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我的目標是去說明禪的本質,它如何深入影響一項藝術。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序:
 
書摘:
 

《瓦礫中的小樹之歌:921失依孩子的故事》

.
 
作者:兒福聯盟基金會、陳斐翡
書系:Caring 029
定價:250 元
頁數:240 頁
出版日期:2005 年 09 月 15 日
ISBN:9867574494
 
 
黑暗中,他們等待天光

悲傷和震驚的情緒要復原,需要一段時間,因此情緒起起伏伏的狀態是正常的。大人們唯有以耐心和關愛,陪伴失依孩子們走過這段艱難的歷程,並適時地引導他們,將恐懼、難過、不安和疑惑等種種複雜的情緒抒解出來。不過,對一般的扶養家庭來說,這些心靈的康復工程並不容易做到。


在經歷大地撼動的恐怖經驗,孩子們同時面臨了父母突然「消失」的失落悲傷、過去安穩生活驟然改變的不安,以及失去父母照護支持的無助,尚未學會如何明確地表達自己感受的幼童和少年,可能以哭泣、吵鬧、害怕等退縮的反應,或是變得過於安靜懂事,表現出與過往截然不同的行為舉措。

過度的早熟懂事,讓大人無比心疼

「爸爸、媽媽在天上,沒有我在旁邊,他們都看不見我,會不會一直想哭?」七歲的阿芳有一次這樣問外婆,外婆明白阿芳為何這樣問,因為每次一想到爸媽時,阿芳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地震之後,阿芳跟著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剛開始時常常哭,餘震發生,半夜從夢裡驚醒時,還有在許多大人也不明白的時刻,阿芳常常就哭了起來,樣子非常害怕不安。

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大人忽然發現,阿芳很少哭了,而且顯得異常安靜和懂事。她很乖地自己做功課,幫忙外婆掃地、倒垃圾。阿芳說她知道外公、外婆照顧她很辛苦,「外婆說現在家裡只剩下我了,所以我要好好念書、乖乖聽話,這樣在天上的爸爸媽媽才不會難過。」

社工記得災後不久去家訪阿芳時,阿芳總是害怕地跑回房裡,躲在床上不肯出來。外婆難過地說,阿芳以前不是這樣的。阿芳的爸爸、媽媽和姊姊在地震中離開人世,救難隊員發現她時,發現阿芳被媽媽緊緊抱在懷中,是媽媽用身體擋住了倒塌的牆壁,保護了她。

阿芳告訴外婆,媽媽當時一直告訴她:「別怕,媽媽在你的身邊……」後來阿芳在半夜裡醒來,半夢半醒之間都會呼喊媽媽,但是不論怎麼大聲喊叫,媽媽一直沒有出現,這讓她很傷心。

有好長一段時間,她不敢一個人睡覺,不敢關燈,不論走到哪裡都需要外婆在身邊。外婆記得,當阿芳受傷住院時,曾經告訴隔壁病床的大姊姊說:「妳要把媽媽帶來的飯吃完喔,有媽媽照顧真好,不像我都沒有媽媽來照顧我了。」阿芳超齡易感的話語,讓外婆聽了好心疼。

不哭不鬧,並不表示就沒有心靈的創傷

地震當時小平只有六歲,被壓在瓦礫下好幾天後才被救出來,奇蹟似地生還,受到媒體熱烈的報導。報導都說小平非常堅強,沒有哭、沒有鬧,也沒有追問父母親的下落,沒有掉一滴眼淚。大家都說他很懂事、堅強,非常勇敢。

一般人總認為:孩子沒有哭就是勇敢,代表他撐過來了,沒事了。過去,台灣對於創傷後的心理徵候,並沒有太多的了解和研究,尤其是對受創的孩童心理,知識更是缺乏。大人們連自己的創傷徵狀都不一定了解,何況對年幼的孩子,總以為他們還小不懂事,或以為孩子不哭不鬧就是沒事,卻不知道孩子心裡也可能累積恐懼和悲傷的壓力,只是不知如何表達。

許多心理學者一致認為,孩子雖然年紀小,但是對於災害遽變的傷痛感受及承受壓力,和大人是一樣強烈且巨大的,並不是因為年紀還小就什麼都不知道。

尤其,孩子對死亡的認知與成人並不相同,年幼的孩子尚未建立分離的概念,並不知道死亡是生命必然的結果,也不明白在自然災害中喪生或倖存,其實只是隨機的結果。他們有可能以為父母親的離世和自己有直接關係,是「因為自己太壞,所以讓爸媽死去來處罰他」。處於這種自責心境的孩子,可能特別調皮頑劣,藉此來接受大人給予的懲罰;甚至想著「如果自己一直很乖很聽話,爸爸媽媽可能就會回來了」,想要用自己的努力,來喚回逝去的親人。


對父母和以前的事隻字未提,將心情深埋

十歲的阿煒在地震中失去了爸媽和弟妹,當時他被壓在瓦礫堆下十多個小時,醫生說要是再晚一點,阿煒的腿可能就要截肢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在醫院醒來的時候,阿煒第一個就問爸爸媽媽在哪裡,怎麼還沒來看他。當他知道真相以後,立刻大哭起來。

出院以後,阿煒跟著伯父、伯母一起生活,也在伯父的安排下回學校唸書,生活似乎漸漸回到常軌。後來問阿煒被埋在土堆裡的時候怕不怕,他搔搔頭不太好意思地說:「害怕是正常的嘛!」似乎已經回復爽朗天真的模樣。可是伯父說,阿煒已經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他好像在一夕之間變得沉靜懂事,對父母和以前的事,從此隻字未提。伯父伯母無法猜測他的心情,不知道他小腦袋裡在想些什麼。


持續的恐懼不安,隨時擔心屋頂會不會倒下來

921過後很長一段時間,許多人都持續活在驚慌恐懼之中,只要有類似的刺激,像是輕微的餘震、日光燈閃爍、卡車駛過造成的震動,也可能在毫無理由的情況下,引發出大地震的恐怖記憶——大地搖晃、房屋倒塌、地面裂開、親人死亡的影像,好像瞬間又出現在眼前,使人做出驚恐慌亂的舉止。

地震強大的威力和令人驚恐的威脅,成為許多人揮不去的夢靨,即使是成人和大孩子都無法倖免。倖存者害怕類似的災難會再發生,害怕自己或親人會受到傷害,甚至擔心最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更害怕情緒崩潰,再也無法控制自己。

「我覺得自己好像有神經病,晚上都很難入睡,常常擔心屋頂會倒下來,沒開燈就沒辦法安心入睡。我永遠記得地震那天,爸媽的聲音沒多久就消失了,然而那天又發生地震的時候,我甚至不想逃了……。」

這是一個十九歲少女小敏的心聲。

921發生那時,小敏就快滿十八歲了,原本即將邁入新的人生階段,生命將更開闊更有自信,可是驟然發生的災變,帶走了父母和至愛的家人,而且她就在現場目睹一切的發生。雖然逃過一劫,但是那個讓她安心成長的世界已然崩毀,她對生命失去把握,即使地震已經過了一年,她依然擔心受怕,神經緊繃,害怕隨時會再發生大災難。

然而,當各種大小地震真的發生時,她的感覺又近乎麻木,連逃命都不想了。

當初地震發生時,小敏被壓在倒塌的水泥塊和瓦礫堆中,長達十多個小時才被發現。回想當時的情況,小敏說,從地震發生的凌晨一點直到當天的午後,她的身體完全不能動彈,非常痛,痛得難以承受,覺得生不如死,甚至希望能快點解脫。

一開始還聽得見許多呻吟和哀嚎聲,漸漸地這些聲音都消失了,最後她已經認定不會有人來救她了,就這樣有時候痛得昏過去,有時醒過來,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當救難隊員找到她,鑿開前方的石塊時,眼前突然現出亮光,小敏還在想會不會是天堂的光?她是不是已經死了?

小敏被送到醫院之後,接連幾天還有多次餘震,只要感覺到病床稍微搖晃,或是天花板的燈在閃爍,她下意識就會大喊:「快推!快推呀!」要護士趕快把她推離開那裡。

921發生在深夜,之後便是全島大停電,孩子們驚恐的記憶便直接投射在黑暗上,在他們腦海裡,暗夜已經連接上恐怖的地震、死亡、與至親生離死別的印象。小敏在921之後,將近半年的時間,持續地失眠、怕黑,不敢在晚上睡覺,天黑以後甚至連眼睛都不敢閉上。有時她會找同學、朋友來陪她喝咖啡、喝茶,整夜撐著不睡,直到天亮,看見窗外天色漸漸亮起來,才安心躺下閉上眼睛。小敏說,因為害怕晚上睡著時又發生地震的話,不知該怎麼辦。


在同病相憐的災難痛楚中,尋找同理互助的溫度

921地震那夜,已經成為許多台灣人生命中無法抹滅的記憶,對這群失依孩子們尤其如此。這幾年來在台灣與國際發生的災難,例如華航空難、九一一恐怖攻擊、桃芝風災、九二水災,和南亞地震引起的海嘯,每每再次勾動孩子們的記憶。「這個世界的災難怎麼那麼多啊?」許多孩子異口同聲發出這樣的感嘆。

透過電視畫面,孩子們目睹其他災民受難的情況,儘管並不認識,但是他們談著談著,忍不住就掉下眼淚,為那些罹難者和倖存的災民難過。當他們在訴說時,是真的感同身受,完全能體會那些受難家屬的心情。當孩子們侃侃說出那些災民的心情時,就像是在訴說自己的遭遇和苦痛。

因為同樣經歷過不幸,讓這些宛若小樹般的孩子們更加強韌,甚至擁有更慈悲寬大的心境,更懂得付出。後來小敏在桃芝風災、九二水災時,都跟著家鄉的長輩們到災區擔任義工。她說:「就是因為以前接受過許多人的幫忙,那都是我不認識的人,一直很想說謝謝。如果可以付出一點心力,我想這是表達謝意最好的方式吧!」

 
 
 
李開敏、吳乙峰、吳英璋、吳就君 共同推薦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