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現代家庭樣貌多變,治療師也必須與時俱進。在族群融合、家庭多元的臺灣,本書無疑是家族治療師最強工具包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沙遊療法與表現療法》

《綠野仙蹤與心靈療癒︰從沙遊療法看歐茲國的智慧》

The Wisdom of OZ: Reflections of a Jungian Sandplay Therapist
 
作者:Gita Dorothy Morena
譯者:朱惠英、江麗美
書系:Holistic 050
定價:280 元
頁數:240 頁
出版日期:2009 年 09 月 30 日
ISBN:9789866782671
 
特別推薦:王浩威、林玉華、呂旭亞、紀惠容、韓良露
 
第三章 綠野仙蹤,電影裡沒有說的事

這個小女孩驚呼一聲,觀看四周,看著眼前的美麗奇景,
她目瞪口呆了。 ─《綠野仙蹤》第二章


「順著黃磚道前行」(Follow the Yellow Brick Road)是人人耳熟能詳的一句歌詞,讓我們想起龍捲風、女巫、閃閃發光的翡翠,以及穿著棉製藍格子服的女孩。米高梅電影公司(MGM)在一九三九年拍攝的「綠野仙蹤」的電影,以極具巧思的彩色電影,讓「綠野仙蹤」的知名度扶搖直上。當觀眾們看見桃樂絲離開黑白世界的堪薩斯州,打開那道門來到了虹彩繽紛的歐茲國時,不禁神往雀躍。因為這部既創新又讓人心醉的影片,使得《綠野仙蹤》一躍而為世上最受歡迎的童話故事之一。

這部將桃樂絲賦予生命的電影,在一九三九年由茱蒂.嘉蘭(Judy Garland)領銜演出,她還因此片贏得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女童星獎,開始她在演藝圈的傳奇生涯。此外,雷.波格(Ray Bolger)、傑克.海利(Jack Haley)、伯特.拉爾(Burt Lahr)等人的演出,使得稻草人、錫樵夫、膽小獅子這些角色永留人心。由哈洛.亞倫(Harold Arlen)和哈伯格(E. Y. Harburg)共同創作的「飛越彩虹」(Over the Rainbow),贏得奧斯卡最佳電影主題曲;而配樂赫伯特.史托哈特(Herbert Stothart)則獲得最佳電影配樂獎。在「綠野仙蹤」這部經典影片裡所運用的非凡特效,時至今日仍被大學院校的電影課程當作教學教材,許多電影製片場也紛紛仿效。

一九五六年,「綠野仙蹤」首次出現在美國的電視螢幕上。對某些人而言,它是童年的回憶;對另一些人而言,它則帶來了安撫和慰藉。曾有一位因離婚而受苦的女人,和我分享說當她看到桃樂絲和她的同伴沿著黃磚道再次找到回家的路時,有多麼安慰和大受鼓舞。不久後有另一位朋友跟我說,當她在印度就學時,曾經召集同為美國人的朋友,共同觀賞這齣深受眾人喜愛的故事,以解鄉愁。

《綠野仙蹤》在一九○○年問世以來,就深受大眾的熱愛。一九二五年,查德維克影片公司(Chadwick Pictures)製作了默片版本,這部電影由喜劇演員賴瑞.西蒙(Larry Semon) 和奧利弗.哈台(Oliver Hardy)擔綱演出;一九三九年米高梅出品的電影版本,則讓這個故事的迷人影像永植人心。近來,美國電影學會(the American Film Institute)公布,在美國百年影史中,「綠野仙蹤」在百大的影片排名裡,名列第六。
比起原著故事,現代人對於好萊塢版的「綠野仙蹤」顯然更為熟悉。令人難過的是,包姆的童話原著因此漸漸被人遺忘。我現在鼓勵大家,不要只接受電影界所行銷的改編版本,而是去看看原著故事,體悟原作者欲傳達的精神。

彩色電影裡的綠野仙蹤

米高梅電影公司出品的「綠野仙蹤」,經歷過多位編劇,也出現不同的修訂版本,角色與情節也隨之增加和刪修。將包姆的著作改編成電影是由諾爾.蘭格利(Noel Langley)主責,他把歐茲國的存在當成是桃樂絲所做的夢境,並決定最後劇本的走向。佛羅倫斯.瑞爾森(Florence Ryerson)和艾德格.亞林.沃佛(Edgar Allean Woolf)在改編的版本中,刪掉許多蘭格利版本的次要情節及附加部分,並將此片主軸定調為「桃樂絲掙扎返家的一段旅程」。不少編劇在一九三八年間屢遭聘任又被解雇,直到蘭格利、瑞爾森和沃佛才將最後的劇本定案。

不管是電影或原著,都對桃樂絲以及她在叔叔、嬸嬸家所承受的一切表示同情。當桃樂絲將多多從險境中解救出來,她的愛與勇敢奉獻的精神,同時在電影以及原著中閃耀著光芒。關於迷失、遭逢困境以及找到返家之路的主題,在電影中均一一被保留下來;這個故事的精神以及所要傳達的訊息,也都有大致呈現出來。稻草人、錫樵夫和膽小獅全心擁戴桃樂絲,他們也在桃樂絲的面前,發展出自己的能力。如同原著所安排的,在電影裡,壞女巫被消滅了,巫師也被拆穿假面具了,桃樂絲依舊是一名勇敢且受人喜愛的女英雄,她一心想著家,並立定心意要克服任何阻難。

在電影「綠野仙蹤」裡,神來一筆的部分之一,就是茱蒂.嘉蘭在「飛越彩虹」一曲中,對於幸福快樂的虔心懇求。在一陣暴風雨後,出現一道繽紛的彩虹。這道鮮明的彩虹讓人發出孩童般的驚嘆,營造出一座魔法之橋,帶領我們進入夢幻與想像之地。它的魅惑與美麗鼓舞著我們去找尋隱藏在它背後的事物。彩虹象徵著人獲得衷心快樂的允諾,因此讓它和歐茲國相連一起,自不令人意外。

好萊塢錯過的課題

然而,茱蒂.嘉蘭飾演「綠野仙蹤」裡的女英雄角色時,已經十六歲了。雖然她打扮的像個小孩,但是卻無法掩飾她日漸發育的身軀,喪失了桃樂絲應有的孩子氣息。再者,電影中,桃樂絲的冒險故事被描寫成一個小孩在龍捲風肆虐之際,被撞暈後所做的夢。所以當她恢復意識醒來時,她的歷險被家人和朋友視為是一場無關緊要的夢境。

雖然在電影中,桃樂絲在歐茲國的冒險歷程是色彩鮮明又熱情洋溢,但是就傳達原著的精神而言,它是令人失望的。視女性為軟弱和次要的刻板意象,在電影中處處可見。影片中的桃樂絲代表著在無意識的父權態度與投射下,所有受困其中的女性。

電影忠實地保留了桃樂絲在旅途中結識的同伴,只是他們的長相和堪薩斯農場裡的工人一模一樣,算是有些誤導了。稻草人、錫樵夫和膽小獅子被描繪成桃樂絲夢境中的人物,雖然他們對桃樂絲的忘我付出,凸顯了他們可愛的特質,但卻不再是桃樂絲內在經驗的反映。米高梅所拍攝的這部電影,將這個奇幻國度鋪陳為僅僅是桃樂絲的想像,如此,原本歐茲國度作為桃樂絲心靈意涵的象徵,也就被抹滅掉了,而這段旅程具有的心理意義─發展內在匱乏的面向,也就完全喪失掉了。在鮮明耀眼的彩色電影裡,桃樂絲變成一個權力被侵奪的人,當她的男性友人都獲得他們想要的一切時,她得到的只是虛空的承諾。

嘉麗太太(Mrs. Gulch)和神奇教授(Professor Marvel),也在桃樂絲如夢似真的想像國度中出現。在電影中,嘉麗太太是一位壞心眼的堪薩斯婦人,她想要從桃樂絲的身邊帶走多多;而她在歐茲國中,化身為險惡的西方壞女巫。神奇教授則是一位來自堪薩斯的流浪吉普賽人,在桃樂絲幻想中的歐茲國度裡,他變成了偉大且法力無邊的巫師。他隱身在神奇魔法之中,同時在堪薩斯、歐茲國裡,指引桃樂絲回家的方向。

在原著故事裡,包姆描述了許多在電影版本中未得呈現的艱辛與磨難。當旅行到翡翠城時,桃樂絲和她的同伴們要跨越湍急的河流,要逃離野蠻的卡力達(Kalidahs);在經過花香四溢的罌粟花田時,還要力求清醒以免被這誘人香氣給催眠。當他們進入西方壞女巫的領土時,奮力擊退了女巫發動的攻擊。旅程中,稻草人趕走了一群肆虐的烏鴉;錫樵夫制止了虎視眈眈的狼群,他們也一同消滅了殺人蜂群。後來當他們四人想要前往南方去尋找好女巫葛琳達時,還在森林裡遭遇到攻擊人的樹、巨大的蜘蛛、易碎的瓷人國度,以及來自打不敗、頭殼堅硬的頭錘人的攻擊。這一連串的磨難激發出桃樂絲和同伴們的內在潛能。這些磨難象徵著在承擔任何要務時伴隨而來的奮鬥,而他們成功的克服艱難,更燃起他們的希望和勇氣,進而找到回家的道路。

電影版的「綠野仙蹤」幾乎刪掉原著安排的所有挑戰,僅保留稻草人智退會攻擊人的樹的情節,這是唯一讓這些旅人們發揮其內在潛能的片段。電影裡,沒有任何深谷要跨越、沒有任何兇猛的動物要閃躲;當穿越罌粟花田睡意襲來之時,葛琳達以一場暴風雪便摧毀了壞女巫的這個咒語;當大巫師駕著熱氣球離去卻沒帶著桃樂絲時,葛琳達很快便現身相救。少了這些挑戰,米高梅的電影削弱了桃樂絲的特質,並且淡化了她的智慧與力量。

根據米高梅公司拍攝的這部電影,桃樂絲在歐茲國的歷險過程,全變成是在閃避西方壞女巫的追擊。夾在好女巫葛琳達與壞女巫之間,桃樂絲表現的像是個無辜的受害者,只能眼睜睜地落入她們之間的戰局,無法解救自己。

雖然不論是在書中或電影裡,桃樂絲確實都把西方壞女巫給融化了,但她挺身對抗邪惡女巫的這個高潮情節,卻在米高梅電影的滑稽劇情下走味了。在電影裡頭,因為壞女巫向稻草人扔了根火柴,稻草人身上著火,桃樂絲為了要保護她的朋友,於是潑了一桶水。而因為壞女巫正巧就站在後面,不小心被水潑到,因此她整個人就融化了。結果,桃樂絲的挺身對抗變成一場偶然的意外,她依舊是大環境底下的受害者。但是在包姆的故事裡,他所描述的,是當壞女巫用隱形的棒子絆倒桃樂絲,趁機奪走銀鞋子時,桃樂絲勃然大怒。她生氣的拿了一桶水就往壞女巫身上擲過去,在那一刻,桃樂絲接通了那股蟄伏在她心底的憤怒和深邃力量,啟動了自己的內在能量。

當這群旅人回到翡翠城時,桃樂絲發現原來巫師是個大騙子,根本無法實現她的心願,她簡直要瘋了。雖然巫師讓桃樂絲的同伴們認識了他們內在本來就有的智慧、愛心和勇氣的特質,但是在桃樂絲面前,他這個冒牌貨還是被揭穿了。雖然桃樂絲斥責他是個壞人,但他以誠實又謙卑的態度回應:「噢不,親愛的,我真的是個好人;但是我得承認,我是個非常差勁的巫師。」
在包姆的書裡,巫師非常有智慧地和稻草人、錫樵夫以及膽小獅子討論他們所渴望的特質,並給予每個人各自期望的象徵物。他給稻草人一個塞滿銳利的釘子和針的頭腦,給錫樵夫一顆絲製的心作為愛,給膽小的獅子象徵勇氣的飲品。巫師對於他們各有的特質所給予的認同與確認,使得他們能夠清楚地看見自己。

但是在電影裡,巫師是用頒發證書的方式嘉勉他們的成就:他以學歷文憑來代表具有聰明才智,以證書來表示具有善心,用勳章來代表勇氣。這改變雖小,卻常會產生誤解。我們誤以為認證就是一切,但是獲得他人的讚賞並不盡然代表我們確實具備了某些特質或是達到了目標。包姆透過巫師給予桃樂絲和她朋友們的評論暗示著,在面對生命的挑戰時,只要內在的潛能被激發,智慧、慈悲和勇氣就會相運而生。

雖然巫師實現了對稻草人、錫樵夫以及膽小獅子的諾言,但是他對桃樂絲的承諾卻沒有辦法兌現。不論是在電影或書中,桃樂絲在找到返家的路之前,都必須承受希望的幻滅。因為她相信巫師,所以急著想要搭乘他的熱氣球回家,還好最後小狗多多阻止了她─當熱氣球升起時,多多卻忽然不見了,桃樂絲為了尋找多多而錯過了乘氣球返家的機會。假如她真的跟著巫師走,那麼這個故事就會變成我們熟悉的「英勇的騎士解救了遇難的少女」,女性的內在智慧就無處嶄露。幸好有多多的指引,使得桃樂絲不至於落入騙子給出的虛假承諾中,使她得以繼續留在歐茲國,去體會她的內在力量。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