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存有的光環新發會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世界史的結構》 《柄谷行人談政治》 《倫理21》

《哲學的起源》

哲学ソ起源
 
作者:柄谷行人
譯者:林暉鈞
書系:PsyHistory 007
定價:420 元
頁數:288 頁
出版日期:2014 年 04 月 14 日
ISBN:9789863570004
 
特別推薦:王丹、吳叡人、姜文斌、陳芳明、陳光興、梁文道、黃孫權、楊照、萬毓澤、廖欽彬、劉紀蕙、盧郁佳、龔卓軍
 
〔推薦序二〕無支配的哲學起源
書序作者:龔卓軍(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副教授)

柄谷行人《哲學的起源》的中譯出版,恰逢2014年台灣的318太陽花學運展開之時。筆者落筆的此刻,學生不僅佔領立法院已超過十三天,更在3月30日於凱達格蘭大道的遊行示威中,喊出「退回服貿.捍衛民主」的訴求,並向政府提出「重新立法.公民審議.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的要求,以期「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能夠在公民的充分監督下,不致破壞台灣的民主政體與生活價值。這是一個偶然的巧合,但是卻在許多方面感受到柄谷先生思想上的準確力道,直擊這場運動爭議的核心問題。

這個學生發起的運動所欲保衛的社會價值,顯然與不同區域和國家之間的貿易協定有關,特別是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同時,它也與兩岸貿易條件改變後,所可能影響的社會政治型態有關。從《哲學的起源》一書的觀點來看,太陽花學運所欲追求的價值,無非是一種自由的、無支配的政治型態,也就是貫串全書、反覆論證的愛奧尼亞式「自由無支配」(Isonomia)。

本書檢討了前蘇格拉底時期愛奧尼亞的政治哲學與自然哲學的關聯,將之聯繫於對「民主政治」(Democracy)的起源式批判。柄谷行人引用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觀點,認為Isonomia這個原理,始於愛奧尼亞。他想要說的是,這種強調全體公民參與審議的Isonomia(無支配),不只是一種理念,它在愛奧尼亞的各個都市中,是實際存在過的制度。一直要到愛奧尼亞沒落之後,它才作為一種理念,散播到其他的城邦。就跟愛奧尼亞學派諸哲學家的自然哲學一般,他們的哲學不只是一種理念,而是跟他們強調典範式實踐的先知生活結合在一起的:真正的政治社會生活,應遵從自然,以自由無支配的方式運行,才能保障人類的本性不被政治與社會生活所扭曲。

柄谷行人特別強調遊動性的移民社會,才具有Isonomia(無支配)政治經濟體的構成要件。他說,「Isonomia(無支配)為什麼肇始於愛奧尼亞諸都市?因為這些地方的移民切斷了從前氏族、部族的傳統,放棄了過去的束縛與特權,創設了新的盟約共同體。比較起來,雅典或斯巴達這樣的城邦是由氏族的盟約共同體形成的,強烈殘留著舊有的氏族傳統;這些傳統成為城邦中的不平等與階級對立。在這樣的地方想要實現Isonomia,頂多只能夠變成Democracy──也就是多數決原理的支配。」換句話說,即便是今天的代議政治,若是被政客、門閥或財團把持,而不設法切斷這些不平等與階級對立的來源,代議政治不過就是多數決政治,在代表席次上的少數,實際上卻可能是大多數底層勞動者或一般公民的異見,不可能透過生活實踐與對話的基礎,進入政治的議程。

《哲學的起源》要考掘一種無支配的哲學起源,這顯然不只是一種理論,就其原初狀態而言,愛奧尼亞存在著如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的哲學實踐生活,這種自由而無支配的哲學實踐生活,具體體現了Isonomia(無支配)的政治精神:去除階級、自由流動、公民參與。「在愛奧尼亞,人們免除了傳統的支配關係。不過在這裡,Isonomia不只意味著抽象的平等性,人們實際上在經濟上也是平等的。「雖然愛奧尼亞的貨幣經濟發達,卻沒有造成貧富的差距。……在愛奧尼亞,沒有土地的人,並不會到他人的土地上去工作,而是移居到其他都市;因此,不會形成擁有大片土地的地主。在這個意義下,『自由』帶來了『平等』。」這是一個沒有奴隸與奴工的社會,是一個自由移民的社會;這是一個人們不被資本、國家、國族主義捆綁的社會,是一個言論自由、人人有平等發言權的社會。

太陽花學運的訴求,其實恰好指向這種「自由無支配」的政治要求,正因為如此,其訴求才會要求中止與檢討由國家、資本與隱藏的國族主義所包裝的貿易協定,這樣的協定,無疑將帶來貧富差距、階級分殊、經濟上的不平等與國族的威脅。

柄谷先生因此對照了雅典式民主的問題,特別是這種民主形式與市場經濟、國族鬥爭的直接關聯。「雅典認同市場經濟、容許言論自由,卻因此必須面對不平等與階級分裂的事態。雅典的民主主義,企圖透過財富的重新分配,以達到平等化。另一方面,雅典的民主主義,以其社會成員的『同質性』為基礎;也就是排除異質者。」換句話說,這樣的政治經濟體,最終走向的是追求同質性的帝國主義,而非遊動式的、以公民審議為基礎的自由移民社會。

因此,柄谷說:「不僅如此,雅典民主主義的實現,不只需要剝削奴隸與寄居的外國人,更仰賴對其他城邦的支配。舉例來說,伯里克里斯透過提洛同盟,從其他城邦強奪財富,用來消弭市民之間的經濟格差;他把這些錢分配給市民,作為出席議會的酬勞。也就是說,雅典的『直接民主主義』,是透過帝國主義的膨脹,才可能實現;這也帶來了蠱惑大眾的煽動者(Demagog)。」當筆者從學生運動現場回返書房,閱讀到這些字句的時候,腦海中立即浮現的參照,正是目前中國與台灣的貿易關係,以及其中涉及的不同政治、國家型態,在不久的未來,所可能造成的巨大干涉。

自由無支配的政治,究竟有沒有可能在今日實現?柄谷行人提出了歷史上的相關案例,七世紀的冰島與建國初期的美國,做為具體的參照。我認為,學生運動本身的組織模型,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打造了一個初步的模型,讓自由而無支配的關係,在這個政治運動中實現出來。剩下來的問題,是這樣的微型政體,將在何處尋求其具體聯盟,一種無支配的具體政治聯盟,以抵抗「國家-資本-國族」綜合體的同質化走向,我相信,反全球化的政治、經濟、環境、勞工、學生運動,將可以在《哲學的起源》一書中,找到最強而有力的理論資源,因為,它不僅只是理論,而是建築在具體自由、無支配的實踐生活上的思想,一種捍衛個體自由的自由思想、遊動生活、與團結形式的實踐哲學,我們恰恰是透過這樣的思想與實踐哲學,才能回到哲學的起源。

 
 
【相關課程】 2017/06/29~07/20 徐嘉俊老師∼【導讀柄谷行人:《哲學的起源》與《帝國的結構》】四週講座
 
2012年日本紀伊國屋書店人文大賞第一名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