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男人.英雄.智者課程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序:
 
書摘:
 

《不可思議的直覺力:超感知覺檔案》(已絕版)

Extraordinary Knowing: science, skepticism, and inexplicable powers of the human mind
 
作者:伊麗莎白•羅伊•梅爾
譯者:李淑珺
書系:Holistic 044
定價:400 元
頁數:384 頁
出版日期:2008 年 10 月 03 日
ISBN:9789866782428
 
特別推薦:李嗣涔、吳熙琄、陳國鎮 熱誠推薦
 
推薦序二 懷疑,但不拒絕聆聽
書序作者:佛瑞曼•戴森(Freeman Dyson) 普林斯頓大學尖端科技研究中心

這本書從一個關於豎琴的不尋常故事開始──故事內容就像其他數千個故事一樣,都是某個人,在沒有任何正常認知管道下,知道了某件事。這種不尋常的認知通常被稱為超感官知覺,或簡稱ESP。由於我是個科學家,這個故事讓我陷入困境。身為科學家,我不相信這個故事,但是身為人,我很想相信。身為科學家,我不相信任何沒有確切證據支持的事。身為科學家,我必須考慮伊麗莎白.梅爾(Elizabeth Mayer)和哈洛.麥柯伊(Harold McCoy)有可能捏造了這個故事,或自欺欺人地相信這件事。科學家稱這類故事是「傳聞」,意思是它們沒有科學價值。
但在另一方面,身為人的我卻覺得這個故事很有說服力。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伊麗莎白•梅爾本身就是科學家,對於這樣的傳聞證據通常也會感到懷疑。她了解為什麼絕大多數的科學家不相信她的故事。她熱切地希望讓超感官知覺的相信者與質疑者,維持友善的對話。她覺得自己在許多方面都比較接近質疑者。但她沒有不相信豎琴故事的特權,因為這件事就發生在她身上,她知道這件事是真的。我也被說服了,但不是因為這個故事本身,而是因為伊麗莎白對自己的描繪:一個科學家,面對著主流科學無法掌握的謎。
這本書的大部分都在描述超感官知覺研究的歷史,其中有些研究是建立在傳聞證據上,有些則是建立在科學實驗上。在英格蘭和美國都有分會的「心靈研究學會」(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一直是這類傳聞證據的主要收集者和發表者。該學會已經活躍超過一個世紀,並在該學會期刊中發表了數量龐大而記載詳實的故事,還出版了一本名為《生者幻影》(Phantasms of the Living)的書。所謂生者幻影指的是某甲在處於嚴重危機或危險的時刻,會被距離遙遠的某乙看到。該學會在這類事件發生後,盡快記錄下當中甲乙雙方的第一手證詞。這類證據的品質參差不齊,而且全都是傳聞證據。
研究長久以來,對超感官知覺的科學一直頑強地存在,一開始的主要研究者是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喬瑟夫•萊恩(Joseph Rhine),接著是史丹佛研究中心(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的哈洛•普茲沃夫(Harold Puthoff),近年來則有許多其他團體接棒繼續。有關這些研究的歷史曖昧不明,一部分是因為有人指控萊恩的實驗室有作假行為,一部分則是因為普茲沃夫大多數的研究都是由中央情報局贊助,而贊助條件是必須保密。伊麗莎白•梅爾則呈現了我至今為止所見過最清楚的超感官知覺研究整理,還附上精彩的參考書目。不過這些科學調查的結果到頭來仍令人失望。許多研究者雖然宣稱擁有正面且具統計顯著性的證據,證明超感官知覺的存在,但這些正面結果都不是很突出,雖然大到足以有統計上的顯著性,但是並不足以說服保持懷疑論的批評者。
我們對於超感官知覺的證據,可能有三種不同的立場。第一種是正統派科學家的立場,認為超感官知覺根本不存在。第二種是徹底相信者的立場,認為超感官知覺存在,而且可以用科學方法證明存在。第三種立場則是我自己抱持的立場,認為超感官知覺如這些傳聞證據所證實,是確實存在的,但無法以笨拙的科學工具加以測試證明。這些立場同時也顯示對於科學範圍的不同觀點。如果你跟我的許多同事一樣,相信科學的範圍是無遠弗屆的,那麼科學最終必能解釋宇宙間的所有事物,而超感官知覺如果不是根本不存在,就應該可以用科學加以解釋;如果你跟我一樣,認為超感官知覺存在,但無法以科學方法證明,那就表示你相信科學的範圍是有限的。因此我在此提出一個實驗性的假設:超感官知覺是真實的,但是它屬於變幻無常,轉瞬即逝的心靈宇宙,因此無法符合僵硬而受控制的科學實驗程序。我並非主張這樣的假設為真,我只是主張它符合現有證據,因此值得考慮。
我被邀請寫這篇序,是因為我在《紐約時報書評》上發表過一篇書評,評論由喬治•夏帕克(Georges Charpak)與亨利•布洛許(Henry Broch)所寫的關於超感官知覺的書《揭露真相!》(Debunked!)。伊麗莎白•梅爾讀了這篇書評,並在本書第十二章提及。我在評論中表示,根據傳聞證據顯示,超感官知覺只有在當事人感受強大壓力和強烈情緒時,才會發生。但在受控制的科學實驗的環境下,強大壓力和強烈情緒會被排除在外;當事人不會覺得激動,只會覺得無聊,因此有關超感官知覺的證據也就消失無蹤。我寫道,就是因為這樣,對超感官知覺的研究才會失敗。實驗本身已經排除了讓超感官知覺得以產生的人類情緒。
這篇書評發表之後,我接到許多憤怒的來信。正統派科學家感到憤怒,因為我說超感官知覺可能存在。超感官知覺的信服者也感到憤怒,因為我說超感官知覺無法以科學方法證實。
我最喜歡伊麗莎白•梅爾的一點,就是她在整本書中,一直熱切地希望讓相信者和懷疑者保持友善而有益的對話。我很高興她與我可以意見相左,卻依舊是朋友。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