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1/03/05-03/07 黃素菲【敘事之美:故事中的生活、生涯、生命】三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揚起彩虹旗:我的同志運動經驗,1990-2001》

《空間就是性別》

《酷兒的異想世界︰現代家庭新挑戰》

《衣櫃裡的親密關係︰台灣同志伴侶關係研究》

《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

《我愛她也愛他:18位雙性戀者的生命故事》

Bisexual People in Taiwan
 
作者:陳洛葳
書系:Caring 062
定價:300 元
頁數:264 頁
出版日期:2011 年 03 月 11 日
ISBN:9789866112027
 
特別推薦:王蘋、何春蕤、周美玲、郭麗安、畢恆達
 
第三章 誰怕雙性戀?

恐雙:異形恐懼症

「『恐同症』和『恐異症』就像是恐懼的野獸,對於同性戀者或異性戀者排拒的行為,將人們分裂為兩個陣營,雙方人馬都對『恐懼』這頭怪獸張牙舞爪,卻餵養它成為穴中巨龍。只有當我們團結起來才能殺死這隻巨龍,屈服於唯一能團結我們的力量(人類天生具有的親密的能力),而不是讓恐懼分裂我們。」
—Fritz Klein,1978

一九七九年雪歌珍妮佛主演的科幻驚聳片「異形」可嚇壞了當時的觀眾,其恐怖之處不僅在於那流著藍色汁液,在太空船上到處竄出的怪物,更嚇人的是,那些異形就在你身體裡不知不覺地繁殖成長著,等待著從你內臟中伺機迸出,而你,或是你身邊最親密的人,有可能就是異形的本身。

對於那些得了恐雙症的人來說,雙性戀者就像是那個「異形」。

異性戀與同性戀必須是壁壘分明的,就像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他們之間的戰線必須是清楚的,兩方陣營的情慾生活不容越界。除了前述雙性戀被認為等同於雜交、腳踏兩條船與性病高危險群之外,引起「恐雙症」更重要的原因是,雙性戀引發了社會的集體焦慮,因為她們挑戰了異╱同二元對立的「單性戀」模式,他們溢出邊界,污染了截然分明的純淨性。換句話說,恐雙症來自於異性戀社會中的恐同症,同志社群中的恐異症。而形同「間諜」或「臥底」的雙性戀者,則成為這個恐懼投射的對象。

學者Jo Eadie引用人類學家Mary Douglas的名著《純潔與危險》(Purity and Danger)中的概念加以延伸,他認為,對雙性戀的焦慮,可被解讀為對「同性戀╱異性戀」這個二元象徵系統崩解的恐懼,雙性戀被的「危險性」來自於,其「污染」了社群在象徵上的「潔淨」。這樣的論述正可以用來解釋雙性戀迷思。有趣的是,同性戀和異性戀有許多觀點不謀而合:「如果你涉入他們之中,你會被轉化(或污染);他們有可能因另一個性別的人離開你;他們將耗盡同性戀政治的運動能量;他們是愛滋的高危險群;他們的心理情感狀態是不穩定的」

而認為雙性戀是「危險」的,則是來自「疆域」(boundary)的概念。同志社群辛苦打造免於異性戀騷擾的安全(純淨)環境,包括設立同志酒吧、支持團體、生命線或媒體刊物等等,但是,把對於「異性戀體制」的敵意,與「異性戀情慾」混為一談,使得同性戀社群內部萌生一種對於雙性戀者的焦慮,深怕「敵」在我營,恐懼在愛人、朋友甚至自己身上發現「異性戀情慾」。

一本曾被全美大學採用的讀物《女同志入門書》(A Lesbian Primer),從強調女人只愛女人的觀點中延伸,作者莉茲•戴蒙(Liz Diamond)的引述了一位不具名女同志的話,將「女同志」定義為「一個不跟男人上床,認同女人的女人」。作者甚至宣稱:「雙性戀女人事實上根本沒有女同志的基礎」,「雙性戀女人通常並不認同自己為女同志」,而雙性戀「比較是一種性偏好,而非生活形態」,這是因為,雙性戀女人「和男人有性關係,(她們)無法和女同志一樣經歷相同的壓迫」 。

Carol A. Queen則在自傳中鮮活地描述了那種恐懼:「……我正在背叛同志社群的規範,冒著可能被我的心靈歸屬—這個圈子驅出家門的危險,只為了特立獨行。我曾經是同志社群的領導者,在我居住的小城市中,公開露臉的同志之一,我非常擔心會被抓到和某個男同志(或是更糟)上床。在面對曝光恐懼,酷兒唯一可做的,當然,就是出櫃。然而,這個培養勇氣、自我壯大的過程是緩慢的,比起當初離開那個充滿危險、遊戲與過時角色扮演的異性戀社會,我感受到的恐懼要大的多。而更糟的是,即便要出櫃,我的位置到底是什麼呢?」

這樣一個兩難的困境,其實是許多圈內同志的共同經驗。許多雙性戀者早期的自我認同其實是拉子或gay,而正視自己對異性的慾望,讓他們面臨了失去同志認同的困境,許多雙性戀者稱這個過程為「二次出櫃」,被逐出圈子則是可能的風險之一。

關於雙性戀者在象徵和實際的層面上,被排除在同性戀以外,Eadie舉了個很好的例子:九○年代初期要進入英國曼徹斯特的同性戀酒吧,你必須回答你是否是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者是被拒絕進場的。此外,當地的同性戀熱線服務,通常婉拒雙性戀者的求助,原因是,雙性戀的經驗被認為「太棘手」,他們缺乏這樣的經驗因此無法處理。在Eadie看來,這些都代表圈內極大的焦慮,而焦慮的原因很簡單:如果這不是兩個壁壘分明的團體,如果我們和異性戀並非那麼「不一樣」該怎麼辦?如果那個驅魔儀式失敗怎麼辦?如果敵人從內部爆發——如同電影「異形」那樣怎麼辦?

而這個「淨化驅魔」的過程包括,排除掉有擁有異性戀婚姻或有孩子的男女同志,或與異性發生性關係的同志。這些行為都可被視為同志世界遭到異性戀意識型態「入侵」、「污染」的表現,因此必須被驅逐或忽視。

 
 
《我愛她也愛他》新書發表系列活動!免費入場,歡迎參加!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