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微笑,告別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改變大腦的靈性力量:神經學者的科學實證大發現》

《喜悅的腦:大腦神經學與冥想的整合運用》

《心理學家的面相術:解讀情緒的密碼》

《瑜伽:身心靈合一之旅》

《費解的顯然:費登奎斯入門》

The Elusive Obvious or Basic Feldenkrais
 
作者:摩謝•費登奎斯Moshé Feldenkrais
譯者:易之新
書系:Holistic 106
定價:340 元
頁數:200 頁
出版日期:2016 年 08 月 05 日
ISBN:9789863570684
 
特別推薦:呂旭亞、瑪莉亞•葛莫利(Maria Gomori)、保羅•如賓(Paul Rubin)、茱莉•凱森•如賓(Julie Casson Rubin)、陳怡如
 
第一章 簡介(部分摘文)

多年來,我全心幫助向我尋求協助的人,與他們一起工作。有些人抱怨身體的疼痛,有些人是心靈的苦痛,甚至也有人談到情緒的困擾。我不知道如何向跟隨我的人解釋我其實不是治療師,雖然有些人透過我的碰觸得到改善,但我的手對人的碰觸並沒有治療或療癒的價值,我認為他們身上發生的經驗是「學習」,但很少有人同意這一點。我做的事與當前所以為的教學是不同的,我的重點在於學習的歷程,而不是教學的技巧。

我的學生在每一堂課之後會有心曠神怡的新鮮感:他們覺得變高、變輕,呼吸更自由。他們常常會揉揉眼睛,好像從一覺好眠醒來,得到更新的感覺。他們多半會說自己變得放鬆了,疼痛減輕了,甚至常常完全消除。此外,臉上的皺紋幾乎都會消失,眼睛變得又大又亮,聲音低沉而渾厚,好像又變年輕了。

僅僅是碰觸另一個人的身體,不論是多麼巧妙的碰觸,如何能產生心情和態度上的這種變化?我的學生嘗試說服我相信我的碰觸具有療癒作用。若是如此,我在以色列、美國和其他國家都教導學生做我所做的事,那麼他們現在全都有了「療癒之手」。他們不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學生,不論他們的教育背景是什麼,只要願意學,就可以當我的學生。開始時,我為了向學生解釋我和個案之間發生什麼事(為了不讓你困惑,我勉強用「個案」這個字眼。他們其實比較像是一對一教學的學生),會告訴他們如下的故事。

請想像有一位不曾跳過舞的男子,基於他自己才知道的原因來參加舞會,他總是說自己不會跳舞而拒絕所有邀請,不過,有位女子相當喜歡他,努力說服他走入舞池,她舞動時多少也帶著他舞動,舞步並不複雜,經過一些尷尬的時刻後,他的耳朵感覺到音樂和舞步有某種關聯,他開始意識到她的動作是有節奏的。然而,音樂停止時,他仍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回到座位喘一口氣。舞會結束時,他發現自己已能跟隨她的動作,腳步也比較輕鬆,甚至能避免不小心踩到她的腳。他想了一下,覺得自己也許表現得並不很差,不過他仍認為自己不會跳舞。

參加第二次舞會時,他的進步足以動搖自己不會跳舞的信念。再下一次舞會,他看到一位女子像他一樣獨自坐著,便邀請她跳舞,但仍聲明自己跳得不好。自此以後,他跳舞時就忘了要在起舞前先致歉。

請想一想那位會跳舞的女子,以及她如何教學生或個案跳舞,卻沒有教導音樂的節奏、舞步和所有其他東西。她的友善態度和她的經驗讓他在非正式教學的情形下學習。這種碰觸不需要具有療癒的效果,就可以讓某種知識從一個人傳遞到另一個人。不過,這位男子必須先學過如何使用自己的雙腳、雙手和身體的其餘部分,然後友善的接觸才能幫助他運用自己已有的能力,如此輕易地學習跳舞。儘管他不知道自己的潛在能力,仍然可以學習。

我說我幫助人或與人一起工作時,意思是我與他們「共舞」。我引發一種狀態,讓他們在其中學習,卻不需要由我來教他們,就像那位女子教別人跳舞一樣。我們稍後會更詳細地看見,一般說來,我們會做許多事,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如何去做。我們會說話,卻不知道自己如何說話;我們會吞嚥,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請試著向火星人解釋我們如何吞嚥,你就會了解我說的「知道」是什麼意思。

有些非常常見的日常行為,比如坐下或起身,似乎比較容易知道,可是,從坐姿起身時,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身體的哪一個部位在發動這個動作呢?是骨盆、雙腿或頭呢?我們會先收縮腹部的肌肉或背部的伸肌呢?我們想做就可以做出這個動作,卻不知道自己如何做到的。你認為我們真的不需要知道嗎?假設有人因為某個原因無法起身(可能的原因不是只有表面可見的理由),而請求你的協助,你可以向他顯示你能起身,但他也只能知道這麼多,你可以做到,卻無法解釋如何做到。假設你需要解釋,好讓我們能確定可以在不知道如何做某件事時,仍能做得像我們潛在的能力所能做的程度,你要怎麼去解釋呢?

我們做的各種單純的動作,大部分當然都良好到符合我們的需求,即使如此,每一個人仍會覺得某些動作還沒有好到我們想要的程度。我們通常會安排自己的生活,儘量去做我們滿意的部分,避開自己覺得不擅長的動作。我們會認定自己不擅長的活動是天生就不適合我們的,或是無趣的,而我們通常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早年的生活沒有畫畫的經驗,因為那個年代的學校沒有繪畫課,學生必須為積極、對社會有用的生活做準備。我的書《身體與成熟的行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出版時,我並不知道這本書會把我的未來改變到新的方向。一天早上,一位倫敦的醫師打電話給我,說他讀了我的書,並問我是否曾受教於韓瑞赫.雅科比(Heinrich Jacoby),因為他在我的書中看到這位偉大的老師教導的東西。他不敢相信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於是提議安排我和韓瑞赫.雅科比見面,他認為對雙方都有好處。韓瑞赫.雅科比當時住在蘇黎士,不但年紀比我大很多,資歷也比我深厚。當我得知我以為是自己發現的東西,竟然就是他多年來對一群包括科學家、醫師、藝術家之流的傑出弟子,所教導的內容時,我當然想見他。

我當時是做研究的物理學家,幾個月後,我用年休離開實驗室,在雅科比為我安排的日期去見他。我很樂意告訴你,我和他共處的三週發生的事,以及我們的所有對話和互相的教學,這表示我們常常在太陽升起之後才就寢。但如果我寫下我從他學到,以及他認為從我學到的所有重要的事,這本書就會太厚了。不過,我要告訴你,他指導我畫畫時,我首次感受到的強烈無比的經驗,因為與我現在要談的這種學習有關。

我是知名的運動員,體格健壯。雅科比是瘦小虛弱的人,到七歲才開始學走路,他有點駝背,但動作優雅。即使如此,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這個人不是我的對手。我雖然相信拜訪他是正確的,但我的意識背後有這種感覺。

他花了幾分鐘向我解釋,他會錄下我的聲音、拍下我的身影,接著就給我一張圖畫紙、碳筆,還有一片軟麵包當橡皮擦,然後要我盡我所能畫出鋼琴上的檯燈。我告訴他,我除了以前為工程學位而必須製圖之外,不曾畫過任何東西。那是我在索邦大學修習物理之前的事,後來才得以進入約里奧–居里的實驗室,並取得博士學位。他回答他知道這些事,但我仍應該嘗試一下,因為他不只是要看我畫圖,而是有別的想法。於是我畫了一個垂直的圓柱體,頂端是截短的圓椎形,底座是橢圓形,代表燈座。我認為我最多就只能畫出這樣的檯燈。他看著這張圖,說這是關於檯燈的想法,並不是檯燈,我才明白我畫的是檯燈的抽象觀念。然而我仍反駁說他期待我做的是畫家才會做的事,而我從一開始就說過自己不是畫家。

他堅持我應該再嘗試一次,只畫我看到的,而不是畫我認為我看到的。我實在不知道如何畫出自己看到的東西,我認為(也許你也這麼認為)他要我當畫家,但我不是畫家。他問:「你看到什麼?」我說:「檯燈。」「你在檯燈上有看見你剛才畫的那些外形嗎?」我不得不承認我的畫中找不到真實檯燈裡的任何一根線條,只有它的比例或多或少是按照我眼前的檯燈而畫的。「你有看見線條嗎?」我不得不再次承認畫中的線條沒有一根是真實所見的。「當你觀看這盞燈時,如果沒有看見線條,那麼你看見什麼?整體說來,你的雙眼看見什麼?眼睛會看見光與影,那為什麼不畫你看見的較亮與較暗的斑塊?你手上有碳筆,如果畫得太濃,可以用麵包擦掉多餘的碳粉,得到不同明暗的斑塊,就會更像你看見的樣子。」

我拿起另一張紙,開始在沒有光的地方塗上暗色的斑塊,然後開始明白紙上沒有用碳筆畫過的地方是最亮的部位,檯燈不是圓柱體,頂端的燈罩不是截短的圓椎形,底部也不是橢圓形。當我看著碳粉和手中的麵包擦掉的地方形成的組合,湧出許多特別的感受。這不是我的圖畫,而是我以為只有畫家才能畫的圖畫。我以前甚至不曾嘗試用那種方式思考,因為我覺得好像在欺騙別人,假裝我是自己所不是的人。

我相信你開始了解我身上發生的驚人轉變。我不是畫家,但什麼人才是畫家呢?當我去做畫家做的事,得到只有畫家才能做到的結果,我被改變了嗎?我失去自我了嗎?我當時並沒有真的去思考這些,但我在雅科比的詢問下發生的改變,讓我產生不安全感。他並沒有向我示範如何去做。還記得跳舞的人和他女友的故事嗎?你能看見這兩種完全不同情境下的學習,有任何共通之處嗎?我能。

我離開雅科比,回到臥房,看見桌上有一瓶半滿的水罐,感覺到一種內在的挑戰,不,是內在的確信,催促我在紙上畫出水罐。我也孩子氣地想到可以向雅科比展示我其實不像表面上那麼無能。我完全沒有畫任何線條,而是用輕巧的筆觸勾勒,其餘部分則是一團團明亮與陰暗的斑塊。完成後,可以看到水面,水中閃動的光與玻璃上的光是完全不同的,雖然兩者都是透明的。我覺得完成了大師之作,並相信自己至少長高了六吋。

結果顯示當畫家的能耐是沒有極限的。我必須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忍住不告訴你,我與雅科比共舞的那幾個星期,如何成為真正的畫家,而他不曾教我或向我示範如何繪畫。他挖苦我說,為什麼不在畫圖時跟隨自己的教導呢!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