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4/04/03~08/28 Irene Freeden & Meg Harris Williams【後克萊恩學派理論、臨床及討論26講】zoom授課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慢食府城:台南小吃古早味全記錄 》

《在廟口說書》(已絕版)

Fascinated Stiryteller in Temple
 
作者:王浩一
書系:Living 011
定價:380 元
頁數:304 頁
出版日期:2008 年 12 月 08 日
ISBN:9789866782473
 
 
赤崁樓的身世

六十五歲的老將左宗棠出征
鴉片戰爭之後,俄國趁著中國國力衰弱,侵佔了新疆西部的大片領土,還企圖併吞整個新疆。同治四年,1865年,中亞的浩罕汗國有一名部落軍官,乘著新疆地區紛亂之際入侵「南疆」,成立「哲德沙爾」國。同治九年,1870年,又進佔烏魯木齊與吐魯番窪地,等於擁有了南疆全部與部分的北疆。

同治十三年,1874年,發生「牡丹社事件」日軍侵佔南台灣的危機。另一個西北邊疆的危機,也迫在眉睫,兩邊開始告急。蠟燭兩頭燒的清廷,對於東南海防的欽差大臣,詔令沈葆楨任職;西北國土收復的欽差大臣一職,則落在已經六十五歲的左宗棠肩上,他已經準備好棺材跟隨自己出征。

光緒元年,1875年,沈葆楨在台灣的任務光榮完成。光緒二年,1876年四月,左宗棠老將軍率大軍往新疆出發了,他徹底執行「緩進急攻,先北後南,穩扎穩打」的戰略,熬過了冬天。第二年的春天,戰爭進入第二階段,夏天來臨的時候,失土全部收復。收復新疆了,左宗棠專程到福建林則徐祠拜謁,在林公像前默默悼念,他沒有忘記完成這一使命是林公當年的囑咐和期待。

法國也準備狠狠咬一口大餅
但是,一波既平,一波又起。極力擴張殖民地的法國,見到昏庸的老大帝國如此可欺與無能,忍不住地垂涎越南(古名安南)及台灣。越南跟大清帝國有主屬國的關係,進貢受封的歷史非常久遠。至於台灣有煤礦,對於艦隊的能源補給太重要了。兩塊大餅,法國都想要!

所以,一場不可避免的「中法戰爭」開打了。

關於劉銘傳的小檔案
台灣的一位新英雄要登場了!劉銘傳,安徽合肥人,字省三,號大潛山人。二十五歲時加入李鴻章的淮軍,對戰太平天國頗有戰功。三十歲時所率部隊在江南大勝虜獲太平天國著名將領,因此被晉陞為直隸提督。同治六年,1867年,劉銘傳又因對捻軍作戰有軍功,被封為一等男爵。

中法戰爭開打,劉銘傳登場
光緒十年,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法軍侵佔越南北方,另外派出海軍中將孤拔司令,率領遠東艦隊侵入中國東南沿海。在家鄉已經閒居了十四年的劉銘傳(因與朝廷中央的官員處不好,被冰凍),正忙著修劉氏祖祠、續修宗譜。當年四月,朝廷急召劉銘傳進京,臨危授命,授以巡撫銜,全權督辦台灣軍務。劉銘傳隨即上奏〈海防十策〉9,就是說他向朝廷報告,他要如何如何進行任務,清廷採納後,他隨即整理行李,只帶著三十名昔日部將便往上海出發了。

法國派出殺手,目標劉銘傳
法國人獲知劉銘傳即將南下,落腳上海。他們準備在劉銘傳渡海前往台灣的海上,殺了他!另一方面,剛到上海的劉銘傳也獲悉這件事,於是將計就計,裝成一副貪生怕死、畏畏縮縮的樣子,徵調許多水師保護他,讓法國人誤以為「他不是塊料子!」,不敢去台灣督師。正當法國人鬆懈警戒之際,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劉銘傳微服乘船離開了上海。

劉銘傳七月六日到了基隆,他先掌握現況,也了解台灣的軍力大都布防在台南,當時台灣總共四十營防軍,每一營大約五百人,南台灣即佔有三十一營。換句話說,北台灣僅有九營四千五百人的兵力,同時只有雞籠港築有砲台。他判斷攻防戰當該會發生在北台灣,而台南方面該做些什麼準備?

兵力嚴重不足的北台灣
首先,台灣縣知縣沈受謙奉命拆毀赤崁樓的牆基。赤崁樓原名普羅民遮城,創建於荷據時期的1653年,因當時發生「郭懷一事件」,荷蘭人因應漢人的反抗與統治的必要,於是在赤崁台地,興建了一座荷蘭風格的西式城堡,當時百姓稱之「紅毛樓」,其城垣建築以糖水糯汁搗入蚵灰當接著劑,再疊砌紅磚而成,堅埒如石。但是,整個清領時期的兩百年來,都沒修繕過,時間久遠加上兵燹與地震,城堡已經呈現堞廢牆頹的衰敗光景。

同治元年的一場大地震
同治元年,1862年,台灣中南部大地震,原已損壞傾頹的荷蘭城堡建築(已經創建210年了),在一陣天搖地動之後,幾乎全部倒塌,景象更慘。

沈受謙淨空城堡的破壁殘垣
劉銘傳推演了戰爭中的種種可能性,萬一法軍佔領府城,法軍有可能會重建城堡,當作頑強防禦的據點,所以命令知縣沈受謙,先淨空城堡上的破壁殘垣,以免萬一落入法軍之手,建立制高點,旁生事端。所以,本來已經興建在傾頹城堡一角,由當地居民所蓋建的一所「大士殿」也被拆了。

沈葆楨來不及興建海神廟
其實,光緒元年,1875年,沈葆楨為牡丹社事件領軍來台,因艦隊行船平安,任務順利,曾經上奏請朝廷准建「海神廟」於普羅民遮城廢墟之上,以謝神恩。但因沈葆楨被急調回大陸,另有他職,創建海神廟這事就延緩了下來。

法國艦隊狂轟雞籠砲台
光緒十年,1884年,劉銘傳到了台灣,不到一個月,八月四日,法軍統帥孤拔派人向雞籠的清軍送來「勸降書」,當然,遭到劉銘傳嚴詞拒絕。於是,由副司令率領五艘的法艦,以優勢密集的砲火射向雞籠砲台。砲台遭受嚴重摧毀,中法之戰,在台灣的戰場正式開打了。劉銘傳的戰略思考中,他清楚在台灣的清軍「無兵艦,不能爭鋒海上」,但可以「誘之陸戰」。砲台被炸毀後,他下令撤出海灘,退守山後,各營在山後隘溝築構工事,準備「堅籌血戰」。

法軍輕敵登岸,慘敗潰逃
第二天法軍登岸後,未受到猛烈還擊,認為清軍已潰散遠遁,便越山而進,深入陸地。可是剛抵達山後,立即遭到三路阻擊。法艦無法隔山遙擊,在失去火力掩護的情況下,上岸的法軍傷亡慘重,只好潰逃回艦。

在福州,昏憒的船政大臣
法軍侵犯雞籠首戰即告失敗,於是轉向清政府提出新的和議條件,清政府再次拒絕。此時法艦以「遊歷」為名,集中於福州、馬江沿岸。中法交涉已告決裂,台灣雞籠又已經兵戎相見了,昏憒失職的船政大臣等人猶漫不經心,以為「和談大有進步」,還命令各艦「不准先行開砲,違者雖勝也斬!」

當年沈葆楨創建的艦隊全毀
廿三日下午法軍發動突襲,「中法馬江海戰」就此爆發。法艦被擊傷五艘;福建水師損失11艘軍艦、19艘帆船和其他船隻,796 名水師官兵犧牲,此次海戰 ,此次海戰結果,沈葆楨一手創建的「南洋水師」所有戰艦幾乎被擊沉,馬尾造船廠和馬江沿岸各砲台也被炸毀。福建的嚴重挫敗,隔海犄角之勢已失,使 得台灣的防衛更感困難。從此,法軍就牢牢地掌握了台灣海峽的制海權,得 以隨心所欲地全力對付在台灣的劉銘傳了。

孤拔海軍中將 vs. 劉銘傳巡撫
法軍輕易瓦解大清帝國的海軍後,把攻打越南與福建的兩支艦隊合併成「遠東艦隊」,孤拔自己掛帥,全軍遠征台灣。八月廿九日開至雞籠外海,為討回顏面掛旗索戰。此時,台灣已成海外孤島,北京的滿清政府眼睜睜看著法軍傾全力攻台,朝廷無力援救,也沒有向國際求援,只有無能為力地看劉銘傳及台灣人民孤軍奮戰。但是,劉銘傳「熟審敵我之長短」,他知道該怎麼做了。

戰略「棄雞籠而守滬尾」
大方向是,雞籠(基隆)在法艦大砲射程之內,防守困難。所以,將部隊主力置於滬尾(淡水),因滬尾是台北城的大門,陸路平坦,滬尾一破,很容易危及台北城。另一理由是,萬一基隆失陷,法軍從基隆通往台北路途較遠,又有獅球嶺可守,具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天然條件。所以,劉銘傳下令將雞籠煤礦破壞,機器拆移,以免資敵。他做出重大決定,即「棄雞籠而守滬尾」。

法軍艦隊與民眾保衛防線
憤怒的法艦砲火向滬尾瘋狂轟擊,劉銘傳反擊,連續七天法軍都無法得手。十月八日天氣晴朗,砲火掩護下,八百名陸戰隊由滬尾沙崙搶灘登陸⋯⋯在滬尾軍民合作下,加上雞籠來的援兵浴血奮戰,伏擊成功,劉銘傳獲得難能可貴的勝利,歷史上稱「滬尾之捷」。十月下旬法軍增兵增艦,二十多艘法艦開始全台封港⋯⋯十二月上旬,台灣各地仕紳動起來了,出錢出力,他們也募集了大量鄉勇編入「獅球嶺防線」,支援前線的防衛工作,這支為數不少的民兵,成為日後影響戰局的關鍵性隊伍,與法軍在獅球嶺對峙達幾個月之久。

兩軍在獅球嶺血戰八個月
光緒十一年,1885年一月,佔領雞籠的法軍大舉南犯,全軍三千名,與守在獅球嶺的清軍激戰,許多清軍部將戰歿,士兵死亡一千五百名。但是,由雞籠上 岸的法軍始終無法越過「獅球嶺防線」向台北城挺進,台灣各地支援來的民兵,讓法軍踢了大鐵板。雙方前後血戰了八個月,死傷慘重。到了三月三日,法軍因曠持日久,孤拔中將受傷,且士兵多為疫病而死,終於收兵退去澎湖。同時在雲南最南端的另一個戰場,已六十七歲的馮子材,在鎮南關「短衣草履,佩刀督隊」,浴血奮戰,法軍大敗,乘勝追擊,法軍精銳盡殲,史稱「鎮南關大捷」。結果法國朝野震驚,內閣垮台。六月,作戰受傷的孤拔在澎湖病死。

大清又丟了越南附庸國
中法戰爭之際,日本軍隊開始在朝鮮一再生事。李鴻章有鑒於此,認為戰爭宜早結束。光緒十一年,1885年,李鴻章和法國簽訂《中法天津條約》,中國放棄對越南的宗主權。這是相同的無能公式:台灣驅逐了日本,但是清廷丟了琉球;台灣逼退了法國,但是清廷又丟了越南。

創建蓬壺書院以振學風
不管如何,戰爭結束了。光緒十二年,1886年,新時代新希望,台灣知縣沈受謙為振興文教,在赤崁樓西北側創建「蓬壺書院」(前身為建於1810年的「引心書院」),座東朝西,裝修簡樸。沈受謙題有「蓬壺書院」門匾,筆法力道俱佳;兩邊間的綠釉花窗有「雲路」、「立處」、「霄窺」、「鵬程」等垛匾,則勉勵學子立志向學,他日鵬程萬里。沈受謙並在城堡殘基上,蓋「五子祠」(供奉宋儒朱熹、程灝、程頤、張載和周敦頤)尊崇宋朝理學大師、思想家,以振奮學子努力求學。

沈受謙創建海神廟、文昌閣
清光緒十二年,沈受謙建「海神廟」與「文昌閣」,同時置石獅十二於石欄上,現仍在原位。兩棟前後比鄰,建築聳立在城堡廢墟之上。城堡原壁在中法戰爭前被銷毀了一半,另擴建台基寬度。海神廟與文昌閣是傳統磚石與木作建造,「歇山重簷頂」屋頂,山牆兩側避邪「簷獅」造型奇特。兩層屋簷中間夾有迴廊及屋身。簷角修長弧美,飾以美麗「鯉魚吐藻」的波浪,下端綴著「垂花」,飄逸中透著華麗。

平安門,沈受謙藏著一些想法
海神廟石欄杆上六隻小石獅,姿態不一。後迴廊有「瓶」形門洞,寓「平安」之意;門楣上飾有玉兔蕉葉圖案,即以蕉葉屬木,象徵東方(易經震卦方位東,門洞也正向東方,那是太陽升起的方向,也是春天的方向)。蕉葉象徵「日」,玉兔象徵「月」,隱喻「東明」(暗指在東邊的明鄭台灣)。整個含意為祝福「東明平安」(祝福中法戰爭後的台灣,能夠平平安安)。

慢了十二年的海神廟建築
「海神廟」的創建起緣於同治年間,日軍以牡丹社事件侵台,沈葆楨率領艦隊平安渡海抗日,感謝神恩,奏請皇帝准建海神廟於赤崁樓上。但因沈葆楨火急被調回北京,建廟暫罷。十二年後,法軍攻打台灣失利,眾民銘謝神明的庇護。台灣歷史關鍵時刻,這位漢人知縣著手建廟,肯定百感交集,感觸良多。

文昌閣懸有沈受謙所題「文昌閣」匾。二樓祀魁星爺,右手握硃筆,左手拿墨斗,右足踏鱉首,左腳踢星斗,象徵「獨占鰲頭」之意。這魁星爺當年是供蓬壺書院師生參拜,以保佑文運昌隆、金榜題名。建築台基中間有龍形御路設置,牆面則開書卷形窗戶,喻文采奕奕。

劉銘傳舊地重建「大士殿」
光緒十三年,1887年,劉銘傳又在文昌閣前方重建「大士殿」,供奉觀世音菩薩;當時,整個空間集合了中國式建築的廟、閣、殿、祠和書院五大建築形式於一處,高高低低相互錯落,紅牆飛簷交織成畫,傳為美談。於是,光緒年間,赤崁樓成了文風鼎盛的地方,也成為府城民眾的信仰中心。

首任巡撫劉銘傳說再見!
從光緒十一年,1885年開始,台灣的行政層級改為行省,劉銘傳擔任第一位台灣巡撫,積極任事,把台灣建設成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地方,鐵路的興建,設立「電報總局」,開設「西學堂」,教育英語、法文、地理、歷史、數學理科、測量繪圖等等新學問;甚至,1887年台北府第一顆電燈也點亮了。

但是,改革進度操之過急,財政開支驚人,加上許多地方官員以改革之名,向 人民勒索敲詐,無所不為,造成民怨。另一方面,原來的既得利益仕紳,也反抗改革造成他們利益受損。軍隊之間,又有湘軍與淮軍之爭,使劉銘傳事與願違,與左宗棠關係緊張。光緒十七年,1891年,在任期未滿之前,這位被史家譽為「台灣現代化之父」,因為各方政治勢力的拉扯,不得不辭去巡撫的職務,告老還鄉。他盡心盡力了七年,可是,最後只能黯然地向台灣說再見!

三年後,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三年之後,光緒廿年,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清廷希望劉銘傳再次督導海防軍務,但被他以年事已高,加上有病在身婉拒了,那一年他已六十歲。

劉銘傳呼喊:還我的台灣!
光緒廿一年,1895年,台灣割據給日本。在家鄉安徽合肥養病中的劉銘傳,常常痛心地向著東邊呼喊:「還我的台灣!還我的台灣!」同一年,劉銘傳溘然長逝。劉銘傳死了,可是,台灣的歷史紋理繼續往下刻勒著,赤崁樓的身世,也繼續飄零地往歷史塵煙中前進。

日治時期赤崁樓的殘破
明治廿八年,1895年,日治時期開始。日人把赤崁樓改為「陸軍衛戍醫院」。
明治卅九年,1906年,蓬壺書院因地震多半側塌。
 大正元年,1911年,五子祠毀於颱風。
 大正七年,1918年,醫院遷離,赤崁樓改為日語學校和學生宿舍。
昭和十年,1935年,重新發現了普羅民遮城的舊堡門,然後又發掘到東北角的荷蘭砲台殘蹟,以及通到堡壘地下室的門戶,因此將之改設為歷史館。赤崁樓被日本政府指定為重要史蹟。

盡心修繕赤崁樓的日本市長
昭和十七年,1942年夏天,因颱風受損。日本時期的末代市長羽鳥又男籌劃修復赤崁樓,他不顧日本皇軍反對,上報總督府;總督府決定組成團隊進行大規模解體整修。今赤崁樓內有一座最後一任日本市長羽鳥又男的銅像,乃是感謝其在太平洋戰爭之際,財力窘迫,仍盡心古蹟的復建修繕。否則,極有可能今天我們所看到的是,「普羅民遮城與赤崁樓的共同遺跡」。

光復後,成了台南黃金招牌古蹟
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台灣光復。赤崁樓被改制為「台南市歷史博物館」。
民國四十九年,1960年,原大南門城內之九座御贔屭碑座,遷移至赤崁樓台基處。靠著牆邊一字排開,更顯得赤崁樓的壯觀。
民國五十四年,1965年,修建赤崁樓,將海神廟及文昌閣的主要木架構改以鋼筋混凝土,但仍仿製木柱、木樑式樣。並將座東朝西的文昌閣前臨赤崁街之大門,轉向改移至民族路,因應遊客參訪交通動線。

五個政治時期的起起落落
赤崁樓的歲月時光,三百多年來在虛無縹緲的塵煙中起起落落地前進。
赤崁樓經過荷據時期最初的軍事、商業中心。
明鄭時期的鄭成功當它是政治中心,鄭經年代則是成了軍火倉庫。
清領時期被朱一貴拆了招牌。有時當作倉庫、書院、宗教信仰中心。
日治時期又成了日本陸軍醫院、總督府日語學校、歷史館。
現在,成了台南市政府的「招牌古蹟明星」,供人憑弔,也賺些門票。

歷史見證者的台灣明星古蹟
三百年前,赤崁樓矗立在煙波浩渺的台江內海濱,「夕照紅樓千帆盡,潮打空城寂寞回」。三百年後,內海沒了,而且歷盡各個政治時期,生旦淨末丑,所有角色都扮過了。國家第一級古蹟赤崁樓,在歷史大河見證台灣的堅韌生命。

 
 
《在廟口說書》新書發表會,熱鬧登場
1/9∼10【散步府城:謎樣之旅+美食之旅+生態之旅】王浩一帶你探訪府城歷史現場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