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9/12-09/13 李香盈【深旅夢境,開啟自我療癒之路】兩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塗鴉與夢境》

《遊戲與現實》

《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父母與嬰幼兒的心理治療實錄》

《給媽媽的貼心書︰孩子、家庭和外面的世界》

《EMDR兒童治療:複雜創傷、依附和解離》

EMDR Therapy and Adjunct Approaches with Children: Complex Trauma, Attachment, and Dissociation
 
作者:安娜.葛梅茲(Ana M. Gomez, MC, LPC)
譯者:鄭玉英、陳慧敏、徐中緒、黃素娟、徐語珞、朱柏翰
書系:Psychotherapy 050
定價:880 元
頁數:532 頁
出版日期:2020 年 05 月 20 日
ISBN:9789863571810
 
特別推薦:王浩威、吳佑佑、張艾如、鄔佩麗
 
第十二章 使用EMDR治療與治療性遊戲

在簡略講述同時運用了治療性遊戲的EMDR治療階段時,會概要呈現這個個案的狀況。由於是摘要,所以只呈現出最顯著的面向和應用了治療性遊戲的階段。

第一階段:個案歷史及治療計畫
佛拉米爾,六歲,有複雜創傷歷史,被診斷為反應式依附障礙症。三歲的時候從保加利亞孤兒院被人領養。有持續的醫療創傷。養母得知,他剛到孤兒院時,經常看著窗外好幾個小時,尖叫著要媽媽回來。他在美國有過幾次的安置,兩位最初可能會領養的父母,都在幾個月後就讓他離開,因為他極度憤怒,並有掌控和對立的行為。在第一次寄養安置中,曾聲稱遭受性虐待,但沒有得到證實。

佛拉米爾高度失調、對立並過度警覺。他有著紊亂的依附,描述自己是「沒人要的孩子」。他幾乎任何時候都強烈需要獲得掌控。大人只要稍微不能與他同步,都可能會導致他嚴重的破壞行為。他一年級的同學都很害怕他,因為他曾「跟蹤」一個孩子,任何人若接近他選擇或鎖定為朋友的那個對象,就會受到他的攻擊。

在接受三年不成功的治療後,這孩子被轉介來進行EMDR治療。在詳盡的初步評估中,搜集到了這孩子和現在父母的所有歷史資料。養父母在處理佛拉米爾的行為上面極感挫折。使用馬謝克互動法評估時,發現媽媽很難與這孩子的需求同步,在必須設定界限時也有很大的困難。
以下是佛拉米爾臨床全景中的關鍵面向:

•根據媽媽提供的資訊發展出潛在的標的序列。
•辨認出父母在理解兒童行為時的同步和反思能力有不足之處。
•兒童在共同參與方面和接受結構及滋養的能力,都有不足之處。
•確認缺乏正向和適應性的依附及發展經驗,且極其難以調節。
•除了佛拉米爾與他的家人所面臨的困難,馬謝克互動法也帶領治療師辨識出他們的優勢。具體來說,佛拉米爾與他的父母除了有高度動機想要解決問題之外,還都擁有很高的智能和一些喜歡玩笑的個性,例如幽默感。

第二階段:準備

EMDR治療師開始時只跟孩子工作,並試圖使用平靜─安全處所的標準程序。但佛拉米爾無法找到平靜─安全處所,而且變得情緒激動,亂丟蠟筆和紙,還開始繞著辦公室跑,治療師很難調節他的情緒。

從EMDR的角度來看,佛拉米爾的目標是重新處理與重要照顧者在關係中出現的依附創傷和逆境經歷的記憶。所有遭受遺棄、性虐待、肢體虐待以及醫療傷害的記憶,都被列入標的序列和治療計畫中。經過辨認,也將發展情感耐受度和情緒調節能力,以及增強接受連結、滋養和結構的能力,視為重要的目標。可是,考量到佛拉米爾缺乏正向和適應性的依附及發展經驗,EMDR 治療師決定把焦點放在提供可以刺激新的適應性記憶網絡產生的修復經驗,EMDR治療師決定在準備階段加入能夠舒緩大腦下層並開始促進垂直整合及調節佛拉米爾的系統的經驗。為了達成這目標,於是將治療性遊戲納入作為輔助治療,以提供促進依附安全和自我調節的修復經驗。
佛拉米爾的治療性遊戲目標是:對媽媽發展出比較安全的依附、整體上變得更能調節情緒,並且尤其在與他人互動時,容許大人主導,以及增加對他人的同理心。基於這些目標,治療師決定,佛拉米爾的治療性遊戲將專注於結構和滋養。在佛拉米爾這方面,他激烈抵制結構活動,並只允許按照他的方式進行滋養活動。令人高興的是,當他受傷時,他會例外允許從媽媽那裡獲得這些活動。治療師利用挑戰吸引佛拉米爾投入,讓他可以允許自己接受滋養和結構方面的活動。

治療性遊戲會談片段
治療師以吸引人的開場白,在大廳那頭的等候室迎接佛拉米爾和他的媽媽:「我們以前還沒有進行過螃蟹走路比賽。」佛拉米爾看起來很驚喜的樣子。「你記得螃蟹走路是怎麼走的吧。我們就從這裡沿著走廊走到我的遊戲室去。」

治療師已經計畫了一些結構性的活動:健康檢查;用鋁箔紙做出佛拉米爾雙手和雙腳的印模,讓媽媽猜猜那些模子來自他身體的哪裡;來回吹羽毛;餵食。當他們來到辦公室,治療師讓佛拉米爾坐在媽媽的腿上,並讓他仔細察看治療師計畫的活動。這是一個視覺上的例行安排,好讓佛拉米爾可以用他的右腦和左腦來理解它。當治療師進行到健康檢查時,佛拉米爾扭動著離開媽媽的腿,跑過房間。治療師迅速改變她的會談計畫,用一個具有挑戰性的活動開始,目的是捕捉佛拉米爾的注意焦點並幫助他調節。一旦他準備好可以加入,他們就可以轉移到佛拉米爾所需的結構和滋養向度的修復經驗。治療師說,「佛拉米爾,我很高興你今天帶著你強壯、迅速的腳過來。你覺得我們可以用你的腳讓這個氣球(迅速把氣球從他的遊戲櫃裡拿出來)保持在空中不落地嗎?氣球來了。準備好要踢它囉。」佛拉米爾總是在尋找挑戰,一旦加入,很快就玩得興味盎然。治療師讓佛拉米爾的媽媽大聲數算出他將氣球踢到空中的次數。踢了幾回氣球後,佛拉米爾變得比較調節了,願意坐下來。然後治療師給他看鋁箔紙,並解釋他們會怎麼做。可以預見的是,佛拉米爾要求媽媽先印,由他來猜。如果佛拉米爾的行為不是受到他自己對複雜創傷的適應策略所驅動,治療師或許便可以斷定,佛拉米爾會因遵循治療師的結構而受益,所以會繼續進行原來的安排,同時讓他不會感到沒面子;例如說:「你有一些很好的主意耶!現在這活動就是你所專用的。」(中略)

開始進行雙側刺激
經過十二次治療性遊戲會談之後,佛拉米爾越來越能接受會談中滋養和結構的活動。他經常很容易便投入治療師所提出的活動。治療師花時間與媽媽和佛拉米爾解釋什麼是EMDR,並展示不同形式的雙側刺激。在會談期間,治療師注意到佛拉米爾看起來感到平靜和愉悅時,就會使用慢速度、短回合的雙側刺激。在這時候,治療師有意不要求孩子標記出情緒和所處的身體位置,因為這些參與和連結的時刻仍然屬於非語言的形式,並且是儲存於右腦中。在治療師的指引及邀請下,媽媽也提供兒童慢速度、短回合的拍打。治療師邀請媽媽為佛拉米爾的雙腳塗上乳液。按摩兒童雙腳時,媽媽在治療師指示下進行雙邊按摩,從一隻腳換到另一隻腳,同時治療師在一旁反映他的狀態,「我看得出來這樣感覺很好很舒服。感覺真的很安全齁?!」佛拉米爾與治療師的反映產生共鳴,這時候治療師邀請媽媽反映他的情緒和身體狀態。「你的身體真的很平靜、很安全,這真的讓你感覺很好。」

隨著會談的進展,媽媽也每天在家裡使用治療性遊戲活動,這樣一來佛拉米爾便能夠接受形成模式而每天重複進行的修復性刺激,以增強新的適應性神經通路成形,並促進情感調節。

在最近的一次治療性遊戲會談中,他出現負向的反應,開始說出他在醫院和孤兒院時遇到的「可怕東西」。治療師讚揚他的勇氣,並承認他一路走來必定很辛苦。治療師為這些負面事件記憶的出現,創造了一個特殊的空間,讓它在辦公室裡「落腳」。佛拉米爾同意把所有他記得的「東西」放進治療師為他創造的盒子內。每次想起「討厭的」或「讓人害怕的」記憶,治療師就邀請他在一張紙上畫出代表那個記憶的符號,然後放到盒子內。之後,他便可以恢復進行治療性遊戲活動。治療師邀請記憶隨意自由出現,不會予以催促。治療師讓佛拉米爾放心,向他保證當記憶需要出現的時候,可以安全地拜訪這個辦公室。

發展安全處所
大約在十八次會談之後,EMDR治療師決定把佛拉米爾喜歡的治療性遊戲活動作為安全處所。他在媽媽給他講「背上的故事」時,感到非常快樂。進行「背上的故事」時,媽媽會在他背上邊畫邊說出故事給他聽。治療師邀請媽媽在會談中進行這個活動一陣子,而在這同時則請佛拉米爾辨識自己與這個美好活動相關的感覺和身體狀態。治療師便使用雙側刺激深植這個特別的安全時刻和處所。這一次,當佛拉米爾在辨識並標記自己的情緒時,左腦的標記功能便受邀參與。他也辨識出身體的位置,並且毫不抗拒地跟隨被他指認為EMDR小幫手之一的木偶進行眼球動作。

邀請「小小的我」
治療師開始與佛拉米爾談論我們每一個人內在都有的「彩虹和光輝閃亮的我」(見第七章對這個譬喻的詳細解釋)。他選了一個小小的嬰兒洋娃娃來代表他的「小小的我」。年幼的自己受邀參加會談,並開始在治療性遊戲中接受滋養和共同參與活動。例如,餵佛拉米爾吃東西時,也要餵「小小的我」吃東西。當「健康檢查」完成後,也要為年幼的自己在特殊的雀斑和「疼痛」的地方塗上乳液。年幼的自己也受邀分享任何讓它感到害怕、悲傷,或是沒有得到善待、需求沒獲得滿足的「討厭的」記憶。治療師藉由讓他參與有關想法、感受和感官知覺的遊戲(見第四章),來開始協助他發展情感、感官動作和認知方面的語彙。慢慢地,左腦以及較高層的腦區也加進來了。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