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4/08/03- 08/24 張凱理【存在心理治療】四週講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空橋上的少年》

《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

《找回聲音的美人魚》

《歡迎來到性諮商室:三位少男和他們的心理師》

《夢,沉睡的療癒力:從解夢到自我追尋》

《解離女孩:思雅和她的密友們》

GIRL(s), Dissociated: Yaya and her besties
 
作者:吳立健
書系:Story 030
定價:390 元
頁數:272 頁
出版日期:2023 年 06 月 20 日
ISBN:9789863572947
 
 
第一章 我以為,那只是平凡的一天

「艾迪,我們諮商就到今天,我要提早回英國。我現在已經寫不出音樂了,都是你害的!」

「等一下!我不是說了嗎,你會比較穩定,但是……等等!!」

「GOOD~MORNING!GOOD~MORNING!」

惱人的鬧鐘,把我從夢境拉回現實。

這不知第幾次出現的夢讓我冒了一身汗,絲毫感受不到現在一月的氣溫。房中的空氣瀰漫著汗水濕氣的黏膩,彷彿在敦促我起床。轉過身子按掉鬧鐘後,才意識到刺眼的陽光隨著窗簾縫隙灑了進來。

搖搖頭,掙扎起身,刷了牙、擦乾臉,隨手拿起手機查一下今天新來的來談者資料。我已經有半年不接新案了,對外我宣稱最近案子比較多、有點累,想休息一下,其實內心還在思考「自己準備好再接新的案子了嗎?」上星期診所的行政小琪說有新的來談者指定找我時,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我竟然脫口答應了。但才答應小琪幾秒我就有點後悔,不過既然答應了也就沒有再反悔,或許潛意識在告訴我,應該要往前走了。

手機行事曆顯示的內容其實跟昨天離開診所時看到的一樣,我只是習慣重覆檢查行事曆,怕忘了什麼似的。「新的來談者,只知道是張小姐……對方沒留其他資訊。」看著小琪的備註,心裡嘀咕著,「今天是第一次談話啊!星期五早上十點是個非常冷門的時段,一般上班族不會這時間出現。」嘀咕完才想起這句話昨晚似乎也在心裡說過,就這樣腦海中反覆碎唸著昨天對自己說過的其他話,一邊打開房門。

「你要喝膠囊還是手沖?」太太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回當下。

「喔喔,膠囊好了,我今天沒時間煮。等一下?今天是星期五,快九點了妳怎麼還在家裡?」我突然意識到這時間她早該出門才對。

「我早上請假兩個小時。倒是你最近怎麼了,昨天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好嗎?」細心的太太似乎發現我昨晚沒睡好。

「沒事,夢到些案子的事,這應該算這一行的職業傷害吧,我會自己調適,別擔心。」接過太太遞來的咖啡,喝了兩口,心想總不能告訴她又夢到那件事。再說,說出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還是放在心裡吧。我現在需要的是打起精神回到新的來談者身上,想太多也沒有用。

「今天怎麼會突然請假兩小時?」

「有點擔心你啊,擔心你最近精神況狀不好,想看你沒事再去上班。」太太笑容溫柔中帶點尷尬。

「不是只有這樣吧,還有呢?」直覺告訴我她有事瞞著我。

「我怕太早到公司,同事看到我時他們準備十點的會議有壓力。乾脆十點直接去開會,不給同事壓力又可以看看老公,我很聰明吧。」

「不要又嚇壞新來的同事,對他們溫柔點啦。」我理解這兩個小時對她同事有多重要了。

「還好吧,我很溫柔啊,你不覺得我對你很好嗎?」她笑容依舊。

「妳對我真的很好,可惜妳同事打死都不相信妳有這一面,哈。我要出門了,今天會早一點回來,可以的話一起吃晚餐?」

「太好了。」她微笑著看了我一眼,「你這幾個月都比較早回來,不像以前那樣十點才到家,我們多了很多相處時間。我下班打給你,看要怎麼約。」她悠閒地邊喝咖啡,邊用手撕著剛烤好的吐司,似乎並不想追問這陣子的改變,應該是知道就算問了,我也不太會說。其實她知道,不追問就是最大的溫柔。

約莫九點半我就到了診所。我在這間身心科診所待好幾年了,雖然不是精神科醫師而是心理師,但也看了不少有心理或睡眠困擾的人,算是老手了吧。到我手上的個案,大多是先給精神科醫師看過診、也服過藥,但發現幫助有限,或比較需要心理諮商,而被醫師轉介來給我諮商,或是服藥與諮商並行的。雖然醫生偶爾也會做諮商,但畢竟他們太忙了,諮商大多還是交由診所內我們三位心理師來執行。

「哈囉,林醫師來了嗎?」我習慣性的走到櫃台行政打招呼。「等一下的張小姐是網路還是電話預約?她有給我們醫生看診過嗎?有什麼資料?」我走進櫃台,將外套掛在椅背上對行政小琪說。

「林醫師已經來了。我看一下喔……張小姐應該是電話預約的,系統沒她的資料,她也沒說今天要掛號看醫師,只說要約諮商。」小琪熟練的打開系統,「她預約時留的資料寫……她叫張思雅,有在其他地方看診,然後要做諮商……容易恍神、注意力不好、情緒起伏很大……」看來這位張小姐沒在我們診所看過診。

「還有,她說想做EMDR。」

「EMDR??她這麼厲害,連EMDR都知道?」EMDR可不是個一般來訪者會知道的療法。「好,沒關係。我等會再確認。我本來想說如果看過診,還可以先問問林醫師的評估或開了哪些藥。那我待會自己問對方好了。」

EMDR其實是處理創傷的治療方法,全名叫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顧名思義就是透過眼睛移動來刺激大腦的一些區塊,讓人對負面的記憶變得比較不敏感、更新創傷的回憶,對於單純的受創經驗,例如車禍或意外事件等,可以在幾次諮商內解決。這治療方式在國外行之有年,不過在台灣很冷門,知道它的人,多半看過一些書或對心理學有研究。簡單說,EMDR是處理過去的痛苦事件對自己的影響,但張小姐留下的資料主訴是恍神、注意力不好、情緒起伏大,我不確定她真正的需要是什麼,以及EMDR幫不幫得了她。
下意識抬頭看了看時鐘,還有十分鐘張小姐就要來了,我也顧不了那麼多。得先把場地設置好、空調打開才行,狹小的諮商室沒空調會要人命的。「小琪謝謝,我自己再跟她聊好了。」說完我快步走進諮商室。

十分鐘後,我看到一個年輕女性在櫃台填寫基本資料。遠遠看起來,對方戴著黑色圓框眼鏡,略顯褐色的中長髮帶點齊瀏海,灰色絨毛包包,上身是紅底寬鬆毛衣,毛衣上有很多類似鳥或蝙蝠的白色圖案,下半身則搭著灰色格紋長裙。她看起來有點緊張,小琪則是有耐心的協助填寫基本資料,還有保密的相關原則與例外。

「張小姐這邊請,請進。」她寫完基本資料後,我起身到外面邀請她進來。如果可以,我通常會走到外面請案主進來,表達我對來談者的重視。

「喔……好……謝謝。」她用兩隻手環抱住灰色包包,包包上掛著的彩虹鑰匙圈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應該是象徵LGBT的鑰匙圈,所以她可能是LGBT族群或積極倡議者。這種對細節的關注算是我的職業病了,過去經驗告訴我,多注意一點不會有錯。

「張思雅小姐嗎?妳好,妳是第一次來這邊吧,辛苦了,一大早就要來諮商。」我禮貌性的寒暄,她也對我輕輕點頭。

「一開始預約的時候妳說想要做EMDR,所以,妳有在網路上找過資料嗎?還是有人介紹妳來?」我對這一點很好奇,因為一般人才不會在預約時就說要做EMDR,若有這情形,應是熟人介紹或其他醫師轉介的機率比較高。如果是轉介的,我可能可以回去問原治療單位,把資料蒐集得完整一點。

「我之前在K醫院看過醫生,可是情況還是很糟。印象中有人跟我說可以找找其他治療方式,我在網路上看到EMDR的介紹,知道你們診所有做,想說你可以幫我做一下,聽說效果很快,我應該很快就會好吧?」她兩手抓緊斜在胸前的包包背帶,有點緊張、也像是鼓起勇氣似的說。

「嗯……」突如其來被問到我是不是很快可以治好她,我有點語塞了。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後,「沒錯,網路上或是有些書上寫,EMDR對PTSD,就是創傷後壓力症可以有很快的療效。但就我自己的經驗來看,還是要看問題的程度,不是每件事可以快速解決。而且我還不太確定妳現在的困擾是什麼,我們還是需要聊一下,多知道一點妳的問題。」

「所以要很久才能解決我的問題嗎?」她把背帶抓得更緊了。從她眼神中,可以感受到她的失望,但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前跟她說可以很快處理好,之後卻花了更多時間,或許對來談者來說才是更大的傷害。實話很殘忍,但謊言未嘗不是。

「應該說,我不確定要多久才能處理妳的問題,我們可以一起來看看。只是擔心妳以為一、兩次就可以處理好,怕最後會讓妳失望。整個治療時間的長短,需要看我們兩個人工作的狀況,今天先簡單地聊一下,讓我知道妳的困擾,不要急、慢慢來。」稍微安撫她之後,我決定把注意力放回她身上。討論要治療多久似乎不是當務之急。

「那個……我工作上有點問題,查了一下google,應該有點注意力不集中。我有去看醫生,他也開了藥給我,但吃了幾天,好像有效又好像沒有效……我也不知道。工作上還是一直犯錯,記憶力模模糊糊的。」她把包包放在膝上,左右手不斷搓揉著繼續說,「大家都說我很奇怪,每次交待的工作都做不好。例如老闆要我做某件事,我一定會先跟客戶確認才去做,如果客戶沒回答我就不敢做。但老闆會覺得我不服從他,說我狀況外……可是客戶生氣怎麼辦,我想要先問過客戶,我怕他們生氣……。同事都說我想太多,可是我真的不敢先做……會被罵。」
「嗯嗯,所以妳工作的時候容易想太多,因為擔心被罵,這反倒影響真正該做的事了?」

「也不只……我頭常常很亂,不太記得工作的細節。有時會議才剛開始怎麼一下就結束了,根本搞不懂長官說了什麼,好像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但有時我又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思雅深吸一口氣,「就這樣反反覆覆,感覺很亂。」她緩緩向後靠向沙發椅背,兩隻手卻依然緊抓著背帶。這姿勢讓我注意到她的背是放鬆的,但前半身、尤其是手部卻是緊張的。同一時間表現出身體的放鬆與緊繃,並不常見。不過現在我能做的依然是保持聆聽。

「沒關係,我們慢慢來。工作狀況還OK嗎,如果妳都無法集中精神開會的話?」發現思雅情緒開始有些激動,我稍微安撫她一下,再把問題帶回工作中。我需要確認她有沒有工作能力——應該說有沒有維持自己生活的能力才對。如果還可以工作,只是表現不佳但還能維持穩定的生活,那她才有可能穩定地諮商。

「我其實一直有跟著開會,但我聽不懂他們說話的內容,我應該聽得懂的,可是我卻聽不懂,腦子很亂。就像在你坐在位置上,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在快轉。一、兩個小時的會議,我常剛回過神來就結束了。」她睜大眼睛看著我,好像是在用眼神問我:「你懂嗎?」

「妳是指好像縮時攝影那樣,妳坐在椅子上,其他人速度都很快或是不知怎麼的時間一下就過完了?」我試著用我的理解重述了一下。

「對對對!就是那樣子!好險,終於有人懂我在說什麼了。我跟同事說,他們都聽不懂我在講什麼。我好擔心我瘋了……」她眼角泛著淚,吐了長長的一口氣後,整個人陷進沙發,雙手也逐漸把背帶鬆開。

我突然意會過來,她剛進諮商室時那種害怕的模樣,是因為擔心自己的話沒人聽得懂。得知我聽得懂以後,便稍微安心一點,整個人感覺鬆了。

「所以妳無法專心聽人講話,時間感有點紊亂。然後很擔心犯錯,工作上常常無法下決定。還有嗎?」我隨手在紙上快速寫下幾個重點。

「其實有些時候我聽得懂,也可以把事情做完。就是有時候會有時候不會……你懂我意思嗎?……之前醫生開藥給我吃後好像有好一點,但其實我不很確定……我吃一下子就沒吃了。」

「妳知道醫生開哪些藥物嗎?」一下子服藥、一下不服藥,讓我皺了一下眉頭,這種不規律的用藥很容易影響治療效果,也不易協助醫師評估藥物是否適宜。不過現在不是告誡思雅的時候,如果能先知道她吃了哪些藥,或許也可以幫助我評估她的問題。

「就粉紅色小小顆,一次一顆,還有白色圓形一次一顆。」思雅眼神往右上飄,思索一下才回答。

「沒關係,下次有機會的話,幫我把藥袋帶來,我會比較清楚妳吃了什麼藥。醫生會開藥給妳一定有他的理由,建議妳照醫生的囑咐服藥,然後每天記錄用藥的反應,下次回診跟醫生討論。之後看是要怎麼調整藥物,讓醫生明確知道妳的狀態,他才有辦法幫妳。」用藥不穩定,也可能是她看醫生都沒起色的原因。但我現在只能先假設,再慢慢來尋找答案。

「……所以我要跟醫生說之前都沒吃嗎?他會不會生氣啊?」她有點猶豫的抬頭問。

「說實話我不知道,每個醫生個性不一樣。妳擔心醫生生氣的話,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說。但照醫囑吃完、記錄自己的狀況後跟醫生討論是必要的。」我不認識思雅的醫生,病人要不要跟醫生說自己沒吃藥這種問題,需小心回答,千萬不要捲入心理師與精神科醫師之間不必要的麻煩。同時我也不想教案主說謊,而是鼓勵他們自己做決定。唯一要堅守的就是叮嚀好好服藥、和醫生討論用藥狀況,如果藥物有效,問題應該就會容易處理得多。

「喔……然後我有時會頭痛,我去做腦部檢查,都沒有問題。醫生最後只叫我要放輕鬆,不要讓自己壓力太大。可是我不知道什麼叫不要讓自己壓力太大……」眼淚從思雅的眼角緩緩流下。在她拿衛生紙拭眼淚時,我注意到她手腕上有新舊不一的割痕。

「……妳好像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每天壓力都很大?」因為我在心裡琢磨著是否第一次諮商就要討論手上的割痕,嘴上就回了句不太有意義的話,誰知這話一出口竟打開了思雅某個開關。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會瘋掉嗎??」她突然抱著頭大哭起來。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才是讓自己最痛苦的地方。眼前的她眼淚潰堤,「我也想要變好,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我花了些時間平復她的心情,再蒐集一些訊息後,結束了這一次諮商。第一次諮商,我覺得思雅的問題有點雜亂,難以整理歸類,東一塊西一塊的。不過當時我天真的以為,只要她穩定服藥,注意力與情緒問題應該可以好一大半,後續諮商就會順利多了。

孰不知,這才是漫長故事的開始。幾週以後我甚至想嘲笑當時自己的天真,陷入思雅的迷霧卻渾然不覺……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