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7/10/11-12/02 王曙芳老師∼【心律轉化法102線上課程:四種元素能量】❤iamHeart中文教學獨家授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柄谷行人談政治》

《溫尼考特這個人》

《遊戲與現實》

《人我之間:客體關係理論與實務》

《榮格心理治療》

《轉化之旅:自性的追尋》

《瘋狂與存在:反精神醫學的傳奇名醫R.D. Laing》

《酷兒的異想世界︰現代家庭新挑戰》

《與愛對話》

《診療椅上的政治:如何成為更有自覺的公民》

Politics on the Couch: Citizenship and the Internal Life
 
作者:安德魯•沙繆斯(Andrew Samuels)
譯者:魏宏晉(校閱:徐志雲、陳俊元、郭家穎;審修:王浩威)
書系:PsyHistory 010
定價:500 元
頁數:376 頁
出版日期:2017 年 04 月 14 日
ISBN:9789866112966
 
特別推薦:南方朔、陳俊霖、張凱理、葉啟政、廖咸浩、鄧惠文 誠摯推薦
 
﹝中文版序﹞ 公民身分與內心世界
書序作者:安德魯.沙繆斯

雙向道

本書的內容試圖在社會及政治現象及心理治療之間做出有意義的連結。我在寫作時總會使用「雙向道」技巧,目的是:第一,讓社會現象來批判、啟發、轉化心理層面議題;第二,以心理治療的思考方式幫助社會進步。心理歷程和人身處社會之中的生活是密不可分的。心理議題和主觀經驗無法獨立於社會、文化及歷史脈絡之外,但也不能確切地簡化到只剩下社會此一因素。相同地,社會及文化也各自有其心理因素的層面,由一連串心理歷程及主體之間的關係刻畫而成。

這本書的主要目標之一是評估心理治療在「讓我們不再用國家要我們思考的方式思考」這個層面有多少貢獻。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必須對此一職業的整體政治立場進行重新校準。心理治療發展之初有個特色,相信很多人都有注意到,就是行業人士的想法比較激進,但隨後為了受到當權者接受,便逐漸失去了這樣激進的聲音。我希望這本書或多或少能夠傳達如何找回這種根本的激進主義。

我是執業心理治療師、學者,也是政治運動家。我非常小心地測試這本書討論的主題極限何在。我對此議題很有熱忱,但我同時也小心謹慎、抱持批判態度。在本書中,我們討論真實的議題,並不侷限於主體經驗之中,如性別政治、經濟、侵略與暴力、領導、社會脈絡中的靈性及父親等。

老實說,除了緩和個人的痛苦之外,心理治療對社會貢獻的其他可能性,並不是那麼受大眾歡迎。第一次會談就被這個世界放了鴿子!連與個人進行的臨床工作都被斥為新的集體鴉片,讓我們不去關注這個社會出了什麼問題,並打造某種獨立的假象,對集體生活的價值嗤之以鼻。

心理治療的問題

老實說,這一連串的挫折是心理治療師自找的。我們的精力通常是花在證明自己的理論是對的,而不是去作根本性的改變。心理治療師正直誠實地令人惱怒,再碰上盲目的簡化主義,將所有的社會現象視為精神方面的碎片,就變成了無聊的泛心論。更別提心理治療在對待不同群體方面有過的黑暗歷史,尤其是針對性取向的少數群體。

即使到了現代,恐同症已經銷聲匿跡,在心理治療圈裡還是有一種將同志分為「好同志」和「壞同志」的傾向。前者仿效著所有異性戀的長期關係或婚姻帶來的種種所謂優點。而後者則被當作是標新立異的激進分子,過著不經思考的淫亂生活。

而在此領域之外的人都知道,要接觸心理治療這個領域,而且不是那種機械化的心理治療,除非你非常富有,不然恐怕很難辦到。在西方國家,少數族群或勞動階級的成員要接受訓練成為心理治療師並不容易,不曉得在臺灣情況是否類似。

我們追尋的終極目標依然是廣泛地將心理治療的觀念應用在探討社會及政治的運作及問題之上,用跨學科的方式進行更深的了解。這些問題包括了當代生活的膚淺及不公、似乎無法根除的戰爭及暴力,或是像氣候變遷否定論這樣令人困惑的集體現象。

參與社會運動的治療師

我想要針對參與社會運動的心理治療師發表一些意見。心理治療師社群發起的社會及政治運動依然非常有趣。我們曾經目睹九○年代中期英國「追求社會責任的心理治療師與諮商師」組織的形成,也有特定的小組關注核武及氣候變遷卅永續發展等議題。但我必須說,許多心理治療師不太確定該如何將行動主義與心理治療師的專業所扮演的角色及形象結合。若以治療師的身分介入政治運動或與政治人物互動,究竟是應該扮演治療師的角色,還是以公民的身分參與,只是這個公民剛好是心理治療師?還是兩者皆是?相關的道德規範又是什麼呢?

我現在關注的範圍轉向了希望在政治領域發揮影響力的某些心理治療與諮商師組織,他們的政治理念連貫一致,並且一定程度上受到他們的專業所規範。由於文長限制,我將僅討論兩個議題。第一,這樣的組織是否一定是(或一定應該)在政治立場上左傾的,或是在某些層面上來說是「激進」的,畢竟我們似乎聲稱這個年代已經跳脫了左傾或右傾的框架。如果左傾是無可避免的,那麼該組織就必須承認它無法代表一個雙方都覺得專業的意見(雖然某些時候可能可以),當然就無法代表整個專業來發言。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某個心理治療師的組織在重要的選舉中公開表達反對某位候選人。

治療師犯的政治錯誤

談到政治人物或政治圈使用心理治療概念的情況,我們必須記得精神分析的歷史中包含了一連串與當權者的權力勾結。榮格沒有受到誘惑,而近年來的史料研究指出,三○年代的安娜.佛洛伊德與恩尼斯特.瓊斯(Ernest Jones)也是如此。

必須說明的是,在沒有心理專家在場的情況下使用心理學的概念,和在有諮商師在場的情況下參與他們提供的服務,這兩者之間是有不同之處的。舉例來說,我與許多國家的政治人物及政治運動團體進行過諮商,也有許多心理治療師有過這類經驗。所有人都同意這樣的經驗可以非常美妙,同時也令人挫折、謙卑。但是,像定義、整合、認同這類的有趣問題也會在過程之中出現。

最後,歡迎讀者與我聯繫。我的電子郵件地址為andrew@andrewsamuels.net,個人網站為www.andrewsamuels.com。

 
 

 
本書獲得美國精神分析發展聯盟(NAAP)Gradiva 獎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