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11/02 羅耀明老師【正念生死學:告別與重生】一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艾瑞克森:天生的催眠大師》 《跟大師學催眠:米爾頓•艾瑞克森治療實錄》

《不尋常的治療:催眠大師米爾頓•艾瑞克森的策略療法》

Uncommon Therapy: The Psychiatric Techniques of Milton H. Erickson, M.D.
 
作者:傑•海利(Jay Haley)
譯者:蘇曉波、焦玉梅
書系:Psychotherapy 033
定價:460 元
頁數:408 頁
出版日期:2012 年 09 月 14 日
ISBN:9789866112546
 
特別推薦:王浩威、吳熙琄、宋文玲、林克明、趙家琛、蔡東杰、賴杞豐、傑弗瑞•薩德(Jeffrey Zeig) 熱烈推薦
 
【第三章】求愛期:改變年輕成人

當年輕人從少年成長為成人時,就進入了一個充斥各種不同行為的複雜社會網絡。這時的首要任務,是能夠成功進行求愛行為。求愛行為的成功與否涉及很多因素,年輕人必須克服個人的不足,他們必須能夠與同齡人建立關係,在社交圈內獲得一定的地位;他們也必須能夠與原生家庭分離,同時還要有一個足夠穩定的社會環境,來滿足他們走向成熟求愛的步伐。在這個時期,會出現很多阻礙年輕人發展的問題,而治療能解決其中的一些問題。
此時的困難有多種形式,包括過度關注身體上的不足、不合宜的社會行為、智力發展不夠成功、對變動的恐懼和對異性的恐懼等等,而它們可能發揮著不同的功能。如果一個年輕人被寄望留在自己的原生家庭, 那麼這些問題會迫使他們在工作和戀愛上都失敗,甚至可能崩潰。與此問題相關的概念會在第八章進行討論。有時問題不是原生家庭的責任,而與同儕有關。無論這些問題發揮了什麼樣的功能,治療目標都可被視為是幫助年輕人度過求愛期,進入婚姻的殿堂。這並不是說每個人都得結婚,或不結婚就不正常,而是很多年輕人在這個階段來尋求治療的時候,內心是以此為治療目的。
本書將向讀者呈現米爾頓•艾瑞克森的一系列案例,以說明解決這個階段一些問題的方法。一般而言,問題年輕人分為兩類:一類是那些正開始脫離主流生活的人;一類是那些已明顯偏離社會的邊緣人。對這兩類人,艾瑞克森的首要任務是幫助他們轉變,以便獲得工作和戀愛的成功。他一般不會和他們回顧過去,也不會幫助他們理解為什麼自己會出問題。他常用的方法是接受年輕人的行為方式,同時向他們介紹會引起改變的行為和想法。他的具體治療會根據病人的個人情況而有所不同,因此他處理不同年輕人案例時,會以開放的態度採用可能的介入方法。在某一個案例中,他會用催眠提供詳細的想法轉變方案;另一個案例中,他會著重對問題採取反證法;而在第三個案例中,他可能要求一些很特殊的行為。例如:

一個患有哮喘並完全依賴母親的年輕人來找艾瑞克森做治療。「他是媽媽的氣喘小男孩,」艾瑞克森說,「而她是可愛的母親,會端茶送水,給他三明治,給他餐巾紙。我說服年輕人在銀行找個工作──可是他對銀行工作完全不感興趣。然後我們一週見一次,兩週見一次,三週見一次。每次我都會問一個關於銀行的小問題,是他能力範圍內能回答的,他很高興告訴我這些。每次他在工作中出了錯,我也會很有興趣地瞭解他改正問題的方法,而不是打聽他犯錯的細節。我問他:問題是怎麼改正的?幫助他改正問題的人態度怎樣?後來他變得十分熱情,並認為銀行業是令人愉快的臨時工作,可以幫他掙錢上大學。以前他並沒有計畫去上大學,現在他覺得自己的哮喘發作是很煩人的事。他的熱情已經投入到對大學的夢想中了。

這是艾瑞克森對待年輕人的典型工作方式。他不指出或解釋他們怕這個或那個,他治療的重點是帶來改變和擴展個人的世界,而不是對年輕人的不足之處進行教育。他的方法中含有導致改變的行動。
一個年輕人能在求愛和工作中取得成功的首要條件,是有能力去不同的地方。如果一個人不能去旅遊或進入某棟建築物,在他們這個年齡,這樣的活動性在社會上是不夠的。定義公共空間為不能去的地方,這似乎是人類所特有的。有時對某一個地方的恐懼被稱為畏懼症,但艾瑞克森並不願意用這種方式描述這樣的問題。比如,一個年輕人正做著一份無足輕重的工作,遠不能顯現他的能力。同時他只敢走後街和小巷,而無法進入公共建築。在談論他時,艾瑞克森說:「為什麼會認為他的問題是對大街和建築物的恐懼?在這個特殊的案例裡,這個年輕人是在精心地迴避女人。有那樣的母親,他有理由覺得難以忍受女人。我不會和他討論這個,我會表現出對他的體格感興趣,和他一起研究一個擁有如此的肌肉、力量以及大腦的男人,該住在怎樣的公寓裡。後來,他離開母親並搬進了自己的公寓。我們討論他的上臂二頭肌和大腿四頭肌。對他而言,他不可能只為這些驕傲,而不為它們之間的部位驕傲。當他對自己的身體形象改善了,他就會改變自己的行為。難道還需要我告訴他,他是在恐懼女人嗎?不需要。現在他已經結婚了。」
某個年輕人不能穿過某條街或進入某個建築物,甚至一到那裡就會暈厥。這個是關於活動性問題的例子,也是艾瑞克森的介入引發改變的例子。這個年輕人尤其不敢去某一間飯店,我們姑且稱它「響亮公雞」飯店吧。他還有很多其他形式的迴避,包括迴避女性。以下是艾瑞克森的報告:

我認為可以解決他的問題,讓他進入這間特殊的飯店,這種辦法還可以幫助他克服其他的恐懼,尤其是對異性的恐懼。我問他,如果去「響亮公雞」飯店吃晚餐,他會有什麼感受?他回答說自己肯定會暈過去的。然後我描述了各種女性,有純真的少女、離婚的婦女、寡婦還有老年婦女;她們可能很有魅力,也可能沒有吸引力。我問他哪一類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他說,毫無疑問地──他很怕見到女性,而他所能想像最討厭的事,是和一個有魅力的離婚婦女有關係。
我告訴這個年輕人,他將帶我妻子和我去「響亮公雞」飯店用晚餐,可能還會有其他人一起去,這個人可能是年輕姑娘、離婚婦女、寡婦或老年婦女。他該在週二晚上七點過來。我說會自己開車,因為我不希望當他要昏過去時待在他的車裡。屆時他依約而至,我讓他在起居室裡神經質地等待,直到其他同伴到來。當然,我已經安排了一個特別有魅力的離婚婦女在七點二十分到達。這位女士既有吸引力又隨和,她進來時,我讓年輕人做了自我介紹,然後我告訴她我們的計畫,於是年輕人就帶我們去「響亮公雞」飯店用餐了。
我們上了車,去時我駕駛,並把車停在停車場。下車時我對年輕人說:「停車場是石子路,高度正適合你摔倒昏過去。你有其他覺得不錯的地方嗎?或許沒有哪兒比這裡更合適了。」他說:「恐怕當我踏進那個門的時候會昏過去。」於是我們走向大門,我說:「那是很好看的人行道,如果你倒下,頭會重重地砸在地上。也許過了這個地方再說?」透過讓他不斷地拒絕我提供給他的暈倒地點,我使他無法自己選擇地點,他也並沒有暈過去。他說:「我們可以坐在裡面正好靠近門的餐桌嗎?」我說:「還是坐我挑選的餐桌吧。」我們穿過餐廳,到了很遠的角落──一塊加高的區域。那個離婚婦女就坐在我旁邊,等著上菜的時候,那個離婚婦女、我妻子和我談論著一些那個年輕人不知道的事情。我們說著深奧的私人笑話,並由衷地開懷大笑。那位離婚婦女有碩士學位,我們談論著那年輕人一無所知的話題以及玄奧的神話。
我們三個人很開心,那年輕人不再頭暈,卻感到益發地不幸。後來女服務員來到桌旁,我藉故和她爭吵。這是一場不愉快的大聲爭吵,我要求見經理,又和經理吵了起來。當年輕人極度難堪地坐在一邊時,這場戰爭以我要求看看廚房而告終。在那裡我告訴經理和女服務員,我正在嘲弄我的朋友,於是他們也開始配合。女服務員開始憤怒地把碟子重重地扔在桌上。當年輕人吃晚餐時,我不斷地敦促他把他的盤子清乾淨。那個離婚婦女也和我一樣這麼做,還添油加醋地說:「油膩一點的東西對你是有好處的。」
他還是熬過了這些而沒有暈倒,最終把我們帶回了家。我事先給了那位離婚女士一點暗示,於是她說:「你們知道嗎,今晚我真想去跳舞。」這個年輕人只會跳一點舞,在中學幾乎沒有學過。於是她帶著他跳舞。
第二晚,年輕人開車去接他的一個朋友,並說:「我們去吃晚飯吧。」他把朋友帶到了「響亮公雞」。經過前一晚的經歷後,他就再也沒什麼好怕的了,最糟的事情都已發生,其他一切不過是小小的沮喪。自此之後他就可以進入其他建築物了,這也為他克服對特定街道的恐懼打下了基礎。

這個案例闡明了艾瑞克森的方法。他安排畏懼症患者進入他們害怕的地方,同時阻斷通常與畏懼有所連結的行為。在這個案例中,艾瑞克森個人親自參與並處理局面,使治療走出辦公室,帶到引起患者恐懼的地方。他迫使年輕人在他認為自己不行的環境裡倖存下來。
用另一種不同的方法,艾瑞克森解決了一個年輕人害怕旅行的問題:

這個年輕人只能駕車在某條街上行駛,而且不能離開城市的邊界,否則便會噁心嘔吐,然後昏倒。和朋友一起開車也沒有幫助,因為若他堅持前行的話,他會甦醒然後再度昏倒。艾瑞克森要求他次日清晨三點駕車前往城鎮的邊緣,穿上他最好的衣服。那是一條有著寬闊路面卻人跡罕至的高速公路,沿著路邊是 沙質溝渠。艾瑞克森要求這個年輕人在穿過城市邊界時,把車開到路邊,跳下車來,衝到路邊的溝渠。他要躺在那裡至少十五分鐘,然後回到車上,開了一或二個車身的距離,又去躺十五分鐘。就這樣重複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他可以堅持從一個電線桿開到下一個時。這個年輕人第一次停止了所有症狀。他後來報告說:「我認為你讓我做的事愚蠢至極,我愈這麼做就愈瘋狂。我不幹了,我要去享受開車的樂趣。」十三年過去了,他開車時再也沒出現過問題。

無論艾瑞克森是否使用催眠,他通常會指導人們以特殊的方式做事。儘管許多治療師不願告訴病人去做什麼,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怕病人不去做, 但艾瑞克森已經發展出各種說服人們按他所說內容去做的方法。我們曾在一次談話中提到這個問題,他說:「病人經常會做我要他們去做的事,很大的原因在於我希望他們去做。一個病人對我說:『你從不針對你要我做的事做爭論,你只是用某種方式期望,讓我必須這麼做。當我猶豫不決並試著逃避時,總希望你來迫使我繼續下去,但你卻總是突然就停止了。於是我會更加努力地讓你迫使我去做它。』用這種方法,病人會透過完成我希望她做的事,以更加靠近我。
「你看,這就是人類的特點。無論何時,當你剝奪任何人或任何事時,他們就會堅持要你把它還給他們。當我指導病人去做某件事時,病人會覺得我在命令他們。他們希望我會失敗,因此他們期望我會積極地命令他們。當我在恰當的時候停止命令時,他們反而會代替我,而為自己做那些事了,但他們不會意識到他們正在代替我。」
艾瑞克森考慮過這樣做會使人更依賴治療師,不過並沒有過分憂慮,因為他知道,當把重點放在使一個人與另一個人建立關係時,患者就不再依賴治療師了。下面的案例闡述了他是如何利用指導,在短時間內解決了一個特別棘手的問題。

一個二十一歲的女孩來找艾瑞克森,稱自己需要幫助。她希望有個丈夫、有個家和孩子,但卻從未有過男朋友。她感到自己毫無希望,注定要成為一個老處女。她說:「我想我太差勁了,不該活下去。我沒朋友,總是一個人。我太醜了,所以沒人會娶我。我想我在自殺前應該看看精神科醫生。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事情沒有進展,一切就結束了。」
這個年輕女孩在一家建築公司擔任祕書,她沒有社交生活,也從來沒有約會過。每次她去自動飲水機倒水時,總會碰到辦公室裡的一個男孩子,儘管她覺得他很有吸引力,甚至他也主動表示友好,但她還是不予理會,也沒和他說過話。她一個人住,父母已經去世了。
這個女孩很漂亮,但她努力地使自己沒有魅力。她頭髮蓬亂,襯衫和裙子一點也不搭,裙子還破了,鞋子也磨損了,而且很久沒有擦拭。按照她自己所說,她的主要身體缺陷是門牙間有縫隙,她說話時會用手遮住它們。那個縫隙實際上只有0.3公分左右,並不難看。一般而言,這是一個狀態每況愈下、對自己感到無望且面臨自殺的女孩,她會抗拒任何能夠幫助她達到結婚生子目標的行動。
艾瑞克森用了兩個主要的介入手段來處理這個問題。他向女孩提議,既然她怎麼樣都是在走下坡,或者她可以做最後一次的飛翔。這最後的飛翔包括領出她在銀行的存款,全花在自己身上。她要去一家特定的商店,在那裡有人會幫助她挑選一件有品味的外套;然後去一家特定的美容店,讓人把她的頭髮打理一下。這個女孩很樂意接受這個主意,因為這不是改變她的方法,而是她走下坡路的一部分,只不過是最後一飛罷了。
然後艾瑞克森又給了她一個任務:回家在浴室裡練習從門牙的縫隙裡往外噴水,直到她能準確噴出一百八十公分的距離。她想這簡直太愚蠢了,不過有一部分也正是由於這個要求的荒謬,才使她回家認認真真地練習起了噴水。
當這個女孩穿著得體,看起來充滿魅力,並熟練地從門牙縫隙往外噴水時,艾瑞克森提議她下週一上班時,開一個玩笑。當她去自動飲水機倒水、男青年也同時出現時,她就喝一口水並噴向他,然後轉身就跑;但不只是逃跑,她得先跑向那個男青年,然後再轉身,並且「要拼命地往走廊那邊飛奔」。
女孩覺得這不可能,拒絕了這個主意。後來她又覺得這有點好玩,不過是荒誕的白日夢而已。最後她決心試試。她心裡想,不管怎樣,反正這是最後的一飛了。
週一,她穿著新外套,頭髮也修飾得煥然一新地去上班。她去了自動飲水機那裡,男青年出現時,她嘴裡含滿了水向他噴去。男青年說了一句:「妳這個該死的壞蛋!」這使她一邊笑一邊跑,男青年跟在她身後並抓住了她,令她驚愕的是,他吻了她。
第二天,女孩子有點擔心地來到自動飲水機處,男青年從電話亭後跳了出來,還用一把水槍噴她。第二天他們就一起出去共進晚餐了。
她向艾瑞克森彙報了發生的事情。她說她正在修正對自己的看法,並希望艾瑞克森能夠認真地評價一下她。艾瑞克森答應了,向她指出了一些她很配合的事,比如,她以前不修邊幅,但現在穿著得體;以前她認為自己的牙齒有缺陷,而並未考慮到它的價值。不到幾個月,她寄給艾瑞克森一份剪報,上面刊登了她和那個男青年的結婚啟事;一年後,她又送給艾瑞克森一張她孩子的照片。

這個案例顯示了一種不同於傳統流派的治療方法,這也不是任何治療學派──包括催眠治療──的常規內容,,但這就是艾瑞克森工作的特點。我想這是由催眠治療導向演化而來的,就像催眠師通常會接受催眠對象的抗拒,甚至鼓勵抗拒,艾瑞克森接受了這個女孩對待自己的方式,並鼓勵她──不過採用一種會令改變發生的方式。這個女孩定義自已正走向人生道路的盡頭,艾瑞克森接受並鼓勵它,只是補充說她應做「最後的飛翔」。這個女孩對男人有敵意,也不懂得怎樣和男人友好相處,艾瑞克森接受了這個行為,最重要的是他安排了她向這個男人噴水,然而結果是女孩沒有預料到的。艾瑞克森促使她主動遵從要求的方法,以及處理她阻抗的方法,皆是催眠治療的特點。不過,他還把社會環境也運用到治療中,不是讓她任意地服從指令,導致發生自發的改變,而是讓她服從指令,然後由於另一個人的反應而使她產生了改變。
當然,這個案例中還有其他一些艾瑞克森的獨特面向。他把症狀轉變為有用之處的方法獨具特色,其介入導致了改變的發生,並且當他透過檢驗,確定病人可以繼續改善後,自己便脫離開來,使病人可以發展出不依靠他幫助而成長的意願。利用病人的社會環境中任何可以利用的環節,也是他治療的獨特之處。他不僅利用了可以運用的時尚顧問和美髮師,還利用了女孩周圍的小夥子──後者隨即成為女孩未來生活的一部分。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