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 所有經歷的心碎,都是覺醒的契機 ∞    ★西方靈性導師佩瑪•丘卓,睽違七年分享的生命實驗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勇氣與自由》

《生命的哲思》

《存在禪》

《世上最差勁的佛教徒》

Seeking Peace: Chronicles of the Worst Buddhist in the World
 
作者:瑪莉.派佛(Mary Pipher)
書系:Story 009
定價:320 元
頁數:272 頁
出版日期:2010 年 12 月 14 日
ISBN:9789866782930
 
特別推薦:陳玉慧、韓良露
 
絕望與自我接納

我在冥想過去時,發覺自己有滿腔的怒火,而且全部導向我自己。我必須為一切負責,我就是罪魁禍首。在我的世界裡發生的每一件事,無論內在或外在,都是我的錯。我一再的無法讓每一個人滿意,也因此而譴責我自己。這個動輒判處絞刑的法官就在我自己心裡,我卻一直沒注意到它,直到我慢下腳步,真正開始用心觀察。這個發現使我毛骨悚然。我向來覺得自己充滿愛心,也是個溫和的人。天曉得我的心中滿是毒液?

我讓自己成為自己的大審判長。如果我做了一個詭異的惡夢,夢見爬蟲類或屋子著火,我就會告訴自己,那是因為我瘋了。如果我讓一枚雞蛋掉在檯子上,破掉了,我就會跟自己說,我真是笨手笨腳,太不小心了。當然,我知道別人也會做惡夢,或是不時砸壞東西。我可以不去批評他們,卻總是饒不了自己。

經過練習,我開始留意我為自己訂定的規則。例如,假使我醒來時的心情又酸又苦,我就會開始為難自己。我會問:「你是那裡有問題?」我小心觀察自己的思考順序,於是發覺了一項簡單已極的道理,說出來簡直貽笑大方。我想著:「有誰天天醒來都是好天氣的?」我允許自己成為那些起床時刻笑不出來的人類同胞的一分子。

我的父親在責難某人時,他會說:「這個人真他媽的不好。」我察覺到,我相信自己正是如此。我會不斷質疑自己的思想、感受與行為。每當提出「為什麼」的問題,我的回答總是:「我真他媽的不好」或是「我搞砸了」。

也許我打心眼底相信自己一文不值。我最深沈的痛楚來自於我看不見自己的好處。我覺得自己支離破碎的。我不相信本然的自己。我覺得我受苦都是活該,而且那也是我自作自受。我看不見自己心中的那一切愛與喜樂。

會有這些想法,都是因為我年幼之時,父母不在身邊的緣故。當時我無法怪他們離我而去,因為我需要愛他們。我只好反過來怪自己。我會寂寞都是活該。我告訴自己,只要是我沒得到的,我都不需要。我彷彿成為一個萬能供血者,捐棄我自己也有需求的權利。

大多數時候,我都可以仁慈待人,卻無法接受別人慈悲待我。禮物或讚美都會讓我覺得很尷尬。人們主動表示願意幫忙時,我幾乎都會說:「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不用為我耽心。」「省省吧,我不需要禮物。」「我喜歡吃剩菜剩飯。」「我要穿別人穿過的舊衣服。」或是「我去坐後面中間的位置。」在我重獲新生之際,我渴望找到一些能夠接受他人的愛的方法,同時將它延伸到我自己身上。

透過禪修,與時俱進,我終於有點能力去接受眼前發生的一切。有時我會因為自己太過緊張而不禁莞爾。我會產生這樣的思考順序:要突破我的自我防禦系統是很困難,這點我明白。我的心情很沈重,而且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我要相信我沒有缺陷,而且這世界是棉花糖做的。只不過我並不相信。我的心跳加速。我口乾舌燥。要我承認那麼多可怕的缺點,那是多麼難為情的事。我的缺點是什麼?我要向誰告白?我老是害怕又膽小。我並不是真的很相信別人。我以為我是萬事通。我覺得我什麼都不懂。我不會和人相處。我無法盡情領受當下的每一個片刻。

我會接受這所有的想頭,然後為那些可以把喝一杯蘋果西打的動作轉變成形上經驗的人禱告。在我的生命裡,人們老是說我想太多了。現在我學會為那些想太多的人類祈禱。如果能夠思慮周全,我們這種人其實並不算太糟。

禪修幫助我保有自己的經驗,而不會去審查一些令人難受的訊息。我不再被我的思想與感受纏住,而是學著不帶批判地去注意它們。我甚至會等著攻擊一個念頭,好讓我能為它貼上標籤。這個作法最能夠讓我的思想速度慢下來。我就是那麼頑固。

我讀到一位佛學老師罹患失智症的故事。他不再教學,因為他的記憶力已經不可靠,但他在一次學生的同學會中出席了。他走上講台時,腦袋一片空白,他甚至不記得自己身在何處,或是為什麼在這裡。然而,他是個修煉有成的佛教徒,他只是簡單的開始和聽眾分享他的感受。他說:「我很緊張。我覺得自己很傻。我覺得又害怕又愚笨。我很怕我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我怕死了。我很難為情。」如此說了幾分鐘之後,他想起自己的講稿,於是繼續開講,而不用道歉。學生都深深動容,不只是因為他充滿智慧的教誨,他處理自己眼前失敗的方式也很令人感動。

有個佛教的諺語說:「無阻滯,則無魔。」我努力讓自己不再抗拒我的痛苦。我試著用比較好奇的心態去看我自己,而較少論斷。我邀請所有的思維上桌,宛如我期盼已久的客人。我一面看著它們來來去去,有時就可以看見層層的痛苦之下,我那迫切自保的自我,以及我向來看待這世界的方式。有時我會覺得自己觸及了某種飄緲浩翰的存在。

當然,並非總是如此。有些日子裡,我總是躲不掉這輩子一直扮演的那個瑪莉。我會因為呼吸不順暢,或是沒有妥善的注意到某種感受而痛罵自己,無論那代表的意義是什麼。我想要尋找智慧,卻發現了對自己的蔑視。我想要覺得謙遜,卻經常只是感覺到自取其辱。

我已經認清我那嚴重的自我批判,這是一種進步。假如我沒看到問題的存在,就不可能解決問題。我學會在半小時的打坐時間裡,計算我批評自己的次數。有時那數字高達一百次。然而,我仍繼續數數,而不只是批判而已。我開始放自己一馬。有位佛教徒朋友告訴我,他已經成長到不需要再批判自己,而且他光是對自己仁慈一點,就可以找到平靜。他那簡單的陳述讓我有了希望。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