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4/04/13-04/20 陳代樾【大開眼界】費登奎斯兩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肯納園,一個愛與夢想的故事》

《破牆而出︰我與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共處的日子》

《慢飛天使》

《星星的孩子:自閉天才的圖像思考》

《我看世界的方法跟你不一樣:給自閉症家庭的實用指南》

The Way I See It : A Personal Look at Autism and Asperger
 
作者:天寶•葛蘭汀
譯者:廖婉如
書系:Caring 070
定價:380 元
頁數:336 頁
出版日期:2012 年 12 月 14 日
ISBN:9789866112607
 
特別推薦:吳佑佑 呂政達 花媽卓惠珠 柯白珊 彭玉燕 蔡文哲 潘兆萍 劉增榮 蕭義雄
 
第九章 上大學,找工作

快樂的自閉症類患者擁有滿意的工作或嗜好

在我四處參加很多自閉症會議的過程中觀察到,在生活上適應極佳的高功能自閉症患者或亞斯伯格症患者,都擁有一份滿意的工作。可以發揮個人專才的工作,大大提升了個人自尊。反過來說,我見過的這光譜上最不快樂的人,都沒有良好的一技之長在身,也沒有可以與人分享的嗜好。由於成人生活有大量時間花在工作上,擁有滿意工作的人廣泛來說都活得較快樂,也較能應付不同情境,這一點是很合理的。

技能培養快樂人生

我認識幾個擔任電腦工程師、事業有成的自閉症類患者。其中一位告訴我,她現在過得很快樂,因為她和「同類」的人為伍。在某次開會中,我遇見一對父子。那位父親從兒子小四開始教他寫電腦程式,如今這個兒子在電腦公司上班。很多自閉症 / 亞斯伯格症患者很適合發展這一類專長。父母和老師應該開發、培養孩子這方面的才能。
幾年前我到日本觀摩自閉症教育課程。我遇見了很多高功能自閉症患者,每一個都有好職業。有人從事技術及法律文件的翻譯,有人擔任職能治療師,還有好幾位是電腦程式設計師。有位不那麼屬於高功能的人則是麵包師傅。我注意到,日本的教育著重於培養技能。那些自閉症患者卅亞斯伯格症患者受惠於這個教育方式,而且一輩子受用不盡。

升遷前請三思

把固有才華轉化為求職就業的一技之長是很可行的,但是自閉症患者卅亞斯伯格症患者也需要下苦功。一旦達成目標,進入職場後,他們也要當心一件事,那就是避免從如魚得水的技術性崗位,被升遷到力有未逮的管理職位上。我聽說過類似幾個令人遺憾的例子。一些原本擔任製圖師、實驗室技師、體育作家和電腦工程師的自閉症類患者,因為工作表現優異,被晉升到需要有交際手腕的經理職務後,工作表現大不如前。

分享嗜好甚過同病相憐

可以和其他人分享的嗜好,也是建立自尊的一大助力。我讀過有個女人因為工作沒前途而過得不開心。在她發現這世上有人和她有一樣的嗜好之後,生活從此改觀。在閒暇時,她養一些可愛的雞。透過網路,她跟其他養雞者交流意見。因為有機會進一步探索她的嗜好,她過得比以前更快樂,儘管她還持續做那份沒有前途的工作。我認為,透過網路和其他愛好者溝通聯繫,比和其他自閉症類患者在網路聊天室裡互吐苦水同病相憐還更有建設性。後者對誰都沒好處。
父母和老師在教導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孩童時,必須以開發他們的長才為優先。這些才能可以發展成就業的職能和嗜好,提供他們和他人分享的機會,生活也會因此更快樂、滿足。

圈內?圈外?自閉症 / 亞斯伯格症文化

在自閉症卅亞斯伯格症社群裡經常討論的一個話題是,自閉症卅亞斯伯格症患者必須要適應「正常」世界到哪個程度?我的看法是,你還是可以做你自己,但是行為上也要有一些改變。幾年前,首創「自閉症」一詞的肯納博士(Leo Kanner)指出,在社會上適應得最好的人都是了解自己的人,而且他們知道自己的行為多少需要有所改變。

整潔儀容的重要性

我也有同感。一九七四年,我受雇於飼牛場營造公司。我的老闆清楚告訴我,我需要改善服裝儀容。當時我總是穿得很邋遢,很少花心思打理儀容。在老闆幾位祕書的協助下,我學會穿著整潔,並經常保持個人衛生。在HBO拍攝關於我的傳記電影裡,片中老闆把一罐體香膏扔到我面前說:「妳臭死了。」這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當時我氣得跳腳。而今我很感謝那位老闆,他迫使我去改變,讓我比較可以被社會接受。對我來說,這是一種邏輯推理,遵循若 / 則的電腦碼運算序列。若我想要這份工作,則必須改變某些行為。於是我照辦。

即便是今天,我的穿著仍然和一般人不一樣。我喜歡穿西部牛仔裝,這是我表述自己的方式。這樣的穿著大家可以接受,但骯髒邋遢則不然。
我認為特立獨行並不成問題。很多領域裡的佼佼者都是特立獨行的怪咖。矽谷就充滿了外表和行徑與眾不同但絕頂聰明的人,就像電視影集「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裡的超級天才宅男謝爾登(Sheldon)。(如果你沒看過這影集,趕快去看。四名主角都有各方面的人際社交問題,這影集是討論自閉症類患者社交難題和解決之道的好教材。)很多超級怪咖很可能有輕微的自閉症。只要你有過人之處,古怪之處通常會被人忽略或包容。不過如果你是平庸之輩,那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有一次我和一位喜歡穿螢光色透明塑膠材質衣服的亞斯伯格症女子聊天。老闆對她的穿著很不以為然。她告訴我,這樣的穿著是她的個人風格。我了解她想要保有個體性,但我還是提醒她,那樣的穿著參加派對沒問題,不過穿去上班則不得體。如果她不讓步,飯碗可能不保。我建議她穿同事比較能接受、風格收斂一點的衣服,譬如穿傳統的洋裝,點綴螢光色的配件,比如腰帶、皮包或耳環。

技術人員vs.西裝革履的人:企業界

在企業界,諸如電腦程式設計師和工程師等技術人員和經理人之間經常產生摩擦。技術人員往往稱呼經理是「穿西裝的」(我們不會當著他們的面這麼說)。很多大公司裡的技術人員具有輕微的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特質。對他們來說,技術性的事情很有趣,交際應酬則很無趣。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包括了和其他工程師及技術人員討論如何建造肉品工廠。這些技術人員是我的社交圈。我們有相同的人格和行為特質,這使得我們在討論事情時比較容易產生共識,而且更能彼此理解。(我們一起嘲笑大多數「穿西裝的」連做個紙袋也不會時真的很好玩。)
每個科技業的大公司裡,都有一個由不諳人情世故的人構成,但卻能讓公司繼續營運下去的部門。即使是銀行也有一些純粹的技術人員,負責處理會計、修理自動提款機和維修電腦。電腦怪胎、天才宅男、亞斯伯格症或高功能自閉症之間,無法截然地加以區分。技術人員和穿西裝的之間也總會產生摩擦。穿西裝的多半是長袖善舞八面玲瓏、努力往上爬到經理階層的人。然而少了所有的技術人員,他們沒產品可賣,也沒生意可做。

別要求他們改頭換面

父母、老師以及和自閉症 / 亞斯伯格症患者有關的人必須了解到,你不可能要求不善交際的人改頭換面,變成善於交際的人。重點應該擺在教導他們適應周遭的社會,同時保有自己的本性,包括原本的自閉症卅亞斯伯格症特質。學會社交技巧很重要,但我不可能違反本性。教授社交技巧的方法,譬如「葛蕾氏社會性故事」(Carol Gray's Social Stories),對學齡兒童很重要,應該在低年級時就開始教。不過,擴大自閉症 / 亞斯伯格症青少年和成人社交圈,則需要不同的做法。最好著眼於他們的才能而非缺陷,找出有創意的方法來突顯他們的強項,好讓他們更融入社交情境。有些智力超群但拙於與人交往的青少年,有必要結束高中課堂裡的折磨,到社區大學修進階課程。如此一來,他們能夠和各領域裡智力相當的同儕切磋,譬如電腦程式設計、電子工程、會計、繪圖等。最近我看到某社區大學的簡介,發現他們開了許多特殊有趣的技術課程,要是我高中時能在這樣的大學修課想必棒透了。

有些自閉症 / 亞斯伯格者比較死腦筋,以全有或全無的方式來看待某個行為。當被要求或期待要改變某個行為時,我們會以為要徹底根除它。在大多數的情況裡,我們都不需要這麼做。我們比較需要去調整某項行為,了解在哪些時機和場合下,該行為是合宜或不合宜的。比方說,在我自己家中,當沒有別人在場時,我依然可以穿得很邋遢(一般人多半也跟我一樣)。找到折衷方法,好讓我們保有本性之餘,依然符合某些未言明的社會規則(包括職場規則在內),是我們要好好下工夫的地方。

上大學:給自閉症 / 亞斯伯格症患者的幾個竅門

上大學這件事,可能會讓自閉症和亞斯伯格症患者緊張不安。在國高中時期接受父母及師長提供大量協助的人,尤其會覺得這個轉換過程格外艱辛。我將在此分享我的大學經驗。

捉弄

念高中時我常被同學捉弄,上學變成是折磨。青少年超愛社交聯誼,我實在搞不懂他們。我認為某些具有大學程度學科能力的自閉症患者或亞斯伯格症患者,應該趁早脫離艱苦的高中生活,到社區大學或一般大學修課。家長往往會問到大學的年齡限制。我很早以前就學會,別管這個問題,儘管註冊上課去。

家教和良師

我在高中時遇見了一位很棒的自然科老師。當同學的捉弄行徑讓我受不了,我就會到克拉克老師的實驗室去做自然科作業。上大學後,他依然經常給我很多協助。在高中和大學時期有這樣的良師指引是我的福氣。我和很多高中被當掉好幾科,最後不得不退學的學生談過,他們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場,是因為課業上一發生困難時沒有即時尋求老師協助。一有學習困難的跡象就要找人幫忙。我上數學和法文課時感到很吃力,我總會找人幫我補習。我不允許自己不及格。

學科能力不平均

很多自閉症類患者的學科能力不平均,在某些科目上表現優異,在某些科目上表現很差。也許某些科目需要找家教補習。選修少一點的課程也是方法之一。

大學住宿

上大學後我在住宿方面的第一項功課,就是和另外兩位室友同住。那簡直是災難一場。我晚上睡不著,而且不得安寧。於是我搬到另一個房間和另一位室友住。這樣的安排好多了。後來我和好幾位室友成了好朋友。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患者需要安靜的住宿環境。我會建議在註冊之前先到校園看一看,好讓這個轉換過程容易一些。

大學社團

我在好幾個可以發揮我專長的社團裡很活躍。人們賞識才能,拿手的長才可以彌補你身上的怪異之處。學校舉辦音樂季期間,很多布景就是出自我手。我也替滑雪社團和社會事務委員會製作招牌和海報。

上課的撇步

我一向都坐第一排,這樣老師講課我才聽得清楚。粗重子音有時令我聽得很吃力。下課後我會重新整理筆記,好把內容融會貫通。日光燈不會令我困擾,但有很多自閉症患者或亞斯伯格症患者受不了日光燈,因為教室會忽明忽暗地像迪斯可舞廳,使得聽講過程更為吃力。有些學生發現,在桌椅旁放一具老式白熱燈泡的檯燈,可以降低日光燈的閃爍。戴帽舌長的棒球帽可以遮擋天花板的日光燈。把講課內容錄下來,稍後找一個沒有干擾的空間重聽也是個好方法。

對某些自閉症類疾患的學生來說,小型學院和小班上課也許是比較好的選擇。我念的就是小型學院,小班上課。那真是好處多多,因為我更有機會可以接觸老師,而且排除了上百位學生齊聚一堂大班教學的感覺劇烈刺激。對某些學生來說,在社區大學把頭兩年的課修完可以減緩大學生涯的衝擊,避免應付不來而輟學或退學。

課堂上的行為

學生進入課堂內要表現出「受到期待」的行為。這些「不成文的規定」,你往往不會在上大學前學到。課堂上的兩大禁忌是,占用老師的上課時間以及干擾上課的進行。比方說,我規定自己每堂課最多只能問兩個問題。我知道很多自閉症類疾患的學生會沒完沒了地提出一連串問題,占用老師上課時間,或在別的同學發言時插嘴並提出挑釁觀點。這些都是很不恰當的行為,其他包括在別人必須要專心時(譬如考試中)發出過多的噪音、在課堂上講手機、在課堂上聽音樂等。不知道這些潛規則的自閉症類患者可以尋求老師或同學協助。千萬別以為你天生就知道這些規則。

打理儀容的技巧

你要學會不要邋裡邋遢。最好是在上大學前就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很多打理儀容的活動,譬如刮鬍子,會造成感覺上的不舒服。這時就要試用各種刮鬍器具,找到可以忍受的款式。使用無香味、低過敏源的體香膏和化妝品通常比較舒服。

主修的選擇

我觀察到的一個問題是,自閉症患者完成大學學業卻找不到工作。找一個將來有就業出路的領域當主修是很重要的。一些好的主修包括工業設計(我就是念這個)、建築、平面藝術、電腦工程、統計、會計、圖書館管理和特殊教育。就讀社區大學的人可以修建築製圖、電腦程式設計或商用藝術等課程。練就好你的特長。人們看重專長。

從大學進入職場

自閉症類患者在大學畢業前應該在所選定的領域裡兼差打工,慢慢從校園轉換到職場,這過程將會容易些。暑假時也不妨在相關領域裡實習,就算是當義工也好。大學時我在姨媽家的牧場、某研究實驗室以及自閉兒的暑修班打工。我看過太多很優秀的年輕人大學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缺乏這些打工經驗使他們在就業時困難重重。他們沒有置身處於工作環境的經驗,沒做過他人交辦的事,沒與他人共事過,沒有所需的人際技巧或管理個人時間及工作量的經驗等。

我家那位自閉症少年可以開車嗎?

很多父母親問我,自閉症患者有沒有能力開車。我十八歲就開始開車。我在姨媽家牧場的泥土地上學會的。一整個夏天,我每天開著她那輛舊卡車到四點八公里外收郵件然後折返。那卡車必須以手動排檔,只要離合器沒踩得剛剛好就會熄火。由於離合器不容易控制,前幾個禮拜,姨媽坐駕駛座操控離合器,我則坐她旁邊掌控方向盤。我學會掌控方向盤後,花了好幾個禮拜才把離合器摸熟。安姨媽確認我完全可以自行操控方向盤、煞車和換擋之後,才讓我開卡車上有車輛行駛的馬路。

多點時間,自閉症患者也能學會開車

就開車這件事,一般少年和自閉症少年最大的差別在於,後者需要更多時間來精熟開車所有相關技巧,而且學習這些技巧時要一步一步慢慢來。比方說。我可以自在地在慢速車流中行駛之後再開上公路。在牧場裡安全的泥土路上練了好幾個月,我才學會安全上路。

學習譬如開車等這類動作技能時,大家必須仔細考慮到相關的每個步驟,譬如操控方向盤或離合器。學習動作技能時,大腦的額葉皮質非常活躍。諸如開車這類的技能一旦學會,就不需要再思考相關的程序步驟,開車變成自動化的反應,不需刻意思考。這時,額葉皮質不再活躍,改由運動皮質(motor cortex)接手,此後該技能會在下意識中執行。

我會建議,等到你兒子或女兒操控車子的技術精熟到進入「動作自動化」階段時,才准許他們開上馬路或公路。進入這個階段後,開車所需的一心兩用狀況才算解除,因此額葉皮質才能夠專注於路況,而不是操控車子本身。

先學會其他交通工具

假使孩子可以安全地騎腳踏車,確實遵守交通規則,那麼讓他卅她開車應該不成問題。我十歲起就騎著腳踏車四處逛,而且會遵守交通規則。同樣的,學會開車之前,孩子必須已經會騎腳踏車、高爾夫球車、三輪車、電動輪椅或玩具車。有興趣教孩子開車的父母,可以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就先行計畫,讓他們先精熟操縱其他交通工具的技能。

其他的要素

另一個要考慮的重要問題,是孩子心智的成熟度。他有沒有開車所需的夠成熟的判斷力?他能不能謹慎遵守交通規則?遇到壓力他會怎麼反應?如果孩子已經準備好要學開車,那麼這些因素就要按個別狀況加以評估。我會建議,給自閉症類患者多一點時間來學習操控車子的基本技巧以及和開車相關的個人能力。等到每一種技能都很熟練,而且統整得順暢自如,他們就可以逐步地開上路,從車流量少的馬路,到車流量大的馬路,乃至於高速公路、需要頻頻煞車的路,或可能出現各種狀況的路(譬如,很多兒童出沒的街坊、商家密集,車輛經常出入停車格的地段)。最後,除非孩子白天開車時能夠面面俱到,應付自如,否則應該避免在夜間開車。

我認為,父母親與其思考「我的孩子能不能開車?」,不如思考「我的孩子準備好可以開車了嗎?」開車的技能可以拆解成容易操作的一連串小步驟來教導。動作技能是可以教的,只要勤加練習,也是學得來的。不過,開車是很嚴肅的事,不光是學會技巧而已。每位父母必須斟酌孩子是否具有開車所需的成熟心智和良好的判斷力。就這一點來說,自閉症類患者的父母要花的心思,無異於一般孩子的父母。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