讓另一個人感到痛苦不堪;沒有任何一種生活食譜是適合所有人的。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攜帶著自己的生命程式──一個別人無法戰勝的非理性程式。(From The Practice of Psychotherapy,Vol. 16, Collected Works)

理想典範的重要性
我們對個案產生的重大影響除了在於我們說了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看待個案的價值觀與理想典範。榮格經常提醒我們說,治療者或諮商者永遠不該損傷、批判或輕忽個案的價值觀和理想。我們應該以平等的態度對待個案,而不是高高在上地指導對方。因此說教是不該發生的事,但尋求占星諮商的人往往都是缺乏理想典範而產生了價值上的匱乏感。大部分人的行動都跟某些理想有關,卻很少有人會去釐清這些促使他們行動的典範究竟是什麼。長時間研究艾德格.凱西的靈命解讀,讓我認清了一個人的理想典範的重要性,凱西的解讀不斷地強調人要對自己的理想有所覺察。他經常建議人們去做一個簡單的練習,來幫助他們釐清其中的問題,而我也經常向個案提及這一點(當行星推進本命海王星或海王星推進本命盤的行星時,這項練習會顯得格外有用;因為在這些時段裡,只有去覺知最高的理想典範或超驗的實相,才能帶給當事者一種秩序感)。這項練習如下:

一、拿出一張紙,畫出三個欄框,然後再寫上三個標題:靈、心、身。
二'仔細地思考一番(可能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然後在每個欄框裡寫下你在那個生命領域裡的理想典範。換句話說,你想要在身心靈三個層面上變成什麼模樣?
三、採取行動,把這些理想典範付諸實踐,方式是帶著覺知去消化或演練。舉個例子,如果你想要在身體上變得更強壯、更有活力,那麼也許你就該改善你的飲食,開始做運動方面的規劃;如果你想變得更有愛心,更符合神性,就該有規律地練習靜坐。
四、要記住自己的理想典範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你二十一歲時所渴望的東西,不一定會跟你五十歲時渴望的東西相同,因此你的理想典範如果產生了明顯的變化,就請你自由地更改已經寫下來的東西。
五、最重要的是必須朝著這些理想典範去努力,如果徹底達成了這些理想的人格特質,它們就不再是你的指標了。

我會提出這些觀點,乃是為了說明個案的理想不但是占星諮商者可以運用的有效方法,同時我們提供給個案的建議也都該符合其所渴望的理想典範。事實上我們給予的建議若是不符合一個人的最高理想,那麼這個建議就無法與此人最深的本質達成一致,繼而變得毫無用途。這麼一來,不但諮商者的建議會被忽略或遭到排拒,有時甚至會為一個充滿著煩惱的人帶來更多不協調的聲音。簡而言之,如果占星諮商師能夠忠於自己的理想,同時也能覺知個案的典範與價值觀,那麼這份諮商工作就能夠為自己帶來深刻的啟示,以及美妙而細膩的生命經驗。



 
 
【相關課程】
2015/12/05 胡因夢老師∼【海王星】兩日工作坊
2015/11/19 胡因夢老師∼《海王星》深度導讀會(四週)
2015/10/16 愛 卡老師∼【占星高階班】
2015/03/06 愛 卡老師∼【占星進階班】(十二週)
2015/02/07 胡因夢老師∼【新年禮物:轉化內在模式,改善外在流年行運】深度占星工作坊(兩日)
2015/01/20 愛 卡老師∼【土星四部曲】占星講座(四週)
2014/10/28 愛 卡老師∼【火星四重奏】占星講座(四週)
2014/08/16 胡因夢老師∼【了解你的心靈地圖】深度占星兩日工作
2014/06/10 愛 卡老師∼【占星基礎班】
2014/05/07 愛 卡老師∼《家族占星》四週深度導讀會.PART2
2014/03/07 愛 卡老師∼《家族占星》四週深度導讀會.PART1
2014/01/18 胡因夢老師【新年禮物:轉化內在模式,改善外在流年行運】深度占星兩日工作坊
2013/07/06 胡因夢老師~星盤比對 占星私塾班(八週)
2013/06/29 胡因夢老師~了解你的心靈地圖工作坊 (兩日)
2013/01/19 胡因夢老師∼【迎春開運】占星工作坊
2012/10/13 胡因夢老師∼占星系列課程 【流年推運班】
2012/07/21 胡因夢老師∼占星系列課程∼基礎班
2012/07/14 胡因夢老師∼占星與自我探索工作坊
2012/07/10 魯道夫老師∼【認識你的凱龍星:心理占星工作坊】
2012/03/17 胡因夢老師∼占星與自我探索工作坊
2012/02/24 魯道夫老師∼《凱龍星:靈魂的創傷與療癒》導讀會
2012/02/18 胡因夢老師∼占星與自我探索工作坊(親密關係篇)
2011/12/17 胡因夢老師∼土星與轉化,身心靈成長工作坊(第四梯)
2011/11/26 胡因夢老師∼土星與轉化,身心靈成長工作坊(台中場)
2011/11/20 莊慧秋老師∼【占星心理學】分享會
2011/11/19 胡因夢老師∼土星與轉化,身心靈成長工作坊(第三梯)
2011/08/27 胡因夢老師∼土星與轉化,身心靈成長工作坊(第一、二梯)
2011/08/15 胡因夢老師∼《土星:從新觀點看老惡魔》深度導讀會
2009/04/14 胡因夢老師∼《占星、業力與轉化》深度讀書會-進階班,探討土星及三王星之意涵及推運!
2009/02/17 胡因夢老師∼《占星、業力與轉化》初階班,讓胡因夢帶您從星盤看你今生的成長功課,迎接生命挑戰!
2008/07/09 胡因夢老師∼《占星•業力與轉化》深度讀書會—初階班
【新書發表會】
2007/6/09 《占星、業力與轉化》新書發表,胡因夢主講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