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0-9歲孩童全教養 x 狀況題 x 行動指南,一本立即上手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漫畫版)》
《寫在深夜加油站之後:蘇格拉底如是說》
《鹿智者的心靈法則》
《生命如此富有:活出天賦潛能的心靈密碼》

《蘇格拉底的旅程》

The Journeys of Socrates: An adventure
 
作者:丹.米爾曼 Dan Millman
譯者:野夫
書系:Story 014
定價:380 元
頁數:336 頁
出版日期:2014 年 10 月 09 日
ISBN:9789863570158
 
特別推薦:王小棣、王文華、王浩威、朱全斌、侯俊明、袁瓊瓊、韓良憶、韓良露
 
•2•

  賀修伸手要擁抱孫兒,然後發現這個孩子並不認得他,便放下雙臂,較正式地跟孩子握手。「你好……賽傑。很高興看到你。我很久以前就想來了,但是……嗯,我現在來了。」總教官伊凡諾夫打岔:「去準備你的東西,伊凡諾夫同學──我允許你放假兩天。」然後又對賀修說,「週日中午把這孩子送回來。我要他準備好受訓。他還有很多要學的。」

  「他的確還有很多要學的。」賀修說,握住賽傑的手。「我們都是。」

  總教官揮手示意他們離開後,賽傑連忙回到營房準備一些用品。然後他與外祖父展開假期,穿過黑暗的走廊,離開鐵門,越過原野,走上一條積雪的小徑,進入披著樹林的山區。

  賀修已經八十多歲──自從艾莎過世後,他就不再計算他幾歲了──步伐有點緩慢。

  賽傑正陶醉於一種解放的感覺中,他跳到前方,然後停下來,把一棵樹上的雪打下來,或嗅聞著空氣,等待他年老的外祖父跟上。這孩子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對於這種新感覺有多麼興奮。彷彿他不再是個軍校生了,而是一個跟著外祖父的普通男孩。他擁有自己的家了。

  他們在樹林中曲折前進,來到一處岩石裸露的地方,那兒有塊大圓石。賀修拿出一張地圖給孩子看。「你看到湖泊與學校了嗎?在地圖上,這是這塊圓石。這裡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他說,指點著他用黑墨水畫的一個X。賽傑只學過基本的查看地圖方法,但他知道的已經可以了解外祖父的意思,而且牢牢記住。

  賀修折好地圖,放回舊羊毛大衣中。他望著積雪的小徑,然後察看一下懷錶,皺起眉頭。「我們必須在天黑前抵達,」他說。然後他們開始爬上陡坡。

  賽傑習於聽命行事,不多問。但爬坡時,他腦中充滿了好奇。「我們要去你家嗎?」賽傑問。

  「我家在很遠的地方,」賀修回答。「我們這兩天將與班傑明與莎拉.亞伯莫維奇在一起。我認識班傑明許多年了。」

  「他們有小孩嗎?」

  賀修笑了,他預料到賽傑會問這個問題。「有的──兩個。艾弗隆現在十二歲,小莉雅五歲。」

  「他們的名字……有點奇怪。」

  「那是猶太人的名字。今晚我們要過安息日──」

  「什麼是安息日?」孩子問。

  「安息日是神聖的日子,用來休息與追思。」

  「就像禮拜日?」

  「對。但猶太安息日從週五晚上,三顆星星剛出現的時候開始。所以我們要趕路。」

  他們往上爬著,老人專心地謹慎邁出每一步路,而靈活的八歲男孩像山羊般從一塊石頭跳到另一塊石頭。賽傑聽到外祖父在他身後喘氣說:「石頭很滑──小心點,蘇格拉底。」

  又是這個名字。「你為何叫我蘇格拉底?」

  「這是我們為你取的小名,那時你還是個嬰兒。」

  「為什麼?」

  賀修的眼神變得遙遠,心思回到了過去。「你母親娜塔莉亞還是小女孩時,我會讀猶太法典與教律給她聽,還有其他有智慧的書,包括偉大哲學家的論述著作。她最喜歡的是一個叫蘇格拉底的希臘人。他活在很久以前……是最有智慧、最優秀的人之一。」賀修望著群山與天空,說:「我們叫你小蘇格拉底,因為……這讓我們感覺更接近你母親──我們的女兒。」

  「我媽媽喜歡蘇格拉底的智慧嗎?」

  「對,但更喜歡他的美德與品格。」

  「他做了什麼?」

  「蘇格拉底教導雅典的年輕人更高的價值、美德與寧靜。他自稱是最無知的人,但他提出很聰明的問題,揭露虛假與真相。他是個思想家,也是個行動者。年輕時,蘇格拉底會摔角,他也是個勇敢的軍人,直到他終於放下了戰爭。我想你可以說他是個……寧靜的戰士。」

  賽傑因為外祖父的答案而暫時得到滿足,轉身看積雪的風景。午後的陽光閃爍在白色的山坡上,照亮了樹木與苔蘚地衣。清爽涼快的空氣與這趟冒險激勵了賽傑,他再次跑跳到前方,然後又逼自己停下來等待外祖父。等待時,賽傑想到猶太這個字眼。他在學校裡聽過,最近則是在他叔父的辦公室聽過。

  「外祖父,」賽傑對著小路喊道,「你是猶太人嗎?」

  「是的,」賀修喘氣說,慢慢走上來。「你也是……你母親是猶太人,你父親……呃,他不是……但你有猶太血統。」

  賽傑望著自己的手,因為冷空氣而紅通通的。原來他有哥薩克血統與猶太血統。「外祖父──」

  「你可以叫我外公,如果你喜歡。」他說,邊往一塊積雪的石頭上坐去好休息片刻。

  「外公……你可以告訴我關於我母親……與我父親的事嗎?」

  聽到這個,賀修愣住,把另一塊大石頭上的雪撥掉,示意賽傑坐到身旁。一會兒之後,賀修說了賽傑出生的故事──他從接生婆瓦拉可娃那裡聽來的,她當天一直陪著娜塔莉亞。

  然後他說:「你是那個黑暗的日子裡唯一的一道光明,蘇格拉底。你的母親與父親都很愛你……」

  賽傑瞄到外祖父擦拭臉頰上的淚水。「外公?」

  「等一下,我的小蘇格拉底──我沒事。只是想到了你母親──娜塔莉亞……」

  「她長什麼樣子?」賽傑問。

  賀修的目光變得茫然;然後以深思的口氣繼續說:「每個女孩在她們的父親眼中都很可愛,但很少有女孩兒像你母親那樣聰明溫柔。她可以成為所有配得上她的猶太男人的理想對象──只要他不介意小小的爭論。」他笑了一下,但笑容很快消失。「我不知道她怎麼認識你父親──也許在市場──她帶他回家給我們看,我們知道他不是猶太人。更糟糕的是,他是哥薩克人,亞歷山大沙皇的護衛,不是我們同胞的朋友。」

  「但他愛我母親,他對她很好。你說的──」

  「對,對──但你要知道……你母親無法嫁給你父親,除非她放棄她的猶太信仰,改信……基督教會。」賀修停下來,讓賽傑能瞭解這個可怕事實的嚴重性。

  「後來她不跟你說話了嗎?」

  「不是。」賀修的臉又扭曲了一下,他說不出話。

  「外公……你還好嗎?」

  賀修抬起頭。「是我不再跟她說話。我當她已經死了。」他再次哭泣,這次毫不掩飾,伴隨他的言語傾洩而出。「我不指望你瞭解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小蘇格拉底──我自己都不明白。但我的嘴說出了殘酷的話。我背棄她,因為我認為她背棄了她的同胞。我不知道還能怎麼做。你外婆艾莎沒有選擇,只能跟我一樣,即使她心都碎了。」

  賀修逼自己說下去。「艾莎非常想跟女兒說話,很想再次擁抱她。她不知道我也想嗎……?」賀修自言自語,他的心再次飄到了過去。

  等他再次開口時,聽起來很疲倦。「當娜塔莉亞寫信告訴我們,她為我們生了第一個孫兒,你哥哥沙夏,艾莎與我大吵了一架。她懇求我讓她去看女兒和孫子。但我不讓她去……

  我甚至不讓我心愛的艾莎回信給娜塔莉亞。

  「我們從來沒有去看小沙夏,」他說。「我們只從娜塔莉亞充滿愛意的信中知道他的童年。我自己不忍心看……但你外婆艾莎會告訴我內容。我們再也沒有跟你母親說上話,也沒有見過她。在她活著的時候沒有。」

  賀修擤擤鼻子,用大衣袖子擦拭濕冷的臉頰。

  天空開始降下小雪,他們站起來繼續往上走。賀修握住賽傑的手,輕聲說:「你還應該知道一件事,蘇格拉底。把你帶來給我們的接生婆告訴我們……你母親在過世之前抱著你。」

  賽傑想了一想,然後說:「她為什麼會死,外公?」

  「人為何會死?我們無從得知。」賀修停下來一會兒,慢慢彎腰,從雪中摘了一朵血紅的花。「你母親很纖細,但很堅強,就像這朵冬天的花。這花純真無邪,但被我從雪中摘了下來。神把娜塔莉亞像一朵花一樣地摘了下來。她的時間到了。我只希望……」

  賽傑的外祖父再次神遊到了其他世界,他的神情平靜了些。「對,艾莎,」他對著賽傑看不見的外婆魂魄說。「我知道……一切都會很好。」

  賀修伸手扶著孩子的肩膀,他們一起在沉默中肩並著肩前進。賽傑又想起了外祖父告訴他的事情──他母親在死前抱著他。有一會兒,他感到不那麼冷了。

  現在他知道了他出生時的故事,以及牽涉其中的死亡。以一個八歲孩子能夠感受到的程度,他也察覺到,他的外祖父將背負著自己的哀傷,如同他背包的重擔,一直到死亡,屆時所有的負擔才得以移除。但現在,孩子看到外祖父的眉頭放鬆了,他為此感到高興。

  然後賀修從回憶中歸來,再次開口:「那就是事情的經過,小蘇格拉底──我失去了我的女兒與妻子;你失去了你的母親與父親。我們現在都孤伶伶的,但我們有了彼此。這就是真相,也許讓人難過,但真相會帶給我們自由……」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