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重返清澈的年代,找回久遠的高音。 向幽暗奪回蒙塵的文字,交給每一個真誠的生命。  金鐘獎得主、資深廣播人——楚雲,用文字為每位知音獻上內心最深的波動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金石堂網路書店-非讀Book】心靈大師,你的位子不好坐!  如果可以一生平安,誰還需要當大師? 生命卡住時,這些過來人,都是你的力量! #參展書66折起
教室承租
書摘:
 
延伸閱讀:
《靈性之旅:追尋失落的靈魂》

《轉化之旅:自性的追尋》

《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

《榮格心理治療》

《榮格人格類型》

《榮格學派的歷史》

《紅書:讀者版》

The Red Book : A Reader’s Edition
 
作者:卡爾•榮格
譯者:魯宓、劉宏信
書系:PsychoAlchemy 012
定價:1100 元
頁數:552 頁
出版日期:2016 年 07 月 01 日
ISBN:9789863570646
 
 
卷二 第十三章 祭獻謀殺

這不是我想看到的異象,也不是我想經歷的恐怖:一陣噁心感突然襲來,那令人厭惡、不義的蛇群,慢慢地發出劈啪聲蜿蜒爬過炎熱的灌木叢;牠們慵懶地懸掛,在樹枝上噁心地昏睡,纏繞著令人恐懼的結。我很不情願進入這沉悶又難看的山谷,灌木叢長在乾燥而遍布石頭的狹路上。這山谷看起來很尋常,瀰漫著犯罪、下流、懦弱行徑的氣味,我心裡充滿厭惡與恐懼。我遲疑地走過石礫地,避開所有黑暗之處,擔心踩到蛇類。太陽從灰暗、遙遠的天空虛弱地照耀,所有的樹葉都乾枯了。一個斷了頭的牽線木偶躺在我面前的石頭地裡,再幾步遠,有件小圍裙,在灌木叢後面,有一個小女孩的身體,全身布滿傷痕,血痕斑斑,一隻腳穿著長襪與鞋子,另一隻腳赤裸著、被輾碎在血泊裡。頭呢?頭在哪裡?頭被搗爛,血、頭髮以及白色的骨片混成糊狀,周圍的石頭沾滿腦漿與血液,我被這可怕的景象給驚呆了。有個包裹著裹屍布的人物,像是個女人,平靜地站在那孩子的身邊,她的臉被一塊看不透的面罩覆蓋著。她向我發問:

她:「你想說什麼?」

我:「我該說什麼?無話可說。」

她:「你了解這是什麼嗎?」

我:「我不想了解這種事。若談論它,我無法不大發雷霆。」

她:「為何生氣?這樣你活著的每一天你都要生氣,因為類似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

我:「不過我們大部分都看不到。」

她:「所以單是知道這些事的發生還不足以讓你生氣?」

我:「如果我單單只是知道,那就容易又簡單多了。如果我只是知道,可怕就不那麼真實。」

她:「靠近一點,你看這孩子的身體被剖開了;把肝臟拿出來。」

我:「我不碰這屍體。如果有人看到,會以為我是兇手。」

她:「你這個懦夫,把肝臟拿出來。」

我:「我為何要這樣做?這太荒謬了。」

她:「我要你拿出肝臟,你必須這樣做。」

我:「你以為你是誰,可以這樣命令我?」

她:「我是這孩子的靈魂,你必須為我這樣做。」

我:「我不明白,但我相信你,我會做這可怕又荒謬的事。」

我把手伸進這孩子的腹腔,裡頭還是溫暖的,肝臟仍然緊緊地附著在裡面,我拿起我的刀,把它切離韌帶,然取出來,用我血淋淋的雙手遞給那個人。

她:「我感謝你。」

我:「我該怎麼做?」

她:「你知道肝臟代表什麼,你應該用它進行治療。」

我:「那要做什麼?」

她:「拿起一小片肝臟,不用全部,吃了它。」

我:「你說什麼?這根本瘋了。這是褻瀆、戀屍癖。你讓我犯下所有罪行中最駭人聽聞的。」

她:「你對兇手謀劃出最可怕的折磨,這能補贖他的罪行。這是唯一的贖罪方式——貶抑你自己,吃吧。」

我:「我不能,我拒絕,我不能參與這可怕的罪行。」

她:「這罪行你也有份。」

我:「我?我也有份?」

她:「你是人,是人做了這種事。」

我:「是,我是人。我詛咒做這事的是個人,我詛咒自己是個人。」

她:「那麼,參與這事吧,貶抑你自己,吃吧,我需要贖罪。」

我:「就為了你的緣故吧,你是這孩子的靈魂。」

我跪在石頭上,切下一小片肝臟放在嘴裡。我開始作嘔,眼裡湧出淚水,額頭布滿冷汗,平淡又帶甜的血腥味道,我拼命吞下去,但不可能,一次又一次,我幾乎暈過去。完成了,這可怕的事完成了。

她:「我感謝你。」

她把面罩拋到身後,是一個有金褐色頭髮的漂亮女孩。

她:「你認得我嗎?」

我:「奇怪,你很面熟!你是誰?」

她:「我是你的靈魂。」

這祭獻完成了,這神性之子,神的形象的構成,被殺害了,而且我還吃了這祭獻的肉體。這孩子,就是神的形象,不僅有我人性的渴求,也包含所有原始和自然的力量,那是太陽之子所擁有的、不可剝奪的繼承權。神的創生需要這一切。但是當他被創造而且竄入無盡的空間時,我們需要太陽的金黃,我們需要重新創造自己。如果創造神是最高之愛的創造,人類生命的重建代表下界的作為。這是一個偉大又黑暗的奧祕。人不能單靠自己完成這事,需要邪惡的幫助,代替人來完成這事。但是人必須承認自己是邪惡行動的共謀,他必須吃下血淋淋祭祀的肉來見證這事。透過這行動,他證實他是一個人,他承認善也承認惡,他透過撤回他生命的力量,破壞了神的形象,也讓自己與神疏離。這是為了拯救靈魂而發生的,靈魂是神性孩童的真正母親。

當我的靈魂懷著並生出神的時候,它完全是人性。它擁有自古就有的原始力量,但處於休眠狀態。他們無須我出力,流進神的形象。但透過這祭獻犧牲,我贖回這原始的力量並加到我的靈魂裡,由於它們成為生命形式的一部分,它們不再休眠,而是甦醒、活動,並以它們神聖的作為照亮我的靈魂。這樣,它就得到一個神性的特質。因此,吃下這祭獻之肉幫助它的療癒。古人曾經向我們指出這一點,他們教我們飲下救世主的血,吃下救世主的肉,古人相信這會帶來靈魂的治癒。

真相不是很多,只有幾個。它們的意義太深,難以掌握,只能用象徵。

一個不比人強的神是什麼?你依然該品嘗這神聖的敬畏。如果你沒有碰觸到人類天性的黑色底層,你怎麼配得上享用酒和餅呢?所以你是冷淡又蒼白的陰影,為你那淺淺的海岸與寬闊的鄉村道路沾沾自喜。但那防洪閘門將被打開,會有無法抵禦的東西,只有神能夠從中拯救你。

那原始的力量是太陽的光芒,太陽之子自萬世以來就擁有,而且傳遞給他們的子孫。但是如果靈魂沉浸在這光芒中,她變成如神一般無情,因為你已經吃下的神性孩童的生命,在你體內變得像灼熱的煤,在你體內燃燒,有如可怕、永不熄滅的火。雖然有這些磨難,你不能任憑它這樣,因為它不會放過你。你由此理解到你的神是有生命的,你的靈魂已經開始在無情的道路上流浪,你感覺到太陽之火在你之內爆發,你身上增加了某種新的東西,一種神聖的折磨。

有時候你不再認識你自己。你想要克服它,但它克服了你。你想要設限,它卻迫使你前進。你想要逃避它,它卻跟你同在。你想要利用它,你卻成為它的工具。你打算思考它,但你的思想卻服從它。最終一種逃避不了的恐懼抓住了你,因為它緩慢又不屈不撓地走向你。

無處可逃,這樣你就知道真正的神是怎樣的。現在你想到一些聰明的老生常談、預防的措施、祕密的逃離路線、藉口、讓人遺忘的藥劑,但這一切都徒勞無功。那火焰燒遍你,那指引的力量逼你上路。

但是這道路是我的自我,建立在我自己身上的生命。神要我的生命。他要跟我同在,跟我一起坐在桌邊,與我一同工作。他要隨時都存在,但是我為我的神羞愧,我不想要神性,而要理性。神性對我而言是失去理性的瘋狂。我痛恨它荒謬地擾亂我有意義的人性活動。它似乎是一種不得體的疾病,偷偷地溜進我的生命中。是啊,我甚至認為神聖是多餘的。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