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史詩級宗教學家伊利亞德 Mircea Eliade 最經典的著作。「唯有體認神聖,方能真正安頓於凡俗。」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親愛的我,你好嗎:十九歲少女的躁鬱日記》

《珍愛生命,希望無限:讓我們一同走過憂鬱的低谷》

《找回內心的寧靜:憂鬱症的正念認知療法(第二版)》

《他不知道他病了:協助精神障礙者接受治療》

《躁鬱症完全手冊》

《我的孩子得了憂鬱症》

《割腕的誘惑》

《是躁鬱,不是叛逆:青少年躁鬱症完全手冊》

《暗夜星光:告別躁鬱的十年》

Starry Night: Farewell to My Bipolar Journey
 
作者:思瑀
書系:Story 021
定價:320 元
頁數:256 頁
出版日期:2019 年 08 月 20 日
ISBN:9789863571568
 
 
【推薦序】人類心靈,珍貴潛力
書序作者:許佑生(《晚安憂鬱》作者)

1
思瑀念高中時,被診斷出罹患躁鬱症,從此青春人生變了調;升大學後,她如苦行僧般,累積敏銳的感知、觀察,在心靈工坊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書《親愛的我,你好嗎:十九歲少女的躁鬱日記》。藉由這本書,她具體捏塑出了一座青年受難像,為自己釐清,也幫助讀者近距離認識了神祕的躁鬱症。

時隔十年,這是思瑀的第二本書《暗夜星光:告別躁鬱的十年》,我們急迫地關心她一路行來過得好不好?

全書是一份穿透思瑀躁鬱症年代的刻版紀事,傷痕累累;但我卻不合宜地想到了早年讀羅蘭巴特《戀人絮語》,那種有時會掩卷而笑的溫暖感。

身為躁鬱症患者,回頭追憶從罹病至療癒的逝水年華,雖說不必然一定是聲嘶力竭,甚至鬼哭神嚎;然而她在書中,卻以低低絮絮耳語似地訴說,一篇章一扉頁,娓娓道來。

思瑀的筆端下,把躁鬱症安排成披著「絮語」的一層外衣,應是為了減輕大家對躁鬱症的驚恐,不顯得那麼沉重,不想拉著一干人等通通跑到幽冥兩界悲傷啜泣。

這幾乎像是一場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書中的兇惡躁鬱症假扮成一箇戴微笑面具的小惡魔,直到眾人心防卸下,小惡魔才露出「Got You」(哈,給我逮到了)的猙獰嘴臉。

我完全可以體會,思瑀在寫作第一本書《親愛的我,你好嗎:十九歲少女的躁鬱日記》時,一邊受盡磨難,一邊得血淋淋書寫,已筋疲力盡。十年後,她逐漸邁向康復,選擇了不同的寫作方式,以較為抽離的視角,來「紀念」躁鬱症。

這次,她技巧地區隔為多篇獨立章節的「絮語」書寫形式,將一座躁鬱症變形金剛,一根根螺絲鬆掉,一支支鐵柱拆開,一塊塊面板移除,直到惡靈全身分解,終做不得大亂。她也終於可以無懼與躁鬱症面對面。

明白了絮語在書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就能讀著讀著流淚,卻也讀著讀著莞爾。書中一段段的自白,一段段的對話,表面可能在談驚心動魄的「自殘」、「惡夢」、「哭泣治療」、「不自殺切結書」、「我無法理解杜鵑窩」、「重大創傷」、「疼痛讓我不再疼痛」等,都進入絮語的輕聲細語訴說方程式,她跟著議題一起哭,也一起笑(至少苦笑),最後與議題互相顧看,聳聳肩,撒嬌地向它們說:「唉唷,真是的,你們喔,嘖,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們。」

思瑀透露了,這麼些年,她找到與躁鬱症平和相處的法門。回顧當年諸多經歷,才能在驚心動魄的用語下,竟還可幽微讀出一絲她懂得苦中作樂的幽默。


2
當我讀罷文字,看見了夾在最後的幾頁圖畫,頓時宛如進入一片寧靜海,心一凜,眼乍亮。

最初,我以為是出版社邀請專業插畫家提供作品,使本書圖文並茂,讓心靈閱讀、視覺解讀兩者一塊兒「最終平衡地落幕」,緩和了全書文字一波一波引發的衝擊。但當我得知,這些畫作都是思瑀親筆所繪,不免驚呼連連。

這是思瑀第一次住院時,獲得醫師贈送的一本禪繞畫,沒有繪畫基礎的她在一切(如手機)都被院方取走之後,百無聊賴,一筆一描開始勾畫,消磨時光。

她指出,「這些構圖創作絕大多數時間,我是在腦中一片空白下完成的。完成後才發現,原來我把內心的掙扎都畫出來了,令我非常震驚。」

禪繞畫,原始的出發點,在於透過工筆細膩作畫過程,培養入禪一般的心澄意靜境界。這對一般人已屬高難度,更何況是發自一顆被躁鬱症撕裂扯碎的心?例如其中一幅〈花團錦簇〉,整張紙畫得滿滿的各種花卉、草葉、枝藤圖騰,簡直是一針併一針,繡出中國四大名繡的楚繡(屈原曾讚譽楚繡「篡組綺縞,結琦璜兮。紅壁沙版,玄玉梁兮」)。

我很好奇,躁鬱症如同水星,它在眾行星之中最靠近太陽、同時卻擁有極熱與極寒氣候(冰火二重天),遭到如此巨大的溫差挾持,她究竟如何進入繞啊繞的彷彿禪定?顯示禪畫?船過,留有一衣清晰水痕?

特別是她說明當創作這幅〈花團錦簇〉時,她的情緒是暴躁;只因為她心中不斷說服自己,試圖在醫院裡充滿希望,遂以各式各樣的花表達生意盎然。

嗯,正是這般了,這些畫極可能都是她顛覆無垠惡浪中定海神針,都是她十指當爪深掘出來的自我救贖。我因此震撼地見識了人類心靈的宏大潛力,固然被憂鬱症、躁鬱症、各種精神疾病折磨得奄奄一息,但依然有潛能成為壓不扁的玫瑰,轉化身心靈的血跡斑斑為一團奼紫嫣紅。

3
精神疾症,相較於機器儀表可以具體追蹤、且提得出證據的生理疾症,常被忽視、誤解,病人在承受纏人病痛之外,很多時候還需忍受親友和人際關係的汙名看法。反觀,如心臟病、癌症、各類器官疾病等都有醫療機器診斷的憑據,看得一清二楚,沒有模糊空間。不會被當作裝病、自我神經質,周遭還立即構成一張堅強的親友後援會網絡,愛之護之。

但精神疾病者,不易像上述的生理疾病具有說服力的證據,多數會面對一再的質疑,欲信不信,或不知從何幫助起的困惑,或即使有支援也終會耗磨掉別人的耐心,而淪入長期單獨奮戰。

因此,以我的觀察,包括我自己罹患憂鬱症的二十年病史經驗,精神疾病的病友都可說是自己的英雄(即便可能有人自認是狗熊)。就算那些所謂敵不過而走了的人,我也覺得他們是奮鬥過的戰死英雄。

不管是多年抗病有成、或始終病得歪歪倒倒,無論姿勢多麼難堪,無論程度多麼煎熬,英雄們往往都獨自噙淚嘶吼,度過無數日夜。

幸好,病友們除了自己堅忍奮戰,身邊總會出現像思瑀這樣的英雄,經由深刻書寫其罹病、病發、康復、再度發病及再度康復,循環迂繞,讓我們一方面提高病識感,另一方面跟著水裡來火裡去,持續洗滌,垢盡乾爽,最後如沐浴在療癒之光中,獲得價值無法形容的「互體治療」;即閱讀別人感動肺腑的生病書寫,從中得以安慰抒解,而激發提升了自我療癒力。

也很慶幸,思瑀的書寫,同樣助益了對神祕躁鬱症不了解的讀者、社會大眾,提醒關注自身、周遭親友的身心變化,避免太晚自救、太晚伸出援手的遺憾。

謝謝思瑀的示範,永遠不忘記、永遠也不忽略,人類心靈中自然藏有這一股珍貴的療癒潛力。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