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喚醒式治療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經驗式治療藝術:從艾瑞克森催眠療法談起》

《跟大師學催眠:米爾頓.艾瑞克森治療實錄》

《艾瑞克森:天生的催眠大師》

《不尋常的治療:催眠大師米爾頓•艾瑞克森的策略療法》

《讓潛意識說話:催眠治療入門》

《催眠治療實務手冊》

《喚醒式治療:催眠•隱喻•順勢而為》

Evocation: Enhancing the Psychotherapeutic Encounter
 
作者:傑弗瑞•薩德 Jeffrey K. Zeig
譯者:洪偉凱
書系:Psychotherapy 051
定價:380 元
頁數:232 頁
出版日期:2020 年 09 月 18 日
ISBN:9789863571919
 
特別推薦:張忠勛、黃天豪、蔡東杰•專文推薦
 
第一章(節錄)

重新檢視喚醒式溝通:喚醒溝通的藝術

  我們記得,溝通可以同時是傳遞知識以及喚醒體驗的。如果你是一個木匠,你說:「這裡有些有用的工具,」你有特定意義。如果你是童子軍,說同樣的話,你的意思是不一樣的。如果你的興趣是雕刻木頭,你會有個全然不同的意義。我們持續創造並理解喚醒式溝通的不同層次。有個提問是:當我們的目標是誘發一種狀態,我們如何在心理治療以及個人溝通裡運用喚醒式溝通?我們可以在藝術裡找到答案。

  藝術是一種喚醒式溝通。當畢加索(Picasso)畫出絕世偉大作品,《格爾尼卡》(Guernica),他應該不是想著「我畫這幅畫,因為我希望觀眾知道戰爭很恐怖。」他畫《格爾尼卡》,因此觀眾可以有個喚醒式體驗,體驗到戰爭的恐怖。

在電影《教父》(Godfather)第一集電影結束時,導演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並沒有明白說出邁克.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新教父是一個偽君子。相反地,導演運用了混淆的場景,教父柯里昂參加小孩子的受洗典禮,混雜著許多暴力的殺人場景,教父對他的敵人們殘酷報復。這些極度對立的電影場景目的很明顯,導演也不需要對於柯里昂的個性多作解釋了。

  當弗羅斯特(Robert Frost)寫詩時,是為了喚醒獨特體驗,而他所用的工具就只是紙和筆。在弗羅斯特的詩作〈我窗口的樹〉,他開始時寫道:「我窗口的樹,窗口樹,當夜晚降臨時,我的窗框低下⋯⋯」窗框?他是說窗戶陰影嗎?「但是,在你我之間,永遠沒有窗簾阻隔⋯⋯模糊地,夢幻般的頭從地板上升起,擴散到雲端⋯⋯」一棵樹跟一朵雲相比較?這個隱喻對讀者而言有什麼意義呢?「不是你所有輕盈的舌頭,大聲說出,都帶著奧祕⋯⋯」輕盈的舌頭?什麼是輕盈的舌頭?喔,是的,他在比喻樹葉。「但是樹啊,我看過你被取下,拋來拋去,如果你在我睡覺時看見我,當我被取走、被掃除、被遺忘、你就有看見我。那一天她把我們的頭靠在一起,命運有關於她的想像,你的頭腦如此擔心外在的事物,你的心智擔心內在,天氣。」

  這首優美的詩描述了弗羅斯特的喚醒式體驗,關於看見他窗口的樹,他用一種獨特的口吻描述。弗羅斯特曾經說過,我們應該帶著喜悅進入詩作,帶著智慧離開。

  弗羅斯特、畢加索、柯波拉都以非比尋常的方式運用他們的工具,誘發出一種獨特體驗。治療師也可以這樣做。治療師不需要用口語去溝通一個清楚的訊息;他們可以運用藝術的方法來溝通。他們可以帶著愉悅進入治療,帶著智慧離開治療。

  記住,如果你想要誘發一種獨特體驗或狀態,你需要運用一種非比尋常的喚醒式溝通。要瞭解奠基於事實的科學,我們需要詳細清楚的知識溝通。藝術裡的象徵和模糊性,是誘發情緒和其伴隨狀態的根本元素。

  喚醒式溝通的語法是有別於知識溝通。我們可以透過藝術的學習來進一步瞭解喚醒式溝通的結構。當我們瞭解藝術的喚醒式溝通語法,我們可以把這個運用在心理治療上(以及任何需要誘發狀態改變的溝通上)。

生物邊緣共振溝通

  藝術家的溝通,是喚醒式的、概念式的經驗與體驗式的,啟動了古老腦的中心部分,包括生物邊緣共振系統,這個部分被認為是情緒腦的中心。生物邊緣系統包括了杏仁核,這是一個加速器──一個社交、情緒反應的大腦中心,遇到事情時會自動反應,逃跑、戰鬥、凍結、退縮、躲藏、依附或連結。有些人像老鼠,遇到事情就立刻逃跑。有些人像獅子,當遇到挑戰,就立刻戰鬥。有些人像負鼠,當遇到事情就退縮、裝死。烏龜會躲進龜殼裡,小無尾熊會依附在媽媽身上,牛羊會群聚一起,彼此連結。當受到驚嚇時,大部分動物通常會立刻逃跑。
  邊緣系統是附隨反應的中心,會像機器人一般被啟動。動物會運用邊緣共振溝通,他們的溝通不需要透過意識理解。一群魚、一群牛羊;蜜蜂會建立蜂巢、蜂群──這些都不需要意識溝通。他們有生物本能,一種本能反應。

  人類也有本能反應,人類的問題也有個本能反應結果,我們稱為「事物自然發生」。我們思考一下,情感的、行為的、關係的問題──個案說自己沒有決斷力;問題「自然發生」。個案通常會強調問題的自發性:「我走進一架飛機裡,然後我就驚慌了。」或者,「食物盤子空了,但我不記得我有吃東西。」或者,「他只是談到要去度假,我就突然很生氣。」

  人類的問題本質上不是認知邏輯的。我們不會思考進入問題的方法。一個聯想的網絡驅動我們,認知功能在此只扮演小角色。聯想網絡還包括了回憶、感知、認知、行為、關係、情境因素以及感覺。奠基於我們人類生理發展的基礎上,這個聯想網絡驅動了社交和環境的反應。

  意識是建構在邊緣共振的基礎上,而人類問題通常是從那個基礎裡出現。如果問題可以透過邏輯思考直接解決,那人們就不需要治療師了。個案可以直接去找朋友獲得知識,或是買本自我療癒的書來看,就沒問題了。但是當治療師感受問題是在邊緣共振的層面上,喚醒式的生物邊緣共振溝通就成為合理的做法了。

  這本書的重點是,當治療目標是改變個案狀態,我們應該策略性地運用生物邊緣共振溝通──奠基於我們生物演化的基礎。我經常致力於與個案的生物邊緣共振系統溝通,運用一些方法去觸碰深刻溝通層面。生物邊緣共振溝通運用了平行溝通的連結層次。就像動物溝通,我運用強化的手勢、姿勢、身體距離、聲調、速度以及說話聲音的方向。因為我研究催眠,奠基於生物邊緣共振原則,我會策略性地運用平行溝通方式。

  生物邊緣共振溝通是在多層面上運作,是喚醒式溝通。生物邊緣共振是引導導向的,不僅僅是口語的訊息傳遞。再次強調,這是喚醒式治療的關鍵。我們思考一下,電影製作人如何很大比例地運用音樂、音效來誘發情緒。音樂和音效比文字更有效地誘發情緒。去除掉音樂和音效,電影和電視就變得很無聊了──單調枯燥。治療師可以運用音效來產生療效,用來更好地溝通。譬如,如果個案說「我很憂鬱」,我可能會說:「你的感受是⋯⋯嗯嗯。」

  我的目的是在不同層次上溝通。音效通常攜帶一個訊息,描述溝通的深層情緒面向──它是在體驗的層面上溝通,在這層面上語言是不足夠的。相同地,我會運用手勢或是姿勢來溝通同理心。如果個案說「我沒有動力生活」,我可能會回應:「就像是你感覺⋯⋯」然後我雙手突然掉到大腿上。或是,我可能說,「這就像是你感覺⋯⋯」然後我整個人塌陷在椅子裡。

  強化技巧是用來誘發獨特體驗。譬如,一個良好人際關係的基礎是信任,信任是交互作用,逐漸增強。然而,信任是一種狀態,我們需要一個參考經驗來誘發信任狀態。做一個象徵性的手勢──例如把手放在你的胸口──溝通一種信任的體驗,而不是演講一堂信任課。

  在團體治療裡,如果要誘發信任狀態,可能幾個學員站同一邊,一個學員在大家面前背對著站立。從一數到三,那個背向大家的學員向後倒,其他人用手一起支撐著他。大家輪流當體驗者,倒在大家的支持裡,因此我們可以誘發一種信任感覺,而不需要過度解釋給大家聽。這個練習稱之為「信任跌倒」。另一個變化的做法可能是,團體的幾個成員把一個學員抬起來,高舉過肩,上拋再接住(這可以稱為「信任撐起」)。

  當治療師想要誘發信任狀態,最好的方式是創造一個參考經驗。現在,我們並不是總是要避免給建議?並不是這樣,治療師可以先給知識和建議。譬如,如果個案是社交上與別人失去連結,治療師可能說:「我清楚地看到,你的病症是社交退縮,我覺得你需要更多與人接觸。」如果個案能夠做到這一點,那就不需要其他方法了。但是如果一個直接的建議無效,喚醒式溝通可能是有用的選擇。喚醒式溝通是以情緒反應的發生為基礎的。治療師需要喚醒式訓練,進入治療師的順勢而為狀態,進入引導導向的,以及策略性思考的狀態。治療師也需要被訓練成為喚醒式的溝通者。

再次檢視情緒

  現在讓我們回到情緒這個主題。在保羅.艾克曼(Paul Ekman, 2007)的研究裡,情緒是瞬間即逝、內心感受、直覺反應、適應性經驗,有生物演化的歷史背景,同時也受到情境影響。情緒是有方向性的;他們會幫助生物向好的事物靠近,遠離壞的事物。情緒會不停演化,以確保生物存活下去。情緒也會刺激團體成員協力合作,為增進團體的利益而前進。當一隻肉食性動物攻擊一群魚或是一群鳥,他們會馬上分散行動,然後等危機過去再回到隊形裡,就好像是共舞一曲芭蕾舞。情緒是一種固定的行為模式,通常自然形成,不需要意識參與運作。情緒是自動化過程;不是奠基於有意識的想法。

  動物不需要有認知或是意識就能夠擁有情緒;在簡單的生物裡,他們會有方向性的內心經驗。但是當我們人類不停進化,事情就變得複雜,直到人類意識的出現。人們自動地展現情緒,他們直覺地產生情緒,並分辨情緒。我們有一連串的感覺,可以幫助決定我們的情緒狀態。感覺是由內在感覺、人際互動以及情境決定的。

  人類問題很少是由情緒或感覺決定,他們經常是由心情狀態決定。人們尋找心理治療是因為他們想要改變他們的心情。心情是僵化卅慢性的情緒,可能不適合我們。因為一個單獨事件或是情境而感到生氣或難過,這通常不是一個問題。經常處於生氣或是悲傷的心情中才是問題。常見的問題心情狀態包括了,慢性焦慮、憂鬱、生氣、恐懼和沮喪。直接解釋給個案聽他們如何改變心情通常不會有效。一個體驗式方法會更有效。如果一個人經常生氣,他一定有個重大的喚醒式經驗,會改變他的信念,他的生氣是為了伸張正義或是提供助益。可能這個男人是個父親,他的女兒哭著來找他,跟他說因為爸爸的生氣而導致女兒的失眠和惡夢,這個男人可能就會改變他的行為,因為他瞭解到他的生氣影響了女兒,這個過程稱為「認知分歧」。如果一個人體驗到了他的信念和想法造成了生活的障礙,這會誘發一個態度改變。當溝通者想要誘發個案狀態卅信念卅身分的改變,最佳的方法是生物邊緣共振。

喚醒式地改變狀態

  個案來尋求治療,可能缺乏幾種狀態,包括了動機、責任心或是連結。這些狀態必須透過體驗誘發出來。以下例子是艾瑞克森基金會資料庫裡的關於運用喚醒式溝通的經典案例。

艾瑞克森案例六

  這個案例中的男人,我稱為「哈洛德」,他感覺人生無聊、非常不滿意人生、懶惰。這個人的疾病稱為無聊(ennui),法文這個字的意思可能是憂鬱。當艾瑞克森跟哈洛德作諮商,他發現哈洛德早上起床、吃早餐、然後閱讀。然後中午到了,他會吃午餐、閱讀,然後吃晚餐,再閱讀多一點。哈洛德日復一日地做這些事。難怪他會覺得人生無聊!

  很多治療師會覺得哈洛德需要一些活動,一些社交生活──他們可能直接給哈洛德開這個處方。為了將他引導導向一個理想社交結果,艾瑞克森告訴哈洛德:「我是你的醫生,我不僅對你的精神狀態感興趣,我也對你的身體狀態感興趣。你家離圖書館只有一.六公里遠。我想要你這樣做:早上起床、吃早餐、然後散步去圖書館。你不需要帶書去圖書館,因為圖書館裡有很多書。打包午餐在圖書館吃午餐,然後繼續閱讀。」這個處方要求的並不多,所以哈洛德可以繼續每天的規律生活。但是這個小小改變卻有個滾雪球般的效應,是哈洛德意想不到的。

  哈洛德依照艾瑞克森的指示。他散步到圖書館,在圖書館讀書,在圖書館裡尋找他感興趣的主題。有一天,他發現自己在鳥類學的書架前停下,他開始閱讀鳥類學的書。有好幾天的時間,他專心在閱讀鳥類學的書,直到他發現有其他人也跟他一樣在這個區域逗留。他開始跟這些志同道合的人聊天,討論鳥類。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決定要成立一個鳥類學的研究社團。哈洛德的無聊不見了。

  哈洛德的改變並不是因為他自己有意識的靜心。哈洛德的改變是因為艾瑞克森給他一個新的社交情境,好的事情可能從中發生。這個改變是由一個新的經驗產生,而不是教條式地教導知識。這個改變讓哈洛德覺得自己是獨立自主的,因為是他自己開始做這件事的,不是治療師幫他做的。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