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抗疫防癆山海間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從樂活到善終:王英偉醫師的全人健康照護》

《輕舟已過萬重山:四分之三世紀的生命及思想》

《抗疫防癆山海間:東臺灣防疫先鋒李仁智醫師行醫記》

The Biography of Dr. JEN-CHIH LI
 
作者:李仁智 主述、凃心怡 撰文
書系:Caring 098
定價:380 元
頁數:304 頁
出版日期:2020 年 12 月 31 日
ISBN:9789863571988
 
 
第十六章 都治計畫

被譽為「胸腔醫學之父」的法國醫生何內.雷奈克(René Laennec, 1781-1826)在其短暫的生命中,仍然替醫學留下諸多貢獻,尤其是一八一六年發明了聽診器,讓醫學得以跨步向前,只可惜最後他敗給了結核病,生命戛然終止;同樣身為胸腔科醫師,即使不同世代,我們依舊為了對抗結核病而想方設法,甚至大刀闊斧推行都治計畫,都治計畫的運行,成功的讓失落率大幅下修,為台灣結核病防治往前推進一大步。

整整十年的時間,我打了一通又一通的電話,運用人脈見了一個接一個的醫師,每天只要稍在診治過程喘口氣,就開始期待人事室發來通知,告訴我有醫師願意來應徵的好消息。

我期待著完整內科醫師的陣容,只可惜這個心願的完成,遙遙無期。

黑暗中,只要抬起頭,就能見到星光,盼著補齊醫師陣容的同時,有一件好事正在醞釀。就在我進入花蓮慈濟醫院的第十個年頭,花蓮慈濟醫院已逐漸發展成近千床的大型醫院,估計再過幾年之後,有極高的機率通過衛生署醫學中心及教學醫院評鑑,成為花東地區首座醫學中心。於是我開始展開縝密評估,在稍有空檔的時候,就繞著醫院各樓層兜了一圈又一圈,腦中不斷飛快思考著哪一個地方最適合增建病房。

我想蓋的病房不是一般的病房,而是能收治更多結核病患的負壓隔離病房。

隨著腳下踩的每一步,那段埋在腦中深處的回憶就更加清晰。

當時我才剛到花蓮慈濟醫院報到,一次機會得以與慈濟基金會的創辦人證嚴法師面對面,我把握良機,向他提出我的想望。

「花蓮歷年來都是結核病患最多的地區。」我告訴證嚴法師,結核病又被稱作是最照顧窮人的病,愈是面對窮困的人,它愈是會忘記自己所帶來的殺傷力,熱情的敞開胸懷上前擁抱,「這也是我的專長,治療結核病患是我到東部最想做的事情。」

證嚴法師明亮臉龐上的每個毛細孔都散發著溫柔的氣息,沉著的雙眼既溫柔又堅定,一開口,語調清晰,「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經費與時機到位 結核病房成立

那天從靜思精舍離去後,我內心堆疊起踏實,證嚴法師的一句話,推著我能不顧一切的大步走向結核病患。然而,花蓮慈濟醫院既有的硬體設備與設施,無法支持我放手一搏。

我盡可能將要呈給長官的計畫書寫得周全些,雖然在句句斟酌中花了些時間,但打鍵盤的速度並不慢,為什麼要蓋結核病房、蓋了之後要如何管理、醫護如何投入、配套措施等等,句句行雲流水,字與字之間毫無遲疑。這個計畫我已經整整醞釀了十年,它在我腦中落下根,也冒出柔嫩的花苞,正等待著豔麗綻放的那天到來。

等到太陽光束透過單薄的柔軟布料溫暖身軀時,那已經是一九九八年了。

酷熱的七月天,新聞報導中的氣象主播正指著海面上一圈白色雲層,解釋著一個熱帶低氣壓將成形為颱風,並以極高的機率朝小島迎面撲來。

面對年復一年暑假期間的颱風肆虐,我想起了早上在診間新確診的一名結核病人,想起他咳出的艷紅鮮血,對他的日常而言,恐懼與威脅不只是颱風而已,而是日日邁向死亡的打擊。

在《東部結核病防治中心營運計畫書》的開頭,我以難以令人直視的數據試圖給予最震撼的說服。

根據統計報表,花蓮慈濟醫院在八十五年(一九九六年)通報有九十九位病人,其中十六位往生,跌入再也無法爬出來的墳墓裡;再看向八十六年度,新通報兩百零五位病人,其中我們扛起了四十三個家庭那傷痛欲絕的情緒包袱。

這兩年花蓮慈濟醫院結核病患者死亡率是百分之十九點四,若將範圍拉大,全花蓮縣這兩年結核病患者死亡率是百分之十八點二,死亡率之高令人難以相信。我在計畫書上語帶惆悵地寫著:「目前大部分的文獻報告,結核病治療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五,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三,但我們的病人死亡率竟然高達百分之十九點四,原因何在?」

這個問題之後,我沒寫下一句殘酷的話語,但任何一位有醫療專業知識的閱讀者心底自會湧現解答。我們找出不少病患,卻無法治癒他們,任由病人被結核菌完全擊倒,追根究柢就是現行的的醫療能量仍然不足。

「該是反擊的時候了!」我說。

我的計畫獲得毫無疑問的支持。三年後,花蓮慈濟醫院不僅成立專屬的結核病房,也設置結核菌實驗室,引入快速培養菌株的新方法,將培養時間大大縮短,僅不到十二天就可以獲得陽性結果。

望著工程逐步完工,我深知要讓璀璨的陽光遍灑,還有最後一哩路,這一哩路就是要建置負壓隔離設備,但是要價不菲,保守估計至少也要三百萬元。

曾到美國留學過一年的我,對自己有所期待。

在美國,一個教授有沒有能力與貢獻,端看他能從學校或醫院外爭取多少研究資金。計畫書撰寫完成並付諸執行之後,我的工作並未就此結束,提案只是一個引子,完成,我也必須奉獻血肉。

我開始向外奔走,籌措費用,而此時花蓮這個地方反而成為得力助援。衛生署明白花東地區一向是結核病最為猖獗之處,因此很快就同意撥款,三百萬元迅速到位,負壓隔離設備幾乎是一刻不差的與結核病房共同起步施作。

盤踞在我心中長達十三年的大願,終於在二まま一年圓滿完成,醫院內的二十東病房,總計有三十二床的專門病房、設備得以為結核病人緊抓住更多生存與治癒的機會。

啟動都治計畫 找尋失落患者

我從不認為能一步登天,但卻萬萬沒想到,進步的幅度竟是如此微小。

結核病房成立後一年,我追蹤花蓮慈濟醫院結核病患者們長達十八個月的治療成果,發現雖然死亡率下修到百分之十六點三,但整體治療成功率卻僅有百分之七十一點七。追根究柢,拉低治療成功率的,是那高達百分之九的「失落患者」。

有些患者在我們宣告治癒之前,就因為症狀緩解而自行停藥,自此消失在門診中。我們給這些調皮的患者一個極為浪漫的名稱——失落患者,彷彿這樣就能平撫我們心中對於被患者辜負所造成的痛心。

「如果把這百分之九加上去,我們的成功率不就能超過百分之八十了嗎?」我實在不甘心。有醫師、有病房、有資源,偏偏卻因為不配合的病人而無法提升成功率,甚至更因為這些失落的患者回到社區繼續傳播病毒,讓杜絕結核病的擴散與傳染的防治顯得疲軟無力。

如此令人傷透腦筋的失落患者,猶如生命力極強的蒲公英,遍佈在台灣的城市與鄉野,也飄散在全世界各國之中,只是他們開出的並非美麗的花朵,而是張牙舞爪的病毒大軍。對此,世界衛生組織曾發表對付良方「短程直接監督治療」,也就是「都治計畫」(Directly Observed Treatment Short-Course, DOTS),簡單來說,就是派人監督病人,盯著他們來領藥、看著他們服藥。
然而這項計畫需要大量的人力資源與經費,台灣沒有相關經驗,眾人都在觀望著是否可行,但卻遲遲沒人提出相關計畫。若要當先鋒,事成留史、事敗則毀譽一生,需要有極大的膽識。

我不願等也不想等,信心催著我向疾管局申請經費,並以三年的時間證明都治計畫是否可行。

這項前導性研究,我們與門諾醫院攜手合作,針對一百六十六位新個案展開六至九個月的治療。病人服藥時間一到,專責送藥的關懷員就會將藥直接送到患者家中或是工作地點,並看著他們吞下藥丸後才會安心離去。

整整奔波了三年,隨著送藥團隊對車輛里程數與保養次數不斷攀升,失落率大幅下降,三年後驗收成果,喜悅與滿足撐起我們的胸膛,治療成功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八,失落率下修到百分之一點二!

我們證明了都治計畫的高成功率後,無疑也讓台灣更有勇氣朝此方向邁步向前,立即在成果發表的同一年啟動全國各地都治計畫施行。

 
 
《抗疫防癆山海間》新書分享會 主講:李仁智 場次:台北場 日期:2021/1/16(六)13:30-15:30 (13:00開放入場,額滿為止) 地點:靜思書軒 誠品信義店 (臺北市松高路11號5樓) 場次:花蓮場 日期:2021/1/20(三)10:00-11:30 (9:30開放入場,額滿為止) 地點:花蓮慈濟醫院 靜心悅讀空間 ◎免費活動,請先報名>>> https://pse.is/3ac9mf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