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喚醒式治療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的旅程》
《寫在深夜加油站之後:蘇格拉底如是說》
《鹿智者的心靈法則》
《一日浮生:十個探問生命意義的故事》
《斯賓諾莎問題》

《蚱蜢:遊戲、生命與烏托邦》

The Grasshopper:Games, Life, and Utopia
 
作者:伯爾納德•舒茲 Bernard Suits
譯者:胡天玫、周育萍
書系:Story 017
定價:440 元
頁數:344 頁
出版日期:2016 年 09 月 09 日
ISBN:9789863570585
 
 
導讀(節錄)
書序作者:湯瑪斯.霍爾卡(Thomas Hurka,牛津大學哲學博士,多倫多大學哲學研究所所長,該校名譽校長,加拿大皇家協會成員)

雖然知名度不是太高,但伯爾納德•舒茲的《蚱蜢》一書肯定是二十世紀最傑出的哲學書籍之一,而且是一本獨一無二的書。

原因之一是這本書的風格。大部分哲學作品都是嚴肅甚至沉悶的,但《蚱蜢》卻十分風趣,完全符合遊戲這個主題。你會帶著笑臉閱讀這本書,而且樂不可支;總之,這是一種令人放聲大笑的哲學。但是,不論是論證的內容或採用的方式,《蚱蜢》也是十足嚴肅的哲學。舒茲針對「玩遊戲」進行分析,然後論證玩遊戲是人類的終極理想;因為在烏托邦理想國度中,工具性需求都已被滿足,玩遊戲於是成了每個人的主要事業。這第二個主張是深具意義的,它以最直接清晰的方式展示了一個相對於古典的所謂現代價值,就如同馬克思與尼采相對於亞里斯多德一樣。同時,舒茲先提出一系列設想中可能會出現的反對論點,一一反駁最終得出結論,這整個分析論證過程即是哲學論證的範本。全書的詼諧語調蘊藏著嚴肅的內涵,這樣的結合造就了《蚱蜢》的特殊之處:對富有價值的哲學論點進行辯護,讀來卻輕鬆有趣。

本書以大蚱蜢和信徒之間的對話寫成,特別是那位名如其人的史蓋普克斯。大蚱蜢是取自伊索寓言裡的角色,整個夏天都在遊戲,現在寒冷的冬季來臨時即將要死去,但螞蟻則儲備了足夠的糧食而得以存活。然而,舒茲反轉這個傳統的道德故事。伊索頌揚工作的價值,舒茲則在書中寫出大蚱蜢的辯解,敘述他為何選擇遊戲而非工作。如同他告訴史蓋普克斯的,玩遊戲可能會造成致命的結果,但這項活動的內在本質是最好的,也是最值得的。

活潑與充滿互動的對話形式,是本書的基本風格。對話中有許多機智的語言交鋒,以及大蚱蜢與史蓋普克斯之間的各種揶揄。偶然事件帶來死亡,大蚱蜢感到遺憾而說道:「如果沒有冬天要防範,大蚱蜢就不會有報應,螞蟻也不會有這寒酸的勝利。」大部分人都想要結合工作與遊戲,史蓋普克斯對此做出「無可避免的隨興文字組合」,說人們想成為「螞蟻蚱蜢」或「蚱蜢螞蟻」,並且在稍後的段落裡指出:「只工作不玩樂,那一定是隻乏味的螞蟻,但是,只玩樂不工作卻會變成一隻死掉的蚱蜢。」除此之外,史蓋普克斯與大蚱蜢透過精彩的虛構角色來發展情節,從中帶出他們的論證。其中一場是兩位退休軍官伊凡與阿布(Ivan and Abdul),他們不喜歡被規則制約,試圖進行一場沒有規則的遊戲。(他們的故事也說明了為何不存在「土耳其輪盤」或「歡樂的俄羅斯輪盤」。)還有艾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他登上聖母峰頂後發現一位頭戴禮帽、手持《泰晤士報》的英國人——這個人從山的另一側搭手扶梯上山。另一個場景是一場二百公尺賽跑,賽場內圈有食人老虎,終點線有一顆即將爆炸的定時炸彈。另外,還有一長串有關角色扮演遊戲如「官兵與強盜」的討論,從中帶出波菲爾尤•史尼克(Porphyryo Sneak)這位史上最偉大的間諜,他可以假冒世界上任何一個政治人物。

這樣的對話形式來自柏拉圖,而《蚱蜢》一書大部分是柏拉圖對話錄的迷人模仿――大蚱蜢是蘇格拉底,史蓋普克斯則是終將理解大師觀點的追隨者。但兩者還有更緊密的連結。蚱蜢面對死亡的處境,與《申辯篇》、《克里托篇》與《費多篇》中蘇格拉底即將受到雅典法庭處決的情景是相似的。蘇格拉底的朋友提出各種可免於一死的方法,但都被拒絕,因為這些方法意味著放棄哲學對話,而他認為哲學對話是對人類最好的活動。同樣的,大蚱蜢的朋友願意提供他過冬的食物,但他拒絕了,因為遊戲才是一切活動中最好的,尤其他作為一隻蚱蜢,必須視之為命定真理。因此,正如同蘇格拉底的決定一般,蚱蜢堅守著這個讓他邁向死亡的活動,即使放棄該活動便可保全性命,他仍執意堅持。

兩者還有另一個相似處。柏拉圖式對話的開頭,通常以一個實質的問題展開,例如:「尤西弗羅(Euthyphro)起訴他父親,這行動是否敬虔?」「德行可以被教導嗎?」或「行事公道是否有利於你?」但蘇格拉底說我們無法回答這些疑慮,除非先解決定義的問題,比如「何謂虔誠?」「何謂德行?」或「何謂正義?」因此,討論便轉到定義問題。通常最終仍得不出讓人滿意的定義,而原本的問題也懸而未決(《共和國篇》是個例外),但這背後有一個不變的假說:要明瞭有關某個概念F的特定事物,我們必須先釐清F是什麼。《蚱蜢》採用相似的模式,大蚱蜢首先提出玩遊戲是「理想存在」作為實質論旨,但在證實該論旨之前,必須先轉向「何謂遊戲」的定義問題。唯有釐清了定義之後,才能回到原來的主題,即遊戲的價值。

如果讀出書中跟柏拉圖對話錄的相似之處,那是令人愉悅的;但是內容呈現得如此自然,即使不認識柏拉圖的讀者,讀來也不會有任何障礙。

這就是舒茲式的幽默,從來不炫麗,也不會分散讀者的注意力;這分幽默源於北美的大眾喜劇傳統,跟其他傳統如英國道德哲學家伯納德.威廉士(Bernard Williams)的文雅英式機智,有所區別。但是,就跟威廉士一樣,這樣的呈現並不會把讀者帶離哲學論證,或遠離舒茲的主要論點。相對於抽象的討論方式,伊凡和阿布之間的競賽、聖母峰上的英國紳士、食人虎等等,以更吸引人的方式傳達了舒茲的哲學理念。(未完)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