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10/26-10/27 王曙芳《靈性發展地圖》體驗式導讀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靈魂密碼:活出個人天賦,實現生命藍圖》

《自殺與靈魂:超越死亡禁忌,促動心靈轉化》

《傾聽靈魂的聲音─25週年紀念版》

《靈性之旅:追尋失落的靈魂》

《紅書:讀者版》

《夢是靈魂的使者:一個榮格心理分析師的夢筆記》

《夢與幽冥世界:神話、意象、靈魂》

The Dream and the Underworld
 
作者:詹姆斯•希爾曼 James Hillman
譯者:王浩威──審訂;王浩威、康琇喬、陳世勳、陳俊霖、鄭惠如──翻譯
書系:Holistic 129
定價:450 元
頁數:296 頁
出版日期:2019 年 02 月 13 日
ISBN:9789863571421
 
特別推薦:呂旭亞、洪素珍、彭榮邦
 
第三章 心靈

  將神話放在心理觀念系統中同步探究,讓我們有機會看到古典神話不只是過往的一部分,也不只屬於另一個年代,或是只屬於精於希臘與拉丁文化的學者而已。神話是活生生地存在於我們的症狀和幻想之中,也存在於我們的觀念系統裡。神話為許多觀念,像是佛洛伊德的「潛意識」或「本我」,清晰地提供了生命力和可信度。我們之所以相信佛洛伊德,並不只是因為他將一切證據以十分邏輯或實證的方式呈現出來;我們信服他,是因為理論中的隱喻構成的次結構,觸動了我們心靈記憶的深處,這塊幽冥地下世界的原型領域。

  因此,從佛洛伊德理論的這些研究,我們獲得原型心理學的基本原則:神話和心理學之間是可以相互轉換的。神話是古代的心理學,而心理學是現代的神話。準確來說,古代人沒有心理學,但他們有神話—─一種對於身處於大於人類的力量和意象下的人們所進行的推測性敘說。大致來說,我們現代人沒有神話,但擁有心理學系統—一種對於身處大於人類的力量與意象之下的人們所進行的推測性理論;而這些力量與意象,在心理系統裡稱之為場域、本能、驅力、情結。這是原型心理學的信條(也許也是原型心理學和其他心理學不同的重要標誌),也是操作方法。我們因此有機會將所有的心理位置,都對應成幻想或神話的主題(mythologem)。透過神話的運用,它促成了實證主義的自我批評。我們的信條也作用在每一個神話故事和人物上,僅僅將一切從單純的故事裡移出來,加以上下移動,就可以展現出神話在我們的心靈之中,在心智和心的習慣上,是如何開始發生作用的。我們將試著在神話與心靈兩者之間來回省思,運用它們提供對另一方的理解,避免任何一方受限於自己的領域內。

深度

  神話與心理學的關係明顯展現在深度心理學的德文Tiefenpsychologie 這一名詞中,深度心理學這名詞是在二十世紀初由蘇黎世精神科醫師布魯勒(Eugen Bleule) 提出的,這名字十分適合來描述精神分析這新科學。這命名把注意力從拆解事物的活動轉移到深入觀看上。於是,這個新領域現在有了一個不同基礎,較不是像物理性的科學那樣透過分析性的還原而變得片片斷斷,而是形上哲學的,因為還原的目的如今是要得到更深入的瞭解。然而,這個不同的基礎,並不是一個新有的立基點。這其實是非常古老的,因為這個字的選擇以及其涵意,又一次說明了有個古老意象連結著心理學和深度。

  赫拉克利特首度將心靈(phyche)、理性原則(logos)和深度(bathun)連結在一起:「你沒辦法找到靈魂的邊界,即使你遊歷了每個地方,它的法則就是這麼深」。就如史聶爾(Bruno Snell) 說的:「在赫拉克利特的作品裡,深度的意像是設計來闡明靈魂的突出特色及它的疆域:它有自己的範圍,但不是在空間中開展的」。從赫拉克利特之後,深度成為心靈中的一個方向、一種品質、一個向度。我們所熟悉的「深度心理學」這一個詞表達的很直接:為了探究靈魂,我們必須走得深;而當我們深入,靈魂就會參與進來。靈魂與心理學的法則,意指一種在靈魂迷宮的旅程,一個我們永遠不夠深入的迷宮。

  這裡,我們可以明白,我們相信所以選來描述所有原型歷程和原型觀念的隱喻,例如佛洛伊德的潛意識、布魯勒的深度心理學,其實本質上就是這些歷程和觀念本身的一部分。這感覺就好像原型素材會自己選擇描述的詞彙來作一個種自我表達。命名不只是一個唯名論的活動,而是真實存在的,因為名號帶領我們進入它的真實,我們甚至可以認為有一個原型的選擇因子參與了名字的創造。讓我們稱這個是「原型語義學」或「原型語音學」吧,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才有原型解釋學。畢竟,從心理學語言引出了原型的意義,確實暗示了意義早已存在於字詞之中,包括它們的字根或發音。

  正如佛洛伊德在深度心理學的初始回應了神話中幽冥的地下世界,赫拉克利特也在哲學發展的開端就預示了心理學中的潛意識。我們應該感謝赫拉克利特為深度心理學提供了的背景知識和深刻理解。亞里士多德說赫拉克利特把靈魂當成領導(archon),當成首要準則,這讓他成為我們的典範裡的第一位深度心理學家。這也表示著我們也樂於以同樣觀點—將心靈放在首位的觀點—來閱讀他的學說殘片。當我們以神話的方式來閱讀佛洛伊德學說的時候,我們也以心理學的方式閱讀赫拉克利特。

  因此,赫拉克利特對靈魂深處的描述也暗示了,對靈魂而言,只有可見的一切(只有屬於自然的)永遠是不夠的。靈魂渴望深入,要向內走得更深。為什麼呢?他的答案是:「不可見的連結比可見的連結更強。」為了探索事物的基礎結構,我們必須要進入它的黑暗面。這又是為什麼呢?赫拉克利特說:「每個事物的真實特質傾向於隱藏起來」,這看法有人翻譯成「大自然喜愛隱藏起來」。順著這一點,我們可以進一步檢驗隱藏和不可見這兩個概念與黑帝斯的關係。但進行這一切之前,我們得先掌握住赫拉克利特的暗示。如果將剛才引述的幾個片段放在一起,我們就明白,深度的面向將是能穿透隱藏的其中一個方法,然而,既然只有隱藏的部分才是所有事物的真實自然,連大自然本身也是如此,那麼,也就只有靈魂的道路才可以帶來真實的洞察了。赫拉克利特認為真實就等同於深度,他因此打開了心理學的解釋道路,一種解釋所有事物本質的觀點。這感覺好像他知道「理解」(understand)8 這個英文字的拼法似地,彷彿他是讀過海德格(Heidegger)才這樣來探究的。

  從赫拉克利特的想法,我們瞭解到靈魂不只是佛洛伊德拓樸空間的一個領域,甚至也不只是赫拉克利特思想中的一個面向;靈魂同時也是一種穿透的作用,一種對深度的洞察,使自身得以前進。如果靈魂是主要的移動物,它的主要移動方式就是深入,藉此擴充自己的範圍,一如佛洛伊德藉由他拓樸空間的探索來增加心理學的洞穴和構成。這些在無垠世界中對隱藏連結中的追尋,恰恰指出了心理學內在所隱含的帝國主義。所謂的深度是沒有邊界的,而所有的事物都歸於靈魂。一切事物的基本元素都是建構了又解構、生成了又衰退,而進入了靈魂—這個無常世界最初也是最終的詞彙。

  我在其他地方曾敘述過這種無止盡的靈魂製造(soul-making)活動,而且稱它為「心理化」(psychologizing)。現在,我們可以給這個行動一個更明確的神話主題。這一股天生的動力一直想要到達表象之下,去接觸那些「看不見的連結」和隱藏的構造,因此能帶領著我們走向這一切已經擁有的內在世界。心靈裡這些土生土長的驅力(urge),這種想要在心理層次有所理解的原始欲求和佛洛伊德所謂的死亡驅力及柏拉圖所謂對黑帝斯的渴望看來是相似的。這驅力在分析的心智中展現出自己,透過事物的拆卸來塑造心靈。於是這一切的運作方式,破壞、溶解、分解、拆卸和瓦解,在煉金術式的心理化和在現代的精神分析化都是必要的過程。我們現在也可以體會精神分析(佛洛伊德)和分析心理學(榮格)這樣的用詞為什麼對於靈魂的塑造是必要的。它們描述了對將深度加以崩解的方法,而這正是黑帝斯神話。


黑帝斯

  理所當然地,黑帝斯是深度之大神,看不見領域之大神。祂自己是不可見的,這意謂著所有看不見的連結都是黑帝斯,也意謂讓事物得以保存其形式的這個基本的「某個什麼」就是它們的死亡祕密。如果大自然就如赫拉克利特所說,是喜愛隱藏,那麼自然卅本質就是喜愛黑帝斯的。
傳說黑帝斯在地上世界沒有神廟,也沒有祭壇,與祂唯一的面對面就是暴力、就是侵害(波瑟芬妮的強暴;對單純無攻擊力的女神進行攻擊,也就是白楊樹女神﹝ Leuce ﹞和水澤女神﹝ Minthe ﹞;還有在羅馬史詩《伊利亞特》,或古希臘詩人品達的《奧林匹亞讚歌》)。祂是如此不可見,所以整個希臘古藝術的收藏品中都沒有理想的黑帝斯肖像,不像我們所熟悉的其他諸神。他沒有代表的特質,除了一隻鷹,這鷹呈現了祂和兄弟宙斯之間陰影一般的連結。祂在地球上沒有留下蹤跡、沒有遺傳下來的氏族、沒有後代。

  黑帝斯的名字並不常見。有時候,祂被稱為「看不見的那位」(unseen one),更多時候稱為普魯托(代表財富、豐饒),或稱為特豐尼歐斯(Trophonios,滋養的)。這些黑帝斯的隱藏版被詮釋者用來委婉掩蓋對死亡的恐懼,但,為什麼是選擇這些特定的委婉說法,而不是其他的詞?也許,普魯托這詞對黑帝斯是一種描述,一如柏拉圖對這大神的瞭解。因此普魯托意味著隱藏的財富或看不見的豐饒。所以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沒有崇敬黑帝斯的儀式和獻祭:黑帝斯是富有的一方,是提供靈魂一切滋養的一方。有時,祂和塔納托斯(Thanatos)合一,埃斯庫羅斯(Aeschylus)寫道:「死神是唯一不喜歡禮物、不在意獻牲或奠酒的神,是沒有祭壇,也不接受讚歌的神⋯⋯」。在陶瓶上的黑彩畫上,當黑帝斯出現時,臉總是轉開的19,好像祂任何被描繪的特定外貌都不曾存在過。所有這些「缺無」(negative)的證據結合成明確的空無形象,是不為人知、卻擁有響亮名號的內在或深度,即使看不見,也可以感覺得到就在那裡。黑帝斯並不是不存在,而是一種隱藏的存在,是一個沒法看見的完整。

  從辭源學來研究黑帝斯這死亡惡魔的字根,就知道這意涵是「隱藏者」(hider)。為了能更清楚的掌握黑帝斯(Hades)隱藏在事物中的方法,讓我們把這個概念加以拆解,對「隱藏」(hider)這個詞本身隱含的連結與隱喻好好地傾聽:(一)在視野以外的地方掩藏、覆蓋、隱瞞的,無論是屍體或各種不明的神祕;(二)隱密、密傳,或隱蔽在祕密氣息中的;(三)本身不能被看見的:不可見,如同不存在於任何空間中,沒有任何伸展;(四)沒有光:既暗、且黑;(五)不能透過檢視而看到的,也就是被封鎖、審檢、禁止或隱蔽的;(六)隱藏,如同包容在內部的(內
在的)或包容在底下的(低下的),因此與拉丁字「cella」(地下的儲藏室)與古愛爾蘭字「cuile」(地下室)及「cel」(死亡)同源,也與我們的詞「地獄」(hell)同源;(七)體驗到的是恐怖和懼怕的,一種空無,一個空缺;(八)體驗到的是隱藏起來的,譬如從生活中退縮或逃避遠去;(九)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欺詐,比如荷米斯(Hermes) 隱藏的動機及與看不見的連結。簡單來說,黑帝斯是隱密的隱藏者,同時管轄地窩(crypt)與神祕(cryptic),這正是赫拉克利特的這句話:「大自然喜愛隱藏」(physis kryptesthai philei)不可捉摸且蘊含多重的暗示。

  有人說黑帝斯戴的帽子或帽盔原來是屬於荷米斯的,原本和黑帝斯幾乎沒什麼關係。這個帽子是一個奇怪的現象:荷米斯戴它,黑帝斯戴它;雅典女神戴上它來打敗戰神阿瑞斯(Ares),而珀修斯(Perseus)用它來戰勝蛇髮女妖(Gorgon)。這帽盔能將讓戴著它的人隱形。顯然,能將荷米斯和黑帝斯連結的明確意象(見荷馬史詩《荷米斯的讚美詩》)就是祂們的頭飾。荷米斯和黑帝斯以同樣風格來遮蓋祂們的頭,兩者都藏起祂們的想法,並接收隱藏的想法。祂們意圖讓人看不見祂們。我們不能覺知祂們的頭在哪,儘管我們內心深處可以隱密探測到一些感覺。因為從未能發現祂們暗藏的心智在盤算什麼,我們於是把祂們視為讓人迷惑的、難以預測的,令人恐懼的,或是有智慧的。

  當我們仔細想想黑帝斯的住處時,我們必須記得神話(佛洛伊德也是如此)告訴我們:幽冥的地下世界沒有時間。那裡沒有任何衰退,沒有前進,也沒有變化。因為時間和地下世界是完全不相關的,我們也不應設想地下世界是死後世界,現有的只是這一生的事後想法。黑帝斯的空間如今只是心理學領域,不再是涉及末世論的領域。這裡不再是遠離而無法判斷我們行動的空間,而是提供了判斷的空間,而在空間裡的是我們行動內在有著抑制作用的反思。

  地下的幽冥世界與地上的日常世界並存,表現出來的意象就是黑帝斯和宙斯(或是和宙斯相同的大神)兩者的無法區分。同樣的,黑帝斯和宙斯的兄弟關係,也說明了地上與地下世界是相同的,只是觀點有所不同而已。他們是同時存在的、單一而相同的世界,只不過是一位兄弟是從上方透過光線的觀看,另一位則是在下方而看進了黑暗。黑帝斯的領域是與生命相連的,是完全交會的,恰恰就在下方,祂的陰影兄弟(Doppelganger)為生命帶來了深度與心靈。

  由於黑帝斯的領域被視為每一靈魂的終點,黑帝斯也就成為最終的因由、意圖,每一靈魂與靈魂歷程的終極目的(telos)。如果如此,所有的心靈事件也就都有黑帝斯的面向,而且不只如佛洛伊德所說,認為是死神帶來的殘酷或破壞而已。所有的靈魂歷程,所有心靈中的每件事,都走向黑帝斯。因為終點是黑帝斯,終極目的也就是黑帝斯。於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更深入,以可見的聯繫走向看不見的部分,透過死亡而有了生命。當我們在各種經驗中尋找最具啟示的意義時,我們經常在任其走向黑帝斯,也就是在詢問這和「我的」死亡有什麼關係。就這樣,本質(essence)於是浮現。

  在這裡,黑帝斯對心理學理論也有意義。當一個心理學理論強調有一個終極的觀點存在時,例如榮格的和阿德勒的,便和黑帝斯的看法會有所相關,即使這些心理學理論最後並沒有向這些終點發展下去。我的意思是說,心理學理論中的終極目的論(finalism)似乎羞澀地躲開了神話學的完整後果;然而終極目的論不只是一個理論,而是靈魂呼喚著黑帝斯的體驗。

  現在,先暫停一下。我們要小心,不要將這個呼喚當成我們文字中的死亡,文字中與死亡有關的講述和書寫到現在已經太多了,以致我們開始以自己為很懂這些我們其實完全不知道的事。文字中的死亡變成一個陳腔濫調的神祕,這也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暢銷書以這關於不知道的一切為題材。對於黑帝斯的呼喚,我寧可將它視為意圖浮現的感覺(sense of purpose),在我們談到靈魂時出現。它要的是什麼呢?它試著想講什麼(透過這個夢、症狀、經驗,或問題)?我的命運或個體化歷程會走向哪裡?如果我們正視這些眼前的問題,我們當然就會知道自己的個體化歷程所朝向的方向,也就是死亡。這個不可知的目標就是人的條件中絕對確定的一件事。黑帝斯是看不到的,卻是絕對存在的。

  對黑帝斯的呼喚,暗示了靈魂歷程的所有面向,最終的理解應該不只是所有的人都會走向死亡,更應該是理解成對死亡之中和死亡之際的特有事件。於是,每一個平面本身就是一個已完成的意象,而目的完成的那一刻同時也是未終結的,不是字面的意思,而是深度上的無限。換句話說,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停止,但任何地方又都可以停止,因為終點不是屬於時間而是屬於死亡的,而死亡在此指的是任一事物的目的或完成;或者說,我們可以任意停下,因為以最終的觀點來看,每件事本身都是一個結束。所謂目標,永遠是當下。

  真正終極目的論的心理學,將會在方法中顯示出它的盡頭目標。我們在這個心理學朝向死亡工作的方法中,將能看到心理學關於死亡的最終目標。因此,所謂充分活出終極目的論點,意謂著去承受黑帝斯與地下世界對每個心靈事件的觀點。因此我們會問:這事件對我的靈魂、對我的死亡有什麼意義呢?這樣的問題擴展出無止無盡的深度,心理學也再次被黑帝斯推進靈魂的帝國主義,反映了這王國的帝國主義傾向,和死亡的徹底主導權。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