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四步驟探索無意識,發現你的力量及智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活著,為了什麼?》

《貧窮的富裕》

《我100歲,我有7萬個小孩:以馬內利修女回憶錄》

J’ai 100 ans, et je voudrais vous dire…
 
作者:以馬內利修女(Sœur Emmanuelle)等
譯者:林德祐
書系:Caring 058
定價:260 元
頁數:216 頁
出版日期:2009 年 11 月 06 日
ISBN:9789866782695
 
特別推薦:王念慈、李家同、杜明翰、南方朔、單國璽
 
年輕只想著玩,但是我發願: 以後,我要去拯救小孩

—不管是不是宗教人員,我們都可以執行這些行動,熱愛他人。可否談談妳為何皈依宗教?

—我已經說過了!

—分段講嘛。再說,妳也還沒有全部講完,而且有些人並沒有讀過妳的書或聽過妳講起。

—妳這麼覺得?(微笑)好吧,我答應妳,不過這說來話長。六歲那一年,我親眼目睹父親溺斃水身亡。那天,他正在把船從海邊推向水裡,天空是淺藍色的,就像在北方的海洋會看到的天空。突然,冷不勝防來了大浪,接著就是悲劇。

我哭了很久很久。

有時候,大家會認為是這場恐怖的震驚促引我邁向神職。我不這麼認為,也不知原委……對於我們的決定,有必要一定要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嗎?唯一的、絕對的?

你可能會以為我不認識心理學或精神分析?所有生命中的風暴都有可能在心中引起狂風暴雨,我很清楚。因此產生了因果性的運動,運動的必要,大家都沒注意到這一點,只愛細究事件及其始末。日後,我知道如果我曾坐看深淵兀自開啟,我也許會遭到這道深淵的迷惑。有一縷聲音在呼喚我……有些人稱這聲音為「生存本能」,分析說這是想要超越痛苦的意願。也許只需要超越苦難的源頭,痛苦的原因,令他移轉到別的地方去?那時我才六歲,甚至還不到懂事的年紀!我始終沒有忘記這個畫面,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源自童年,但是將一切都歸諸童年是不夠的。

同一時期,我的童年過得很快樂(人生不就是如此嗎?)。我的家庭平靜安康。我的母親是個樂天知命的人,雖然遭受痛苦,卻竭力帶給家人幸福。在家裡,我們都過得很好,雖然周遭動盪不安。這些動盪不安自然還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戰。

接著,在我的年輕歲月裡,我只想著樂活:跳舞、看電影、泡戲院。那是20年代,就是俗稱「瘋狂年代」的歲月,戰後大家都只想著要大口大口的呼吸,鬆弛自我。我住在比利時,但我常常去我阿姨們居住的巴黎。日子過得很愜意。但是,這樣的舒適生活不令我滿足。我感覺到存在中有一種「窟窿」。我管它叫「窟窿」,因為不知該怎麼形容。一種無法填平的「窟窿」,在另一部分的我隱隱發作。我們人類真是不單純,很複雜。因此,我一方面只想縱樂,不顧他人,另一方面卻有一股強韌的慾望,想要拯救他人,立足社會。或許是因為父親過世後,家裡用愛包圍著我,我從而感受到必須將愛情散播給他人。在我心靈深處,彷彿有個不幸的童年在呼喚我。我自我期許:未來,我要拯救其他的小孩子。

—妳想解救的會不會就是你自己?

—那又如何,別把事情複雜化。我不是知識份子,對於知識份子,我感到敬佩!

他們剖析事情、提供見解,但是他們坐而言之餘,好像不擅於起而行。我們當然應該用理智力去思考,但是更應該傾聽自己的靈魂,自己內心的跫音。我不喜歡迷失、停頓於沉思中。

話說,我被上述兩種矛盾的慾望所支配著:一方面,及時行樂,另一方面,想填補空缺的慾求。

我不能說我因此而痛苦著。讓我再說一次:我不是那種喜歡強說不幸的人。但是,必須當機立斷的時候到了。我猶豫很久,始終走不出來。於是我做禱告。我非常相信禱告。我這麼說:「神啊!請幫助我,我找不到出路。」這是對光明的呼喚。當我們呼喚時,我們被聽見,縱另當下我們不解其義。接著,有一天,勇氣來了,我上路,曰:「毋往矣!」

—從這個時候起,妳就決定不婚嗎?在神那邊,妳會不會是在尋覓一位失落的父親?這會不會是一種逃避?

—或許吧!我不知道。那又何妨?有一位哲學家甚至還寫過《逃避頌》!

抱歉,不過我很清楚地對我自己說:「人生中緊緊追隨著一個男人,我能做什麼事情呢?有的也許只是失望……」我想要從一而中,永矢弗諼!
我選擇了神,這是張王牌,無懈可擊。我的選擇是對的,也有了許多最美好的小孩。

妳也許會覺得我懦弱,害怕婚姻失敗。也許是吧!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追求大寫的絕對。在塵世裡,不管哪一個男人都無法賜予妳絕對。你在寫這一段的時候,請記得用大寫的A寫絕對(Absolu),人類不能擁有絕對,所以也無法給你。可是神,祂本身就是絕對。

然而,當我還小時,我的眼前就有許多理想伴侶的形象。接著,別人也為我描繪世間理想伴侶之形象。我父親寫給我母親的情書就是證據。他經常因公出差旅行,給我母親寫了一些洵美無比的書簡。

當我們同在一起,那是無邊的幸福。

我還記得,有人告訴過我關於我父母親去瑞士旅行的故事。去旅行的時候,他們把我們幾個小孩託付給祖父祖母。有人在瑞士遇見他們,以為他們是新婚夫婦來瑞士度蜜月。

父親不幸過世後,母親還很年輕,依然漂亮,但從未想過要再婚。她做事幹練,聰明伶俐,接續我父親的事業,把工作做得盡善盡美。那是做出口的。父親是來自法國籍的家庭,家族在卡萊(Calais)擁有一個編織工廠,營運良善,母親承管工作。但是她不想再婚,對她而言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她深愛著我父親。

—妳不曾夢想過一段如此的愛情?

—我不一樣,我不認為這樣的愛情能滿足我心裡的呼喚。我的心太不知足了。人間的愛情,不管它有多美好,多完美,還是太渺小了,不能填滿我那顆心。

—在某種層度上,妳會不會是優越感使然?

—我不知道,這不無可能。但是也不能肯定。能肯定的是,我深深地感受到勢在必行。我跟你說過了:我渴望大寫的絕對,也就是一切不會變易的事情,一切不朽的。

—叔本華(Schopenhauer, 1788-1860,德國哲學家)說:「奢求不朽無異於無止盡地重蹈覆轍。」

—那是他自己的問題和謬誤。

—關於母愛……

—這我可以回答妳。我曾不只一次地說,我有無數個小孩。但是這話說得太容易了,不是的:一個媽媽和一個小孩,這是一段美好的愛情;在貧民窟裡,我看過一些一無所有的媽媽,她們要如何去愛她們的想還呢?這麼看來,這也是一種會令人失望,導致分離的愛情。

—但是做母親的,她們都清楚這一點,也忍受著,但並不從而痛苦,如妳所認為的!她們深深地愛著!對她們而言,這是一場絕對愛!

—我知道,但是對絕對的需求是因人而異的。

—妳不是認為人間的愛情是互愛的方式,妳不想只是愛自己?

—我這麼想,不會太可怕了嗎?我還要更多,或以不同的方式!回頭再細說。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