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7/09-08/27 愛卡【了解星盤中的危機與轉機】八週講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神之手:認識你內在的二十二種神祕人格》

《有求必應:22個吸引力法則》

《占星、心理學與四元素:占星諮商的能量途徑》

《土星:從新觀點看老惡魔》

《凱龍星:靈魂的創傷與療癒》

《神之手2:透視你的生命藍圖》

The 22 Characters Inside 2
 
作者:成英姝
書系:Holistic 071
定價:280 元
頁數:240 頁
出版日期:2012 年 01 月 05 日
ISBN:9789866112331
 
 
第一部 生命歷程的主題與階段性發展

  過去上千年來,哲學家思考生命是否有意義?如何尋找生命的意義?如果這些偉大的思想家,以及實證主義者或機率論者聽到我說生命是有主題的,這主題甚至是事先被選擇的,可能會惱羞成怒吧?

  某些宗教的觀念認為生命有課題,但用課題這個詞太容易陷入狹隘的定義,把生命解釋成功課、習題,固然這麼想也不完全錯,但抹煞了這其中至為關鍵的部分:創意、實驗性、活潑的遊戲性質。我曾說工作裡有苦、有難題、有打擊、紛擾、挫折,電玩遊戲裡也有任務、阻礙、受傷、難關,你拚命在後者裡找嚴苛挑戰,覺得那樣才刺激、有趣、有成就感,那麼前者又有何不同?為何你能接受、歡迎後者卻排斥前者?你說因為後者是遊戲,它的痛苦不真實,傷不到你、死不了你,其實前者也一樣。你越投入,它越真實,而生命經驗裡的痛苦傷不到你的靈魂,死不了你的「本我」,就是這麼一回事。

  「自我」的生命旅程就跟「本我」玩一場電玩遊戲一樣,「自我」是「本我」在遊戲裡扮演的角色,但「自我」並不是一個傀儡,「本我」並不吝給「自我」攻略指南,歡迎「自我」一起參與遊戲的創造。

  在這本書裡我想聊「找出自己生命旅程」這一冒險遊戲的攻略指南的方法。

  就像電玩遊戲有主題,生命的歷程也有主題,且有階段性的邏輯,像電玩遊戲的一關關過關斬將,但生命經驗的階段邏輯更像一篇文學作品或者一首音樂,以階段性邏輯為組織結構,就主題發展開來。雖然有既定的主題和結構,卻不是僵硬的侷限與限制,相反的,它提供無限的自由,足以揮灑出最豐沛的成果。

生命藍圖

  若說我們的生命經驗在事先就有了一張藍圖,那麼它包含了三個元素,主題、形式、內容……完全跟任何藝術創作一樣!生命藍圖的主題、形式、內容指的是什麼呢?剛才我們已大致談了主題,至於形式,藝術創作的形式對評論家而言各有其非常執著的定義,而針對生命經驗,我指的是它的手段、風格。同樣的主題,可以選擇極端不同的手段、風格,好比說同樣設定成一個有哲學傾向的人,藉由這一次的人世生命玩味事物的真理,卻可以選擇生命經驗是較平穩、封閉、靜態的,或者遭逢巨大的動亂、波濤、折磨。

  幾乎所有的生命經驗都會包含風暴和波折──否則不是太無聊了?想想那些拚命灑狗血的電視劇,那內容聳動的報紙版面,比正正經經四平八穩更博得大眾青睞。如果把你的靈魂想像成一個導演,他可不想拍每一部片都像侯孝賢,他永遠想嘗試更多,「本我」和「自我」協力創造生命經驗,有如一同身兼導演和演員,相信你有時喜歡演靜態的內心戲,有時想飆外放狂野的表演方式,有時想來點動作冒險。風暴和波折的形式風格豈不是可以有無窮的展現型態?有人選擇了像是大屠殺或集中營這樣恐怖、具有強烈巨大的傷害性的經驗,有人相反。前者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那是非常強而有力的展現方式,劇烈地衝擊人世的「自我」,同時衝擊其他人,是集體靈魂的大震盪。

  內容當然指的就是具體、實質、細節的生活經驗本身。換言之,將隱居在湖邊獨自一人生活和大屠殺、集中營這樣的生命經驗相比,就可以理解兩者形式上的差別了,一是靜態平穩,一是劇烈殘酷,而內容就是這經驗的本身,兩者也截然不同。

內在如何設計主題、形式與內容?

  現在假想你尚未開始你的人世生命,你正在構思要給自己設計個什麼樣的故事,當你在面對主題、形式、內容的產生時,並沒有一定的先後順序,要去想像一個故事必然包含了人物與事件,從哪一者發想都可以。先塑造角色,他或她是個什麼樣的人,然後再來想他或她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或者先想出有趣的經歷,然後再想要讓角色是什麼樣的人會更加有意思呢?可以選擇在一開始就先設定主題,好比我想讓主角歷經了這個事件以後有了什麼樣的改變或明白了什麼道理,也可以在構思人物和情節的時候同時思索。

  舉個例子,如果是先設計事件:一個少年原本害羞而缺乏自信,發生了一個意外讓他得到了某種超能,他變得所向無敵,但這卻使他誤入歧途,然而某天村子發生了大災難,他卻不惜犧牲自己勇救了村人。這是個很粗略的構想,接著你有了別的靈感,何不讓人物是個女孩子呢?她誕生在一個有嚴重的性別歧視和家庭暴力的家庭,這樣故事的主題就能更鮮明了。因為她原先是一個受排拒的人,她也排拒傷害她的人、放逐自己,但她最後選擇幫助那些曾對她不友善、不接納她的人。

  那麼為什麼她要不惜犧牲自己去救村人呢?既然村人從來就不接受她,她也不想得到他們的接納,但是,這個村子裡卻有某個人她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她喜歡這個人,卻沒有辦法表達。這麼一來,故事的層次又更豐富了,我們可以探討一個人想被認可、證明自己的價值,或者得到愛,但不需要從所有的人身上得到,而只為了某一個特定的人。

  如果你繼續想更多的細節,故事會更豐富,層次更多,主題更幽微,好比說,女主角喜歡的其實是一個女生。好比說,女主角的家庭是來自外地的人,有罪犯前科的,或者少數族裔。這麼一來,她的童年時期,她的少女時期,她成年後的生活,每個階段的主題便浮現了。

  現在你會有個疑問,你寫的是女主角這個人的故事,那麼她周圍的人怎麼辦呢?那些人又各自有他們的作者,怎麼符合你的故事情節?

  所有人的「本我」其實最終是連結的,終極的「本我」只有一個,也就是一為全,全為一。

  另一個疑問是,這故事到底在女主角誕生到世界上之前,已經寫到多精細的程度呢?女主角真的顯化至物質世界以後,她到底有多少自由意志脫離這個劇本編寫她自己的人生?

  這個想像的練習幫助我們理解我們的生命經驗被(「自我」與內在共同)創造出來,每個細節、遭遇,都有它的意義。

生命藍圖提供什麼資訊?

  我總是很驚奇,如果真有一份生命藍圖,大部分人都希望它能提供的資訊越精細越好,諸如你會考上何所大學?會從事什麼工作?幾歲時會結婚?某年某月某日你會發生車禍,某年某月某日你丈母娘會死,某年某月某日你自己會死。這太怪異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有人會接受生命經驗是如此僵化、死板、每分鐘都早已被刻在石頭上的東西。

  也有的人想法剛好相反,如果告訴他有一份記載了他一生會發生的所有事件的生命藍圖,問他想不想看?他會說不想,與其先知道結果,不如無知地順其自然走下去。但是如果告訴你,有一份記載著你一生會發生什麼事的生命藍圖,但你可以自由改寫,那麼你就想看了吧?

  確實有生命藍圖沒錯,你的過去、你的現在、你的未來都寫好了,「本我」這傢伙很厲害,他每一瞬間都寫出了一本書,完整的,寫到最後一個字後頭的句點。問題是,你注意到這句話的重點了嗎?他每一瞬間都寫出了一整本書!換言之,下一瞬間他又寫了一本。因為你看不出來兩本有什麼差別,所以你以為是同一本,但事實上它有變化的,尤其是「自我」的意志產生了很大的變動的時候。「本我」很樂於「自我」提供了很不一樣的想法,它時時刻刻把這些想法納入他新的創作。

  因此,以為自己有一份被寫好了的不會改變的生命之書,那麼去探索它是毫無意義的事,可是明白那書是活的、生動的,你可以參與,情形就不同了。同理,你該從那書上得知的訊息,也不應是死的東西,而是可自由揮灑的空間為何?我說過了主題是個能帶來創造的自由的設定,舉個例子,有三個人的生命歷程主題都是「愚人」,但他們可能用完全不同的生命經驗來詮釋這個主題,一個人成為畫家,一個人是醫生,一個人是計程車司機。反過來說同樣是醫生,很明顯的世間每位醫生的人格特質都不相同,理想和目標可能也大相逕庭,他們的主題當然各自不同。

  再者,主題的設定跟我們的人格屬性有很大的關連,除此之外跟我們所處的環境也有關係,好比說為何你出生在一個已開發國家或者第三世界國?為何你出生在一個富裕的或者貧窮的家庭?為何你的成長環境讓你較為容易接觸到藝術性的或者很市井的或者很殘酷的或者有特殊意識型態的背景?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問題。在《神之手》中我談的較多是內在能提供的多種人格面向以及潛能,在這裡則想多提及內在設定的主題所能帶來的各種生活經驗與遭遇,這些經驗與遭遇不是僵化的、死的,而是有助於發展主題的材料,「自我」有責任將其豐富、擴大。

如何「馬上」掀開自己的主題?

  總是有人問我,有什麼方法可以「立刻」用一種簡便法一翻兩瞪眼地找到自己的屬性,或者自己的人格特質,或者自己的天命,我相信現在也有人會問是不是可以抽張牌,或藉由自己的出生日期來推算的方式等等,馬上確定自己的主題。

  我說過了不會完全否定任何工具、技巧、測驗、計算方式來探索這些答案,我也無意阻止你這樣做,我想這些方法可以提供你一些線索,或者給你帶來啟發,至少讓你有個尋思或質疑的起點。然而它不會是絕對的,也無所謂「標準答案」為何。

  有些透過有規則的推算、排列能得到關於命運的繁雜細節的技巧,很多時候是看起來很讓人信服的,它確實得到不少讓人覺得合乎事實的答案。沒有錯,它甚至可以說是完美的,然而真相是,它只在一個維度上面完美,而宇宙其實有無限個維度。

  最驚人的真相是,我們並非一直活在同一個維度上。但就如當你坐在列車上前進時,你會以為是旁邊的列車在後退,換言之,我們活在主觀世界中,因此根本不可能有辦法意識到自己所在的宇宙的維度變換了。只適用於「宇宙僅一個」的制式方法,只能提供參考,不可能呈現全貌,全貌是無限的。

  這麼講你可能感到難以理解,但我們現在無須著墨在此,你只需記得一個概念,別往任何制式化的坑洞裡跳,所有的框架都有意義,但都不是死的。你永遠有完全的自由,但你得先理解那意味什麼,否則你無法擁有它,你更不能在未理解之時就先放棄,自己把自己先束縛住,還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

  你可以推翻、重寫你的生命藍圖,你會瞬間展開全新的生命,你會有一個「新的出生年月日時」,這個瞬間你躍到另一個維度的宇宙去,而你全然不知曉,請問,這樣你還認為一個死的、限定的命盤推算是有意義的嗎?

  我寫這個話題,不是在告訴大家一本死書有什麼密碼可以解讀它,而是一本活書你要怎麼去看它,你自己就是它的作者,你怎麼寫它,如果你不能把自己的眼光拉高拉大,你就看不見它,你就以為你只是個被寫在上面的棋子。

  你必須丟開「有標準答案」的想法,改抱以活潑熱切的好奇來探索你的生命藍圖,你必須認為探索這件事本身就有高度的挑戰性和趣味,才能掌握自己書寫生命藍圖的訣竅。

探索主題有助改善惡化的生命經驗

  無論怎樣的生命經歷都有其價值,但「自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其人世經歷上,當然還是最關注自己生命遭遇的展開,像是耽溺於某種劇烈的情感而走向崩潰毀滅之路的藝術家,或者變態殺人狂的故事,也許極富魅力,但對大多數人而言,還是只要在電影或小說看看就好,不要發生在自己身上。我認識很多對偏執的、變態的故事非常著迷的人,他們十分相信自己不同於正常人,但事實上,他們私底下在真正的生活裡遭遇難題時,他們都急於解決、想要回歸到一個安寧的、平順的狀態,跟任何普通人沒兩樣,他們期待被周圍的人接納跟喜愛的心情也跟任何普通人沒兩樣。

  因為「本我」本身是終極的和諧,因此當然是指引「自我」朝向這個和諧完滿的方向走,這就是探索自己的主題有其必要的理由,越能明瞭自己生命經歷的主題,越能找到通往和諧完滿的方向。

  至於真的完全脫離一般人的精神狀態,而落入嚴重的偏執和病態的人,他們顯然失掉了「自我」和內在的平衡感,甚至可能更進一步喪失掉置身人世世界的意識存在平衡。從內在通往外在物質世界的顯化是一個源源不絕的動平衡的狀態,如果失掉平衡,就會發生在物質世界裡聚焦不清的現象。

  舉一個呈現偏執態度的例子,希特勒,他的主題可能是「教皇」,也就是在人世建立符合他理想的法則,但顯然他在「皇帝」的主題之時便發生傾斜,此後一路偏差下去,無視於內在給予的必須做出調節的訊息,這並不只是他的價值觀是偏執的、給世人帶來巨大的災難,他本身也把自己的情感、思維、判斷力逼入僵局,當他在這個層面上已經扼鎖住自己的喉嚨的時候,於外在的實質經驗世界中他不可能擴大他王國的版圖。當主題進行遭遇瓶頸或者偏失時,「本我」會製造出警訊以及崩壞來使「自我」扭轉,有時崩壞是有益的,當下雖然衝擊很強烈,讓「自我」難以接受,但卻是必要的挑戰,然而有時崩壞是「自我」完全忽視內在聲音造成的毀滅,或「自我」放棄人世生活的型態。

  內在不依循人世的價值,並沒有「獨裁者是壞人」這種概念,但假設獨裁造成的是人類集體生活狀態的偏失傾斜,那麼就也必然導致這個制度的崩毀。我在《神之手》裡已提過有關於人類集體文明的歷程就跟個人的生命歷程一樣有其階段性發展的邏輯。

  找到自己的主題便較容易認知生命經驗發展的方向,這在遭遇外在惡劣的衝擊時,特別有助益,因為你較能掌握這個惡劣的經驗意義為何,它必然指出你的偏失或者意圖把你引到某條路上去。

  此外,有些經驗的製造有助於主題的發展,但經驗並不是主題,好比說有的人大半生歷經戰爭,這是他主要的生命歷程,但戰爭並不是他的主題,通過戰爭他如何思考,如何感受,如何反應,如何轉變才是他的主題。

  我舉個例子,假使有兩位總統候選人,他們當中究竟誰會當選呢?當總統是不是一個主題?不是。當總統是生命的經驗,它是發展主題所創造出來的材料,而不是主題本身。那麼我們再來看,假使這兩人其中一位的生命主題是「皇帝」,另一位的主題是「節制」,你聽了也許會以為,那麼主題是「皇帝」的人會當選囉!不,也並非如此。主題是「皇帝」的人,他的人格特質會有較強的權力意志傾向,不管他在或大或小的組織裡,或者只是在一般的人際關係中,會以這樣的特質來創造他的生命經驗,而主題是「節制」的人,其生命經驗則可能致力於求取平衡,無論他在組織裡,或者面對自己。如果他能將領導一個國家變成展開「節制」的經驗,也就是說平衡各方面智慧和力量──因為「節制」也有藉由這種平衡的智慧和力量將他個人以及國家提升到一個新局面的意義──那麼他獲取總統的職位的可能性也很大。

  有些人抱著命運就是「生來就是要當XX的命」這種想法,其實我們的生活經驗──包含了我們會從事怎樣的工作,──都是發展我們的生命主題的工具,且生命的每一階段都有其主題,這些階段的主題幫助我們對整個生命主題做更好的開展,以及平衡偏失、壯大能力,有時中間階段的主題跟整個生命主題看來完全衝突、相反(這通常是必然發生的),違逆我們的期待和希望。舉例來說,權力欲望很高的人,看起來好像主題是「皇帝」,但事實上他的主題是「力量」,他必須探索各種力量的角力對峙,他想要競選總統的這一大分階段主題又面臨的是「倒懸者」,將要進入沉潛、省思的狀態,那麼當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許多人都希望能藉助某種工具、計算、測驗、特殊技巧……立刻、直接地知道自己的主題是什麼,我並不否定藉助工具或方法獲取內在情報的做法,但我還是認為沒有什麼勝過仔細聆聽內在的聲音,審視、思考、捕捉直覺來與內在協力推進自己的生命。

瞭解當下置身於階段歷程中的位置

  前面談了很多關於生命歷程與經驗的主題,瞭解主題與瞭解置身階段歷程的位置一樣重要,當你瞭解自己的主題和位置,較能明白自己生命經驗的發展邏輯,也較能掌握經驗的創造。

  至於生命的階段性發展,我在《神之手》裡其實已經藉由二十二個內在機制解釋了這些內在機制是「本我」協助「自我」展開生命旅程、創造生命經驗所必須,也是「自我」底下所具備的所有能力與不同面向之特質的全觀,因此這二十二個階段本身的機制就是生命旅程歷經此一階段時的主題,在這裡我把二十二個階段又劃分為「內向本能期」、「外向拓展期」、「交互作用期」、「價值實現期」、「回歸期」、「成熟期」六個大的階段,各自又有其階段性的主題和功能。

  單一事件也有二十二個機制階段的歷程,但是因為有些事件歷時較短,用大分階段來分析較簡明,你可以自己試著用二十二個機制階段來分析,這裡則用六個大分階段舉例,就像先前以《莎拉公主》的童話來當範例,這裡我也用個故事來說明一個單一事件──其實它是相對於整個生命歷程來看,呈現較為單一的面向,但從故事中你可以看出來它並不那麼「單一」,尤其是我想強調事件的延續性的重要,就好像我們不能把第一個樂章結束視為整首樂曲的結束,它的結構是有延伸、變化與回歸的樂章的組合──它可能是當事人生命歷程裡某一個大分階段裡扮演重要關鍵(影響力,也就是有助於完成在這個大分階段的主題)的角色,也可能橫跨了當事人生命中的幾個大分階段。

  下面我藉由一個有趣的故事來描繪單一事件的階段旅程是如何發展的,這是一位古代的國王的愛情故事。

  話說國王愛上一名平民女子,我曾說了內向本能期的特色是內在衝動的自發性,而愛情的發生必然是如此,因為它是真實的感覺,你不可能假造你真實的感覺。縱使對國王的立場來說,愛上一名身分不相配的女子是不智、不當的,但愛情就是愛情,真實地發生了。

  國王的愛的強烈,足以為了跟這個女子結婚而放棄王位。

  內向本能期不受外在價值觀的影響,國王單純地為愛痴狂,胸中為滿懷愛意鼓動,貴為國王而毫不介意不計尊嚴地跪在愛人石榴裙下,除了能和所愛的女人相守,世界上沒有更重要的事。這像是機制階段「愚人」的典型特質。

  失去權位變成平民以後,國王看似喪失了重要的依憑,但也可以看作是獨立的開始。這是典型的外向開拓期。事實上在生命歷程中,邁入機制階段是自我離開「本我」的庇護,有如動物離開母親的餵食、保護、指導,而外出獨立,建立自己的王國,自己生存的世界,國王現在的情形正與此呼應。

  很顯然,故事並不會停留在國王和美女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兩人並不是結婚當天就死在大地震當中,而是得持續過日子,此時原本的橫逆不存在了,兩人已修得正果,新的挑戰轉變到務實的層面。

  如果國王繼續處在內向本能期狀態,很可能他無法解決婚後生活的難題,他會遭遇許多以前想都沒想過的困擾,然後逐漸被現實生活滅頂。他必然得轉入外向開拓期,放棄王位的國王和心愛的女子結婚後,為了生計開了間農場,這跟繼承得來的王位不同,這可是他自己創的業,他一點也不覺得卸下國王頭銜有何可惜,相反的,他為擁有自己的事業而驕傲。他覺得自己是個頗有創意的人,他不需要學一套制式的經營農場的方法,他何不照自己的意思來?他自信滿滿地動手證明自己的能力。

  但他逐漸發現許多事得向現實妥協,而他不是養他自己一個人,他有妻子(我們推想他還有了幾個孩子),他還得養農場的員工,他要開源節流,得降低成本,擴大營收,他得有新的財務規劃,他得考慮專家的意見,他得更有效地管理和運用人才。現在國王不知不覺間走入交互作用期了,經過一番努力,國王總算把農場經營得頗不錯,但時代在變,農場似乎也面臨了該轉型的時候,傳統的做法似乎越來越困難,但大刀闊斧轉變又讓人很不放心。

  農場裡新來了個年輕人,大膽獨特的作風帶來一種新的氣象、新的趣味,這讓國王開始有了跟過去不同的想法,誰說思考事物一定要依循某些規則呢?不按牌理出牌不也是一種創意?他改變了經營農場的想法,不再一心抱著如何提升營收來做管理,而以能引燃自己創新的興趣為準則。這是進入價值實現期,同時挑戰和考驗也席捲而來。

  國王覺察到妻子愛上了這個年輕的傢伙。國王不知道如何處理這樣的局面,是否要想辦法挽回妻子的心呢?她可是他當初放棄一切換來的啊!但如今所有的事都不同了,他如何看待他新的這個王國呢?這跟當初那個王位不一樣,不只是他自己創造的有如自己的孩子般的世界,同時也代表了他新的人生。

  不幸的是,妻子不但愛上那小伙子,兩人還謀奪了農場的經營權,國王──當然,他早就不再是國王了──第二次失掉了他的王國,跟上次不一樣,上次是他主動放棄的,而這次是被剝奪了一切。

  當初為了這個女人放棄權位的自己現在看來似乎很可笑,他幻想跟那可惡的傢伙決鬥,哭著要妻子回到他身邊,但他知道這是無聊的行為,因為妻子已經不愛自己了,這一切沒有意義。國王這時已進入回歸期。

  既然妻子已不愛他,看來國王的愛情事件到此算是結束了,但這個事件的重要影響還在延續,且以一種酵素的角色仍作用著。

  國王展開無目的的旅行,一路上他思索著人到底是無法擁有任何事物的,因為任何事物都沒有永恆,因此人只能不斷創造出事物來。而人也不可能永遠贏得他人的心的,因為心屬於他人所有,不是你能掌控的,眼前一刻你贏得那人的心,下一秒他有完全的自由離開你,因此你能做的只有在每一刻依順自己的情感,表達你的熱愛和忠誠,你不知道這換取來的回饋是否能維持到下一刻,只能珍惜每一瞬時的勝利,為之感到歡欣。而你能承受失去,不讓自己墮入憤怒和痛苦的深淵,因為你明白你對得起自己,而你無法要求別人。

  國王在旅途中當然增加了許多見聞,而他把許多對於人生的體會與他所接觸的人和事佐證思考。你可以想見,這時國王進入了成熟期。

  此時當初繼任王位的弟弟病逝,國王被請求回到他的王位,他感到有所猶豫,並未立刻做出決定。

  然而無論如何,他明白他和當初放棄權位的自己已經完全不同了,做為國家的領導者,過去他是一個懷抱天真理想但卻不符實際的人,他有善念和熱情,卻耽溺在自己的世界裡,他不理解真實的生活,也不懂得從他人的角度來看世界,而他現在有了不同的眼光。

  他得到消息,妻子離開那個男人了,事實上是那男人把農場賣掉跑掉了,如今妻子想要回到他身邊。他對她還有感情,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和她破鏡重圓。

  現在他似乎又回到原點似的,要在兩件事中做選擇──王位和女人,他懷疑兩個選擇都不對。

  然而轉念間他明白,剛好相反,他怎樣選擇都行,他有完全的自由,他是自己的主人,本來就是如此,任何人都應該是如此,重點是自己能不能接受自己的選擇,而他明白他有能力信任自己的選擇,無論他怎樣做,都不是繼續抱著某種心結的結果。

  這個故事很戲劇化,將事件內的大分階段呈現得很鮮明,我常聽說一些人的遭遇非常傳奇,所有的小說家都感嘆真實世界的事件比小說更具有戲劇性,而現實中越是如此戲劇性、波折起伏的遭遇,其呈現的主題意圖越是可能捕捉的。然而更多單一事件是微小的,每天每天我們的生活都有事件在發生,不一定能明確地抓到它有何重大意義,但至少可以用階段性的眼光來推估它的發展與時間性。

  我以這個故事為例,解說人生裡某一重大事件之經過內含的階段近程,你可以試著為自己人生裡曾發生的較鮮明的事件進行類似的分析,或者你正面臨某件對你而言重要、有影響力的事,不妨拆解一下此時進行到了什麼階段,並預測之後的發展可能。

 
 
★相關課程、工作坊: 2012/2/10 《神之手2:透視你的生命藍圖》新書發表會

2012-2成英姝老師∼《神之手1》+《神之手2》雙書深度導讀會

2012-2成英姝老師∼《神之手2》深度導讀會+算牌解析技巧班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