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4/07/03-07/24 魏與晟【精神分析X後現代】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電子書有聲書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力與交換模式》

《帝國的結構:中心• 周邊• 亞周邊》

《革命的做法:從318太陽花看公民運動的創造性》

《我們為何彼此撕裂?:從大團體心理學踏出和解》

《從殊途走向療癒:精神分析躺椅上的四個人生故事》

《診療椅上的政治:如何成為更有自覺的公民》

《文化幽靈:歷史已經看不見的傷,為什麼還是我們生活中的幽靈?》

《大地上的受苦者》

《圖博千年:一個旅人的雪域凝視》

《民族的虛構:建立在想像上的集體認同,如何成為現實的族群矛盾?》

L’ ÉTRANGER, L’IDENTITÉ. Essai sur l’intégration culturelle
 
作者:小?井敏晶 Toshiaki Kozakaï
譯者:林暉鈞
書系:PsyHistory 016
定價:580 元
頁數:312 頁
出版日期:2024 年 04 月 10 日
ISBN:9789863573722
 
 
序言
書序作者:小?井敏晶


南斯拉夫與蘇聯的瓦解、非洲諸國的內亂、巴勒斯坦問題等等,有關民族的話題多到說不完。但,到底什麼是民族?

在漫長的歷史中,歐洲吸收了許多移民;美國、加拿大、澳洲,更是由移民建立的國家。但即使在這些地方,民族問題仍然是個重要的議題;人們從政治、經濟、教育等角度,摸索各種可能的解決方案。法國的普遍主義、德國的血統主義,以及美國等國家所標榜的多元民族、多元文化主義,其各自的優劣利弊為何?我們應該採取哪一種想法,以作為形成國族(Nation)的原理?這些問題,受到熱烈的討論。

不久之前──雖然已經嫌遲了──日本也開始流行「多元文化」、「混種文化」(法:créole)等詞語。提倡對外開放的國族概念,已成為時代的趨勢。然而,人們依然相信民族是確實存在的東西,將民族視為根源性的群體單位。舉例來說,人們認為庫德族人與朝鮮人等,原本就是應該各自整合為一個共同體的民族,只是因為人為的政治因素,被分割為數個不同的國家。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觀念──民族是基於血緣的、自然發生的單位。

近年來,人們逐漸放棄均質單一的國族觀念。人們發現,不僅那些由外部移民所建立的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澳洲等等──就算是俗稱「單一民族國家」的日本、德國,也是由多種不同起源的群體,在歷史中融合而成的。於是國族被比喻為分子般的存在,而民族則被視為更根本的構成單位,被賦予原子一般的實體性角色。但事實上,原子並不是最終的基本粒子;而且無論我們如何繼續細分下去,恐怕也無法找到可以賦予它實體性地位的終極單位。民族也是如此;想要將民族視為具有實體性質的基礎單位,這個想法本身就有問題。

即使是以肯定的態度使用多元文化、混種文化等等概念,背地裡仍然暗中假定民族的實在性。有些人提議,不應該以「混種性」的靜態觀念來理解民族,而應該將民族視為一種「混種化」的動態運動。然而,只是確認雜種性與多樣性的歷史事實,或是將雜種性與多樣性視為未來的目標,並不能對「將民族視為本質」的想法,構成根本的批判。

這一類的想法,和反對人種歧視的人常常援用的主張──「世界各地都有混血的情況發生,這世上已經沒有純粹的人種存在」──在某些地方相似。這樣的常識其實是錯誤的。必須注意的是,「混血」的概念本身,在邏輯上原本就假定純粹人種的存在。但所謂的純粹人種,自遠古以來,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人種並非具有客觀根據的自然群體,而僅僅是人為構成的統計範疇。同樣地,民族概念的存在意義本身也必須受到質疑。從邏輯的觀點來看,混種、多樣、多元、雜種這些概念本身,原本就已經包含其對立的概念在內,也就是純粹性。不論我們如何使用混種化、多樣化、多元化、雜種化這些詞語來強調向未來開放的變化可能性,這個邏輯上的事實也不會改變。本書想做的事,是從最根本的問題出發──民族到底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其意義是什麼?──並尋找新的觀點,以重新審視各種民族現象。

日本每年大約有九十萬人死亡,一百二十萬左右的嬰兒出生。只要經過一百年,構成「日本人」這個集合的元素,就會全部汰換完畢。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覺得民族保有同一性,這是為什麼?文化連續性的根據在哪裡?在不斷變化的眾多元素之外,另外有某種始終保持同一的本質性元素或結構存在嗎?如果事實上這種不變的元素或結構並不存在,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社會與心理機制,造成我們同一性的錯覺?

本書的論述,基於一個一貫的主張──民族同一性是建立在虛構之上的現象。但這絲毫不表示民族不能行使現實的力量。一般認為虛構與現實是相反的概念,但這樣的常識正是問題所在。

此外,如果不談論記憶的作用,無法探討民族的現象。那麼,什麼是民族的記憶?養育民族的集體記憶中,包含了大量的缺漏與杜撰。但是,我們不能只用否定的角度來看待這種遺忘與扭曲。民族同一性,根本上是由記憶的作用決定的──本書在確認這件事實的同時,也要說明記憶與遺忘、扭曲之間不可分的關係。

但這樣的看法──「儘管是虛構,卻能產生事實」──是消極的;事實上,現實之所以能形成,正因為有虛構的存在。因此我打算更往前跨出一步,揭露虛構與現實之間積極的互補性。而就是這樣的互補性,將虛構與現實結合在一起。我將一方面探討各種民族問題的具體事例,一方面指出,「記憶與遺忘」、「虛構與現實」、「變化與連續」這些成對的概念不但不是反義詞,而且彼此具有密切的關係。

本書雖然以民族作為考察的中心,但同時也要探討更為一般性的問題──什麼是集體現象?支持集體的是什麼樣的邏輯結構?為什麼「個人」這種元素聚集起來,不單單成為集合,而是形成具有內部結構的集體?人與人之間難以切斷的紐帶(日語:絆)來自何處?不僅如此,什麼是集體責任?當我們主張現在活著的人必須為國家過去所犯下的罪行負責,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對於這些問題,我也想試著提出某種解答。

最後,我想以考察上述問題所得到的知識與見解為基礎,嘗試構築「開放性共同體」的概念。如果要維護多元出身民族各自的特性,建立一個少數派不會受到壓抑的社會,我們應該怎麼做?以加拿大與美國的多元文化、多元民族主義為目標嗎?還是將人類的未來帶向以法國為代表的普遍主義?我將在本書中揭露,多元文化、多元民族主義與普遍主義暗地裡引為根據的認識論及其問題。同時我也將指出,「何者才是正確的」這種二選一的想法本身,正來自人們對民族的淺薄見解。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