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8/01-09/05 王曙芳【找回,初心的深印象 :運用心律轉化法,安頓身心】兩日工作坊+四次線上課程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給追求靈魂的現代人:湯瑪士.克許談榮格分析心理學》

《榮格學派的歷史》

《轉化之旅:自性的追尋》

《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

《我的榮格人生路:一位心理分析師的生命敘說》

A Jungian Life
 
作者:湯瑪士・克許 Thomas B. Kirsch
譯者:徐碧貞
書系:PsychoAlchemy 010
定價:620 元
頁數:352 頁
出版日期:2015 年 10 月 15 日
ISBN:9789863570431
 
特別推薦:歐文.亞隆(Irvin Yalom,美國當代精神醫學大師)、呂旭亞(諮商心理師、榮格心理分析師)、洪素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賴佩霞(魅麗雜誌發行人、作家)
 
引言

提筆書寫之際,我已七十八歲,經歷了和榮格及分析心理學緊密相關的一生。在我出生時,我父母正接受榮格的分析,當時他們對我的未來想像是成為一件完美的分析成品。這本回憶錄的書名《榮格人生路》,反映了我從胚胎形成直到今日,個人存在的三條經線:榮格、榮格的思想、及分析心理學。

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來臨,我的家人「涉大川」,越過大西洋落腳洛杉磯。當時,洛杉磯放眼盡是好萊塢及橘子園,景象與今日大異其趣。接下來的四十年,我父母成為洛杉磯一隅榮格小組的創辦人。我父親是學識方面的領導者,我母親則為這些新設小組提供了關係所需要的凝膠,解決小組所面對的問題。

二戰時期,我父母整整五年與榮格斷了音訊。如今回頭看,對他們而言這想必是極度困難的時間,他們當時面對許多困境,包括:踏上新土地、進入一個全新且陌生的文化、婚姻困境等;同時也欠缺朋友及同僚扶持。對我母親而言,洛杉磯蓬勃發展的高速公路網及欠缺自然景觀的地貌,反而讓生活更顯不適。
我的雙親對於美國的集體信念並不了解,因此我母親必須透過我同母異父的兄長傑瑞(Jerry)對何謂常態才能有個譜。我們當時居住在以猶太人為主的區域,那兒的家庭大多能溯源至東歐的意第緒語區。我父母來自德國,德國的猶太文化有異於其他東歐國家的猶太文化。當時我並不十分了解其中的差異,但那些有東歐背景的猶太朋友在與德國猶太人相處時,都顯現著自卑。

身為猶太人及猶太人所蘊含的意義是我人生的主旋律。我父母為我起了小名摩德凱(Mordechai),這是個猶太名字,因為他們當時認為我們終究會回到巴勒斯坦。我六歲時進入希伯來文學校就讀並持續學習希伯來文,直到十四歲過了受戒齡時都還持續學習。但我們並沒有正式隸屬於任何猶太教會,我也從來沒有成為守戒的猶太人。另一方面,在文化層面我始終認同自己的猶太身分,而猶太認同也為我帶來極其重要的影響。對我父母而言,以色利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有著相同的背景,他們對以色利的立國先驅都抱持友善的態度。

我的雙親對於榮格的支持,常常因為他們身兼榮格分析師及猶太人的雙重身分而飽受批評。特別是二次大戰結束,當集中營的真相被揭露後,謠言滿天,甚至有人間接影射榮格是集中營劊子手。我在專業上的角色與我父親頗為接近,而我也必須在許多場合申辯此事,這真的不是個容易的位置。

雖然我與猶太身分的連結在人生路途經歷許多改變,但它始終是我生命故事中一條固定不變的經線,也是我自我認同的一個重要部分。
我父母想要我成為榮格分析師是既成的事實。我母親曾經開玩笑地說:「小湯姆可以成為任何他想成為的榮格分析師。」相較於其他四個同父異母和同母異父手足對於榮格分析心理學興趣缺缺,我對榮格分析似乎天生就有股親切感。
在我成長的經驗中,榮格是我家庭生活的一大部分。我父親每週都會舉辦研討會,主題包羅萬象,從《聖經》談到榮格的著作,有時候會一句句地研讀艱澀的煉金術文本。此外,他們的專業生活及私生活界線模糊,個案變成私人朋友是常有的事,兒時的我常常分不清楚兩者的關係。我心中很清楚當我開始私人執業時,一定要把我的工作與住家分開,我不希望病人成為我社交生活的基石。

我的雙親對我的夢充滿興趣,而我母親更是鍾情於夢的生活。三不五時我會把夢與她分享,她對我夢的了解,當然也包括對我這個人的了解,總是帶著一股神祕感,她似乎總能預知我的人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對我夢的興趣並不會讓人感到過分涉入,雖然我當時並無法說明清楚,但我總是深深著迷於她從我的夢中所抓出的訊息。一直到多年後從個人分析經驗中我才了解,這份對母親及母親見解的深刻著迷感反而阻礙我男性氣概的發展。在被了解、但同時也被侵吞這兩者之間的心理矛盾,形塑了我和母親一切的關係;不過我很清楚我是因為母親,才發現自己對無意識及分析心理的興趣,就這一點而言我對她始終心存感激。相反地,直到我成人之後我才開始欣賞我父親在潛意識層面的研究成果,這是後天才養成的欣賞品味。我從來不覺得閱讀榮格的煉金術著作是件容易的事;但對我父親來說,榮格心理學的精髓就在於他的煉金術相關著作。

二次大戰結束後,搭乘飛機前往各地旅行的風氣開始普及。我父母經常邀請定居在倫敦及蘇黎士的第一代榮格分析師前往洛杉磯,通常他們都會到我家作客,因而成為我的大家庭的一員。一九五三年,雙親帶我到歐洲,這是自一九四○年戰情危急之後我們第一次重返歐洲。當時倫敦及巴黎處處可見戰後的影響,但當我們抵達蘇黎士時一且井然有序,不見毀壞的建築物、教堂鐘聲如常作響、街車也運作正常,我立刻就愛上了這個城市。帕羅奧圖(Palo Alto)及加州海岸是我的家,但我始終認為蘇黎士是我第二個家,它在我的生命故事中占了很大的篇幅。

在大學畢業後及開始紐約的醫學院學習期間,我第一次覺察自己需要接受治療。我當時雖然知道,我正在交往的對象對於關係的期待遠超過我所能提供的,但我並未做好放手的心理準備。因此我開始找尋榮格分析師為我治療,而我的父母建議我先跟蘇黎士的榮格分析師梅爾開始分析工作,這也開啟了我十六年的被分析時光。我的分析肇始於蘇黎士,其後是紐約,最後,一九六二年到一九七三年這段期間則是在舊金山接受喬瑟夫•韓德森的分析。在舊金山期間,我在完成醫學院的學習後成為精神科醫師,也完成了在舊金山的榮格分析訓練,其後在帕羅奧圖開始個人執業、結了婚、離了婚、再結婚,之後生了兩個孩子,這段期間引領我走過人生迷宮的就是榮格分析。

一九七六年我成為舊金山榮格學院的主席,而一九七七年我獲選為國際分析心理學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IAAP)第二副主席,這是全球的榮格分析專業組織。接下來的十八年,從國際分析心理學會的副主席到主席身分,我奔走於世界,因此認識了許多不同國家的榮格分析師,而這職位讓我如同傳教士般與許多的國家接觸,如:中國、南非、墨西哥、俄羅斯,及其他蘇聯時期的邦聯國家。國際分析心理學會的行政中心在蘇黎士,頻繁的造訪讓我有機會深化我在那兒的友誼並建立新的友誼,當然也得知許多蘇黎士的內幕及當地人的特質。

在我結束十八年國際分析心理學會生涯後,我回到帕羅奧圖全職私人執業。當時有些同事擔憂我會極度想念國際分析心理學會的時光,認為我一旦失去了過往的角色會不知所措。我當時決定寫一本關於榮格運動的史書,跨越一九一三年到二○○○年這段歷史。對於書寫《榮格學派的歷史》(The Jungians)一書的熱誠初衷,最後卻演變為令人忘之卻步的工作,主要是因為書中涉及許多個別榮格社群的近身細部資訊,這本書的中文版在二○○七年由心靈工坊出版。想當然耳,因為我對個別社群缺乏內線觀點,有些人對我書中關於他們所隸屬群體的描述內容感到不悅。

過去十年,我對於分析心理學的歷史、榮格的生活及工作、心理分析歷史及深度心理學的歷史充滿興趣。我父母將我引介給許多榮格身邊的第一代榮格分析師,長久以來我對他們也有些熟悉。其後,我任職國際分析心理學會,對於分析心理學的發展更為了解,而經由我的早期家庭歷史及我後期的專業生涯,我得知許多分析師不得曝光的個人私事。另一方面,當我回顧一生時,我對我的個人經驗,包括:我對於某地的感受、我所遇見的人、當時他們給我的印象及現在我對他們的感覺等等,都有許多可分享的。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