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心理治療中的改變最好是透過個人生活經驗誘發,而不是透過知識理解。 ──傑弗瑞•薩德(Jeffrey K. Zeig, PhD)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當下,繁花盛開》

《不逃避的智慧》

《勇氣與自由》

Courage and Free
 
作者:楊蓓
書系:Harmony 007
定價:220 元
頁數:208 頁
出版日期:2008 年 12 月 04 日
ISBN:9789866782459
 
特別推薦:聖嚴法師、吳靜吉、吳就君、丁松筠神父
 
•第二講 逃避與執著

逃避美麗=執著美麗

身為女性,我也嚮往美麗;可是,從小到大,沒有人說過我長得美麗,只記得父親在我小學時,曾告訴我:「妳看妳,五官長得端端正正的。」甚至他在罵我衣著太邋遢,也是說:「妳長得這麼清秀,為什麼要穿成這個樣子?」端正、清秀是我在長相上得到最好的讚美,至於「美麗」,則始終與我無緣。沒想到在我四十幾歲的時候,一位朋友突然對我說:「像妳長得這麼漂亮……」當時我真是傻住了。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說我「漂亮」。我忍不住再次求證,她依然一副肯定的樣子,我真是由衷感謝。

事後,我心想自己為何會對這樣的讚美有反應,一路追查,才發現原來這是自己從來沒有得過的肯定。在我的概念裡,從來不覺得自己長得漂亮,尤其我小時候像個野孩子,「漂亮」二個字自小就與我毫無關聯,壓根不存在我的生活世界裡。可是一位女性從沒被人稱讚過漂亮,是很失落的,直到被這位朋友稱讚,我才猛然驚覺,原來我心裡還是期待別人稱讚我漂亮,而且這個期待已經存在很久了。

從這個思考點出發,我開始想到自己如何地「逃避」美麗。除了從小當野孩子,小學、初中時,我則是以帥氣的風格,企圖和美麗脫勾。上了大學,從女校進入男女合班,這對我是很大的挑戰。從那時起,我開始講究穿著,希望自己是美麗、漂亮的;然而另一方面還是在逃避,因為班上女生都很漂亮,在眾多女生之中要能夠引起男生的注意,我只能用「帥氣」,突顯自己的特色。

在性別角色的蛻變過程中,我逐漸形塑出自己的「中性風格」,以為只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可以避免碰觸到「我不夠美麗」的念頭。然而,當我愈是逃避,這個念頭也就愈抓住了我,所以才會「執著」於尋找屬於自己的風格,試圖走出「美麗」之外的另一條路。

受傷的依附感,難以掙脫的纏縛

以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為例,她們之所以隱忍這些傷害,是因為害怕失去家庭、婚姻、小孩、經濟安全……等等。如果脫離暴力會失去這麼多,這對她們來說會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抉擇。

台灣女性依附男性的心態始終存在,在這樣的依附關係裡,包含了被愛、對家庭付出的自我價值感、經濟安全等許多的滿足。如果這些女性的不安全感沒有被清楚地了解,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這些恐懼牽著鼻子走,突然間要一個長期依附的女性獨立自主,她只會惶然無所依,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走出來。

某些狀況下,公權力系統會幫助這些婦女朋友找工作,並代為安排孩子的照護,好讓她們做些快速的轉變;然而,這些脫離家暴環境的女性,仍舊處於憂鬱狀態,因為她們的依附感受傷了。她們不知道自己如何做一個獨立的個體,如何像一個完整的人活在世界上。儘管透過公權力的協助,受暴婦女遠離了暴力,卻仍然不易逃離自己長期依附下所養成的依賴慣性。

身陷困境的人,外界的幫忙也許可以做些補償、替代,但若最根源的「心不安定」依然存在,心就仍處於搖晃的吊橋狀態。儘管人是有韌性的,可以化悲憤為力量,讓遭遇的傷痛遠離,甚至讓自己堅強得離譜,使自己的社會適應和生活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但實際上他們卻陷入一個很不快樂、不舒坦的人生,因為他們心裡還是有著如影隨形的陰暗。這個陰暗是支持他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堅強,有時候是執著的另一個面貌。人在堅強中折磨著自己,也逃避掉面對自己真正的傷痛所在。

困境、痛苦,容易讓人看見執著,看見自己的心緊緊抓著一個點不放;那麼,在順境、成功中,還會有執著嗎?

披著美麗外衣的執著

執著有各種面貌,它可能藉由一個漂亮的外衣,來獲得大家的稱許。我記得有位女學生,成績好得不得了,從大一到大四都維持第一名,報告寫得一流,人也中規中矩,一看就知道家教很好。這位學生在大四的時候跑來找我,因為她的父母親要她出國唸書,但她卻不想。

她對我說起自己的心聲:「我突然覺得日子過得好無聊,也懷疑自己唸了那麼多書做什麼?」當時她在一所國中實習,我直覺地問她在實習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她發現自己不會與人互動。「我在跟學生談話時,覺得自己比較像學生,因為我居然對他們的生活世界沒有一點感覺,只會告訴他們要唸書。」實習結束後,這位學生覺得生活既惶恐又無聊,也對自己過往的生活起了很大的懷疑。「過去我覺得讀書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實習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和別人無法親近,因為我和他們的生活經驗差太遠了。」

這個發現讓她興起休學去流浪的念頭,但被她的父母制止了。我問她想去哪兒流浪,她也沒主意,只覺得應該離開現在的生活環境。問她知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那麼用功唸書,她說從小一直都這樣,從來沒有想過原因。這個特別的學生,後來沒有休學,大四的兩個學期,她還是拿第一名。

畢業前夕,她又跑來找我。她的困擾是又拿了第一名,覺得很難改變自己;另一方面,她還有個遺憾,就是大學四年從來沒交過男朋友。當時她正猶豫著是否要留在國內唸研究所,我則建議她出國,也許這會為她帶來一些改變。

這位學生在國外唸完碩士後,就留在當地工作。有一年我到紐約,她特地跑來找我,問我還記不記得她。我自然記得她就是那個總是拿第一名的學生。她很開心地和我談起她的變化。剛到國外時,她花了很多力氣想改變努力讀書這件事,但因為不知道努力讀書的念頭是從哪裡來的,所以還是一路讀到碩士畢業,然後工作、結婚。最後是她的一對雙胞胎兒女,把她原有的生活秩序全打亂了,才真正改變了她。

我們也談起她大學時第一名的煩惱。經過長期的思考、整理,她發現自己之所以每次都努力拿第一名,在於她很需要這個「第一名」的位置。這個位置讓她有安全感,它既符合父母、師長的期待,又讓她在人際間總是能被人看見;也幸好她有這個能力,把自己放在這個位置上。而現在,她比較能夠接受失控,因為她的雙胞胎兒女一天到晚弄得她無法掌控任何事情,這一點讓她的世界,突然間改變了。

我很好奇她現在如何處理自己對安全感的需要,她回答得很妙:「我現在已經沒有力氣想到安全感的事情,我只急於把兩個小傢伙擺平。」這是我記憶中,「執著」所披著最典型的一件美麗外衣。其實她想抓住的就是一個安全的位置,一個讓她能與世界連結的位置。然而,身為雙胞胎母親的位置,讓她自覺地超越了原有的需要。

執著會包裝,執著也會變化。當我們追著一個念頭跑時,往往是盲目、看不見的;但若能像這位學生一樣,認識到自己正披著這件美麗的外衣,執著便開始褪去,人就有機會不被這份執著綁住、追著它跑。

然而,儘管她的內心已經有了覺察,做了一些改變,但未來她還是有可能發展出「希望雙胞胎兒女讀第一名」的期望,好讓自己繼續與第一名為伍;但如果她知道這是自己的老把戲,她就能夠放鬆,不再一直緊追著念頭不放。

 
 
1/8 《勇氣與自由》新書發表會,歡迎參加

楊蓓老師與談【不安年代中的希望與超越:在苦難中尋找靈性意義】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