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09/05-09/26 文苑《靈魂的吟遊詩人:感知互動表達性治療入門》深度導讀.四週講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頭頸自由,身心自在:亞歷山大技巧入門》

《費解的顯然:費登奎斯入門》

《動中覺察:改變動作.改善生活.改寫人生》

《成為有能的自己:探索自發性與強迫性》

《疾病的希望:身心整合的療癒力量》

《瑜伽:身心靈合一之旅》

《亞歷山大技巧:身心運用的優化之道》

The Use of the Self
 
作者:F.M.亞歷山大(F.M. Alexander)
譯者:彭建翔、黃詩雲
書系:Holistic 132
定價:280 元
頁數:176 頁
出版日期:2019 年 06 月 19 日
ISBN:9789863571520
 
特別推薦:李燕宜、易之新、唐詠雯、孫柏鈞、荆宇元、陳美貴、曾婉青、劉美珠
 
【第一章】技術的演變

  我打從年輕時就喜歡上詩歌,這是我學習莎士比亞戲劇的主要樂趣之一:大聲朗讀、努力詮釋人物。這讓我對演講和朗誦的藝術產生興趣,而如今,我又一次被力拱當眾朗誦,也因此順理成章地將莎士比亞獨白劇演員列為我的職業選項,並長期致力於研究每一個戲劇表演的細節。累積足夠的業餘經驗後,我認為已經能夠通過專業標準的嚴峻考驗,他人對我表現的評價,促使我最後決定將莎士比亞獨白劇演員當作職業。 
 
  在喉嚨和聲帶出現問題之前,我在工作上曾擁有幾年的好光景。在問題出現後不久,朋友告訴我,我演出時的呼吸聲很大,他們能聽到我從嘴巴用力把空氣吸進身體的聲音。比起正在發生的喉嚨問題,我其實更擔心朋友說的呼吸聲,畢竟喉嚨問題在當時還在初期階段,但我對於自己不像一般朗誦家、演員和歌手常有呼吸聲過大的習慣,向來引以為傲。因此,我尋求醫生和語言治療師的建議,希望能改善呼吸困擾,並緩解聲音沙啞的狀況。雖然他們用盡各種治療方法來幫助我,可是我在台上用力吸氣的問題卻愈來愈嚴重,聲音沙啞的出現頻率也愈來愈高。隨著時間過去,我所接受的治療越來越沒有效,問題也愈來愈嚴重,直到數年後,在累積了一次又一次的聲音沙啞後,我最終竟完全失聲,這讓我相當沮喪。我之前經歷過的病痛都得到很好的治療,但這次的狀況對我來說,卻是一個難以克服的障礙,所以隨著反覆發生又無法治癒的聲音沙啞,我開始懷疑我的發聲器官是不是有問題。事件的高峰,發生在一個對我特別有吸引力和重要性的演出邀約,當時,我對於自己的聲音狀態極度不確定,因而遲遲無法決定是否要接下這個邀約。儘管之前的治療令人失望,我還是決定再次請教醫生。醫生對我的喉嚨再次進行了檢查後,向我保證,如果在演出前的兩週內,我能夠避免朗誦並盡量減少聲音的使用,而且同意遵循他的治療處方,那麼到演出時聲音一定會正常。

  我遵照醫師的建議,並接下了演出邀約。幾天後,我感到很放心,覺得醫生的承諾將會實現,因為我發現只要盡量減少聲音的使用,沙啞的狀況就逐漸減少。在演出開始前的那天晚上,我的聲音完全正常,但演出到一半時,聲音又再次落入令人沮喪的狀態,演出結束時,我聲音沙啞的情況已嚴重到幾乎無法說話了。
  我無法形容當時我有多麼的失望,這種狀況似乎顯示我可能連一個短暫的症狀緩解都不可得,因此我極可能將被迫放棄這個我深感興趣且自信能成功的事業領域。
  第二天我又
去看了醫生,我們討論了這個問題,談話結束時,我問醫師,他認為我們目前應該做什麼?他說:「我們必須繼續治療。」我告訴他:「我無法再繼續這樣做。」他反問我為什麼,我向他說明,雖然我已經確實執行了他的囑咐,在治療期間停止公眾演出,但當我開始再次演出時,聲音沙啞的情況卻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復發。我對醫師說:「這不公平嘛!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當晚我在使用聲音時做了什麼,而造成問題的發生?」他想了一會兒,說:「是的,一定是這樣。」然後我問他:「你能告訴我,我到底是做了什麼造成這個問題?」他坦承無法回答。「很好!」我回答:「如果這樣,我想我必須自己努力找出原因。」

  當我開始探索原因的時候,發現有兩項事實值得繼續深入研究。根據我學到的經驗,演出會造成聲音沙啞的狀況,但只要限制使用聲音的時間,並以日常方式說話,且在同時對我的喉嚨和發聲器官給予醫療處置,這種沙啞就會漸漸消失。我研究了這兩項事實對問題的影響,發現:如果平常的說話方式不會導致沙啞,那麼演出時和平常說話之間一定有什麼不同。如果是這樣,且我可以找到二者的區別,也許就能幫助我擺脫聲音沙啞的問題,至少先做個實驗也沒有什麼壞處。

  為此,我決定使用鏡子,觀察自己平常說話和演出中的發聲方式,希望能分辨出二者是否有所差異,為了在分析較高難度的演出狀態時,能有一個比較基準,我覺得先從觀察較簡單的平常說話方式開始,似乎更好。

  站在鏡子前,我第一次仔細觀察自己平常的說話方式。我重複了很多次,都沒有發現有什麼錯誤或不自然。接著,我在鏡前仔細觀察自己朗誦時的發聲,很快就注意到一些剛才用平常說話方式發聲時所沒有注意到的東西。我對自己所做的三件事特別感到震驚:我看到,每當我開始朗誦,頭就會往後仰、會壓低喉嚨並用嘴吸氣,這樣的方式造成了喘息的聲音。

  注意到這些傾向之後,我又回到了平常的說話模式,且再觀察一遍。此時我還是有點懷疑我是不是在平常說話時其實也有演出模式下的那三種傾向,如剛才第一次注意到的,只是程度比較小。它們實在是太細微了,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以前觀察自己平常說話時完全沒有注意到它們。當發現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與在演出時所做的,是如此不同時,我意識到現在已有一個明確的事實來解釋很多東西,這個發現激勵我繼續探索下去。

  我又在鏡子前面朗誦了一遍又一遍,發現我注意到的那三個習慣在需要高難度聲音表現的片段會變得特別明顯。這證實了早先的懷疑,在演出時,我必定做了什麼與喉嚨問題相關的不必要動作。這可能是一個不合理的假設,但在我看來,似乎表示我平時說話不會對喉嚨造成明顯傷害,可是為了達到演出的高難度要求,我一定是做了什麼導致急性的聲音沙啞。

  由此推測,我的頭往後仰、壓低喉嚨和用口大力吸氣等習慣,確實造成了發聲的壓力,絕對與誤用身體有若干關連。此刻,我相信我已經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因為我認為如果聲音沙啞症狀是導因於使用身體的方式,那麼除非防止或改變這種誤用,否則狀況無法改進。

  然而,當我嘗試實際的運用這項發現時,卻覺得身處迷霧。我要從哪裡開始著手?是用口大力吸氣造成頭部向後仰和喉嚨壓低的嗎?或者是頭部先向後仰才導致喉嚨壓低和明顯的呼吸聲?還是壓低喉嚨導致了明顯的呼吸聲和頭部的後仰?

  由於我無法回答這些問題,只好在鏡子前耐心實驗。幾個月後,我發現當我大聲朗誦時,雖然不能直接避免用口大力吸氣或壓低喉嚨,但我可以用一些延伸的方式來防止頭部後仰。這使我發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當我成功地避免頭部後仰,往往就能間接避免用力以口吸氣以及壓低喉嚨。

  實在是沒有比這個發現更重要的了,因為我藉此進一步發現了身體主基礎控制的工作機制,這為我的第一個研究階段劃下了重要的里程碑。
(全文未完)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