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家是個張力場新發會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寫在深夜加油站之後:蘇格拉底如是說》

Wisdom of the Peaceful Warrior:A Companion to the Book That Changes Lives
 
作者:丹.米爾曼
譯者:黃喻麟
書系:Harmony 008
定價:250 元
頁數:240 頁
出版日期:2010 年 06 月 30 日
ISBN:978-986-6782-86
 
特別推薦:王文華、王浩威、王瑞琪、朱全斌、謝文宜、韓良露
 
關於第一部:風的改變

我們正在改變──我們必須改變──
我們不得不改變,就像時序入秋,
葉子不得不變黃,然後凋落。
──D. H. 勞倫斯


關於第一章:魔法乍現

不要變魔術;要有魔法。
──李歐納孔(Leonard Cohen)


巫醫的現實觀

「對,就是風,風正在改變,這表示你面臨著轉捩點──就是現在。你或許還沒有領悟到,老實說,我也沒有──不過,今晚對你來講的確是關鍵時刻。你離開,但是又回來了,而這會兒風正在改變。」他瞧著我半晌,然後大步走回屋裡。(《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1頁)

從嚴厲的監工到幽默的怪人,蘇格拉底如變色龍般,扮演多重角色。他尤其擅長扮演巫醫。巫醫悠遊於幽黯之地,他是潛意識深處的旅人。巫醫能領略自然界呢喃細語所傳達的信息,並將寓意解譯給其他人。蘇格拉底具備巫醫的能力,因此他能解讀大自然的徵兆和跡象。正在改變方向的風告訴他,我的人生即將出現變化。

有人說這純粹是迷信,是操弄心靈的手段,退化到原始文化。但我相信,現代人早已與觸動人體細胞的原始節奏絕緣,而古人可能為現代人保留了珍貴的思考觀點。

所有的幼童都是巫醫,但他們在自己無法理解的夢境中漫遊。相較之下,有直覺能力的人經過訓練後,可以運用星座、塔羅牌、北歐符文等占卜工具或其他器具,在意識狀態下,聚焦在自己的預知心像,就像巫醫以自然世界作為預言。大自然向巫醫悄悄傾訴秘密,而其他人卻只聽到風的聲音。


接受改變的事實

「別害怕。」他又說一遍。「用孔子說的一句話來安慰你自己,」他含笑道,「『唯上智與下愚不移。』」說完,他伸出雙手,輕輕但堅定地放在我兩邊太陽穴上。(《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2頁)

蘇格拉底引述孔子名言,點出愚者如石、智者如水的道理。頑石不變不動,只能隨著時光消逝而崩解或磨損。但是,水完美如初,因為水能完全順著容器的形狀調整,即使冰塊化成液態的水,再變成水汽,水的本質仍在。

有智慧的人即使身歷巨變浪潮,仍然保持平穩的步伐。在滾滾河水中,他們毫不使力,順流而下。他們就像強烈颱風中平靜的颱風眼。

對生活不滿意時,我們常期待環境或身邊的人事能夠改變,但在生活過得不錯的時候(有時也不見得好),就又因為對未知的恐懼而不願改變。我們也抗拒歲月帶來的變化(更別提從容、優雅地老去;我們根本不想變老!)但改變是人生的門規之一。

不論如何想望,不管用盡千方百計、付出多少力氣,「變」仍是世間唯一不變的道理。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在《愛麗絲夢遊仙境》中寫下這段對話:

毛蟲問:「你是誰?」
愛麗絲害羞地回答:「我,我現在搞不清楚了。今天早上起床時,我知道我是誰,但是我從那時候開始已經變了好幾次。」

到頭來,我們都會了解改變是無可避免的,也會學到靈活應變和接受事實的智慧,因為沒有什麼事物能始終如一。如果一味抗拒,只會造成壓力、痛苦和折磨。

然而,痛苦促使我們學習。我們都經歷過肉體、情感和心理上的痛苦。很多時候,挫折讓我們變得更堅強、更有智慧,也更有同理心。存在主義作家卡謬寫道:「時值隆冬,我發現心中還有堅不可摧的夏天。」在面臨破產、離婚、疾病、傷害、至親死亡等艱難時刻,我們的靈魂有了最大的跨越。人生中的這些挑戰鍛鍊我們的性格、修養我們的精神,使人生獲得更多學習,邁向至善境界。


敞開認知大門

「這樣說吧,我處理了一下你的能量,打開了幾條新的脈絡。那些煙火不過是你的頭腦因為受到能量的洗禮所感受到的欣喜。結論是,你這一生已經對知識的幻象免疫了。從今以後,一般的知識恐怕再也不能滿足你。」……
第二天,我的課滿堂,教授們喋喋不休,那些話在我聽來卻毫無意義,半點啟發性也沒有。在歷史一○一課堂上,華生教授大談邱吉爾的政治直覺是如何影響戰爭,我不再記筆記,忙著吸收教室裡的色彩和質地,感覺周遭眾人的能量。教授的聲音遠比透過聲音所傳達的觀念有意思。(《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3頁)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書中的這段插曲及電影中相似的場景,描述蘇格拉底為我灌輸某種能量,提升了我的悟性,並且打通脈路,激發了幻覺。蘇格拉底是否得到我的默許這麼做?他是否應該事先徵詢我的同意?他怎麼可以擅自決定什麼最有利於我的進化?他這樣做是逾越了分寸、干擾我的發展,抑或促進了我的發展?

這段故事發生時,蘇格拉底和我已經發展出師生關係。心理治療師可能會運用催眠或其他壓箱法寶,蘇老也這麼做。只不過他的壓箱法寶比較特別,他的方法是以他受過的訓練為本,這我已在《蘇格拉底之旅》(The Journeys of Socrates)書中描述過了。

我藉由《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的這段插曲區分各種不同的知識──學術概念,以及本於直接經驗的實用智慧。科學和理性反映了左腦;神秘主義則歸右腦管轄。和平勇士不必二選一,而是整合兩者。

蘇格拉底幫助我清除腦中抽象的學術概念,讓我跟現實世界之間發展出更直接的關係。在此之前,我都是隔著一層想法及回收利用別人的感想,來看待世界。蘇格拉底幫我按下重新整理的按鈕,清空腦袋裡的快取區。我的世界再次活躍起來;扭曲而黑白的人生重新定了焦,變成彩色。

超越世俗共識

「嘿,」她說,「華生講課很精彩吧?我好愛聽有關邱吉爾的事蹟,很有意思,不是嗎?」
「呃,對──很精彩。」(《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4頁)

在蘇西和我的這段簡短對話中,蘇西代表了讓大部分人安逸自在的、約定俗成的常見傳統現實觀──由美食、性愛和娛樂所帶來的慰藉與歡樂。我們平常生活充滿著新聞、天氣預報和體育活動,而這些消遣則讓心靈忙不停。

有一個聲音呼喚我,引誘我做一個平凡的小老百姓,隨波逐流。我感覺到心中一股熟悉的渴望,催促我重新擁抱約定俗成的社會觀念──退回沉睡狀態,別再傻傻地追尋分外之物。

但是與蘇格拉底相處之後,我發現,就算我心裡多麼想走回頭路,我已經回不去了。即使我呆呆地同意蘇西所說的講課「很精采」,我明白自己並不當真──不再相信。當然了,上大學或修習知性的歷史、哲學或任何人類知識的講課並無不妥。只是經過這場際遇,單純的資訊對我而言,顯得枯燥、無味、沒有深度。我領悟到「高等教育」的真義,因為我從一個令人跌破眼鏡的地方──一個恰巧清醒的老加油站工人身上找到高等教育。因此,由於蘇老的介入,我感覺傳統世界與超凡世界之間的鴻溝日形擴大。


黎明前的黑暗

「你不是應該要幫我改善我的生活嗎?我本來還以為這是為人師者的職責所在呢。」(《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5頁)

我向蘇格拉底提出的問題隱含著這個念頭:我期待通過他的嚴酷考驗之後,我的努力可以得到回報。一切應該有所改善,但我似乎只有過得更糟。這種事態在好轉之前反而變得更加惡化的現象很常見,甚至是必經過程,而且不僅發生於靈修領域。在任何高超技能活動(無論是運動、音樂或武術訓練)的長進過程中,我們都會經歷這種幻滅的體悟。

我剛開始學習合氣道時,我的指導「先生」(老師)一直提醒我要放鬆──儘管老師不斷提醒,我反而變得更緊張。我的標準提高了,而我也更加意識到自己問題所在:緊張。但是,儘管心灰意冷,我越來越意識到自己的緊張,但隨之而來的卻是真正放鬆的契機。意識到問題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當我們的意識提升到新的層次時,就像飛機飛上雲端一樣,常常會經過亂流。我們體悟到什麼是做得到的,我們提升了眼界和標準,並且把自我看得更透徹。通常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時刻──就連人類心靈也是如此。


擁有選擇的權力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一直認為我們必須自己找到自己的人生道路,沒有人可以告訴別人該如何生活。」
蘇格拉底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還翻了個白眼,一副認輸了的樣子。「你這個土包子啊,我就是你道路的一部分。要知道,我並沒有從搖籃裡把你搶過來,囚禁在這裡,你隨時都可以想走就走,請便。」(《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5頁)

我心裡的小孩想要一個有智慧的老師,但我心裡的青少年想反抗。我在「相信我的老師」和「相信我自己」之間拔河,不斷擔心蘇老「告訴我該如何生活」,因為只有「我」才知道什麼最適合我。

蘇格拉底沒興趣爭辯,因此他提醒我,我不是被他抓來當聽眾的:我隨時可以離開。這層體悟讓我停止發牢騷和抗拒,開始為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我不是蘇老的禁臠或犧牲品;我自己選擇這個歷程。

如果將人生比喻為一部電影,很多時候(也許是好幾輩子),我們把自己當成跑龍套的小角色或替身演員,等待某個人或某個境遇來通知下一步。我們不採取行動,只會被動作出反應。我需要有個東西提醒我:我可以是電影──自己人生的導演、編劇和明星。我們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讓人生改觀。

身為和平勇士、身為成熟的人,我們相信生命是在一生的人事物、高潮與低潮、朋友與敵人之間展開,並且看見靈魂在其中淬鍊。我們發現處處有智慧,但是會權衡全部所學(即便是我們信任的老師所教的)與內心忠告的輕重。


無形的覺察之道

「勇士之道大部分都很微妙,未受啟蒙的人是看不見的。我一直藉著讓你看清你自己的內心,讓你知道勇士有所不為的是什麼。這一點,你馬上就會明白。」(《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7頁)

個人的進化路徑並不明顯,已經蛻變的人身旁不會出現發光的標誌。這種人可能舉止沉靜、平凡無奇,或是言語之間充滿赤忱與熱情,扮演當下所需的任何角色。對所有人來說,和平勇士是無形的,但只有看得見眼中特殊光芒、感受到活力充沛、晶瑩剔透和不偏不倚等特質的人,才能看見和平勇士。內在修鍊日久自然會發展出這種洞察力。當我漸漸了解自己的心思和情感時,我也漸漸看見(所謂的)他人內心和性格中的光芒。


相信上帝,但先綁好你的駱駝

蘇格拉底伸手開抽屜,拿出幾條長長的棉布,開始把我綁在椅子上。(《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57頁)

我們該不該讓老師或其他人將我們綁在椅子上?也許可以,也許不行,一切視信任程度而定。(如果是第一次約會的陌生人要將你綁起來,我不會建議你允許他這麼作。)我和蘇格拉底的師生關係發展至此時,我已經甘願冒險嘗試了。我此時已將蘇老的動作視為特技表演──我領教過他製造效果的功力。

當蘇老將我送進未知的領域時,感覺上就像是第一次要從飛機上跳傘一樣 ──我知道應該不會有事,但就是需要一躍而下,跳進空中。這是出自信心的行動。

 
 
2011年2月10日【丹•米爾曼「和平之心,勇士之道」一日工作坊】

加入心靈工坊文化粉絲頁,就有機會免費參加「和平之心、勇士之道」工作坊!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