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4/06/25- 07/30 黃天豪【艾瑞克森取向催眠治療】六週導讀講座*實體+線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電子書有聲書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力與交換模式》

《帝國的結構:中心• 周邊• 亞周邊》

《革命的做法:從318太陽花看公民運動的創造性》

《我們為何彼此撕裂?:從大團體心理學踏出和解》

《從殊途走向療癒:精神分析躺椅上的四個人生故事》

《診療椅上的政治:如何成為更有自覺的公民》

《文化幽靈:歷史已經看不見的傷,為什麼還是我們生活中的幽靈?》

《大地上的受苦者》

《圖博千年:一個旅人的雪域凝視》

《民族的虛構:建立在想像上的集體認同,如何成為現實的族群矛盾?》

L’ ÉTRANGER, L’IDENTITÉ. Essai sur l’intégration culturelle
 
作者:小?井敏晶 Toshiaki Kozakaï
譯者:林暉鈞
書系:PsyHistory 016
定價:580 元
頁數:312 頁
出版日期:2024 年 04 月 10 日
ISBN:9789863573722
 
 
【第一章】民族的虛構性(節錄)

民族對立的原因

人們很容易就認為,民族對立與民族紛爭來自多個民族之間彼此無法相容的利害關係、不同的信仰以及文化內容的差異;而因為這些先天的條件,所以不同的民族很難和平共存。但是,就像我們一路下來所說的,以固定的同一性作為出發點來思考民族,這件事本身就是錯誤的。而且,群體之間的對立,也不一定來自現實的利害關係或文化的差異。

社會心理學的實證研究清楚的顯示,即使兩個群體之間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的對立,只要範疇化發生,人們就會傾向於優待自己所屬的群體,而歧視其他群體的成員。舉例來說,只要以隨機的方式──比方丟銅板──將參加實驗的人一半命名為「紅組」,剩下的一半稱為「白組」,受測者就會開始支持自己所屬的組別。這個實驗慎重地排除了分組以外的因素。受測者彼此毫不相識,所有的人都是初次見面;在實驗當中,受測者不論是與同一組的成員,或是另一組的成員,都沒有任何接觸。受測者唯一知道的事情是自己屬於哪一組;至於其他受測者、哪一個人屬於哪一組,則完全不知情。也就是說,實驗是在匿名的狀態下進行的。各個受測者對其他受測者進行評價,但並不評價自己。因此,就算優待同組的其他受測者,自己並不會得到任何利益。分組完全是以隨機且人為的方式進行的。

以常識來思考的話,在這樣的條件下,不可能產生任何差別待遇的動機。但是,只要進行分組,也就是範疇化,人們就會歧視其他組的成員,而優待與自己同組的其他成員。比方,請受測者對一幅畫進行評價。如果告訴他這幅畫的作者與他屬於同一組,那麼受測者就會給予較高的點數;但如果告訴他這幅畫是另一組的成員的作品,即使是完全相同的一幅畫,受測者也會給予較低的點數。

對我們所關心的面向來說,這個現象中重要的是以下的事實:歧視的產生,並不是因為追求自己的組的最大利益。歧視來自這樣的動機──希望將自己的組與其他組的差距最大化。舉例來說,實驗者對受測者提出兩種選項:(A)如果自己的組的成員,每個人得到一千元,另一組的成員將得到八百元;(B)如果自己的組的成員每個人得到五百元,另一組的成員將得到兩百元。結果受測者紛紛選擇了(B)。也就是說,就算自己的組會因此蒙受損失,受測者也選擇拉大自己與其他組的差距。

各群體的價値,並不會單獨成為問題;群體間的關係或差異,才是最根本的因素。許許多多後續的實驗證實,範疇化本身就造成了歧視的行為;而且這是人類基本的認知模式,與年齡、性別、社會階層、文化都無關。

如果說對立是因為範疇化本身而產生的,那麼反過來,只要來自範疇化的區別變得模糊甚至消失,對立也應該會自動減輕。當人們只被當作個人而不是群體的成員來看待時,「我們」與「他們」的區別將會減弱,歧視的傾向也會得到緩和。或者,當不同群體的成員為了相同的目的而相互合作時,事實上將會製造出涵蓋所有這些群體的同一性,內部的區別因此淡化,結果歧視與對立也會減弱。

我們每個人都同時受到性別、國籍、所屬組織等等各種社會範疇的規定。而因為這些範疇彼此交錯,群體的區別通常不會形成「我們」對「他們」這麼單純的對立結構。因此,上述的範疇化本身所造成的歧視、對立,並不會明確地顯現。即使在某一個基準(比如國籍)下被分為不同群體的兩個人,如果在另一個基準下(比如性別)屬於同一個群體,那麼範疇化所造成的對立將會互相抵消而減弱。

但是,有時候也會因為某些原因而產生兩極對立的結構。巴勒斯坦、南斯拉夫、北愛爾蘭等地區的民族紛爭之所以呈現激烈與極端的型態,部分的原因就來自像《羅密歐與茱麗葉》或《西城故事》情節中那樣的兩極化構圖。

相對地,與盧安達、蒲隆地等經歷過大屠殺的國家比較起來,前述象牙海岸共和國的政情則一向安定。原因之一,是這個國家有六十個以上的民族共存,很難一分為二,形成單純的兩極化範疇。

不過,最近象牙海岸也開始產生內部的紛爭。不久之前,這個國家才達成了驚人的經濟發展,但隨之而來的,是從其他非洲國家湧進的大量勞動者;如今全國人口總數有將近四成是外國人。因為這種人口結構的變化,而產生了「外國人對象牙海岸人」的兩極對立結構,成為容易發生內部紛爭的社會。

我們所有人都是社會性的存在,無法脫離民族、宗教、職業、性別等等範疇而得到完全的自由。即使某種歷史形成的範疇被其他範疇取代,但是從原理上來說,只要人還是人,「範疇化」這種認知模式是不可能消失的。舉例來說,當數個不同的群體因為面對共同的外敵而形成合作關係時,群體之間的對立會減輕。儘管如此,那只是重新定義「我們」與「他們」,形成新的秩序而已;「內部」對「外部」的這種構圖本身,並沒有任何改變。就算我們主張應該極力避免兩極化的結構,但「民族」這個歷史製造出來的範疇,經由政治、經濟、文化等等所有的層面捆綁住我們,並不是透過觀念的操作就可以簡單改變的。

但我們當下的目的,並不是要提出減少民族紛爭的具體方針。開放式共同體的概念,讓我們留到最後一章再來討論,在這裡先讓我們確認一件事實:民族對立的起因,來自範疇化本身。如果只有內部,無法完成民族的同一性。內部的成立,需要外部的存在。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