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踏上心的旅程,照見真實的自我!|★全書系單書78折,三本74折,七本以上7折,滿額大方送!|★打造閱讀王國,套書最低67折起!|9/15-11/15限定優惠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摘:
 
延伸閱讀:
《靈性之旅:追尋失落的靈魂》

《轉化之旅:自性的追尋》

《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

《榮格心理治療》

《榮格人格類型》

《榮格學派的歷史》

《紅書:讀者版》

The Red Book : A Reader’s Edition
 
作者:卡爾•榮格
譯者:魯宓、劉宏信
書系:PsychoAlchemy 012
定價:1100 元
頁數:552 頁
出版日期:2016 年 07 月 01 日
ISBN:9789863570646
 
 
卷一 第九章 奧祕,相遇

那一夜我思索著神的本質,意識到一個圖像:我躺在黑暗的深處。一個老人站在我前方。他看起來像一個老先知。一條黑蛇在他腳邊。遠處我看到一棟有柱子的屋子。一位美麗的少女走出門口。她的步履猶疑,我發現她是盲人。老人對我招手,我跟他走到屋子的一道石牆旁。蛇跟在我們後面。屋中一片黑暗。我們在一個很高的大廳裡,牆壁閃閃發亮。背景中有一塊清澈如水的石頭。我望著倒影,看到夏娃、樹,與蛇的圖像。然後我看到奧德賽與他的大海旅程。突然右邊一扇門打開,通往一個陽光普照的花園。我們走出去,老人對我說:「你知道你在什麼地方嗎?」

我:「我是外地來的,這裡一切都很陌生,就像在夢中一樣讓人不安。你是誰?」

以:「我是以利亞,這是我女兒莎樂美。」

我:「也就是希律的女兒,那個嗜血的女人?」

以:「你憑什麼批評?你看到她是盲人。她是我女兒,先知的女兒。」

我:「是什麼奇蹟把你們湊在一起?」

以:「不是奇蹟,本來就是如此。我的智慧與我女兒是一體的。」

我很震驚,無法理解。

以:「想一想,她的盲目與我的視力讓我們成為永恆伙伴。」

我:「原諒我的驚訝,我是在地底世界嗎?」

莎:「你愛我嗎?」

我:「我怎麼能愛你?你怎麼會這樣問?我只看到一件事,你是莎樂美,一隻老虎,你的手上沾了聖人的血。我要怎麼愛你?」

莎:「你會愛我的。」

我:「我?會愛你?誰讓你有權這樣想?」

莎:「我愛你。」

我:「放過我吧,我怕你,你這個野獸。」

莎:「你錯怪我了。以利亞是我父親,他知道最深處的奧祕。他的房子牆壁是由寶石建造的。他的井有療癒之水,他的眼睛看到未來。難道你不想一瞥那無限的未來之事嗎?這不值得你犯罪嗎?」

我:「你的誘惑很邪惡。我渴望回到上面的世界。這裡很可怕,空氣沉重逼人!」

以:「你要什麼?由你選擇。」

我:「但我不屬於死亡。我活在日光之下。我自己的生活就有夠多要應付了,為何要跟莎樂美在這裡受苦?」

以:「你聽到莎樂美說的了。」

我:「我無法相信,你身為先知,竟把她當成女兒與伴侶。她不是從邪惡的種子孕育出來的嗎?她不是虛榮的貪婪與罪惡的慾望?」

以:「但她愛過一個聖人。」

我:「還可恥地讓他流出寶貴的血。」

以:「她愛過那個向世界宣告新神的先知。她愛過他,你懂嗎?因為她是我的女兒。」

我:「你認為因為她是你女兒,才會愛上那個先知和父親約翰?」

以:「從她的愛,你認識了她。」

我:「但她怎麼愛他?你稱那是愛?」

以:「不然是什麼?」

我:「我非常害怕。被莎樂美愛上,誰不會害怕?」

以:「你膽怯嗎?想一想,我與我女兒從一開始就是一體的。」

我:「你提出了可怕的謎題。這個不神聖的女人怎麼會跟你,你神明的先知,是一體呢?」

以:「你為何驚訝?但你看到了,我們是在一起的。」

我:「我親眼看到的是我無法理解的。你,以利亞,是個先知,神之嘴,而她,是個嗜血的怪物。你們是極端矛盾的象徵。」

以:「我們是真實的,不是象徵。」

我看到黑蛇爬上了樹,躲在樹枝之中。一切都變得陰暗可疑。以利亞站起來,我跟著他靜靜回到大廳。懷疑撕裂了我。一切都如此不真實,但是我的部分渴望被留在後頭。我會回來嗎?莎樂美愛我,我愛她嗎?我聽到狂野的音樂,一個小鼓,在悶熱的月夜,聖人血淋淋的頭顱──恐懼攫住了我。我衝出去。四周是黑夜,一片漆黑。誰殺了英雄?莎樂美是這樣才愛我嗎?我愛她嗎?我要因此去殺英雄嗎?她與先知一體,與約翰一體,但也與我一體嗎?啊,她是神之手嗎?我不愛她,我怕她。深處之靈對我說:「你知道了她的神聖力量。」我必須愛莎樂美嗎?

我所看到的這場表演是我的表演,不是你的。這是我的祕密,不是你的。你不能模仿我。我的祕密保持童真,我的神祕不受傷害,它們屬於我,無法屬於你。你有你自己的。

進入自身的,必須摸索前進,摸著石頭找出自己的路。他必須用同樣的愛擁抱無價值的與有價值的。一座山可能空無一物,一粒砂可能包含整個王國,也可能空無一物。要放下判斷,甚至品味,尤其是驕傲,就算是成就所帶來的驕傲。最為貧困、悲慘、羞辱、無知的,可以穿過那扇門。把憤怒轉向你自己,因為只有你自己能阻止自己的目光與生活。神祕之戲劇如空氣與薄煙,而你是粗糙沉重的物質。你最大的良善與最高的能力就是希望,讓它帶領你進入黑暗世界,因為它與那個世界的形式有相同的成分。

神祕之戲劇是在如火山口的深處。我的內在深處是一座火山,噴出無形狀與無差異的熔岩。我的內在誕生出混亂的孩子,來自原始之母。進入火山的都會變成混亂,然後融化。他所形成的將會溶解,與混亂的孩子重新混合,那孩子有黑暗的力量,統治與挑逗,強迫與誘惑,神聖與邪惡。這些力量從各方面超過我的確定與限制,透過在我之中發展出有關它們的存在與特質,讓我與各型態、各種距離的存在與事物聯繫。

因為我墜入了混亂的源頭,最原始的開端;與原始起源融合讓我精鍊出新生,同時是過去與未來。我先到我內在的原始起源。但因為我是世界的物質與構成的一部分,所以我也進入了世界的原始起源。我當然以已確實形成的個體參與了生命,但只有透過我成形而確定的意識,因而是在成形而確定的整個世界的一部份之中,而不是現在所給予我的未成形與不確定的片面世界之中。不過這只是給予我的深處,不是我那意識已經成形確定的表面。

我的深處力量是先決與愉悅。先決或先思是普羅米修斯不帶成見地把混亂變成形態(form)與定義,挖掘渠道,把客體放在愉悅之前。先思(Forethinking)也是在思考之前。但愉悅是慾求與摧毀形態的力量,它自己沒有形態與定義。它喜愛它抓得住的形態,摧毀抓不住的形態。先思是視力,但愉悅是盲目。它無法預見,但碰觸到什麼就會慾求。先思本身沒有力量,因此不會活動。但愉悅是力量,因此會活動。先思需要愉悅才能成形。愉悅需要先思才能成形。如果愉悅沒有形態,它就會溶解成無數無力的碎片,迷失在無止盡中。如果形態無法包含與壓縮愉悅,就無法到達更高處,因為它總是像水一樣從高往低流。所有的愉悅如果不被干涉,都會流入大海深處,終點是死寂又無盡的空間。愉悅不比先思更老,先思也不比愉悅更老。兩者同樣老,本質是一體。只有在人之中,這兩種本質的差異才會明顯。

除了以利亞與莎樂美之外,我覺得蛇是第三個本質。它比另外兩個本質奇怪,雖然與兩者有關。那條蛇教導我的是,我內在兩個本質之間的絕對差異。我若從先思往愉悅看,我先看到那可怕的毒蛇。如果我從愉悅望向先思,我也會先看到冰冷殘酷的蛇。蛇其實是人本身沒意識到的人類塵世本質。牠的特性因人因地而改變,因為它是來自於滋養大地之母的神祕之流。

塵世(numen loci)分開了人之中的先思與愉悅,但不是塵世之中的先思與愉悅。蛇本身有塵世的重量,但也有塵世的變化與孕育一切的力量。總是由蛇導致人一時屈服於某個本質,一時又屈服另一個本質,因而成為錯誤。人無法單獨靠著先思而活,或單獨靠著愉悅而活。你需要兩者。但你無法同時處於先思與愉悅中,必須輪流臣服於較強的一個而背叛另一者。但人類會偏愛其一。有些人喜歡思考,由此建立了他們的生活藝術。他們實踐思考與猜疑,於是失去了愉悅。因此他們顯著老態、臉孔銳利。另一些人喜歡愉悅,實踐感受與生活。因此他們忘記思考。他們年輕與盲目。思考的人用思維建立世界,感受的人用感受建立世界。兩者之中都有真相也有錯誤。

生命之路像蛇一樣左右扭曲,從思考到愉悅,愉悅到思考。因此蛇是敵人,是敵意的象徵,也是智慧的橋樑,透過渴望來連結左右,這是我們生命所需要的。

以利亞與莎樂美一起生活之地是黑暗的,也是光明的。黑暗的空間是先思的空間。很黑,所以活在裡面需要洞察力(vision)。空間有限,所以先思不會領至更遠,而是進入過去與未來的深處。思維結成晶,反射著未來與過去。

夏娃與蛇讓我知道,我下一步要走向愉悅,從那裡再走上更迂迴的路,就像奧德修斯。他在特洛伊施展計謀時走上歧途。明亮的花園是愉悅的空間。在裡面不需要視力(vision);有無盡的感受。墜入先思中的思考者,會發現他的下一步走向莎樂美的花園。所以思考者畏懼自己的先思,雖然他是基於先思而活。可見的表面比地底更安全。思考防止人誤入歧途,因此也導致僵化。

思考者應該要畏懼莎樂美,因為她想要他的腦袋;如果他是聖人,尤其如此。思考者不能是聖人,否則會丟掉腦袋。躲在思考中也無濟於事。僵化會找上你。你必須轉向母親般的先思來得到革新。但先思是通往莎樂美。

因為我是個思考者,從先思看到了愉悅的敵對本質,我把它看成了莎樂美。如果我是感受者,摸索朝向先思,它就會看起來像蛇一樣的惡魔,只要我看得見。但我會是個瞎子。因此我只會感受到滑溜、死寂、危險、看似屈服、乏味,與甜膩的東西,我會顫抖地後退,就像我看到莎樂美那樣。

思考者的熱情是不好的,因此他沒有愉悅。感受者的思考是不好的,所以他沒有思維。寧願思考而不去感受的人,把感受留在黑暗中腐爛。它不會成熟,而是在發霉中生出有病的觸角,觸不到光亮。寧願感受而不思考的人,把思維留在黑暗中,在角落結出網困住蚊蟲。思考者感覺到感受是不愉快的,因為他心中的感受多半讓人厭惡。感受者思考著思維的不愉快,因為他的思維多半是讓人厭惡的。所以蛇躺在思考者與感受者之間。他們是彼此的毒藥與解藥。

在花園裡,我意識到我愛莎樂美。這個想法讓我驚訝,因為我從沒想到。思考者沒想到的,他就不相信會存在;感受者沒感受到的,他就不相信會存在。當你擁抱你相反的本質,就會開始有整體的預知,因為整體屬於兩個本質,從同一根源生出。

以利亞說:「你應該從她的愛認出她!」你不僅把對象神聖化,對象也把你神聖化。莎樂美愛先知,這讓她變得神聖。先知愛神,這讓他神聖。但莎樂美不愛神,這污衊了她。但先知不愛莎樂美,這污衊了他。因此他們是彼此的毒藥與死亡。願思考者接受自己的愉悅,感受者接受自己的思維。這帶領人前進。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