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6/10-09/23 黃素菲、林杏足、周宗成、鄭姿屏【敘事治療•滋養班】八堂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沙遊療法與表現療法》

《綠野仙蹤與心靈療癒︰從沙遊療法看歐茲國的智慧》

The Wisdom of OZ: Reflections of a Jungian Sandplay Therapist
 
作者:Gita Dorothy Morena
譯者:朱惠英、江麗美
書系:Holistic 050
定價:280 元
頁數:240 頁
出版日期:2009 年 09 月 30 日
ISBN:9789866782671
 
特別推薦:王浩威、林玉華、呂旭亞、紀惠容、韓良露
 
第九章 女巫.巫師

你們必須幫我保密,不可以告訴別人我其實是個騙子。
─《綠野仙蹤》第十五章

桃樂絲和同伴們成功地克服層層難關後,手舞足蹈地去求見巫師,開心地想著心中的願望即將要實現了。他們急切地敲著翡翠城的大門,雖然居民們盛情款待他們,但他們居然要戴上綠色眼鏡才能進城,這讓他們十分訝異。歐茲國的真實樣貌都隱藏起來了,或許,是被城內居民們未言說的期望所掩蓋住。

這位受人崇敬的巫師住在一座華麗的城堡裡,遠離百姓,人們天真地相信他具有神奇法力。雖然他成功地塑造出威嚴的形象,但是他變化多端的外型和迷離的性格,都意味著事有蹊翹。後來,靠著多多好奇的本能,終於揭穿了巫師的欺詐行為。

從他這位凡人想要控制周遭環境的意圖裡,顯露出一種似曾相識又自我挫敗的模式,那是人在求取安全和穩定時會做的行為。想想我們自己,為了讓自己在別人眼中看來更有面子,我們有時會誇大其詞;或者,即便我們對某個領域所知有限,但我們仍企圖想讓他人對我們的專業或經驗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們就好像這位巫師,想要讓自己看起來有權威或是有力量,然而,事實上,我們不過是讓幻象掩蓋住我們。我們自欺的認為,所有的不安全感以及自己的缺陷,都是可以隱藏的,而為了要維持假象,我們還得費神的裝模作樣。這些面具終究會被揭穿的,而我們必須承認,就像巫師所說的,我們心中的騙子很怕被看穿。

當桃樂絲和她的朋友將壞女巫融化,回到翡翠城之後,才乍然發現巫師的真正身分─他居然是來自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熱氣球飛行員。然而在被桃樂絲訓斥了一番之後,巫師也讓稻草人、錫樵夫和膽小獅子了解到,其實他們早就擁有他們所渴望的特質了。他同時也承諾桃樂絲,他會把熱氣球準備好,幫助她回到美國。雖然他法力無邊的形象粉碎了,但是他對於桃樂絲一行人的反應,就像是朋友般樂於提供協助。在這個時候,由於巫師的不老實,我們容易將巫師對這整個故事的貢獻給抹煞掉。他的行為,以原型的語彙來說,就像是個變戲法的人*,他將桃樂絲和她的同伴誘入險境之中,但卻藉此讓他們各自獲得成長。當他騙子的身分被揭穿時,他讓各個角色看清自己的真實本性,也願意幫助桃樂絲離開歐茲國,這都顯現出他善良的一面。

巫師的行為提醒著我們,我們時常帶著面紗,想藉此掩蓋住自己的弱點、恐懼與不安。在他身上,我們可以看見膨脹自我(inflated ego)的虛張聲勢,努力想要隱藏內心的陰謀詭計。要直到那自欺欺人的簾幕被掀開來,我們才能真摯、仁慈地回應他人的需要。

放下自欺,才能自由做自己

常常有人來找我做治療時,就像巫師一樣地躲在布廉後面,害怕讓人看見真正的自己。有一位年輕人,他經常在治療進行中間,為了接手機談生意而中斷與我的談話。他當時正在辦離婚手續,酒喝得很兇,也想要取得子女的監護權,並試著發展新的感情。但在治療室裡,他片刻也不願意放下身段,談談他現在一團亂的生活。雖然,他自認能力十足,功成名就,但他卻越來越難維持外表的假相了。他就像躲在布簾後的巫師,在被揭穿時還不停大叫著要人家別注意看他,意圖轉移焦點。他的親友們眼睜睜地看著他的人生失控,卻束手無策。直到他經商失敗、女友離他而去、孩子的監護權也歸屬女方之後,他才真切體認到內心的痛苦,接受眼前的一切。至此,他獲得了真正的解放,不再承受自欺和背負虛假形象的壓力,能自由地做自己。

我們多數人都莫名地相信自己可以控制生活中的一切,而當我們發現這個想法是不可能的之後(我們必定會發現的),便開始尋求各類指引,想要改善自己,克服自己的缺點。我們道聽塗說,花費許多金錢、時間和力氣,想要尋找神奇解藥,好讓自己盡速得到滿足感和成就感。可是真相是,我們的想法、感覺甚至呼吸,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我們無法像自己所冀望的那樣強大。我們就和桃樂絲一樣,被妄想的眼鏡所蒙蔽,我們必須先摘除這些錯誤的信念鏡片,不再幻想全知全能的巫師會給予我們想要的一切,我們才能真正回到家。

巫師的考驗

在大部分英雄之旅的故事中,巫師像是個守護者的角色,並且是一切已知事物的代表人物。他猶如崗哨,標示出未知領域的界線。一開始我們以為遇見巫師就代表旅程即將到達尾聲,但事實上卻是一段意義深遠的經驗的起點。約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將巫師的終極挑戰稱為「巫師的考驗」(Wizard’s Test)。這項考驗必須成功地完成,才能超越平凡的現實,獲得這趟旅程的真實寶藏。這個巫師要像歐茲國的這位一樣,會耍一些戲法,以誘導英雄們繼續旅程。要是少了巫師的戲法,英雄之旅就缺乏令人期待的高潮了。

通常我們會先預想成果,才有動力展開一項新的計畫。好比看著眼前的道路,我們期待夢想會在第一個轉彎處實現,想要成功的念頭拉著我們往前進。但是當道路變得曲折蜿蜒時,我們開始害怕了,因此裹足不前。儘管桃樂絲和她的朋友們,期待和巫師初次相見時就能實現願望,但就如所有能讓人蛻變的冒險故事一樣,他們必須越過巫師的領土,繼續深入那駭人、陌生的異域國度。不管過程中我們是如何的害怕、挫折和失望,但唯有走完這條路,成功才會隨之而來。

我過去在教書的時候,看見許多研究生滿懷熱情、興奮地開始研讀臨床心理學。他們想像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一位有成就的心理治療師,於是迫不急待的想要完成訓練以進入職場。然而,學術的研習只是這條道路的起點,當他們繼續深入鑽研心理的世界時,就必須和自己心中的惡魔交戰,並讓內心的傷痛得到療癒。人們在學習發展這些專業時,通常會伴隨著一些個人的成長危機。「醫師,治好你自己」這句話,是給助人工作者的座右銘。若要成為一位稱職的心理治療師,在進入無意識這個混沌而陌生的領域之時,必定會面臨掙扎。但這些挑戰勢必得逐一地成功克服,才能發展出促進情緒療癒所必備的技巧。

巫師要桃樂絲去取得壞女巫掃帚,這要求與她想要回到堪薩斯州的願望背道而馳,因此她大受打擊。雖然巫師保證會幫助她回家,但是他要桃樂絲做的卻是她最厭惡的。桃樂絲認為自己是一個善良聽話的好女孩,但現在她必須放掉這樣的自我形象。雖然當她接受「巫師的考驗」時並不理解這一切,但是她的惶恐反映出她內心的衝突。現在她必須開啟自己的黑暗面,將受到壓抑的攻擊性和憤怒釋放出來,並且斬除內心的恐懼與不安,這才是返家所需要做的。

唯有察覺潛伏在心靈陰暗處,那些不受我們自己喜愛的特質,我們才有可能培養出真正健康和自信的態度。雖然我們想要消滅這些陰暗又惱人的性格,但是它們藏匿在我們符合社會期待的表面形象之下,然後,當防衛一旦鬆懈時,它們就不受控制地爆發出來。為了讓意識能全面發展,我們必須能夠辨識這些特質,並接受這是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儘管檢視這些隱藏的特質是困難且讓人不安的,但如果不這麼做,我們就不算是活得真實的人,我們會缺乏自發性、直覺和情緒表達的能力。種子要從花園裡的腐爛物取得養分,才能生長、開花;有了水分、食物和日光,這些種子才能變成花朵。同樣地,心靈也必須吸收那些被視為不受歡迎、不討人喜愛的特質,來啟動尚未開發的潛能,然後促使它生長和開花。讓陰暗的特質曝光且予以整合,它將會激發我們的創造力、生命力、熱情和感受力;那些陰暗的特質是滋養多元豐富人格的沃土。

接通陰暗的自我

不可避免地,桃樂絲的旅程也包含了和壞女巫對抗的部分。這就是黑暗能量,它代表著被我們否認、壓抑進入無意識中的部分性格。榮格稱之為「陰影」(shadow)或是陰影素材,這部分是我們所厭惡或是故意視而不見的自我。不論是從我們自身的行為或他人的反應中,一旦和陰影相會,我們的反應通常會是堅決否認它,或是強烈的自我防衛。例如,如果我們自認為是個慷慨仁慈的人,那麼當我們被人指控說是既吝嗇又卑劣時,我們會憤怒地否認這項控訴。

通常,我們會將這些陰影素材投射在他人身上,然後加以批判和排斥,而其實我們批評他人的部分,正是我們難以接受自己的部分,又或者是我們嚮往的特質,只是我們無法接受或整合。一旦察覺我們對他人的批評其實就是在說自己,我們的成長就會向前邁進一大步。

即使壞女巫是負向、自私、毀滅和邪惡的縮影,但是當桃樂絲被這個可惡的女人抓住時,她還是試著討好壞女巫。她相信只要她夠乖,她還是會得到好的對待。這種生存手段是為了應付早年的環境而習得的,我們多數人都很熟悉,但是這樣做通常都不會讓我們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當壞女巫用隱形的棒子絆倒我們這位天真的女英雄時,桃樂絲在瞬間失去了鎮定。她奮勇地將一桶水潑向那個邪惡的女人,她接通了生氣、暴怒與極度自我防衛的內在泉源,這是桃樂絲的陰影面向,藏匿在她善良、順從的表面之下。雖然揭開這些看似不受歡迎的特質會令人不安,但是銜接這些能量對她的成長卻是必要的。一旦它們曝光了,就像飛天猴所代表的本能能量一般,它們就可為高層意識所使用。

要將光照映在陰影素材上,是一件充滿挑戰的事。然而,若只是一味地將這些負面特質壓抑在無意識裡,希望藉此消滅它們,只會導致它們反覆出現,變成反彈行為模式(reactive behavior pattern)。當發生這樣的情況時,內在的世界裡「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部分便交相作戰,我們的內心開始分裂。惟有當陰影被意識之光所環繞時,它才能轉化成為正面的能量。

我們之所以壓抑這些特質,是因為它們會引起我們內心的衝突與不安。要接受自身這些面向,則需要對心靈進行重整並賦予新意,就是讓原本隱匿的特質進入意識面,予以接納並整合為健全自我概念的一部分。如此,這些原本不受歡迎的特質不旦會曝光,附帶的可貴能量也會隨之釋出。桃樂絲必須和壞女巫迎面交鋒並且將她融化掉,才能接收這些能量,並繼續地深化發展下去。

正視自己的陰影特質

拿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吧,我曾經不知該如何處理和他人之間的爭執。我想要被愛、被接納,但我發現我在表達自己時,是個脾氣暴躁、令人討厭又感覺遲鈍的人。我替自己貼上了自私、黑暗、不受歡迎的標籤,而且我想要有所改變。我努力讓自己成為一位隨時為他人加油打氣、可愛又善解人意的人,但卻又常常感覺自己被當成空氣、被欺壓,沒有辦法放鬆。當我想要找出造成我內心不安的來源時,我回想起在我小的時候,表達自我是被禁止的。每當我想要和父母溝通或表達不同的意見,我就會被說是在唱反調,所以早年的我便學會採取外表順從的防衛態度。

儘管我努力想保持順從的形象,但是當事情不順我意時,我就無法控制住那股突然爆發的怒意,而這又導致了嚴苛的自我譴責。我的內心上演著一場場猛烈的激戰,憤怒與順從相互爭權奪位。我以自以為是的高傲態度,將這些負面的自我批判通通推進無意識的陰影中。當我行走在意識之道上,開始探索內心的衝突,我才察覺到,我將表達個人的需要和意見,視為自私的表現。這樣的覺知讓我在化解暴怒的脾氣的事情上,邁出成功的第一步,最後,我不再為自己的需求感到難為情了。我開始聚焦在與人溝通上,學習忍受互動中的不舒服感覺。我發現像這樣正視自己的陰影特質,對於自我表達和建立健全的關係是不可或缺的一步。

生命之水,使人重生

在對抗壞女巫時,桃樂絲生氣地抓了一桶水,而那正巧是壞女巫所害怕的少數物件之一。在有宗教裁判所的年代,為了要揪出女巫,許多婦女被迫接受「水的測試」。但無論如何,「水的測試」都是沒有活路的:假若她們浸溺水中卻倖存,就會被判定是有罪的女巫而被活活燒死;如果測試中她們不幸死亡,雖然得了清白,但卻也在這個過程中喪命了。因此,西方壞女巫因水而死,是相當諷刺的事。水是極為有力的媒介,萬物皆從其中而生。在儀式中,水常被用來象徵是對身體、心智、情緒和靈魂的淨化,並且也代表著生育力。據說,洗禮所用的「生命之水」,比起任何祈禱文、咒文,在對抗敵人、災難和邪靈上都要有效的多。水象徵著返轉到我們生命的原初狀態,並且帶來新的生命以及新的創意。在這強而有力的媒介輔助下,桃樂絲洗滌她的靈魂,消除她的心理障礙,並淨化了心靈。在這一刻,她過去的舊有形象瓦解了,藉由生命之水她獲得重生,成為完整的自己。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