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11/08 羅耀明【正念生死學3:愛的正向連結】一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當代精神分析導論:理論與實務》

《心理治療入門》

《超越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歷史》

《等待思想者的思想:後現代精神分析大師比昂》

《兒童精神分析》

《佛洛伊德也會說錯話:精神分析英倫隨筆》

《精神分析的心智模型:從佛洛伊德的時代說起》

The Psychoanalytic Model of the Mind
 
作者:伊莉莎白•歐青克羅斯 Elizabeth L. Auchincloss, M.D.
譯者:陳登義
書系:Psychotherapy 052
定價:660 元
頁數:440 頁
出版日期:2020 年 10 月 19 日
ISBN:9789863571940
 
特別推薦:周仁宇、蔡榮裕
 
第一章 概觀:塑造心智生命的模型(節錄)

精神分析是什麼?

  精神分析是心理學的分支,在了解人類行為這項心智所產生的結果時,處理得最為徹底且最為深入。對照之下,神經生物學是從腦部活動的觀點來研究行為與精神體驗,而社會學習理論及某些型式的社會心理學,尋求的是影響經驗與行為的環境和文化因素,至於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則試圖把我們對於精神現象(諸如感覺、思想、記憶、想望以及幻想等)如何影響我們去體驗及對所做所為的了解,予以組織起來。傳統上,精神分析曾有過不同的定義,諸如被視為一種心智理論、一種針對某些精神病理面向的理論、一種治療方法及一種探究心智的方法(Freud 1923/1962)。縱貫本書,精神動力式(psychodynamic)這個詞──字面上意指「精神力量」(mental forces)(或動機)──將和精神分析式(psychoanalytic)這個詞互相通用,因為精神動力取徑和精神分析取徑很少有所區別。

模型是什麼?

  建立精神分析理論的人最常用來組織和解說心智的策略,是建立我們所謂的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如同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運用的所有模型那樣,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是一種想像性的建構,設計來代表一個我們無法直接觀察到其全貌的複雜體系──在此指的是人類心智。任何模型其目的不外是以這種比較容易談論及容易研究的方式,來代表一種體系。有些科學模型非常抽象,根據的是數學語言或邏輯原理。其他模型則採取一種較富彈性的形式,透過與物理世界中我們早已了解通透的物件加以類比而建構出來。評斷科學模型良窳時,是透過它對於所取得的證據能否予以適切說明、能否預測新的發現,以及能否和其他知識符合一致等。我們都熟知的科學模型範例,包括哥白尼的太陽系模型、羅斯福─玻耳(Rutherford-Bohr)的原子模型,以及粒子物理的「標準模型」(Standard Model;它描述的是組成所有物質的基本粒子之間的互動情形),這些模型每一個都試圖把可取得的證據組織成自然世界某些面向的一個表徵。
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試圖把臨床情境所得的資料──包括病人的生命故事、病人說出的內在經驗及病人在治療情境中的互動情形──加以組織而表徵出作為一連貫心理體系的人類心智。此模型描述了諸如感覺、思想、願望、恐懼、幻想、記憶、態度及價值觀等心理現象,如何在該系統中互動並彼此影響。它描述了激發病人的動機、組成病人心智的結構,及病人的心智藉以產生效用的功能與過程。它也描述了心智如何發展。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表徵著所有人類普遍的心智,同時也表徵任何帶有獨一無二特質的特定個人的心智。它可用來描述精神生活如何不僅在病態行為中表現出來,也在正常行為中表現出來,以及如何利用治療來影響心智。精神分析模型並非第一個心智模型。數千年來,人類一直在利用各種類比、引用種種意象來表徵心智,諸如一座劇院、一座冰山、一種水力系統及(較近期的)一台電腦(McGinn 2013)。

  最早的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是由西格蒙特•佛洛伊德所建構的,他試圖將他從病人身上獲得的經驗說出個道理來。佛洛伊德在他《夢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1900/1962)一書中,首度引介了他已發展成熟的心智模型,或說是他聲稱的精神裝備(psychic apparatus),其根據的是與他那時代的科學及技術相類比的東西,包括一個容納了神經生物學、控制反射動作神經通路的反射弧(reflex arc)及光學工具的大雜燴。佛洛伊德也從文學及考古學之類的其他領域中大量借用類比。

  佛洛伊德的第一個模型的某些面向,常被稱為心智的「地形學模型」(Topographic Model),仍留存於當代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中。其他面向則被揚棄了。的確,佛洛伊德遺留的影響中一個重要部分是提醒後人,凡成功建造的模型都必得是富有彈性且具備開放性的結尾。沒有任何科學模型是完整無缺的。例如,我們小時候都被教導過,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nbus)的地圓模型,在他聰穎且富戲劇性的改良下,超越了他那時代流行的其他模型;其他模型都把我們這個行星呈現為一個扁平的圓盤,有時還頂在一隻烏龜的背部維持著平衡哩!哥倫布的模型使他往西航行以找尋「東方」的大膽計畫有了理論根據。然而,哥倫布本人無法適度估算我們地球的大小,使得他搞不清楚旅程終點時自己到底身處何處。之後的製圖師們努力研究哥倫布(及其他人)的新發現,以改善我們地球行星的模型,包括地球上的海洋及陸地位置。的確,製圖師仍一直在為了海洋深不可見的底部繪製圖表而持續工作著。如同我們的世界地圖那樣,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從佛洛伊德首度努力繪製內在世界工作地圖以來,一直在繼續發展中。雖然當代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大量借用佛洛伊德的第一個模型,但在《夢的解析》(Freud 1900/1962)一書出版迄今一百多年間,已經經歷過深入而重大的改變,因應來自臨床探索及其他源頭的新資料而變得越來越複雜。

  今天,沒有任何單一的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有能力解說所有來自臨床情境內在及外在的資料。對當代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最好的描述是它是多元的,由不只一個而是許多個心智模型組合而成,互相重疊卻又區別分明,每一個都對人類的精神功能採取多少有些差異的視角,而且每一個都強調一組不同的現象。粗略地講,每一個當代的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都各自對應著一個不同的精神分析「學派思潮」。讀者們都聽過幾個主要的思潮學派,諸如ego心理學、客體關係理論、依附理論、自體心理學及關係取向精神分析(Relational Psychoanalysis)等,不一而足。這些心智模型(或學派思潮)對於如何表徵心智、如何了解病人遭受的痛苦,以及如何解說心理治療的療癒作為等,都各異其趣。

  本書的目標之一,是要將主要的各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結合成為單一而實用的當代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在整合這些模型的過程中,我們將追溯佛洛伊德和其他許多人在工作中致力於將精神生活本質概念化的演變過程。我們會描述,臨床發現的過程與理論的整合綜述如何在建立模型的工作中交互作用。我們不僅會描繪出所有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共通的那些要素,也會描繪相互競爭的模型之間重要的區別所在。綜觀下來,我們會強調一個事實:精神分析取向模型的建立是一個持續進行中的過程。臨床工作者仍在面對挑戰著佛洛伊德的相同質問:我們可以如何理解病人?我們又如何能幫助他們改變?我們的心智模型對於幫助我們回答上面那些提問而言,是至關重要而且有所助益的。

為何我們需要一個心智模型?

  在一九七○年代末期,隨著一種令人驚豔的觀念引入,使得意圖建構心智如何工作的模型更令人感興趣;這個觀念出自認知神經科學,稱為心智理論(theory of mind)。根據這個想法,所有人類都是先天內建(hardwired)了一種能力,可以發展出一套有關心智如何運作的理論──不只針對我們本身的心智,也包括他人的心智。如果這個想法正確的話,那麼精神健康專業人員是否需要一個心智模型的疑問就毫無意義了。作為人類的一份子,我們就已經有一個心智模型了,不管喜歡或不喜歡。

  在那篇突破性的論文〈黑猩猩具有心智理論嗎?〉(Does the chimpanzee have a theory of mind?)中,認知科學家大衛•普雷馬(David Premack)和蓋•武卓夫(Guy Woodruff)(1978)首度使用「心智理論」這個詞來描述認知心理學家多年來一直在討論的一個所有人類(可能其他動物也一樣)都擁有的特定能力。這項能力使我們能夠:1) 了解他人具有信念、欲望以及意圖;2) 體認到他人的信念、欲望以及意圖可能和我們的不一樣;以及3) 對他人的信念、欲望以及意圖可能是什麼,予以形成操作性的假說、理論或心智模型(Malle 2005)。心智理論(或如它常被稱呼的ToM)是一項先天賦與的才能,使我們擁有所需的配備,以便在一個與他人複雜互動成為日常生活一部分的世界裡可以過得去。正如一位演化生物學家對此可能會有的說法,ToM對於我們在演化上的利基(niche)而言是攸關存活的。在精神分析取向的心智模型中,心智理論被稱之為心智化(mentalization;見第十二章〈自體心理學〉及附錄C〈專門語彙〉)。

  研究人員認為心智理論一開始是嬰兒期的一種天賦潛能,並在一個正常成熟的、具社會互動及其他體驗之催化性基質(facilitating matrix)中發育長成。在正常環境下,ToM可以在大約四歲的孩童身上看到(Bartsch and Wellman 1995; Gopnik and Aslington 1988; Mayes and Cohen 1996)。在成人身上,ToM存在的樣態處於一個連續不斷的範圍裡,從精密、複雜及合理的精確性,到不成熟、幾乎無法發揮功能及實質上並不存在。我們每個人對於精確表徵他人感受到或試圖做些什麼的能力,預示了我們在不同的人際職責中會表現得如何。在這個光譜的一端,有自閉症的人,他的ToM模組具有特定的缺損,在社交世界中很難發揮功能(Baron-Cohen et al. 1985)。在光譜的另一端,發展出高度ToM才能的人們,可以對某範圍內的社交和人際交流進行協調,範圍從親職工作、建立友誼和浪漫的親密關係,到職場事務、教學、政治謀略,以及理所當然的,包括從事精神健康領域的工作!顯然,人們在這些領域中會表現如何,是各不相同的。

  認知心理學家們已經發展出一整個系列設計精巧的實驗,來測試成人、小孩或非人類的靈長類是否有一種正在運行的心智理論。我們很難辨別前口語期的小孩和動物是否能夠想像其他生物的心智,科學家會繼續為此問題而爭辯。支持各方主張的實驗使得人們讀來興味盎然(Sperber and Premack 1995)。透過使用功能性神經造影(比如: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的技術,科學家已經能夠指出大腦系統裡可能在ToM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特別腦區(Frith and Frith 1999)。神經科學家已經展示出鏡像神經元的存在,它廣泛分佈在靈長類的整個腦,當我們在執行某個動作以及當我們看到其他人在執行相同動作時,該神經元都會發射出訊息(Rizzolatti and Craighero 2004)。科學家們相信,這些鏡像神經元可能是我們有能力去設想他人在想什麼、感受到什麼及計畫做什麼的神經基質裡一個重要的部分。鏡像神經元可以藉由在我們心智裡面創造一個關於這些行動的模板(template),讓我們得以了解他人行動背後的意圖。事實上,有些科學家主張鏡像神經元根本不是經由概念性推理來讓我們得以領會他人的心智,而是透過直接模擬他人的經驗。

  心智理論的假說建議,大部分人類生來即具備潛能可以知道他人心智裡發生了些什麼並且賦予意義。換言之,我們想要建構及完善一個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的企圖,與人們每天進行的精神活動相去不遠。我們都是運用天生了解心智的能力,對自己解說自身的情況,並且了解他人的行為。換言之,當事情按計劃進行時,我們人人都是心理學家。

在腦科學的年代中模塑心智

  在一個由腦科學發現所主宰的年代,人們如何看待心智呢?在這個神經科學的年代,心智模型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當流行的信念經常主張神經科學和精神藥物學的進展使心智和相關的「談話治療」(talking cure)的想法顯得落伍之際,臨床工作者深知顛倒過來才是正確的。心智科學的世界從未如今這般的生氣蓬勃!在我們進一步探索此課題時,要記得,佛洛伊德所受的正式教育並非心理學,甚至也不是精神醫學,而幾乎全然是神經科學的領域。在他開始與承受精神疾病所苦的病人一起工作之前,他已長時間從事神經病理學家的工作,並且很成功。即使在佛洛伊德沉浸於研究精神生命之後,其目標仍是創造一個建基於了解大腦的心智科學。他最早的手稿之一,《一項科學心理學的方案》(The Project for a Scientific Psychology; Freud 1895/1962),可溯自1895年(但終其一生未曾發表過),記錄著佛洛伊德努力要創造一個心智的腦部迴路可能看來如何的模型。一直到他很清楚他那時代的神經科學精密度不足以支持他的計劃,他才揚棄此一「方案」,轉而以高度思辨性的「理論建構」來研究神經運作。

  今日,我們有關腦的知識比起佛洛伊德的時代進步得太多了。雖然心智科學仍遠遠無法實現「以腦為根據的一種心理學」這個夢想,但我們至少已有可能跨越心-腦藩籬而進行相互理解的對話。事實上,我們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心理學與神經科學和睦共處的早期階段,為心理學作為一門基礎科學的重要性提供新的資訊,並讓深入了解心理治療有所指望。我們心智模型的一些重要面向長期以來被認為是超出系統性調查的範圍,卻在突然之間重新令人感到興趣。

臨床情境中的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

  仔細檢視當代心智科學發展時,可以看到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在協助我們觀察和揭露精神生活的根本面向上是極為契合的。在臨床情境中,精神分析取向心智模型提供了臨床工作者一個了解他(或她)與病人互動具有什麼意義的方式。它讓臨床工作者得以組織所有臨床細節──病人的溝通、行為、與他人關係的模式及歷史──以便建構病人「內在運作」(inner workings)的樣貌,用來了解當前的處境、預測各種反應及計畫各種處遇。沒有這樣一個模型的話,臨床工作者很快就會迷失在經驗資料的大海中。對照來看,具備一個圓融精煉的心智模型的臨床工作者,有能力找到他(或她)在醫病互動中的位置,組合臨床材料,並為潛在可能的改變繪製出一個時程表。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