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人一出生就與客體產生關係,無論是可愛或可恨的,這些關係即構成了心智生命的本質。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解讀童話: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

《積極想像:與無意識對話,活得更自在》

《榮格心理治療》

《與狼同奔的女人》【25週年紀念增訂版】

We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Myths and Stories of the Wild Woman Archetype
 
作者:克萊麗莎•平蔲拉•埃思戴絲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譯者:吳菲菲
書系:Holistic 119
定價:960 元
頁數:800 頁
出版日期:2017 年 11 月 15 日
ISBN:9789863571087
 
特別推薦:王聰威、伊格言、成英姝、湯瑪士•克許、呂旭亞、李昕、李金蓮、邱錦榮、洪素珍、胡因夢、郝譽翔、張娟芬、梁一萍、陸雅青、彭樹君、黃璧惠、謝文宜、龔卓軍
 
第七章 快樂的身體:野性的肉體

身體語言

我和一位朋友曾經用唱雙簧的方式一起說了一個名為〈身體說話〉的故事,目的在告訴聽者如何發掘老祖宗贈予女性同胞的祝福。歐帕蘭卡是一個非裔美籍的說書人,身材像紫杉樹一樣細高。我是一個墨裔美國人,身形矮小,身體卻很龐大。在童年時,歐帕蘭卡除了因為長得太高而遭到嘲笑外,她還因為門牙的齒縫太寬而被人說成是一個說謊者。至於我,人們說我的身體形態和尺寸證明我是個拙劣之人,缺乏自制能力。
在我們並行說身體故事的時候,我們談到自己在這一生遭遇到的無數攻擊──都只因為偉大的「他們」認為我們的身體有過與不及之處。說故事之間,我們為自己不受人喜歡的身體唱了一首悲歌。我們擺動身體、跳舞、互相注視對方。我們彼此認為對方在這樣美麗的舞姿中顯得如此不可思議,而別人怎麼可能曾經持有不同的看法呢?
我很驚訝地聽她提到:在成年後,她到西非甘比亞旅行,在那裡找到一些先人的後代,而他們之中有許多人──看哪!──也是像紫杉樹一樣長得又細又高,而且長有齒縫甚寬的門牙。 據他們的解釋,這種齒縫被稱為「上帝的通道」,是智慧之象徵。
而她也很驚訝地聽我講到:在成年後,我到墨西哥的提瓦那地峽旅行,也在那裡找到一些先人的後代,而部落中──看哪!──竟有許多強壯、喜歡調情、身軀龐大的女巨人。她們拍拍我、拉扯我、毫不忌憚地說我還不夠胖。我吃得足夠嗎?我生過病嗎?我必須要更努力一點,因為(她們解釋給我聽)女人就是大地,生來就應該圓滾滾像地球一樣,而地球承載著這麼多東西。
因此,在那場表演中,正如在我們生活中一樣,我們原本沉重而悲傷的個人故事,最後結束於快樂和堅定的自信當中。歐帕蘭卡理解到:她的身高即是她的美麗、她的微笑即是智慧的微笑、而且上帝的聲音向來就緊鄰於她的雙唇。而我理解到:我的身體跟大地是不能分開來的、我的雙腳生來就是要堅守我的立場、而我的身體生來就是一個承載很多東西的容器。從美國文化以外的堅強人類那裡,我們學會重新珍惜身體、學會駁斥那些謾罵這神祕身體或不識女人身體為知能工具的觀念及語言。
每個女人都有資格去享受生命的喜樂,而這喜樂起源於喜愛這個充滿種種美麗的世界。只支持一種美麗就等於在某種程度上不了解大自然。世上不可能只有一種鳴唱的小鳥、一種松樹、一種野狼;也不可能只有一種嬰兒、一種男人或一種女人;更不可能只有一種乳房、一種腰部、一種皮膚。
在墨西哥與身軀龐大的女人相遇的經驗使我開始質疑那整套用來討論女性身體大小、形狀和重量(尤其這一點)的心理分析學命題。有一個存在已久的心理學命提尤其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它認為所有龐大的女人都渴望得到某種東西,「她們身體裡面都有一個尖叫著要跑出來的瘦子。」當我向偉大的提瓦納女人其中之一提到這「尖叫的瘦子」時,她有些驚慌地緊盯著我說:我是指「被惡鬼附身」這種事嗎?誰會想把這麼邪惡的東西放進女人的身體裡面?她無法瞭解為什麼「治療師」或任何人會認為生來體型龐大的女人身體裡面藏著一個尖叫的女人。
雖然強迫性或自殘性的異常飲食習慣在扭曲身體大小和身體形象上確實導致許多悲劇,但這些異常飲食習慣並非是大多數女人的生活常態。或大或小、或寬或窄、或矮或高,女人很可能只是單純繼承了先人的身體外形──即使不是直接的先人,也應是一、兩代之前的先人。去醜化或論斷一個女人繼承來的體態無疑會創造出一代又一代焦慮和神經質的女人。對於女性所繼承的形體投以致命的、排斥性的評語只會奪走女人不少重要而珍貴的心理和靈性寶物。它會奪走她對祖先遺傳下來的身體所感到的那份驕傲。如果她接受的教誨要她去辱罵這個身體傳承,她跟其他家人之間的女性身體認同就會立即遭到砍除。
若她接受的教誨要她去憎恨自己的身體,她如何能愛那跟她有相同形狀之母親的身體、祖母的身體和女兒的身體?她如何能愛那些繼承了相同祖先身體形貌的女性(和男性)親人?用這種方式攻擊女人會摧毀她的那份家族驕傲感,並奪走她身體裡的天然輕快感──不管她的身高、身體大小、身體形式為何。在本質上,攻擊女人的身體必會遠遠攻擊到她的先人和她的後代。
在嚴苛評斷何種身體可被接受、何種不可被接受時,人們只會創造出一種國度,在其中處處可見弓著上身的高女人、踩著高蹺的矮女人、彷彿穿著喪服的胖女人、像豬鼻蛇一樣自我膨脹的瘦女人、以及其他試著掩飾自己的各種女人。摧毀女人跟自己原生身體之間的本能聯繫無異於騙奪她的自信。它會令她固執在自己是否是一個好人這件事情上,並且把自我價值建立在外貌、而非自己真正是誰的基礎上。它會迫使她因為憂心自己吃了多少食物以及計較磅秤和捲尺上的數字而耗盡氣力。它佔據她的心思,影響她所做、所計劃、所預期的每一件事情。從本能世界的觀點來看,我們實在難以相信女人會如此專注在外貌上而活著。
保持健康並盡可能養護身體當然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事情。而我必須承認:許多女人的心中確實存在著一個「飢渴」的人。只是,與其說女人渴望某種身體尺寸、形狀或高度,或與其說她渴望符合刻板模式,倒不如說她渴望從周遭文化得到基本的尊重。心中那個「飢渴」者恨不得被人尊敬和接納,恨不得至少不用遭到刻板模式的對待。如果真有一個女人「尖叫著要跑出來」,她尖叫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打斷別人用毫無敬意的方式把一些事情投射在她的身體、臉孔和年齡上。
許多心理學理論大師都懷有一個很深的偏見,那就是把有異於常態的女性身體視為病態,而佛洛伊德就是最出名的一位。舉例來說,他的兒子馬丁•佛洛伊德在寫他父親的一本書中提到他的所有家人是如何厭惡和恥笑身材矮胖的人。佛洛伊德為何有這些看法並不在本書討論的範疇內,但是我們很難理解這種態度如何能對女性身體抱持公允的看法。
無論如何,的確有許多心理治療師仍繼續傳遞這種不利於天然身體的偏見,促使女人只會不斷監控自己的身體而無法跟自己天生的形態保持更深厚、更細膩的關係。女人之所以失去創造力及無法關注其他事情,有一大部分都要歸咎於身體所導致的焦慮。
這種鼓勵女性雕琢自己身體的做法,顯然可以相比於把大地切割、燒毀、層層剝開、去肉見骨的行為。不管在任何地方,只要有女人的心靈和肉體遭到傷害,同一地方的文化本身也必然面臨類似的傷害,而最後連大自然也身受重創。真正的整體心理學(holistic psychology)視所有世界為相互依賴、而非個別獨立存在。難怪在我們的文化非常重視女性天然身體之雕琢的同時,它也對雕琢大地以及把文化雕琢成許多時尚區塊給予同等的重視。但是,即使女人無法在一夜之間禁止人們去切割文化和大地,她卻可以讓自己的身體不遭遇類似的擺布。
野性本質絕不會支持我們去折磨身體、文化和大地,也絕不會同意我們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自己有「自我控制」的能力、證明自己有品德、或是成為視覺上更討人喜歡或金錢上更可貴的人而去鞭策自己的身體。
女人雖然無法在對著文化說「改變!」之時就可以讓文化覺醒過來,但是她可以改變自己的態度,藉此讓意在詆毀女性的心理投射不得不慚愧地移開視線。要做到這一點,她就必須收回自己身體的所有權、不再拋棄本然身體的喜樂、不再握著一般錯誤觀念去相信只有符合某種形態或某種年齡的人才能擁有幸福、以及不再遲遲不做某事或退縮不敢做某事。她要收回自己真正的生命,把它充分地活出來。如此一來,一切心理投射都會失效並卻步在外。這種充滿活力的自我接納和自尊就是開始改變文化之群體態度的契機。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