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 李香盈【讀懂夢境,讀懂內在的自己】六週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榮格解夢書》

《超凡之夢:激發你的創意與超感知覺》

《塗鴉與夢境》

《夢是靈魂的使者:一個榮格心理分析師的夢筆記》

《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

《夢,沉睡的療癒力:從解夢到自我追尋》

Arousing the power of dreams : a story about self-awakening from unconsciousness
 
作者:李香盈
書系:Story 020
定價:350 元
頁數:296 頁
出版日期:2018 年 09 月 20 日
ISBN:9789863571315
 
特別推薦:修慧蘭(諮商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陳文玲(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X學院@創意實驗室尋獸師)、曹中瑋(資深諮商心理師及督導)、莊慧秋(文字工作者、心靈寫作帶領人)
 
第一章 與解夢相遇

我盯著一張參展海報,看了很久。

這是我平庸日子中,唯一特別的事情。
那個收藏在心中的名字,就這樣出現了。冰封多年的故事,無預警地從心底深處跳了出來。
我以為那個我死了。現在卻又從墳墓爬出來。
只是一個名字,只是他的作品來台灣參展而已——「椅之舞:木工流線的新時代」。怎麼就喚起排山倒海的回憶?
胸口重重疼痛著。
直到我提著購物袋的右手麻掉了,才驚覺自己出神已久,趕緊快步離開。

我相信只是掀起一陣短暫的漣漪,只要我繼續埋進主婦的日常瑣碎裡,很快就會平息的。我甚至刻意想起今天最倒楣的事——那主管的嘴臉。
「妳到底有沒有心工作啊?做了十幾年還會出錯?公務員不是來混退休的,就是有妳這樣的工作態度,我們才會被詬病,然後福利一直被砍。妳再這麼混的話,我看下個年度就輪調妳到市政府部門,磨練磨練好了。」

主管那該死的奸笑,宣告著我被抓到把柄,準備在職場上當替死鬼。
還不是為了混口飯吃。

晚上,好不容易弄完所有家事,和兒子奮戰了一番,終於關掉他的電動,趕他去睡覺,卻換成老公在打電動,但是我懶得管了,直接回房去。想滑滑手機、隨手翻翻書,讓自己轉移一下莫名的沉重感,沒想到,卻被書中的一句話打中,疼痛翻攪得更劇烈。

「你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我像是關掉鬼片一樣,用力地闔上書。開著小燈睡覺。


☆☆☆

星空下,男孩溫柔說著。
「妳知道,可以跟夢境許願嗎?」
這天,是女孩的畢業典禮。他等她畢業,等了一年,期待著兩個人可以一起去美國深造學習,或許,還可以闖出一片天來。

「真的嗎?」女孩看著眼前這個學長,總是可以帶給自己無限的驚喜。他有著藝術家的浪漫氣質,風度翩翩又溫柔體貼的形象,總是收服許多少女的心。
「嗯,就像跟宇宙下訂單一樣,夢境會悄悄地實現妳的願望。終於,我們的夢想也要起飛了。」
「其實,我……」女孩低下頭,眼中的亮光熄滅了。「我考上公務員了。」
「什麼意思?」
「我想留在台灣,早點開始工作,因為我家裡現在急需要錢……」
「妳不去美國了?妳要放棄做設計?妳知道這個機會多難得?妳怎麼……」男孩氣到發抖,他簡直不敢相信,這理由比起「我愛上別人了」還更讓人無法接受。因為你輸給的,甚至不是個「人」。
「妳為了一個領死薪水的鐵飯碗,要放棄一切?」男孩激動地抓著女孩的手臂,用銳利的眼神盯著她:「這值得讓妳放棄我們的感情嗎?」
女孩緩緩地低下頭,不發一語。
男孩懂了,他賭氣地鬆開手,默默地離開。再也沒有回來過。

眼淚無聲無息地蒸發在夜空。


☆☆☆

這麼多年過去了,每當想起這個回憶,胸口還是揪成一團。我曾經是當年那個故事中的女孩。現在,卻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十二年資歷的公務員。

當我們從學校畢業後,就好像把自己從童話世界裡終結掉,一路摔到現實生活中。再痛,也回不去了。
除非哪天,上天讓我中了樂透。我相信這一切問題都會解決了。

夢境真的可以許願嗎?
「夢境啊,拜託讓我變有錢吧,透露些發財的指示給我。」

☆☆☆

「夢裡,有個穿著金色衣服的女子向我走來,手裡還拿著一片長形葉子。」
我成功了!昨晚我向夢境許願後,果然就出現了這個夢境。
太美妙了。

記得民間有此一說——金色是大吉,可以預知財位運勢。所以我一早就傳訊息給老友,記得她還在國內時曾說上過解夢老師的課,解析得很準確。我跟她要了工作室的地址。
我懷著期待的心情出門,愈想愈開心!曾經聽過有人夢到明牌而中大獎的傳聞,好羨慕啊。我常常忍不住幻想,如果中了頭彩,就可以辭掉無聊的工作,去做我喜歡的事情,買房子、環遊世界、完成夢想之類的。
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根本沒有認真聽朋友講什麼,只記得她一直強調這個解夢師和一般算命不一樣,是用慢慢探索的方式。
但是只要解夢師很「靈驗」,管他用什麼方式,對我來說沒有差別吧。

終於到了解夢工作室,擺設很簡單,可能想走自然風卻太隨性,有些輕音樂還不錯,但是讓我聯想到要做精油SPA。沒有想像中神祕的感覺,甚至連個薄紗或水晶球都沒有。管他的,只要不是江湖騙子就好。

突然伸出一隻有力的手,抓著我的手臂。
「記住,第一個問題最重要。」
「什麼?」我嚇了一跳,這個抓住我手臂的女性,年過五十卻有某種氣質的餘韻,穿著打扮得體且有個人品味,眼神充滿自信卻帶點偏執。很像是會進行瑜珈或禪坐的人。
「呃,對不起,妳剛剛說什麼?什麼第一個問題?」
「就是待會妳進去後,解夢師問妳的第一個問題,是最重要的。妳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啊。」
「喔?好……」這氛圍讓我困惑了,把我的興奮澆熄了一半。我來求解夢,應該是我提問才對啊,怎麼會是要我謹慎地回答呢?
我略帶不安走進夢境諮詢室。也因此,我坐下後並不急著開口,滿腦子想著「第一個問題會是什麼啊?」
解夢師溫和的笑容,讓我安心了許多,但是她一開口,卻是鏗鏘有力地問著。
「妳今天為什麼來解夢?」
「啥?什麼?」
「意思是說,妳希望解了夢境之後,對妳有什麼幫助?或者可以獲得什麼?」
「喔,這個……」我當然希望可以讓我變有錢,但是,要說出口又感覺太膚淺,但是不說的話,會不會隔靴搔癢,不痛不癢?
加上剛剛那位大姊的提醒,讓我猶豫著該怎麼回答。
「這個問題很重要,會關係到妳的夢境是否可以解析出來。」
「什麼?這麼嚴重。」我決定橫豎都要試一試,但是仍然要修飾一下,畢竟,我有個老毛病,總是擔心別人的看法。
「嗯,我想知道這個夢境是否給我什麼指示。」
「指示?關於哪方面?」
「什麼方面都可以。」我故作輕鬆地笑了笑。
解夢師點點頭,示意我可以開始說夢境了。
我鬆了一口氣,像是通過了第一關考試。

我將夢境說了一遍,她聽完後若有所思地說:「妳的夢境聽起來很有能量,的確是要指引妳心靈的方向。」
我迫不急待地問:「對啊!網路上說『金色』是大吉,而『葉子』有可能是神明的指示,這是真的嗎?是跟財運有關嗎?」
「哇!」解夢師聽完我的連環發問,深吸一口氣,身子往後靠著椅背:「原來,妳已經設定好這個指示要跟『財運』有關了。」
「所以,並不是『運財』嗎?」我有點不安。
「嗯,我使用的是心理學的探索方式,透過夢境來做自我心靈成長的。不是算命,也無法鐵口直斷。」
我這時候才注意到她身後的牆壁上掛著「心理師」的證照。
「可是『探索』和『算命』有什麼不同?心理學不是也可以一眼看穿別人內心嗎?」我渴求解夢師趕快告訴我答案。
解夢師笑笑地說:「『算命是重視答案,探索是重視過程』。心理學是一門研究人類心理的科學,我們會依循一些原則來幫人做探索,例如我們發現夢境是來自潛意識,了解夢境,就可以一窺潛意識世界。就如同佛洛伊德所說:『夢境是通往潛意識的大道』。」

好耶!
「夢境是潛意識世界」這種神祕感就對了。
我趕緊接著問:「那了解潛意識的世界,就可以預知未來運勢嗎?」
「妳為什麼這麼想知道未來運勢?」
「大家不都是這樣嗎?知道未來運勢,才知道現在該怎麼做。」
解夢師繼續追問著:「所以說穿了,是因為不知道『現在』該怎麼做,才會冀望預知『未來』?」
「嗯,有一點。」
「所以重點其實是想要知道如何改變『現在』。」
「好像也對。」
「妳可以想像潛意識像個智慧長者,他要幫助我們『藉由深層理解自己,而知道如何改變現在,就有機會改寫未來。』因此,就算夢境預知未來狀態,目的也是要幫助現在的妳。」解夢師繼續解釋著。
「怎麼幫?」我覺得很困惑,奇怪?解夢怎麼跟我想的不一樣。
解夢師:「愈了解潛意識,愈能解開內在壓抑或矛盾的心結,也能釋放更多能量和天賦。」
聽見「能量」我又開心了起來,感覺是好兆頭。
「聽起來很棒啊!那要怎樣解開?我想要獲得更多能量。」
解夢師笑了一笑:「這些夢境裡的象徵意義,是要靠自己慢慢體會的,我只是運用一些方式幫助妳探索。過程有點像是我問一些重要的問題,但是答案必須要妳自己誠實說出來。然後我幫助妳整合這些回答的內容,讓妳獲得一些領悟。」
我開始覺得有點被耍了,如果我知道答案,還需要來找解夢師嗎?
但就算心裡有點嘀咕,還是忍不住好奇:「那要問什麼樣的問題?」
解夢師說著:「從夢境本身開始慢慢地、詳細地問,包括場景、人物、物品、對話……等等,每個部分都要問妳『聯想到什麼?』、『對妳的意義是什麼?』……等等。最後,順著劇情把意義內容串起來。」
「然後呢?」其實我心中想說的是:問這麼多到底要幹嘛?
「假想這是一部意義深遠、帶有啟發性的故事,思考自己領悟到了什麼?這部分,通常也需要許多的引導。」解夢師仍然從容不迫地解釋著。
「喔……」我逐漸失去耐心了。這跟我原本期待的完全不同,我希望有鐵口直斷或預知未來的答案啊,至少,也要帶點跟財運相關的指示吧。
看來我無法擺脫無聊的工作了。

解夢師似乎察覺到我的不耐:「看來妳還沒有準備好要探索夢境。」
「我……」
「這樣吧,等妳準備好要探索自己的深層內在,也願意有耐心又誠實的回答一大堆問題時,再來找我吧。」
我現在只想趕快離開就好:「好的,謝謝妳。」

也許是發覺我太過失望,解夢師突然又給了一顆糖:「不過,我可以先給妳一個方向。通常夢中的人物——尤其是不認識卻又在夢境擔任重要角色的人,幾乎都是自己內心的一部分。」
聽到這個我眼睛又亮了:「妳是說,那個女子有可能是我?」但是同時我也很困惑。「可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這是所謂的人格分裂嗎?」
解夢師笑了笑:「當然不是人格分裂,比較像是一種『內心戲』,需要有不同的角色來演出妳心中不同部分的互動。例如,最常被拿來比喻內在戰爭的就是『魔鬼與天使』的對話,心中的魔鬼是自己,天使也是自己,兩個角色的對話和關係,就是我們的內在掙扎。妳不會因此就說,這樣是人格分裂吧?」
「哦,我有點懂了。但是為什麼需要有這樣的角色?」其實我還寧願那是神明託夢,感覺比較厲害些。
解夢師:「通常是妳自己努力不要表現出來的部分。也許是妳厭惡的自己、或者壓抑的自己。」
這金色女子是我壓抑的?如果我有這麼厲害的部分,我還求之不得呢。
於是我更加疑惑地問:「可是,如果她是好的,我幹嘛壓抑?」
「這就要問妳自己了。有時候即使是好的角色,但是表現出來可能會有其他壞處。或者,還有一種可能……。」
解夢師停頓了一下,特別放慢速度說:「就是妳對自己沒有信心,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長出這個部分——我們也稱之為『潛能』。」
「哦——」雖然聽起來比較有趣了,但其實我仍然相當困惑。難道她是在暗示我什麼?

走出夢境諮詢室,那雙手已經在等我了。我彷彿是某種暈眩的小動物,總是會掉進捕獸夾裡。
「很困惑對不對?」大姊抓著我的手,急切又興奮地問著。
「嗯……」我得承認,再次被大姊嚇到了。
「這時候就需要參加入門課程啦,我當初就是從這個課開始的,最適合像妳這樣的人。」
「我這樣的人?」
「對啊,就是想要解夢,但是又不懂心理學探索夢境的人啊。」
大姊突然壓低聲音,神祕又謹慎地說:「如果妳領略到夢境探索後的境界,然後照著做,人生就會有——咻——旋風般的改變。」她邊說邊誇張的用手臂畫弧線。
「旋風般的改變?」
「好啦,就這樣了。如果有緣份,我們就會再見面啦。」大姊揮揮衣袖,彷彿早就設定好對話到此為止。
她把課程介紹塞到我手中,然後就轉身繼續閱讀了。我這才發現,這空間裡有許多靜靜地閱讀或書寫的人們,他們實在太安靜了,幾乎沒有存在感。

回家途中,我不斷嘀咕著,像個奧客一樣地抱怨著。
「心理學果然是喜歡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解夢師也真是的,幹嘛要這麼堅持不直接講答案呢?一直賣關子讓我愈聽愈多問號。」
「還有啊,怎麼不用研究出來的結果,給我們一些解答就好了。靠自己探索真的會比較好嗎?」
「知道了自己的潛意識又如何?會比較快樂嗎?還不是沒辦法解決現實的問題……」
我仍然期待著可以像鐵口直斷那樣,令人嘖嘖稱奇、有趣又有盼望就好。

雖然如此,我還是上網報名了單堂課程。畢竟,所謂旋風般的改變,我還滿好奇的。


日常生活

6:00

鬧鐘響了,我無意識地按掉鬧鐘。
又是平凡無奇一天的開始。

我不需要清醒,也可以熟練地準備早餐,招呼先生和兒子出門,然後收拾碗盤、清潔家裡,趕在上班前到市場買菜,這樣下班後回家,才來得及煮晚餐。
這些似乎已經變成每天設定好的流程,或者是某種不會更改的常規。頂多偶爾我想要喝杯咖啡,會到便利商店尋找有優惠或便宜的項目,以免心中因為花錢享受而有不安。畢竟,我們想要存到房屋頭期款的目標還沒達成,並且有孩子要養。
我選擇結婚的對象,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也不懂婚姻經營或親子教養,但至少心是向著家的,幾乎每天都回家吃飯。而且認真工作,還是人人稱羨的工程師,只是個性過於憨厚老實,不懂得邀功勞繼續往上爬。
但是,這樣已經強過許多人的老公了。

雖然有時候,我會想著「如果他可以稍微專心聽我說話,或者每天跟我多聊個幾句話,有些多一點的互動,那我就很開心了。」大部分時間,我們把每天的生活當作例行公事、各司其職,並沒有太多的互動或談話。通常他很晚下班,而且他最喜歡的休閒娛樂是打電動,這點我們沒有共通處。
不過,婚姻不就是這樣嗎?沒有什麼好,但是也沒有不好。
同事面前還要假裝更好、更閃,但是知己之間,就會傾倒滿腹牢騷。
不過抱怨歸抱怨,日子還是得過。既然選擇了某條路,人們就會更說服自己走下去,因為回頭的代價,總是兩倍的路程。

偶爾,我會佇立在城市的街頭,覺得彷彿迷失了自己。看著流竄的人群和疾行的車輛,每一個灰色小黑點,都像我——忙碌、盲目又麻痺。
生活沒有多不如意,卻也稱不上快樂。
當年,我替自己安排了一條安全又牢靠的道路,如今卻像跟旅遊團一樣,看的風景都相同,每年拍出大同小異的照片。
畢業,工作,結婚,生子,退休,死亡。
隱約有股空虛感,但抱怨卻又顯得不知足。
想起前幾天的那本小說,當中有一句話:
「妳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我心中是一陣慌張。這問題,我不敢想,更不敢回答。

小時候,我總是愛在夜裡,抬頭看著滿天星星。想像有顆星在等著我長大,等著我像它一樣發出光芒。所以難過的時候、孤單的時候,我總是抬頭看。
相信總有一天,我能追求到我想要的生活。
學生時代,我常常幻想自己會進大公司,會小有成就,會有屬於自己的辦公室。還幻想會找到理想的對象,被捧在手心呵護,有個乖巧懂事的孩子,共組甜蜜互動的家庭生活。
但十幾年過去了,當初幻想中的年紀早已經過了,卻發現自己過著從沒料想到的平庸日子。
原來,幻想變成現實的過程,是不斷地妥協和麻痺自己。
有時候連停下腳步的時間都沒有。但又有時候,我懷疑是自己根本不敢停下來,就像我不敢回答那個問題一樣。
「妳喜歡現在的生活嗎?」萬一我不喜歡呢?該怎麼辦?

更可怕的是,
萬一我仍然想念他呢?


☆☆☆

這天真的是Blue Monday!市場休市一天,家中的食物庫存又不夠,逼得我非去大賣場不可了。
我匆匆把車開進賣場的地下停車場,開始熟練地採購,這熟練的動作我究竟做了多少年呢?從開始穩定的公務員工作算起,也有十二年了。有時候我甚至懷疑,是這樣僵化的動作,讓我有腦變成無腦的。
頂多今天有些不同的是,賣場那面牆多了一大塊連身鏡,映照著一個不起眼的婦人。

那是我,不起眼的我。
微胖,中等身材,生完孩子而享有的凸肚子和臃腫屁股。臉色黯沉偏黃,外加一些沒有遮掩的斑點,髮型和穿著更是昭告天下,我是個在意殺價勝過門面的婦女。
正當我看著鏡子感嘆時,一位年輕、修長、打扮合宜的美麗女子從我身邊經過。安靜地嘲笑著這幅畫面。
我趕緊移開視線,盯著我推車中的冷凍豬腳看,努力地將策畫晚餐當作人生中了不起的事情來處理,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和自卑感。

也許,人生中有些真相,不需要看得太清楚,否則被感傷的氛圍淹沒又能如何?生活還是得過下去。
帶著冷凍豬腳,回家吧。


☆☆☆

其實我討厭賣場,尤其是提著大包小包鑽入又黑又悶的停車場時,總讓我煩躁。雪上加霜的是,今日電梯維修。
這下可好了,為了趕上班,我得提著兩大袋重物沿著樓梯往下快走,一層又一層,我心中抱怨著賣場,想著下次不要一大早來受罪。
咦?地下停車場有這麼遠嗎?
平常坐電梯沒幾秒鐘,提著重物卻像是走了十幾層樓,而且太早了,只有我一個人,光線愈來愈暗,我心中有些慌:「莫非走錯了?」

終於,在長廊的盡頭看見了微光。我加快腳步走過去。
但是這長廊比感覺中還漫長,而且年久失修,牆面有些斑駁,甚至漏水。
腳步聲交雜著漏水聲,迴盪在黑暗裡,形成詭異的低喃。老實說,我很害怕。

終於,我跑到了盡頭,推開一扇寫著「出口」的門,門後卻仍然是一片黑暗。
前面還有一扇門,看起來老舊許多,上面寫著「入口」。
是停車場的入口嗎?
我連忙推入。


☆☆☆

這是哪裡?人都到哪裡去了?
霧濛濛的看不清楚,零星的幾台車,但是都不是我的,大部分看起來很老舊,似乎很久沒有人開了。其中一輛外型很像是小時候父親的車,但顏色不是他偏愛的傳統銀灰,而是我討厭的大紅色。
這未免也太巧合,把我「討厭的大紅色」直接漆在父親的車上了。因為我的確很討厭那輛車,充滿了爭吵和不自由的回憶。
但是此時我沒有心情享受這個小詼諧。因為我恐怕是繞到廢棄的停車場了。
突然有個男子衝出來,發瘋似的要搶走我的物品,瞬間主婦的本能是想要保護財產的,但不久後我就尖叫逃走了,身後傳來他把物品倒出來砸爛的聲響。
我拚命地逃。
「天啊,這年頭瘋子真多。我要趕快離開這裡!」

我不知道怎麼離開停車場的,也還無法形容我在哪裡。
四周仍是霧霾一片。「今天的霾害指數太誇張了吧?」
沒有任何可以辨識的東西,但是我感覺到我人在外面,隱約中有幾樣物品,卻看不清楚。
直到其中一樣物品逐漸清晰,我很自然地靠過去。
是一個皮革製的方形箱子。嗯,更精確的說,並不是真的方形,應該說是弧線長形的。這……好眼熟。
好像是個精緻的小提琴盒。

小提琴啊。

我曾經練了很久的小提琴,一開始是父母要求我學的,小時候覺得很苦,但是後來卻逐漸愛上那纖細淒美的音色。每當我心情複雜,我會拉小提琴,藉著旋律和擺動想像自己翩翩起舞,用畫面和配樂來敘說心情。
我甚至幻想過成為音樂家,在舞台上,灰濛的光線中我無法辨識觀眾,但是最亮眼的聚光燈卻在我身上,我的每個細微動作都創造出感人的音符,撫慰每一個迷失的心靈。
但是美夢很快就醒了,上大學後,父母說我的小提琴表現一直不出色,又對以後找工作沒有幫助,不要再浪費學習,所以我停了下來。
當時,我自我安慰地說:「沒關係,我還是可以把音樂當成休閒,陶冶性情。」但是,我多久沒碰了?
自從結婚生子後就沒再碰過了。

「好懷念啊。」
我伸出手想要打開它,但是當我一觸碰到皮革外表,就傳出類似哭泣的聲音,好似在控訴些什麼,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打開一看。
全部都是蛆蟲!

天啊,多噁心!我驚嚇得退後好幾步。重溫舊夢的心情,轉為嚇出一身冷汗的驚駭。
華麗完整的皮革小提琴盒,怎麼會裡面長滿蛆蟲?
這是誰的小提琴盒?怎麼會這麼粗心,看了真替小提琴覺得不值得。主婦的心態此時也立刻出現:「太浪費了!」
我向後退了好幾步,跌坐在一顆大石頭上,試著平復自己的心情。

好幾次的深呼吸後,我慢慢平靜了下來。雖然捨不得小提琴,但是更不敢看著它荒廢長蛆的噁心狀態。我低頭盯著石頭。
我發現這顆石頭很大,算是平整,上頭布滿了不規則的青苔。它彷彿很安靜,很認份的待在這任憑日月風霜的摧殘,從不更動。
坐在石頭上,可以平靜地待上一個世紀。
我用手輕摸石頭表面,似乎想要安撫它的苦衷,卻意外地發現石頭中有個裂縫,裡面似乎有著什麼,我忍不住把眼睛湊近看。
裡面竟然有個充滿流水的小世界。我盯著流水看,彷彿站在瀑布前似的,水嘩啦嘩啦的傾瀉而下。
突然一陣哀傷的感覺湧來。

這是什麼呢?是石頭的哀傷?還是我的?
平靜的外表包覆了滿肚子無聲的哀傷,我的情緒莫名跟著共鳴,臉頰滑落一顆淚珠,掉到地上。卻彷彿成為露水,點亮了土地。
周圍景象逐漸更加清晰了。原來我踩在一塊泥土地上,有些雜草。
不,仔細一看,是有許多青綠草地。
是我剛剛沒注意到嗎?還是在我哀傷時,他們努力長出來的?

「妳仔細聽。」
突然,有個聲音這樣對我說,我轉過身。
一個棕色膚色的男子。他長得很好看,雖然不是帥氣型,但是有種自信、穩定而明亮的眼神。散發出一種令人安心的氣質,似乎不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清楚知道該怎麼做。
幸好,在我迷路的時候,遇見這樣令人安心的男子,他看起來是個聰明人,也許他可以幫助我找到方向。
但是我不懂他的意思:「要聽什麼呢?」
「仔細聽妳所感受到的。」他微笑著。
是指水流聲,生長的草地,還是哀傷的感覺呢?

「仔細聽妳遺忘許久的——內心的聲音。」

 
 
2018/10/03(三)《夢,沉睡的療癒力》新書分享會(主講:作者 李香盈)@金石堂信義店(免費活動,請先報名!)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