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6/10-09/23 黃素菲、林杏足、周宗成、鄭姿屏【敘事治療•滋養班】八堂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塗鴉與夢境》

《遊戲與現實》

《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父母與嬰幼兒的心理治療實錄》

《給媽媽的貼心書︰孩子、家庭和外面的世界》

《EMDR兒童治療:複雜創傷、依附和解離》

EMDR Therapy and Adjunct Approaches with Children: Complex Trauma, Attachment, and Dissociation
 
作者:安娜.葛梅茲(Ana M. Gomez, MC, LPC)
譯者:鄭玉英、陳慧敏、徐中緒、黃素娟、徐語珞、朱柏翰
書系:Psychotherapy 050
定價:880 元
頁數:532 頁
出版日期:2020 年 05 月 20 日
ISBN:9789863571810
 
特別推薦:王浩威、吳佑佑、張艾如、鄔佩麗
 
第一章 動眼減敏及重新處理治療、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及複雜創傷

自從法蘭芯•夏琵珞(Francine Shapiro)博士發展動眼減敏及重新處理治療(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簡稱EMDR)以來,已歷經二十多年的旅程,如今EMDR已被公認為具有實證療效的治療方式,並且被美國的濫用藥物及心理衛生當局正式列入全國實證療效治療方案和實施的登錄庫當中。此外,EMDR治療也已經被單獨指定為一種心理治療的方式,而且獲得大約二十項隨機控制的臨床測試驗證。最近的綜合分析結果顯示,EMDR治療乃是針對成人和兒童創傷後壓力症的有效治療方式。針對兒童所做的七項受到控制的隨機研究以及另外十項非隨機的研究都發現,EMDR能有效減少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症狀以及行為和自尊心的問題。在最近一項由德盧斯(Carlijn de Roos)等人所做的隨機研究發現,對於因災難而罹患創傷後壓力症的兒童患者來說,EMDR和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BT)具有等同的治療效果。此外加州兒童福利實證資料庫也接受 EMDR為對兒童具有實證療效的治療方式。這些令人振奮的結果,為數百萬名在生活中經歷創傷和逆境而受苦的孩子們帶來了希望。撰寫本書的宗旨,便是為了治療這些承受早期、長期及複雜創傷的兒童。

為「複雜創傷」下定義

兒童時期的複雜創傷(complex trauma)牽涉到早期長久暴露於多重創傷事件中。通常這些傷害和創傷是在親子關係或是成人與兒童的關係當中產生的。結果兒童被置於一個無法逃脫的狀況,因為兒童的生存必須仰賴把痛苦加諸於他的同一個人。當兒童的重要神經生理結構正在發育之際,卻經歷到虐待、疏忽、家庭暴力、創傷失落以及戰爭,這對於兒童的發展可能會造成長遠的害處。根據康乃狄克大學醫學院心理治療教授福特(Julian D. Ford)和專攻創傷治療的心理師寇托斯(Christine A. Courtois)(2009)的研究,當兒童處於關鍵性的發展階段、正在發展基本的生理系統時,如果暴露於一再重複、長時間的嚴重壓力來源,其中牽涉到遭受照顧者傷害或拋棄,將會產生複雜創傷。由於暴露於複雜創傷,兒童可能會展現出調節機制失能、不安全的依附、解離症狀、貶抑自我意識、行為問題以及認知和社會功能受損等狀況。

根據柯佐里諾的研究(Louis Cozolino, 2006),早期的人際創傷,包括情感和身體上的虐待、性虐待以及疏忽,都會形塑大腦的結構和功能,從而對各個階段的社會、情緒和智力發展產生負面的影響。早期的創傷,特別是照顧者所鑄成的,將會造成一連串導致複雜創傷的反應。

童年複雜創傷以及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

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建構了 EMDR治療的核心及基礎(Shapiro, 2001)。隨著EMDR治療的演變,我們對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也有更多的了解。多元迷走神經理論(Polyvagal Theory)、情感神經科學(affective neuroscience)、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人際神經生理學(interpersonal neurobiology, IPNB)以及結構解離理論(structural dissociation theory)的原則和發現,都大大支持和拓展了我們對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及複雜創傷的了解。

根據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健康和病症的核心層面就是記憶(Shapiro, 1995, 2001)。當兒童遭到殘酷對待、拋棄、拒絕、疏忽和虐待,這些經驗就在他們的大腦中以神經網絡的形式留下印記。由於負責整合及適應性地結合訊息以在時空中找到訊息的重要大腦結構,如海馬迴,一直要到十八到二十四個月大才成熟(Siegel, 1999),這項訊息就在發育中的年輕大腦編碼,循著路徑形成內隱而非意識、非語言的記憶。結果早期的依附創傷和傷害就一直存留在非意識的區域,繼續塑造兒童如何回應現在環境的要求。根據夏琵珞(Shapiro, 2001)的研究,現在的症狀就是過去的經驗在大腦中經過內隱編碼後的顯現。內隱編碼之所以發生,很可能是由於這些經驗的發生早於大腦結構有能力把訊息傳送到外顯的自傳性記憶之前,或是由於創傷以及伴隨而來的失調刺激抑制了這些結構的適當功能。

基於同樣的原理,柯佐里諾(Cozolino, 2011)表示,如果我們經驗的每一件事情都在神經網絡之中以實在事例來表徵,那麼就定義而言,各式各樣的心理病態──從最輕微的神經症狀到最嚴重的精神疾病──都必然在神經網絡之內和之間有其表徵……心理病態反映出的乃是神經網絡的發育、整合及協調未達理想。

EMDR治療的焦點就在於記憶網絡以及經驗對於病理的影響(Shapiro, 1995/2001)。到目前為止,研究已經顯示出 EMDR治療能夠有效處理創傷和逆境的記憶,以及它們留下的神經生理印記。然而,器質性的缺陷並未被視為 EMDR治療的目標,EMDR 所能處理的只是這些缺陷所可能造成的經驗遺留和後遺症。

如上所言,記憶系統涵蓋了兒童大腦中對自我和他人的表徵,而這些記憶系統是在親子互動的模式中形成和強化。照顧者的系統,連同父母的內在運作模式,都和嬰兒依附系統的發展息息相關。父母本身複雜、錯綜的記憶系統已包含著自我和他人的表徵,會密切地影響他們如何回應嬰兒的要求和需要。假以時日,一旦兒童也發展出包含著自我和父母心理表徵(mental representations)的記憶網絡,則記憶系統間的互相激發與強化也就隨之發生。

約翰是一個七歲的小男孩,他的媽媽帶他來尋求治療時,抱怨約翰有對立和侵略性的行為。在治療師詳細地探索約翰的成長歷程以及特定的家庭互動之後,媽媽提到自己在約翰發作時感到非常挫折和絕望。她也辨認出「我是一個壞媽媽」以及「我沒有價值」的負向信念,並察覺到,當她被兒子的行為觸發的時候,胸口會感到沉重的壓力而且呼吸困難。這位媽媽還提到當約翰呈現出行為問題時,她往往會大吼大叫,有時候甚至與約翰全然隔絕。透過回溯既往(float back),她連結到自己當初在愛情關係中承受伴侶情感和語言暴力時,曾經驗到類似的感受、想法和身體狀態。她也憶及從窗口注視媽媽離開時自己哭泣的畫面。她記得她的媽媽社交活躍,但是對家人情感冷漠,是一位從來沒有以肢體或言語給過她關愛的媽媽。當我們進一步審視約翰的反應時,也從中獲得他在認知、情緒和身體反應上的訊息。約翰提到從學校放學回家之後會感到憤怒、悲傷而且非常寂寞,並且覺得他失敗了,是一個在學校表現不好的壞孩子。當他媽媽叫他打掃房間的時候,他的回應就是憤怒和對立,當媽媽對他吼叫或是離開房間的時候,在情感上他覺得被媽媽拋棄,就產生更深的寂寞感。約翰也察覺到他對自己的負向信念──「我就是一無是處」,並且一旦媽媽吼叫或是離開他房間的時候,他就覺得坐立不安(內在躁動),有想要逃跑或是打人、捶東西的強烈欲望。這樣的互動日復一日的發生,然而母子之間彼此連結、表達愛意的時刻卻是少之又少。這個例子清楚地顯示出兩個人的記憶系統互相牽動,其中含有適應不良的素材以及對自己和他人的負面表徵,同時發生在兒童和大人身上。媽媽受到觸動的記憶網絡裡包含著沒有解決的創傷和失落,這抑制了她「將心比心」(Fonagy & Target, 1997)以及視情況回應孩子需要的能力。這種失調的、適應不良的互動,維繫並強化了適應不良的記憶系統。這種缺乏統整、未經融合以及沒有解決的訊息深植於記憶,透過世代之間的傳遞,使病態、創傷和受苦持續發展下去。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