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7/18-10/18 吳浩平【愛的深層療癒:家族系統排列】八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心理學家閱讀陳水扁》

《信任與背叛:陳水扁心理檔案》

The Myth of Chen Shui-Bian
 
作者:台灣政治領袖心理檔案工作小組
譯者:132
書系:PsyHistory PH002
定價:399 元
頁數:368 頁
出版日期:2011 年 01 月 29 日
ISBN:9789866112003
 
特別推薦:王丹、王健壯、石靜文、林世煜、余伯泉、林耀盛、胡元輝、陳真、楊照、蔡詩萍、蘇正平
 
【檔案五:信任崩解的前兆】 診斷F:國務機要費「南線專案」造假

陳水扁、吳淑珍夫婦因國務機要費案、海外洗錢案、龍潭購地案、南港展覽館案等四大案而身敗名裂,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是國務機要費案中的「南線專案」。阿扁與幕僚鋌而走險捏造「南線專案」謊言,也因為這項謊言而賠上所有誠信。

把時間拉回二○○六年六月,檢方調查吳淑珍涉入SOGO禮券案時,發現立委邱毅爆料指出的吳淑珍友人、杏林新生製藥董事長李碧君等「貴婦團」集資購買禮券,應是李碧君的堂妹、「台灣紅」公司負責人李慧芬穿鑿附會之詞。但SOGO禮券案扯出李慧芬後反而爆發「案外案」,李慧芬自己出面爆料指出,李碧君收集君悅飯店住宿發票提供吳淑珍違法核銷國務機要費。審計部赴總統府查帳後,在六月二十八日向高檢署查黑中心檢察官陳瑞仁檢舉國務機要費案,此案立即成為台灣社會高度矚目焦點。

李慧芬只是「轉述」她從李碧君處聽到的「傳言」,當時並無直接證據,但因總統府與第一家庭已接連發生陳哲男案、SOGO禮券案、趙建銘案等負面風波,因此這項對於第一家庭的指控立即快速延燒,總統府也急於危機處理進行損害控管。

一位當時總統府官員接受本書採訪時,透露「南線專案」產生過程的祕辛:
「李慧芬、邱達偉夫婦是澳洲台僑,邱達偉與阿扁長期支持者、澳洲台商領袖龔金源熟識,龔金源很不能諒解李慧芬的爆料動作,無法接受扁珍因李慧芬的指控而陷入困境。而龔金源跟李碧君、前總統府機要室主任曾天賜也都熟識,因此在七月返台時前往台北市基隆路外貿協會找擔任副董事長的曾天賜,希望能幫扁珍度過此次風波,更重要的是不要讓這項風波延燒到阿扁。

不過,由於李慧芬確實把發票交給李碧君,相關發票也確實出現在國務機要費帳冊,這都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因此曾天賜只能在『錢沒有進到吳淑珍口袋,而是用於機密外交,由府內轉交給曾天賜,曾天賜再轉交給龔金源』上做文章。

於是曾天賜、龔金源共同商議一套取信於檢方的新說法:李慧芬將發票交給李碧君後,李碧君將發票直接給了曾天賜而非吳淑珍,曾天賜以這些發票向總統府會計陳鎮慧申請機密外交經費,再把錢轉交龔金源。機密外交本來就不可能有單據可以報銷,因此曾天賜等於是幫龔金源收集發票來請領國務機要費,而這一切與吳淑珍完全無關。曾天賜向阿扁報告這套因應辦法後,阿扁採納了。」

上述說法與龔金源本人在二○一○年六月接受「時報週刊」專訪(註四)時的內容一致,顯示「南線專案」是由龔金源、曾天賜自告奮勇企圖為阿扁解圍,阿扁決定據此進行危機處理的方案。
因此,七月間,曾天賜在外貿協會辦公室內偽造代號「甲君」的領據三張,由龔金源以英文名字「James K」具名簽領共六百萬元。 
不過,「南線專案」此後卻出現一連串擦槍走火的失控發展。這位知情官員透露:
「阿扁定調後,曾天賜自己就去跟自由時報記者放消息,強調有筆六百萬元機密費是用於南半球大國澳洲的機密外交工作,希望透過媒體影響力主導國務機要費風波的方向,但自由時報記者希望了解專案名稱等詳細內容,問題是這是曾天賜、龔金源虛構出來的東西,怎麼會有專案名稱跟詳細內容?曾天賜只能含混其詞,媒體就自己創造出『南線專案』這個名稱。

所以阿扁後來很氣,他說本來就沒有『南線專案』,那是媒體講的,他只是說有這個工作。阿扁敢這麼說,則是因為龔金源長期與澳洲政治人物交好,在澳洲僑界非常活躍,本來就是在從事民間外交的工作,這不是什麼不好、不對的事,台灣對美國、日本、印度、南非等各國也都有這種以機密費進行的外交工作,李登輝總統時代就有很多這樣的專案。而龔金源敢這樣擔下來,則因為他本來就會捐輸給澳洲政治人物政治獻金,就當作那些錢是國務機要費給的,變成他幫政府做事,以此協助阿扁度過危機。」

也就是說,曾天賜放消息給媒體反而弄巧成拙,捅出一個「一謊百謊」難以善後的馬蜂窩。媒體自己虛構出「南線專案」後,此案立即升高為台灣、澳洲之間的國際外交課題。在任何國家,拿外國政府的經費進行政治捐輸,都會被認定為情報、間諜行為,任何國家的法令都不會允許,很可能會被驅逐出境或吃上刑責,這是龔金源始料未及之處。

龔金源後來接受媒體專訪時也強調,他看到報紙大幅報導後氣得立刻找曾天賜質問,「你什麼不好講,扯個南線專案,會出大事的。」但曾天賜話已說出口,陳水扁不置可否,他也莫可奈何。(註五))

但這些「事後之明」的現場還原,當時卻陷入重重迷霧之中。《自由時報》在七月二十日「獨家」報導「南線專案」的頭版頭條新聞中,詳細描述「甲君」每次回國報帳時,都會坐計程車、抱著一堆單據到北一女校門口向曾天賜領取機密外交工作費用,曾天賜只要確定數額夠,不需管單據的來源與內容,就會交給總統府會計處留存,也一定會請「甲君」簽收領款證明為了配合上述情節,八月一日曾天賜接受陳瑞仁偵訊時,供稱三次於北一女校門口與「甲君」會面,前後交付六百萬元給「甲君」;八月七日陳水扁在總統府接受陳瑞仁約詢時,不但具體描述「甲君」工作與經費,還出示三張領據與五張工作紀要給陳瑞仁;八月九日李碧君接受陳瑞仁訊問時,則稱多次在台北建國南路公司、仁愛路住家樓下,將發票交付「甲君」。(陳瑞仁另於八月二十日到玉山官邸約詢吳淑珍)

從心理層面觀之,阿扁與核心幕僚這一連串動作,是利用自由時報對於綠營選民的影響力,及以總統身分主動接受檢察官約談展現坦蕩,企圖達到「媒體公信力」與「總統權威」相互加乘效果。這個由總統親自帶頭、多人配合「串供」的國務機要費支付流程,的確讓陳瑞仁的辦案一度陷入迷霧。

由於國務機要費案愈滾愈烈,加上從台開內線交易案以降所累積的民怨,此時社會各界充滿了對於第一家庭涉及貪腐的高度責難。但因陳瑞仁的查案進度短期內沒有重大突破,這股龐大社會情緒急欲找到宣洩,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發起的「百萬人民反貪腐」紅衫軍行動,遂成了最重要的社會出口。

直到紅衫軍行動落幕,查黑中心專案小組以四個月時間查遍第一家庭報帳的七百多張發票,傳喚證人達兩百七十六人次,花了五百個小時以上偵訊,證據越來越多,真相卻依舊模糊。

真正讓案情急轉直下的關鍵,是十月初立委李慶華爆料抖出陳水扁接受陳瑞仁約詢時的供詞,指出負責「南線專案」及大陸情蒐的「甲君」就是龔金源,並稱事業重心已轉移到上海的龔金源為「黃浦一號」。
由於身分已遭曝光,當時人在大陸的龔金源擔心今後在澳洲、大陸無法立足,在十月二十八日晚上突然從海外傳真一張信件回家,請太太於十月三十日拿給陳瑞仁,信上寫著:「本人及我太太從未拿過任何國務機要費做什麼南線及大陸情搜等工作……」,這一封信,讓陳瑞仁的辦案立即撥雲見日。

誰也沒有想到,在阿扁及核心幕僚眼中看似天衣無縫的計劃,竟會毀在「甲君」這個虛構人物的身上。

陳瑞仁馬上在十月三十一日再度約談曾天賜、林德訓、李碧君與陳鎮慧四人,出示龔金源的傳真並且強調,如做偽證最高可處七年有期徒刑。此舉立即突破曾天賜等人心防,讓相關證人全部翻供。不過,陳瑞仁要求再度約詢吳淑珍卻踢到鐵板,總統府透過傳真以夫人身體不適為由要求延後。

由於認定證據已經明朗,為免相關證人再度串證,陳瑞仁遂閉關趕寫起訴書,在十一月三日下午公布國務機要費案起訴結果,直指吳淑珍及前後任總統辦公室主任馬永成、林德訓、總統府機要室主任曾天賜、總統府第三局出納陳鎮慧觸犯貪汙、偽造文書、做偽證等罪名;陳水扁則被列為共同正犯,但因現任總統的刑事豁免權而未被起訴。

陳瑞仁詳細調查七百多張發票後,在起訴書中列舉第一家庭成員報銷的國務機要費,包括買一顆一百三十二萬元的鑽戒、買狗食、書籍、請客吃飯等等,鉅細靡遺的描述,讓外界嘆為觀止。尤其是購買一百多萬元的鑽戒也用以報銷,讓一再強調沒有「犯意」的第一家庭很難自圓其說。

「百萬鑽戒案」的後續發展是,陳瑞仁在十一月十日晚上帶隊搜索萬海航運,其後檢調單位指出,萬海航運副董事長陳柏廷於二○○五年購買Tiffany名牌、價值一百零五萬元的鑽錶(打折後價格為九十九萬元),送給陳致中當結婚賀禮(當初第一家庭宣稱陳致中婚禮不收禮金);但吳淑珍不喜歡,想換價值一百四十七萬元的鑽戒,因此要求Tiffany破例打折兼換貨,取得一百三十二萬元的折扣價,並以二十七萬餘元的SOGO禮券補差價,最後則用發票請領國務機要費。

至於總統府提出沒有發票的六宗祕密外交案,陳瑞仁的起訴書強調只有兩宗是實案、一宗是虛構、三宗無關祕密外交費用。這宗讓整個案情急轉直下的虛構機密外交就是「南線專案」。

起訴結果證明,陳水扁、曾天賜、龔金源基於「危機處理」所捏造的「南線專案」(不論名稱為何),不但沒有達到從國務機要費風暴脫身的效果,反而坐實了扁珍夫婦「隻手遮天」後仍「心存僥倖」的掌權心態,而其「以謊圓謊」的手法之大膽粗糙,更是令人難以置信。

阿扁與第一家庭的公信力,就在七月至十月這四個月內完全破產。
面對起訴結果,阿扁在十一月五日召開記者會明確宣示:「如果吳淑珍一審被判有罪,就辭職下台」,以此強力捍衛司法清白。他再次以自己捐出薪水等案例證明沒有「犯意」,批評陳瑞仁不重視被告的司法人權,但對陳瑞仁認為「罪證確鑿」的「南線專案」造假卻未多所回應。

在此同時,民進黨立院黨團及吳淑珍辯護律師則皆提出本案起訴違反憲法第五十二條「總統刑事豁免權」規定之釋憲聲請,希望刑事豁免權之範圍擴及第一夫人及總統府其他官員。

其後,由於國務機要費一審過程出現吳淑珍無法出庭等各項延宕,台北地院無法在二○○八年五月二十日前做出判決,陳水扁也順利做完第二屆總統任期。

然而,綠色背景、風評良好的陳瑞仁舉證歷歷的起訴書,已嚴重摧毀中間選民、淺綠選民對於陳水扁與第一家庭的信任度,造成中間選民轉向、淺綠選民喪失熱情,民進黨新潮流系立委林濁水、李文忠兩人更連袂辭去立委職務以表達痛心。

二○○八年一月立委選舉以及三月總統大選,民進黨全都大敗。在國務機要費一審結果出爐前,包括綠營支持者在內的台灣社會,已經用選票給予扁家最嚴厲的判決。民進黨八年執政彷彿一場空,不但退回八年前在野時期原點,民進黨的形象與聲望更降至谷底。 (節錄自第五章【檔案五:信任崩解的前兆】)

 
 
85213213
 
教育部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