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7/18-10/18 吳浩平【愛的深層療癒:家族系統排列】八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他不知道他病了:協助精神障礙者接受治療》

《躁鬱症完全手冊》

《我的孩子得了憂鬱症》

《割腕的誘惑》

《是躁鬱,不是叛逆:青少年躁鬱症完全手冊》

《親愛的我,你好嗎:十九歲少女的躁鬱日記》

My Bipolar Disorder Diary
 
作者:思瑀
書系:Story 012
定價:260 元
頁數:248 頁
出版日期:2011 年 09 月 14 日
ISBN:9789866112157
 
 
作者序:兩個靈魂的拉扯,而我在何處
書序作者:

我迷失的不是我的生命,而是我的心;一顆被罪惡綑綁的心,一個被黑暗掌控的靈魂。

多麼希望就這樣一睡不醒,這樣的禱告有用嗎?上帝會原諒一個整天想結束自己生命的人嗎?

 生病以後我發現一件事,那就是身心靈真的是分開的個體。儘管他們同時都住在我這個軀殼上,但我對他們常常無能為力。當這些不同的靈魂開始拉扯,我的心是如此疲憊卻毫無辦法前去阻止。這或許是一場拔河,但我永遠不是那個裁判,誰輸誰贏,我連決定的權力都沒有。

我在大學開始沒多久就出現躁症跟鬱症的循環,但當時的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身體發生什麼樣的改變。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恐懼,一種莫名的恐懼從身體裡面流出,你不知道你在害怕什麼,但就是會冷不防的打從心底發顫。

  這當中最痛苦的是什麼呢?我想應該是「失去」。你曾經擁有的,但卻在一夕間蕩然無存時,那種痛苦真的難以言喻。我說的失去不僅僅是喪失我的情緒自主能力,還包括我的社交生活、我的數理能力、我的邏輯思考及學習記憶能力等等。記憶力變差是最令我痛苦的,雖然過去的我不能算是一目十行,但也不至於發生學習困難;大學發病後,讀書對我而言異常艱辛,因為翻開下一頁時,前面所有的知識都已到九霄雲外。儘管我告訴自己人一己百,但到最後往往讓我邊讀邊流淚。或許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在學習上有問題,而我也比他們好上百倍,但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畢竟從未擁有的,你根本不能體會其中的美好;失去擁有的,卻會讓你因過去的甜美而悲痛萬分。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到考試時,我就對自己灰心喪志的原因吧?我甚至因此痛恨自己,那種感覺真的很糟。

當我總算發現自己的異常,並知道自己可能不再屬於自己時,我開始求診。躁與鬱的循環讓我一下覺得自己狀況不能再好,一下又突然落入痛苦深淵。我的世界開始充滿謊言,試圖用這些薄弱的糖衣保護裡面這個害怕受傷的心。生病或許不是我的錯,但事實上,這個世界充滿了對所謂精神疾病患的偏見;當你痛苦萬分,卻因擔心外界的異樣眼光而難以開口,還得努力偽裝自己表現「正常」,真的令人無助而內心深受煎熬。我真的很想改變些什麼,但對於當時一個幾乎失去自己行為能力、整天在家拿刀亂舞的人而言,這顯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接受治療一年以後,我的情緒慢慢平復,雖然還是時常會有out of control的情況出現,但至少也給了我不少情緒自主的平靜時間。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翻開了自己這段時間的日記。我遺失的記憶,又一幕一幕地慢慢在我眼前重演,儘管仍有片段殘缺,但還是讓我看到一個孩子瑟縮在角落發抖的恐懼。

整理日記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畢竟生病以後,你很難靜得下心寫好你的日記,或者應該說,根本就沒有動筆。加上之後我對自己眼前畫面的恐懼,讓我更加不敢把自己所看到、所感覺到的寫下。(每天的噩夢及眼前不斷浮現殺戮、自殺、自殘的畫面讓我害怕,可我又無法逃離他們的糾纏;我不想記得這些,所以葬送自己日記的延續。儘管每天看到的畫面都不一樣,但卻都一次比一次血腥,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的記憶似乎不再管用,所以這些都已漸漸淡忘。然而,深層的恐懼卻永遠離不開我的心裡,深藏在我的記憶深處。這些可被稱之為魔鬼的東西不斷地啃食我的心、我的靈魂,只要情緒稍有起伏,他們就藉機竄出破壞,使我備受折磨。)

我的日記到後面幾乎都有插畫,通常,是一個人拿著刀子在砍另外一個人;有趣的是,這兩個人其實都是我自己。所幸並沒有著色,不然這些畫面大概會使我永遠不肯再翻開自己的日記吧?高中的日記,很少、很短,但卻寫下了我第一次面對黑暗的擔憂與害怕。儘管我意識到自己看到幻影不太對勁,但我從來也沒想過自己怎麼了,唯一根深柢固的想法是「死亡」。大學,豐富的創造力及無窮的體力讓我對自己感到非常滿意;當然,那個時候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生病了。現在我可以很輕鬆的說:「嘿!你看!這是躁症在發作。」或者是:「喔,鬱症又發作了啦!」之類的。但是三年前的我能夠嗎?高中時的我能夠嗎?答案是「不能」。更糟糕的是,我可能在爸媽的保護下永遠無法就醫,加上對於這方面知識的缺乏,我想這對我的家人或是我自己都會是個相當大的折磨。翻開自己日記第一個的單純的想法是:讓大家認識我們。

認識我們,因為我們曾經都是你的朋友。我們沒有改變,也希望你們不要因為我們生病了就離開我們。生病的我們,更需要你們的溫暖與幫助。

認識我們,因為我們永遠都是你的家人。不要因為我們生病就離開我們,雖然我們常常會和你們產生言語或行為上的衝突,但我們還是深愛你們。生病的我們,還是需要一個避風港。或許我們不願意回來,但知道有個地方能給我們依賴,仍能令我們感到安慰。

認識我們,因為我們就生活在你們周遭。我們並不會像新聞報導的那樣「神經病」(我想媒體應該要對精神疾病的汙名化負很大的責任。)我們多麼希望有個接納我們的社會,多麼希望當我們鼓起勇氣跟你們說:「我有躁鬱症」時,看到的不是你們眼中的詭異或退縮。

隨著我的狀況愈來愈穩定,我開始增加日記以外的篇幅。當我在談論自殺或是自我傷害時,其實是很掙扎而矛盾的。或許讀起來就只是平平淡淡的幾行文字,但是當我在寫下這些東西時,我必須重回當時我「想死」跟「自傷」的情境。(進入這樣的情境並不困難,困難的是你很難再從黑暗中逃出。)我對自殺有我自己的看法,儘管之後接受基督教信仰,也沒有改變我對自殺的觀點。寫這篇文章,真的只是希望能夠安慰受傷的遺族。一個人自殺,不代表他沒有愛,但可悲的是我們往往都忽略這份愛,只是用自私概括全部。(寫於〈血,能洗淨我一身的罪惡嗎?〉一文中,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篇。)愛,能夠醫治一切的傷痛,但願藉著這本書,我能讓更多的人看到許多微小卻努力的愛。

寫這篇序文,讓我想到一句話;也就是莊子說的「小年不知大年」。總會覺得,一個二十一歲的人,有什麼了不起的生活經驗或是智慧能夠在此高談闊論?再加上自己又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回頭看稿時常帶著不少的心虛外加極大的不自在。繼續寫下去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想要有一本沒有什麼專有名詞,但可以讓人很容易了解「身旁患有躁鬱症的朋友或家人」的書。我剛生病時,我自己都不瞭解自己,我爸媽當然更不可能了解我;加上對精神疾病本身的排斥,還有心裡許許多多的不接受及抗拒,這段過程真的讓心靈疲累而辛苦。

但願這本書真的能夠帶來幫助。

我的狀況在二○一○年四月得到穩定。很幸運的,我開始了一個全新的生命。當然,我得到醫治的過程,或許對許多人而言,像個神話,像個神蹟。(對我而言,這絕對是上帝給我最大的祝福與醫治。)我的身體偶爾還會有些許的起伏,但這些起伏不會嚴重到需要醫生幫我再增強藥物。我終於可以有穩定的睡眠,每天早晨起來,我有著比一般人更喜悅與感恩的心;因為我知道能擁有一個「正常的」睡眠,並不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我總算逃離了過去每晚必須面對的殺戮與血腥,不需要連在睡夢中都驚懼害怕。儘管有時我還是必須服用安眠藥,但是,能夠一覺到天明,對我而言,已經是最大的幸福。

過去,我是在黑暗中,緊握著微弱的燭光渴望得到溫暖;現在,或許偶爾會被陰影遮蓋,但我卻是在陽光中行走。

最近,我開始找到一些過去對數字的敏感度。原本不抱期待會恢復的數理能力,在二○一○年底慢慢地進步,這樣的進步也很明顯的反應在與演算有關的大學學科的成績單上;這讓我得到很大的安慰,甚至在看到期末考考卷分數時感動到流淚。對於這一切,除了感激與滿足,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心中的喜悅與感動。過去,我不懂得珍惜我所擁有的:現在,我才知道,這樣的生命,是蒙受多麼大的祝福。

我總算覺得,活著,也可以是件令人期待的事。我總算發現,明天,原來也可以擁有盼望。

最後,誠摯的希望,這些不成熟的文字與一個真實的故事,也能為讓你們看到遠方的彩虹。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