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7/18-10/18 吳浩平【愛的深層療癒:家族系統排列】八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的旅程》
《寫在深夜加油站之後:蘇格拉底如是說》
《鹿智者的心靈法則》
《一日浮生:十個探問生命意義的故事》
《斯賓諾莎問題》

《蚱蜢:遊戲、生命與烏托邦》

The Grasshopper:Games, Life, and Utopia
 
作者:伯爾納德•舒茲 Bernard Suits
譯者:胡天玫、周育萍
書系:Story 017
定價:440 元
頁數:344 頁
出版日期:2016 年 09 月 09 日
ISBN:9789863570585
 
 
【推薦序三】 《蚱蜢》,哲學史上的經典之作
書序作者:威廉•約翰•摩根(William John Morgan,南加大傳播與新聞學院合聘教授)

伯爾納德•舒茲的權威著作《蚱蜢:遊戲、生命與烏托邦》在1978年出版,當時陣營尚小但處於萌芽成長階段的運動哲學社群,視之為重大成就。但是,這本書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受到哲學社群的關注,主要原因在於這個圈子普遍認為諸如運動之類的人類活動,實在過於瑣碎,根本不值得進行嚴肅的哲學探究。然而,舒茲的《蚱蜢》最終還是被這個社群注意到了,這在某程度上要歸功於哲學家湯瑪斯.霍爾卡;他大大讚頌這本書的精湛哲思,以及作者筆下的文學風采。書中處理了棘手的遊戲定義問題,並且連結到對於美好生活的探討;現在,普遍的哲學社群或運動哲學圈子,都視這本書為哲學歷史上的經典著作。

舒茲的作品得到哲學界的肯定,最重要是因為書裡採用了概念分析的取徑,而且選擇了遊戲作為主要範例來說明服從於定義的概念。就像霍爾卡在2005年版《蚱蜢》的導讀中所說的,二十世紀中葉的英美哲學家以概念分析為核心任務。簡單來說,概念分析就是提出必要與充分的條件,以清晰、精確的用語定義諸如知識、因果關係、良善等等概念。但是,到了七ま年代末期舒茲的《蚱蜢》出版的時候,概念分析正在遭受嚴重攻擊;維根斯坦是發動攻擊的主力,他強烈指出,概念普遍缺乏精確的邊界,因此概念分析無法構成可行的哲學探究。維根斯坦因此認為,要為概念提出必要且允分的條件,是不可能的;而他使用來進行論述的範例,正是遊戲。在他眼中,我們稱某些人類活動為遊戲,但實際上這些活動之間並沒有共同點。反之,他敦促我們實際「觀察與理解」其中是否具備共同特質,而不是單純地假設這些共同點的存在;一旦我們這麼做,就會發現這些事物其實只是鬆散地聚合在一起,也就是他那廣為人知的「家族相似性」理論。維根斯坦甚至堅定地指出,不僅遊戲如此,其他的概念也一樣。因此,維根斯坦認定所有探尋定義的企圖都是無意義的,就哲學而言那是浪費時間與精力的行為。

然而,舒茲指稱維根斯坦其實也沒有遵守他自己那套「無例外的告誡」。舒茲告訴我們,如果維根斯坦不是在未經過檢視之下就認定遊戲無法定義,他將會發現其中的共同特徵,只要細究就能找到定義。更具體地說,舒茲主張遊戲由四個必要元素構成。第一個即是他所謂的前遊戲目標(prelusory goal),也就是玩家想要達成的特定狀態。在賽跑中,前遊戲目標是第一個越過終點線,高爾夫球的前遊戲目標則是讓球進入地洞。第二個元素是遊戲方法(lusory mean),舒茲說這是達成前遊戲目標所允許使用的方法。人類大部分活動都是目標導向,在其中以特定方法達成目標,因此以上兩大元素尚未具體說明遊戲的獨特之處。接下來第三個與第四個元素,將指出遊戲與人類其他活動的差別。

舒茲指出建構規則(constructive rules)是遊戲定義的第三個要素。一如這個字詞的意思,這些規則陳述了構成這場遊戲的所有條件,包括指定玩家必須達到的前遊戲目標。特別的是,這些規則並不是為了讓前遊戲目標更容易達成,反而是增加了難度。也就是說,這些規則排除了最有效率的手段,轉而指定使用一些較無效率的方法,因此讓我們追求遊戲目標的過程中增加了障礙。在賽跑中把對手絆倒,或者在高爾夫球賽中用手把球放入洞裡――這些都是最有用的手段,但遊戲規則剝奪了玩家的這類選項。如果遊戲規則允許玩家以這種最容易、最有效率的方法達成前遊戲目標,那麼,我們可以想像根本不會有人想要玩這些遊戲。事實上,就是因為規則禁止賽跑時絆倒他人,或打高爾夫球時用手把球放進洞裡,這些活動才具有原本所期待的挑戰性,人們才會渴望進行這些遊戲。

第四個元素涉及遊戲者的態度,即舒茲所謂的遊戲態度(lusory attitude);玩者必須具備這樣的態度,才可稱之為玩遊戲。他如此描述遊戲態度:玩者意識到「接受規則只是為了讓遊戲得以進行」。遊戲態度是遊戲的必要元素,有了這樣的態度,也能夠解釋為什麼玩家要捨棄較好的方法,而選擇較差的方法來達成某個目標。這種態度也讓遊戲得以從日常生活區別開來;在日常生活中的少數狀況之下,我們也會選擇較無效率的方法來完成目標,但那是因為某種較高效率的方法會帶來災難。例如,治療頭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往頭顱開一槍,但我們當然不會這麼做。幸好也基於同樣的考量,在軍事衝突中通常採用的是傳統的武器而不是核武,雖然後者消滅敵軍的效率要高出許多。相反的,在遊戲中我們接受規則的限制,因為不接受的話就無法玩遊戲了。

如前所述,《蚱蜢》在哲學領域得到很高的評價,被譽為哲學歷史上的經典之作,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舒茲巧妙地把他對遊戲的定義連結到他的烏托邦理論,意即他所認為最理想的生命狀態。遊戲的建構規則禁止了某些達成前遊戲目標的方法,為這些目標的追求設下原本所沒有的挑戰;在舒茲的論述中,即是這一點讓遊戲完全有別於日常生活。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以追求最高效率為優先考量。大多數我們所從事的,都屬於舒茲所謂的技術活動,也就是工作。工作的重點就是採取最容易、最快速的方法來達成目標,以滿足人類的各種需求。隨著科技進步,總有一日我們能輕易滿足所有的需求,例如,只要按下按鈕就蓋出房子或創造出精緻稀有的鑽石,過程中不需要耗費任何時間或精力。換句話說,一旦我們解決了所有因資源、知識等等條件的缺乏而產生的問題,我們也就活在烏托邦裡――糟的是,到時就無事可做了。這或許讓烏托邦的理念看來自相矛盾――人若活在這種無事可做的幸福狀況中,實在不可能有絲毫感覺自己活在烏托邦。然而,就如舒茲透露的,我們根本不需要擔心烏托邦跟我們想像中的天堂相距太遠,因為在那裡我們還有一件事可做,會讓我們忙個不完――我們可以在那裡玩盡夢想中想玩的所有遊戲。因此,舒茲的總結是:遊戲是「未來的線索;趁現在認真培育遊戲,或許是我們唯一的救贖。」

《蚱蜢》推出中文版,是件讓我開心的事,因為這意味著更多讀者有機會讀到這本讓人驚艷的著作,沉浸在其中哲思的美好與欣喜。好好享受吧!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