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靈魂占星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他不知道他病了:協助精神障礙者接受治療》

《躁鬱症完全手冊》

《我的孩子得了憂鬱症》

《割腕的誘惑》

《是躁鬱,不是叛逆:青少年躁鬱症完全手冊》

《親愛的我,你好嗎:十九歲少女的躁鬱日記》

My Bipolar Disorder Diary
 
作者:思瑀
書系:Story 012
定價:260 元
頁數:248 頁
出版日期:2011 年 09 月 14 日
ISBN:9789866112157
 
 
第十三章:當我們還沒發現時,我們已經需要幫助

自從知道自己生病以後,其實我是可以感覺得到情緒是不是又開始控制不住,出現躁或鬱的情況。然而,只要情緒平復,我會很快地說服自己已經好了,呈現一種完全無病意識的狀態。當輕躁再次發生,我並不會覺得我可能必須小心,因為那並不干擾我的生活,反而是旺盛的創造力、多元豐富的能力令我感到非常滿足。輕微的躁症讓我的人生變得很美好,我根本不想改變,自認為自己可以駕馭。就在此時,天旋地轉,當某天清晨再也提不起勁時,儘管心裡知道鬱症又再次來訪,但卻已經無能為力。

大部分我的情緒轉變是先躁再鬱,而且躁、鬱兩者變化的迅速常讓我措手不及。最糟糕的是,我躁期所播下的「惡種」常常讓我的憂鬱變的更加痛苦。舉例而言,我必須在憂鬱的情況下,面對躁症時接下一堆不屬於我的工作;我覺得世界已經失去希望時,還得去處理躁症時對我人際關係帶來的傷害。(當然,這往往無法挽救,最多只能用道歉換取一絲心裡的安慰。)

身旁的人其實可以很容易發現我們的改變,不管我們再怎麼刻意隱藏,還是有些蛛絲馬跡會透露端倪;適時的提醒及關心,乃至帶我們去醫療系統求助,真的非常重要。或許我們還沒有意識到、或承認自己生病的事實,但我們已經需要幫助。

以我自己為例,輕躁時,每天都神采奕奕,覺得未來無限美好。開始規畫、執行很多事情,行程表永遠滿檔,而且會覺得每件事如果不是自己來做一定會垮。對自己充滿了自信,與人談話時滔滔不絕,充滿各式各樣的想法,同時富有極大的創造力。講話速度跟思考速度都變得很快,就算盡量減緩說話速度,但嘴巴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會一直不停說著各種不同議題的言論,有時會突然因此變得有些暴躁。開始很喜歡到處亂闖,沒辦法一個人待在一個空間中,無時無刻都閒不下來只想往外衝。平常想買卻沒有下手去買的東西,很容易在此時一次買個乾淨,不去思考可能產生的後果。(例如,當學生的我,每個月只有爸媽固定給的生活費,但我卻曾經在三天內就花了將近一萬元。)睡眠時間明顯減少,但體力卻不會因此透支,工作量、活動力都比以往更旺盛。最重要的是,覺得自己很神,或像超人一樣。我必須承認自己其實很喜歡輕躁的自己,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躁症嚴重一些時,注意力不集中、沒有耐性是很常見的,而且脾氣變得很火爆。與人溝通,常會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意見,稍有不合很容易就會發火與人爆發嚴重爭執。我覺得這時的自己是完全的自我中心,絲毫不在乎他人的感覺。有時還會很憤世嫉俗,看什麼都不順眼,常發表一些極端的言論或做出過多衝動不合世俗的行為。精神亢奮,而且是很誇張的亢奮,完全無法控制。攻擊性會增強,言語上的、行為上的都有。想法紊亂,複雜而且多到令自己難以掌握,彷彿「頭」與「心」是分開的兩個個體,沒辦法整合在「身體」上。基本上,這時候我已經很難喜歡這樣的自己了。那種感覺彷彿我不屬於自己,反倒覺得自己像是個布偶,被一股瘋狂的力量掌控著,卻無力抗拒。我可以好幾天不需睡眠,卻一點也不會覺得疲倦;儘管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出現暈眩的症狀,依然無法讓自己停下休息。

輕微的憂鬱會使人變得慵懶,此時特別喜歡一個人躺在床上不動,而且不喜歡周遭有人,最好是一個人待在小房間裡縮成一團。對社交活動感到厭煩,不想出去也不想與人接觸。想法悲觀,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似乎所有的錯誤都是自己造成的,沒有自信心且常常感到絕望。偶爾會開始跟較熟悉的人談論對死亡的看法,像是討論死後的世界等等。嚴重時,任何事情都能令我崩潰大哭,周遭所發生的一切都會被過度曲解,甚至會因此認為那是一個自殺的好理由,即使所發生的事情與自己毫不相關也是如此。強烈的自責與罪惡感是其中最令人感到痛苦的,一根不具重量的羽毛就足以把人輕易壓垮。我在憂鬱時常伴隨自我傷害,因為我很恨自己變成這個樣子,也不想要活著,接下來我的胸口就會開始感到不適。我割手,用刀劃過手臂,慢慢欣賞鮮血從細微幾滴地滲出,到順著手臂下滑。看到鮮血讓我得到某些程度上的安慰,情緒也因此得到穩定,也確定了自己還存在這件事。自殺的念頭是很平常的,唯一困擾我的是該如何好好與親朋好友道別,還有何時是最佳的時間,何地是最好的地點。當然,最重要的,要用什麼方式去結束生命。

再來,是我不知道該歸在躁症還是鬱症的,因為我總覺得他們與躁、鬱同時伴隨發生。看到一些殘殺的畫面是我最恐懼的事。我常常會突然恍神,然後看到一個畫面,有時是我在殺人,有時是我在自殺,有時是我想到其他方式自殘。每次的畫面都很血腥,很嚇人,而且最令我害怕的是,它們真實得令我分不清楚是現實還是想像。這些畫面不會重複,每次都選擇新的樣式出現,像是我會用各種不同的手段自殺,而有些甚至是我從來沒有想過,電視新聞也從來沒有播報過的,這些死法總是極具創意且異常殘忍。(我想,就算我要死,也會選擇一個較不嚇人而且比較舒適的方式去死,像是吞安眠藥。)殺人的情景令我最不舒服也最擔心,因為我不想殺人,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殺我的家人朋友。然而,我總是看到我在傷害他們,有時甚至看到他們渾身是血倒在地上,而我手則拿著凶器,靜靜地欣賞這樣的傑作。

接著是永遠做不完的噩夢。以前的人說躁鬱症是被魔鬼附身,我想用在這裡最適合不過。即使吃了安眠藥,睡覺時也是會做噩夢的,而且還可以讓你心跳加速,嚇出一身冷汗而後驚醒。有的時候我不想吃安眠藥,寧可不睡覺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這個魔鬼連晚上睡覺都不放過我,睡眠對我來說不是休息,而是不斷在殺戮中逃避,是一種深層的恐懼。這也是為什麼只要能一覺到天明,我就會充滿了感激。然而很不幸的,只要我稍有躁或鬱的情況,就再也無法逃離噩夢的侵襲。某些程度上,我必須說我很畏懼睡眠。

或許生病的我會在別人面前盡力表現「正常」的自己,但其實我所能隱藏的只是一小部分,畢竟如果自己能夠控制的話,根本就不需要服用藥物。在我們還不知道自己情緒又開始波動,或是不肯承認自己情緒的轉變時,周遭的家人朋友其實有能力幫助我們認清自己。例如,當我不安時,我會無法克制的一直在玩弄我的手錶或是手指,有時則是用右手緊抓左手手臂,讓指甲深深刺進肉裡。儘管我知道別人在看我,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克制,沒辦法停止自己的行為。(行為被強迫制止會讓我極度暴躁,好像有股力量要從身體裡衝出來,情緒很容易因此嚴重失控。)又或者是,別人講什麼話都不太回應,整天沉默寡言待在一角;對原本很感興趣的東西失去原先的熱衷,反應冷淡而低落。

當然,不管是躁症還是鬱症,情緒總是會有回歸水平正常的時候。對我而言,那是最危險的時候,也是我最想自殺的時候。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那時的我是自主的,我重新擁有了我的身體自主權,而我害怕自己會再次失去它。你不禁會去回想躁鬱症發作時對你造成的傷害,恐懼會重新襲擊你,而你會不想再去經驗一次,所以自殺似乎就成了最好的解決之道。滿多的時候,我的理智會告訴我:「趁現在清醒的時候,趕快把遺書寫好。」短暫的恢復,其實我們需要更多的關心。

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被尊重的方式,當然,生病的我們也是如此。我們渴望被關心,我們更希望被尊重。不管你是患者的家屬或是朋友,在你們付出你們的關心時,也請你們了解、體諒我們的心情。適當的提醒幫助我們認清自己的變化是好的,但也請不要過度擔心,因為我們也會有正常的情緒反應,不代表我們高興或難過時就是再次發作。我自己很討厭當我在高興的時候被別人要求我停止快樂,儘管他們是出於關心,擔心我情緒過於亢奮,但這種方式卻往往使我感到低落。

愛是世界共通的語言,用智慧付出真心,你們將帶給我們莫大的幫助!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