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有了同理心,思覺失調症就只是個人悲劇;沒有同理心,思覺失調症可能變成家庭悲劇,因為家人沒有膏藥塗抹心靈的傷口,無法凝聚與團結。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巴金森病完全手冊》

《是躁鬱,不是叛逆:青少年躁鬱症完全手冊》

《躁鬱症完全手冊》

《他不知道他病了:協助精神障礙者接受治療》

《不要叫我瘋子:還給精神障礙患者人權》

《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第七版)

Surviving Schizophrenia: A Family Manual, 7th Edition
 
作者:福樂.托利(E. Fuller Torrey, M.D.)
譯者:丁凡
書系:Selfhelp 036
定價:850 元
頁數:568 頁
出版日期:2020 年 11 月 17 日
ISBN:9789863571964
 
特別推薦:文榮光、王浩威、李信謙、胡海國、葉宇記、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台灣精神醫學會出版委員會──推薦 台灣心理治療學會──贊助出版
 
【第六章】思覺失調症的治療:開始

任何減緩瘋狂狀態的方法都無法讓患者完全復原,照顧者並不做此妄想。他們用人性化的照顧取代殘酷、善意取代虐待、和平取代憤怒。他們心懷大愛、沒有仇恨。他們知道,如果還有希望復原的話,只要改善治療環境,患者終將復原。
──狄更斯,1852年

思覺失調症其實是可以治療的疾病。但是治療(treatable)和治癒(curable)不同,不能搞混了。成功的治療意味著可以控制症狀,治癒則意味著永遠地移除病根。直到真正瞭解思覺失調症之前,我們都不可能治癒思覺失調症。目前我們只能不斷改善治療方法。

最適合用來解釋思覺失調症的疾病模型就是糖尿病。二者之間有很多相似性。二者都有童年型和成年型,也都可能有不只一種病源,二者都是長達多年的慢性疾病,都有復發期和復原期。二者都可以用藥物控制,但是都無法完全康復。我們不會和糖尿病患者討論如何治癒,而是討論如何控制症狀,讓患者可以過接近正常的生活。我們對思覺失調症患者也必須如此。

如何找到好醫生

找個好醫生相當不容易,往往需要親友的幫忙。美國有資格並有興趣治療思覺失調症的醫生相當少。這真是令人震驚和沮喪,因為思覺失調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慢性疾病之一。歐洲治療思覺失調症的醫生比較多。

既然思覺失調症是生理疾病,並且藥物是主要的治療方法,只要想好好治療思覺失調症,患者就必須找個好醫生。患者不但需要醫生開處方,也需要醫生做初步檢查,包括生化檢驗,以排除可能和思覺失調症混為一談的其他疾病。治療思覺失調症之前,必須先確定不是腦瘤或皰疹。而只有醫生才能確定。

無論是思覺失調症或其他疾病,找個好醫生的最佳辦法就是問其他醫護人員:如果他們自己的家人罹患類似疾病,他們會找誰?醫生和護士都知道誰是好醫生,會互相通風報信。只要你開口問,他們通常肯跟你透露。如果你的連襟有個當護士的姊姊就更好了。無論關係多麽遠,請善用每一條人脈、每一位親戚,找到可能知道思覺失調症、有能力的醫生。這時候,你應該運用所有別人欠你的人情,因為無價的資訊可以省掉好幾個月的搜尋。

另一個方法是詢問家中有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其他家庭。他們通常可以介紹當地的醫生,幫你省很多時間。全美精神疾病聯盟(NAMI)可以提供這方面的消息。

最沒用的就是當地醫學會或精神醫學會的推薦名單了。你只要打電話去,他們就會提供三個醫生的名字。但是這三個名字只是醫生名單上輪流釋出的名字。任何願意付年會費的醫生都可以參加這些學會,沒有任何篩選或審核過程。即便是因為誤診而正在接受調查的醫生都可以列在名單上,除非他們被正式開除會籍。開除會籍是極少見的現象。因此,醫學會和精神醫學會提供的推薦名單和電話簿中隨機挑選的醫生名字沒什麼兩樣。

治療思覺失調症的好醫生需要有什麼條件?除了專業技巧之外,他必須對思覺失調症有強烈興趣,並對患者有同理心。最好具備精神醫學或神經學訓練,但是這點並非必要。有些內科醫生或家庭醫生對思覺失調症有極大興趣,也可以提供有效治療。一般而言,最近才接受訓練的年輕醫生比較願意視思覺失調症為一種生理疾病。但是也有例外。有些老醫師會告訴你:「我早就一直說,這是真的疾病。」也會有少數年輕醫生非常不了解。

做為好的思覺失調症醫生,另一個重要特質就是能夠和患者的家庭以及其他治療團隊成員合作。臨床心理師、精神科護士、社工、個案管理護理師、復健專家,以及治療團隊的其他成員都是治療過程的一份子。無論醫生多麼懂得精神疾病的藥物,如果他不願意和患者家庭或團隊成員合作,也不適合治療思覺失調症。

找醫生時,你可以直接問醫生問題:「你認為是什麼原因導致思覺失調症?」「你開立clozapine處方的經驗有多久?」「你覺得服用risperidone或任何其他藥物如何?」「心理治療在治療思覺失調症時有多麼重要?」這些問題可以讓你迅速瞭解醫生的立場,以及他是否跟得上精神醫學新知。家庭和患者擁有愈來愈多關於思覺失調症的治療知識,常常所懂的跟醫生一樣多或更多。尋找好醫生的終極目標就是找到一位醫生不但有知識,並將思覺失調症患者視為「正在受苦的病患,而不是有神祕缺陷的怪物」。

醫生是否需要在此專業擁有執照?「專科醫師資格」(board eligible)指的是醫師做過此專科的住院醫師,「專科醫師認證」(board certified)指的是醫師通過此專科的認證考試。認證考試並非醫師執業之必要條件,醫師毋須經過認證考試就可以參加專業醫師協會。認證只意味著醫師在此專科具備足夠的理論知識,並不表示醫師會繼續學習新知:也就是說,認證和能力之間的關係不大。所有的醫師都應該每隔五年就認證一次。直到這樣持續性的認證系統開始之前,只要醫師的條件相當,是沒有必要執著於區分「認證」與「資格」的。

外國的醫學院畢業生如何呢?精神醫學比其他醫學領域吸引了更多的外國醫學生到美國。在許多州的精神衛生中心和州立精神病院裡,外國精神科醫生的人數占了多數。1996年調查顯示,外國醫學院畢業生在公立精神病院工作的機率幾乎是美國醫學院畢業生的兩倍(42%比22%)。他們看的精神病患中,有思覺失調症的人數也是兩倍(20%比11%)。因此,外國醫師是美國公立精神醫療體系的基石,若不是有他們,強迫病患出院的災難還會更為嚴重。

從正面看,我認識的某些外國醫師是最關懷病患、最有能力的精神科醫師。從負面看,有些外國醫師就不那麼有能力了。為美國公立精神病院提供最多精神科醫師的兩所外國醫學院,都在外國醫師認證考試(Education Council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 ECFMG)上表現不佳。有些無法通過普通英語聽力測驗的外國醫師被專案特許通過,派到州立精神病院執業,並規定不得轉到其他地方執業。也就是說,州政府認為這些人不夠格治療私立醫院裡的一般病患,卻可以治療公立醫院裡的嚴重精神病患。

聘用大批外國精神科醫師治療思覺失調症的最大問題就是溝通困難。語言問題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此外還有肢體語言、共通的想法與價值觀以及其他文化元素。即使精神科醫師和思覺失調症患者擁有共同的語言和文化,他們之間的溝通還是很困難。但是如果他們沒有共通的語言和文化,簡直就無法溝通了。例如,妄想必須放在文化脈絡中考量。一個文化認為可以接受的行為,在另一個文化中可能就無法被接受。評估微細思考異常時,醫師需要對語言中的成語和隱喻瞭若指掌。例如,一位精神科醫師想要提高藥物劑量,因為患者抱怨「胃裡有蝴蝶在飛」 (註:指情緒緊張)。另一位醫師認為患者有妄想,因為患者提到「大鳥帶來的寶寶」(註:懷孕的委婉說法)。在場的一位心理師問:「你是說鸛鳥嗎?」醫師大喊:「對!就是那種鳥!很瘋狂,不是嗎?」另一位外國精神科醫師做診斷時,問患者:「『及時補一針就不會累積青苔』(註:原本應為兩句成語「及時補一針,省下之後許多針」和「滾石不生苔」,此處醫生將兩句結合成一句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樣的問題不但讓思覺失調症患者喪失信心,而且無法清楚思考。

用非醫師的人治療思覺失調症如何呢?事實上,臨床心理師、護士、社工、個案管理護理師、復健專家都可以治療思覺失調症,他們往往是治療團隊面對患者的第一線。醫師在治療團隊中往往只是管理藥物處方的領導者,在整體治療計畫中只扮演了一個相當有限的角色。

使用非醫師人士治療思覺失調症的另一個目的就是開立處方籤。很多州允許醫師助理和護士開立處方,夏威夷、新墨西哥州和路易斯安納州允許心理師開立處方,其他州也正在評估中。當然,精神科醫師大力反對。其實經過足夠的用藥訓練,加上合適的督導,非醫師人士也可以治療一般的思覺失調症,並將比較困難的診斷或治療個案轉介給督導即可。因為公立精神病院或公立診所,或是鄉下地方很難請到精神科醫師。運用非醫師人才將可解決這些地方精神科醫師長期短缺的問題。

最後一項提醒:醫師也是人,有各種性格。有些醫師不誠實、自己有精神疾病、酗酒嗑藥、人格病態,或以上問題的各種組合。我覺得精神科特別吸引這些有問題的醫師,因為這些醫師對自己的問題特別感興趣。因此,請不要假設治療思覺失調症的醫師一定沒有問題。如果你覺得醫師看起來很奇怪,趕快另外找一位。任何團體中,無論如何總是會有害群之馬的。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